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画册 小组 活动 投票 搜索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资料 连载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第一卷·东方红] 十二、美利坚世纪

Argo Ty von Dobersig
发表于 2020-06-14 09:51:33

  指挥部的应急出口打开,半扇形的掩体千疮百孔,六人爬上悬梯,“我来到这个城市的每天,都能看见这般景象。”沈姗仰起头,“战后的生活中,我逐渐明白一个事实,人类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极远处的航工塔微缩成一根针,“就像这座大洋城,代表了文明还是历史?”沈姗喃喃自语,“什么?”“上海的新名字,英克雷为她起的新名字。”王思严没有说话,战后的很多事,都超越了他的想象,英克雷在这片大地上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不言而喻,但从沈姗口中听到国民党时,他极力思考着这个在所有队员记忆中已经灭亡了的敌人,现在会是怎样的一支力量,战争改变了一切,王思严心里五味杂陈。“……沈姗同志,你能简单说一下上海……现在的情况吗?”陈长方如鲠在喉,回国后的交流了解,让他也不是滋味,“当然,上海现在的行政划分和战前完全不一样,我们在长华岛,上海市区被大略分为三个占据区,大洋城东岸,是英克雷的远征探险队营地,我是其中隶属总部分队的军方协助员;西岸是你们的解放区,我听说那里有一个苏维埃村。东南角的一块,是心碎之地,上海反登陆战曾在这里打响,一场残酷的抗击战。”

  张列宁拿起望远镜,空中有什么东西在疯狂蠕动,扭曲成一团,“我的天,这是什么?”沈姗从张列宁颤抖的手上知晓到他所见的东西,“血鹰,英克雷考古队刚抵达上海就被这种生物袭击了,死了很多人,我们获得了一小滩血液作为样本,送往长春研究,总部认为它们携带一种战前被制造的致命病毒,它们的血只要在暴露阳光下,就会沸腾。”王思严摘下眼镜,左镜框不知道什么时候弄碎,丢了一小块,“辐射改变了很多。”陈长方踱步,“沈姗同志,谢谢你的帮助,你让我对这个时代的人有了新认识,中国依然是我的中国。”沈姗做了一个和平飞鸽的手势,“也是我的中国。”

  一行人继续前行,沈姗的任务并不特别重要,她也乐意随同这群异世奇客在废土上游历,“这会也开了,路线也确定了,大家想,找到地方组织以后,怎么办?”李铁军围着篝火,就着星子点燃他的战斗牌老纸卷,烟雾在热气流的作用下幻化成一朵小蘑菇云,“听听电台,说不定能收到北京的。”李铁军抱着电台,协调旋钮探寻着无线电波信号,水平指针停在某个刻度,尖锐的乐器声炸了锅,众人困意全无,“我的妈呀,这是啥奏乐水平,闹死心了都。”沈姗捂着耳朵,跺着脚抗议噪音,吵闹的锣鼓声还在持续,几秒后,信号突然沉寂下去,又爆发出要命的吼声,“ Oh!Rody Kielly’s treble radio station is bringing scientifically made music to ashes listeners at all times,The next song, "Run Run Run" by "American Nightmare" age female singer,  Ain Names……”古怪的音调奏响,沈姗安静地听着,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歌咋怎么资本主义?”张列宁没好气地拍了下电台,所有人对开始的噪音都很恼火,“反叛蓝调,美国先锋乐队的创造性流派,在艺术形式批判课上,他们的代表作《Big Apple to fight》被作为进步例子——”,王思严像是说给沈姗听,“你的知识面很广,没想到在你们那个时代还有人了解美国音乐史。”

  陈长方背着手,已是中夜,他在思考一个问题,与沈姗的遭遇到底是精心策划,还是碰巧遇见,他必须弄清楚,虽然目前沈姗没有任何异常之处,但敌人往往有足够耐心去等待一个时机,发动致命袭击。战斗三连的人少了,可魂一点没丢,对同志战友的生命安全负责,这是军事主官的要事,“关掉这玩意吧!”李铁军骂骂咧咧,他对破锣乱敲极为烦躁,“俺真想突突了这敲锣的人!”“这个广播干扰了搜索频段,必须关掉它,才有机会接收其他讯号。”张列宁打了个哈欠,“我能确定发射方向,大家休息吧,明天再赶路。”电台被拨到其他频率,“上海人民广播电台,972千周,我是播音员郑期,现在节目《必须抓紧反帝防修 建好人民防空工程》……”

