帖子 画册 小组 活动 投票 搜索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资料 连载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第一卷·东方红] 十、亦敌亦友

Argo Ty von Dobersig
发表于 2020-05-30 13:42:15

  指挥中心保持着战前的状态,仪器设备依然在运转,略显紧张的女声在昏暗的灯光中发出,“这地方还有活人?听着像女的。你是谁?”一声枪响,队员们惊魂未定,子弹射入照明灯,前厅更加黑暗,“冷静,我们是解放军!”“解放军?不可能!”陈长方一怔,“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这位同志,我们真是解放军,放下武器,我们可以帮助你。”“解放军…想起来了,在历史学的书上见过。”灯光照亮,一个姑娘身着很不一般的动力装甲,靠在墙壁上,一条腿被什么东西缠绕,护甲碎裂在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同志,你怎么样?”“我还好,你们…不可能。”张列宁挂起步枪,“什么不可能?”“我从没见过真正的解放军,历史书上说,你们在大战后的二十年里不再公开出现,只有零星的红色游击队才能接触到你们。对了,我叫沈姗。”“……沈同志,现在是几几年?”沈姗对陌生人提出的这个问题感到好笑,“嗯?现在?当然是民国301年,哦,你们可能不理解,按照历史纪年法,现在是壬子年。”“民国……沈同志,你能告诉我们,你的身份吗?”“不要总叫我同志,都是历史名词了,叫我沈姗。我是英克雷里的一个小参谋,这次外出是考察战前——”王思严打断沈姗,“英克雷,那又是什么?”沈姗被打断后没有显出不耐烦,反而慢条细理地给众人一一解释,“英克雷是战后美军组成的,拼写成Enclave,不过我不喜欢英克雷,战前我们生活在宾州,就是历史书上讲的华人——”太多的信息让众人无法消化,这个年代就像天方夜谭,可所见所闻都证明并非荒诞。

  “……公元2122年,我们跳过了将近一个半世纪。”沈姗的脸色突然发生变化,很是痛苦,张列宁从现场情况判断,她一定受了不小的伤,“沈姗…同志,你受了什么伤?我是卫生员,可以帮助你。”沈姗指着自己的小腿,张列宁小心翼翼地移开装甲碎片,“别动,我被电击了,非自主性肌麻痹,从我的包里拿支治疗针,全推。”他从一旁的背包中找出一支像灌满了血浆的注射器,“胫降动脉,组织修复会快点。”张列宁没想到,眼前的女孩看似稚气未脱,但极专业的医学知识表明她受过非一般的高等教育,“嗯,现在就等它起作用了。”沈姗揩去脸上的冷汗,“刚才我太害怕了,差点打中你们,对不起。”李铁军哈哈一笑,“小沈同志,没事,俺们都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打不坏。”陈长方卸下行具,靠在一旁休息,“沈同志,你是怎么进来的?外面的几道防线我们拼死才通过。”沈姗指向右边,墙上有个黑簌簌的方洞,“后面有通风口,我一个人钻进来考察战前你们的建筑实物,现在被堵死了,不过还有一个办法出去。”“什么办法?”“喏,看见那个大圆筒没有?只要能找到电池,或者修好电线,就是我被绊倒的这根。”王思严顺着沈姗指着的方向看去,被她称呼为筒子的物体,原来是电力组容器,“连长,我们应该探索一下,也许会找到其他信息。”王思严站起来,他打开应急照明灯,橙黄的灯光照射在电力容器上,白色的油漆填充了钢印字模:

  

            长华指挥部

          战场指挥中心

     中央革委总军备部    发

    二〇六一年二月七日

     类别:军需电力一级

     磁极变中枢电浆容积机

        八二七一厂监制

  

  “磁流体电机,现在看来,十四五的六一九工程大概就是研发它的项目代号。”王思严抚摸着这个上世纪的能源奇迹,对于现在的中国而言,它是无价的希望,多少辉煌的科学技术成就在和平中诞生,尘封于战争。张列宁在一旁照看沈姗,她有些困倦,打了个哈欠,“跟我说说你们吧,历史人物,还是第一次见到。”“……我不知道怎么说,我们到现在也对自己的经历有很多疑问。”“没关系,说出来吧,或许我能解释清楚一些。”张列宁对着沈姗,有些腼腆,他从移防后就再没见过初恋,一别百年。“……我们进入了一个奇怪的防空工事,队伍中有人触发了什么机关,我只记得最后时间变得很慢,空气就像胶水一样,根本动不了,再一晃,就到了现在。”沈姗很惊讶,她睁大眼睛,“你们穿梭时光到了现在?历史书上说,在战前的美军进行过时空实验,居然是真有其事。”张列宁苦笑,“沈姗同志,你怎么说啥都引经据典啊。”

