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画册 小组 活动 投票 搜索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资料 连载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第一卷·东方红] 十一、溃堤

Argo Ty von Dobersig
发表于 2020-06-13 10:12:42

  “……沈在校期间主修军事医学,因其父意转至美联邦军校,情报联络工作经验尚浅,其有华人血统且无过多敌对意识形态,故对我持友好,量级评估不构成安全利益威胁。”机器人停顿了一下,“可对其进行引导。”小机器人结束语音,沈姗若无其事,“有些小错误,大部分记录都很准确,你们的情报工作值得我学习。”

  “……沈姗同志,你为什么要帮我们?”“因为我没有‘敌对意识形态’啊,况且你已经称呼我为同志,这说明你们并不把我当做敌人看待,我们是朋友,就应当互相帮助。”王思严捡起机器人,收进背包,“好了,现在我们要继续找到图纸。”沈姗重新穿着动力装甲,王思严打开手电,机要室里堆满了冗杂的卷宗,“真多啊,俺还是第一次见着这么多纸。”王思严按分类寻找,陈年的工程图在他手中,由于恒温保存很完善,图纸依然看得见粗糙发亮的铅字。

  

  375/2 项目

    二〇五五

  五分院承建

  

    长×地下四期

  

  “我们在一层,指挥部还有地下二层,连长你看,二层的设计是回字形,并且还有多个岔道。”陈长方端详着工程图,他用手指着中间一处,“这最小的封闭结构是能源室,其他地方必然有防御设施。”陈长方放下工程图,机要室的办公桌上有一样东西,吸引了他,“那是啥?新的步话机?”陈长方用手拿起它,外表是带终端的头盔,“这东西我见过。”邓捍双手交叉,比了一个复杂的手势,“打越南白眼狼的时候,边防配发了几十套,给特种单位用。”王思严凑过去,“挺新的,我看着不像他们用的那种,可能是改良型号。”陈长方将它戴上,装置自动显示出了界面。

  

  57单兵辅助作战侦察仪

                 通用防护

           三三六二厂监制

  

  陈长方转过头的瞬间,他被震撼了,眼前的一切都被同步计算成军事诸元参数,他对准邓捍,屏幕上显示出的信息简洁明了却又对战术规建十分周全,陈长方念着闪烁的文字,“红色一级人员、德制高斯C21‘穿杨’全气动狙击步枪、49式雪地野战服……”他朝向沈姗,屏幕闪起了警报,“蓝色一级人员、美制格洛克86等离子手枪、特四五单兵机械化步行装甲……”陈长方看得眼花缭乱,他摘下头盔,才发现众人诧异的目光,“看啥,这东西是个宝贝,谁用都能看傻了。”

  “连长,那么玄乎,俺觉着给邓同志用,更好。”陈长方把侦察仪交给邓捍,邓捍换掉自己的伪装帽,“可以收起,平时当普通头盔用。”王思严和李铁军准备向下层出发,沈姗挡在他们面前,“算我一个。”李铁军见沈姗穿着动力装甲,也没嘀咕,人家既然有革命觉悟,自己也不好拦着。“那走吧!”

  三个人穿过隔间来到楼梯拐角,却发现已经坍塌,地只有跳下地面的破洞,才能继续前进,沈姗毫不犹豫,两三步踏入洞口,地底下发出巨响,“这里还经得起强震,地质环境不会很差。”王思严和李铁军陆续跳下,王思严摔了个狗啃泥,“王同志没事吧?”不知道怎么,在沈姗面前,王思严总有些腼腆。“我没事,李排长,咱们还得探路呢。”沈姗打开照明头灯,随着深入前进,积水越来越多,“小心点,我感觉附近有尸鬼。”“尸鬼?那是啥玩意?”王思严联想到在冲出阿拉斯加林地遭遇的生物,他立刻明白沈姗所指何物,“中国的尸鬼很多,你们不知道吗?”沈姗疑惑了一阵,又想到这些解放军根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自然不了解废土上的事,“俺懒得弄明白,突突就行了。”

  沈姗突然停下,在背包里找了一会,扔出两个药瓶,“吃下去,这里的污染系数很高,你们没有防护会死掉的。”李铁军将信将疑,还是吃下了里面的东西,“小沈同志,我说你给的是啥药,一片下去肚子咕咕叫,不会是巴豆饼吧。”沈姗咯咯直笑,“我给你们吃的是抗辐射药物,叫作抗辐宁。”

  腰间涉水,前进更加困难,沈姗开启了喷气管,积水被排到一旁,王思严想起摩西分海的壮景,“左边!”李铁军端起机枪一通扫射,沈姗知道他们不知不觉走进了尸鬼的休憩地,她举起枪,对准黑暗中点射,尸鬼被烧灼到,咆哮声在地下传开,“只有几个,我很讨厌这些东西。”沈姗照亮前方,一个身穿战前军服的尸鬼站起来,它眼里露出凶狠,王思严通过军衔判断这是一名军官,这只尸鬼四处扑抓,王思严从武装带上拔出军刺,尸鬼盯死他后举爪袭击,他反身飞蹬,旋即握紧军刺,弓步一跃,在半空中猛力突下刺,尸鬼一命呜呼。沈姗见王思严在片刻之间近距离斩首了一个尸鬼,她眉毛上挑,拍手称赞,“你们解放军真厉害,历史书上说的一点没夸张。”