  沈姗身处温暖的日光中,父亲牵着她的手,走进花园,母亲在那里,“姗姗,团聚分子的实验材料被国防中心许可了,他们将应用在防弹护板上……”“这地都湿了!”李铁军一屁股坐起,草席上的棉布被浸没,冷气逼人,沈姗半睡半醒,还没从梦中回到现实,陈长方早已整装待发,“该走了,广阔天地等着我们呢!”王思严锁定了信号源,“西北偏西,信号回传算,粗略有五公里。”张列宁来了劲,“正好,咱们集体武装越野,沈姗同志,跟得上不?”沈姗不甘示弱,“我可不是花瓶,比就比!”,李铁军负重二十公斤下,依然轻松自如,“小沈同志,俺可不是瞎吹,全军大练兵那会,军区比武俺拿了第一!”张列宁抹去汗水,路边的景物向后狂奔,他跑的越快,越感觉自己回到了硝烟遍天的战场,沈姗专心机动行进,突然,她停下脚步,“哎呀!我忘了,前面是银河!”张列宁收住脚,李铁军闻后也掣住身,停止移动,城市的边缘被一条银灰色的带子包围,那些具有强放射性的锆化石英砂被弃置,填满了原有的栈河。所有人的辐能表告警不断,“这些是从金安放化中心排出的放射性废弃物,没有动力装甲,你们无法通过。”

  沈姗看出大家有些失落,“也可以绕过去,但那就要通过一片辐射区域,我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否则都会死在里面。”“死有啥怕的,冲得进去,就能出得来!”“那现在就要动身了,中午之前要到达普世镇入口,也许那可以给我们更多关于这个广播的细节。”路途变得曲折,但是道路依然光明,邓捍研究起新拾来的单兵侦察仪,“嗯,是个好东西,不知道能不能多搞几件。”李铁军在离开指挥部前,用余下的电力充满了微波机枪,他丢掉破旧的8毫米大转轮,“这玩意轻啊,火力老猛了!”检查好武器装备,全体调转方向,深入陌生的西北方。

  “到了,普世镇。”沈姗带着兴奋,“我听说这里住着几个人,他们都是战前的美国各个科学的研究者。”普世镇并不大,但很精美,用李铁军的话来说,“一砖一瓦都是小资情调。”透过隔离围栏,五栋不同形式的建筑对立而统一地坐落在院子里,此处居民的设计美学可见一斑。令其他人吃惊的是,在这样一个时代,普世镇没有刻意安装门,“Jane, someone's coming.”一个中年外国女性走出门,“Travelers, heroes of liberalism and adventurism.”沈姗准备握手,才想起自己穿着动力装甲,她努努嘴,“Settlement is a neutral way to stop the expansion of civilization.”王思严饶有趣味地听着这场辩论式的对话,女人打破僵局,“简·卡特琳,男士们喜欢称呼我简。”简打量着面前这个女孩和她身后的家伙,“你是华人,我的中文名字叫简竹,你呢?孩子。”沈姗并不着急回答简的问题,“简,你们的小镇没有门,不担心吗?”另一个白种男性走出来,“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男人叼着烟斗,“寇汉礼、齐雅·柏曼、弃世者,你可以叫我的任何名字,对我来说那不重要。”邓捍在远处看见普世镇的居民,心里一笑,“嗬,这联合国都要凑齐了。”

  “抱歉,简,我叫沈姗。”沈姗掏出一张卡片,用手指着它,“这是我的英文姓氏。”简发出惊叹,“You are Enclaves.”又有两个人从家中走出,“Jane, I seem to hear you say the Enclave.”“So what? I’m not afraid of them, they haven’t caught me in US, and it’s the same now.”

  两个居民争吵起来,沈姗陷入了两难,简回过头,“Don't forget the Code of Civic.”男人和女人停下了争执,他们转向沈姗,“丹德尔·西司利,一个美食狂热者,简建议我们起个入乡随俗的汉语名字,我实在想不到合适的,你看样子能帮我——”身旁的女人不顾他的哀求,“莫莉,瑞莉·墨朗特,别以为丹看起来像个忧郁鬼,其实他能吃掉整整二十五盎司的东西,嘿,你对印象画派了解多少?”沈姗晕头转向,美国人实在对她太好奇了,王思严走上前解围,“莫奈,杜尚,德加,皮沙罗——”,“好了好了,年轻人,你确实懂点行,或许你也有一个会拿画笔的脑子。”莫莉吐了下舌头,表示最后并无恶意,沈姗向王思严无奈一笑,王思严觉得心里一下被触动了,“朋友们,我们有一个问题,你们能听到经常一个蓝调电台吗?”“Does this girl refer to Rody and his Greater China Style?”“Bah! I wanto go to the western more than once to smash his crazy trumpet.”

  四个美国人快速地交流着,各人神态迥异,简在最后拍了一下手,“那是罗迪·基理,他在2209年搬离了普世镇,他认为去西角可以更好地激发他的创作灵感,然后就有了世人皆知的高音电台,…那么,欢迎你们,普世小镇的中国公民。”

39 0

你的回应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