  “先找工程图吧,不了解情况很危险。”邓捍转到王思严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机要室,那里可能性最大。”沈姗对着两人喊道,“如果有时间,请帮我找一枚核子可乐瓶盖,限量纪念版,它的辐射很大。”李铁军担心王思严处突能力不够,便建议自己一同前往。陈长方用手在空中挥了几下,“这里的空气中,没有灰尘。”张列宁眼前一亮,“这就是说,靠外部供给氧气,肯定有其他的通风净化系统。”“还有一种原因,我们正在吸入其他气体。”沈姗淡淡说着,“我们待了四十五分钟,身体没有任何变化,所以这种气体可能无害。”陈长方深吸一口气,他回忆着一种淡红色的化合战剂,那是在战前福州区九二七一大气化学研究所,这个研究所的项目密级极高,对外仅称第一五七号信箱,陈长方负责保卫任务,当科研人员将这种新气体制取后,喷在受试的小白鼠周围,小白鼠立即表皮糜烂,只挣扎了三秒不到,就再没有生命体征。

  “王学问,这路不好走啊,俺踏脚就是一鞋板的虫,真他娘黏糊。”李铁军吃力行进,指挥部造在地下,被雨水渗透有些潮湿,又因一些通道年久失修,时不时发出吱嘎的响声,“李排,我们到了。”王思严审视着面前的钢门,朱红的漆字排版有些错落,但依旧分辨得清楚。

   

             机要室

        (非保密人员勿进)

          离机密锁↓

  

  “哎,又是这玩意儿,俺可搞不来,王同志,还是得你捣鼓。”李铁军看着上锁的终端机,叉着腰干瞪眼。王思严凑近显示屏,他的眼镜反射出一片微红。

  

        五号中心机

  

                 密锁

        核心三级码

  □□□□ □□□□

          □□□□

  

  “我开不了。”王思严摘下眼镜,扶着门框,“咋,这玩意你不会使了?”“不是,这个终端用的是核心密码,至少是省区级的专家才有权了解组合方式,我不能试错,如果锁死,就凭咱们几个,一万年也别想打开。”李铁军有些恼,他拿起工兵铲对着墙,恨不得直接挖个窟窿,“我知道密码。”沈姗调皮地跑到机要室门前,她卸下动力装甲后,穿着一件碎花格风裙,后面则是追着她的陈长方。“沈同志,你身体恢复了,祝贺你。”“小沈啊,你咋可能知道密码,你又不是部队的人。”李铁军摇摇头,几人对沈姗的回答都当做孩子话,沈姗却不在乎大家的想法,她熟练地拉开键盘,双眼直视屏幕,活像个精干的打字员,“其实很简单。”

  

        YANG TZER

               IVER

  

  门轻微露出一条缝,轻微的霉味从中散发出来,“你是怎么想到的?”“我说了,很简单啊,按照历史书上对战前中华民族的介绍,你们有纪念国家重大事件的传统,根据这个建筑的建成年代和我们所处的城市,我想,会和扬子江战役有关。”陈长方背过身去,极力想忍住情绪,那段记忆对他来说是一道带着阶级仇恨的伤痕,“扬子江…扬子……”陈长方喃喃语道,“连长,你没事吧?”邓捍看着陈长方陷入了并不美好的回忆,急忙拉住摇晃,想让他回到现实,“我没事,想起一些东西罢了,沈同志你继续。”沈姗瞧了一眼陈长方,有些不解,但没在意多久,又继续说着她的根据,“思来想去,这个明文必定方便记忆又能使不了解中国的人无从下手,所以我输入了这条长江的支流名。”

  “Wonderful!”王思严不自禁用英语赞叹,沈姗莞尔一笑,“It's just a small trick。”邓捍用枪拨开门,他谨慎观察,以防有什么突变动物,“安全,这空间比外面干燥多了。”王思严刚踏进机要室,一阵机械响声传来,沈姗惊呼,“HFP!”一个矮小的机器人滑着车轮来到沈姗面前,它伸出信息接口,一道蓝光从端子中迸出,数不清的二进制码在半空滚动,“全息扫描中,档案同步录入。”沈姗蹲下,想要去触碰它,机器人突然伸出另一个微力旋臂,对着沈姗手指快速一扎,“血型采集对比中。”沈姗咯咯直笑,她转头看着紧张的众人,“我没事,它挺有意思的,长得就像历史书上的照片一样。”王思严被这番话弄得莫名其妙,其他人见机器人没有做出攻击行为,也放下了战斗武器,“录入采集完毕,自动库分检……人员类别:蓝色一级。”机器人收回了所有手臂,开始播放一段机器生成的即时语音文件。

  “沈姗,系美联邦军政顾问委员会对华高级情报参谋,西安人,其父沈彬,任原国民党六十一军第五师团参谋长,母,方筠,任原美联邦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理工学院高分子材料学教授……”

78 0

下一篇:阿卡塔之诗
你的回应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