  走到尽头,又是一道铁门,王思严正准备找到关联终端,沈姗抬脚一踹,铁门轰然倒下,她有些得意,“液压动力关节的力量很大呢。”铁门后噼啪作响,一组裸露的发电机组全速运转着,上方滴落的泥水伴着嘈杂的电流声,看起来非常危险。“装甲上有电抗涂层,我先进去。”不稳定电弧击中装甲,留下焦黑的印迹,沈姗又打开特斯拉罩,一道感应磁场阻隔外界,“快进来,躲在这里面很安全。”二人迅速进入磁场范围,“这种技术,还是从你们的脉冲场得到的灵感。”沈姗的动力装甲背部散发出极大的热量,李铁军感觉像火炕一般,“这烤得俺受不了了,快点找电池吧。”沈姗缓缓走到机组前,擦去污黑的油泥,一块铭牌显露出来。

  

                          沂河三号

  

                 K152B08核能发电机组

                       海线变28500瓦

   制造年月:2058年2月 功率因数: 0.97

  转子电流:13580安 定子电流:26730安

  

               上海原子工程六局 监制

  

  “英克雷曾经推算你们至少有两百个独立运作的核子发电机藏在地下,历史书上说,这只是你们所执行的一个简单任务。”沈姗抬起头,仰视机组的中心控制棒,它发出放射性元素特有的辉光,“那就是你们采用的聚变核心?太美了!”她赞叹不已,王思严心中生出一个想法,祖国既然没有完全被摧毁,那内陆地区的文明可能仍然繁荣昌盛。“太高了,俺们三个人都没有这么高的个子,咋取下来?”李铁军对这灰不溜秋的铁棒子可没兴趣,王思严四处张望,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一个微型终端机嵌在机组表面,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

  

  

  分机三号

  

  -命令

  

  -解除铀封止

  -调换铯阀

  -氮测点值

  

  -日志

  

  郑×年

  

     杨老对沂三机的电功配平提出批评,高工办革委

  长华公社宣布此生产资料归二联厂造反派所有!

     的责任很大,他们在上委检查中修改数据,这才是

  对革命事业的破坏,他在四月风暴里对我说的话

  都成了现实,沂三机的卫星指标已经投入华东大区

  以上是反革命分子的放屁话!

  整片的电机都有安全故障,我特别担心,这台机组

  上海红卫兵总司令部

  可能不久就会过载,方工当了红代头子,他在四七

  年报告上骂过电协,这次我躲不过大学的公审了。

  

  控制棒在蒸汽中分离出来,机组打开滑槽,控制棒顺势而下,沈姗用动力手套接住它,“你们能独自完成一项技术研发,真是厉害。”“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争取胜利!”机组立刻停止运转,空气逐渐冷却,这台发电机组终止了轰鸣。“走吧,有电源了。”

  无法原路返回,王思严意外发现机组后就是运输电梯,他试了一下,依然还可以用,三人登上平台回到一层指挥部,这下他们直接到了西边的通信室,可门被反锁了,几人一筹莫展。“倒了霉了,刚出生死关,又入阎王殿。”王思严在周围寻找工具,通信室的终端幽幽地亮着,有几具骷髅散落在地下,“不可思议,这就是你们的光端密钥机。”王思严向角落望去,那是一架55式全息军用电传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央特别电讯情报科研制出一部密码,敌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个小数点都没能破解,地下战线的同志在端午节那天的《光明日报》上,以公开电文的方式传递情报。“沈姗同志,你对历史很感兴趣吗?”王思严看着她的侧脸,皮肤是那样的光滑,年轻在上面摆出了它胜利的姿态。“对,我一直在记录中国的战前历史,历史是人书写的,如果人不去记住历史,那么历史就相当于从未改变。”沈姗这番话让王思严感触颇多,他们得益于历史的过去而前进至现在,换一个角度来说,五个人正在创造新的历史。“李铁军!听得见吗!”陈长方的声音从铁门后传来,三人迟迟不见踪影,剩下的人急忙分头寻找,“连长,门锁住了!俺们都在这,好着呢!”邓捍想起多次救大家于危难中的冲击棍,他一棒打中人工锁,锁机立刻融化成一坨,门轰然倒下,“这个武器太神奇了,对不同的物质就有不同的攻击方式。”

  “太好了!俺憋屈死了!”李铁军跳起来奔向张列宁,张列宁却笑嘻嘻敏捷地一躲,李铁军自然摔个狗吃屎,沈姗见他的窘相也止不住露齿一笑,“哈哈,你们真是一群有趣的人!”

  沈姗将控制棒推进指挥部中心的插槽,等待电机重启,“大圆桶有电了。”指挥部的灯光一齐大开,庄严的战场大厅重新开始工作,各处设备运作不断,“嘀嘀嗒、嘀嗒、嘀嘀、嗒嗒嘀……”通信室的光端机发出有节奏的响声,电报条飞快地堆成一座小山,张列宁细摸那些关系着千万人性命的圆孔。

  

  特加急 

  通知

  

  东线前防委

  转

  中央革委

  

  绝   密

  

  各防线作战总指挥员:

  

  中央特别调查部中央安全小组情报

  美一五九号特务已潜入我机关破袭

  意干扰我军华海大演习七〇六行动

  各驻地单位务必转进第一等级战斗

  一五九号特务资料已密送各收发室

  各级政治保卫单位提高至核心权限

  二〇七一年十二月二十日        北京

44 0

你的回应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