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画册 小组 活动 投票 搜索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资料 连载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第一卷·东方红] 十三、心诫

Argo Ty von Dobersig
发表于 2020-06-26 19:44:10

  “解放军?”简竹睁大眼睛,“真不敢相信,这些战士的经历如此神奇。”沈姗介绍着战斗三连的成员的归乡之旅,“美国付出了代价,却没有换回胜利。”众人走进普世小镇,这里的气氛完全不像战后废土上的聚落,恍惚间可能还以为自己身处曼哈顿的路边,“啊,我最喜欢的事,介绍普世镇的故事和景观。”柏曼眯着眼,“卡特琳的小说和她本人一样有趣,沈,你会学到很多。”“普世镇在原先的美利坚驻沪联络处遗址上建成,镇门口的牌子是瑞莉亲手写上的,小镇的居民大家都认识了。普世镇的历史并不长,我们打退过好几次尸鬼群,还有几个发疯的游荡巨人,鬼知道他们怎么从兴安峰上一路走到大洋城里,脚下的这条是66号大道,普世镇的小路很多,我们并不囿于名字,你想叫什么都行。”丹德尔指着一幢围绕着柯林斯柱的房子,“大卫的城。”其他人面面相觑,“各人的家也有自己的名字,这所是我的,素楼。”简竹的房子如其名,净白的墙壁上落着悬山顶,四周栽种的兰花不知品种,却有风意。

  “齐雅的家看上去可能像个…呃,瓦砾堆,哲学家的想法我们不能理解。”简竹捏着鼻子,做出滑稽脸,引得大家欢笑,“简,那是后现代性!我说过很多次了……”,瑞莉伸了伸腰,“嘿,中国朋友,我的大都会怎么样?”张列宁抬头,硕大的黑色立方体矗立在地面,“这是啥?煤方块?”“哈哈哈哈哈哈——”瑞莉并不生气,她走近张列宁,给了他一个突然的拥抱,“你是第一个实用主义角度评价它的人。”李铁军走在前,“这屋子看起来像个稻谷仓,谁住这呢?”

  “那就是罗迪的家,十二音律。”简的眼神黯淡,“罗迪还在的日子里,每天我们都能听见各种音乐。”丹德尔泣声,“罗迪一吃我的黄油脆鲨片,就能写出好几首谱子。”“沈,我有一个请求,你们如果找到罗迪,劝他回来吧。”陈长方等人见此情景,也感叹友谊来之不易,“卡特琳同志,我们会找到他,让他安全回家的。”

  普世镇让人沉湎于旧日的光荣与梦想,那些黄金和原油汇成的史歌,在无尽的衰变中落下了帷幕。“你们要穿过虹池,在横锁岩顶处装好这个。”简竹拿出一个灰色模块,“这是铝刻柯洛米氏阻断器,你们有它才能准确找到罗迪的主发射点。”“主发射点?”简竹叹了口气,“罗迪在岛上修好了旧线路,只有摧毁卫星发射架,他才会放弃电台。”张列宁吃了一惊,简竹的描述与他所了解的天尖系统如出一辙,中央在五大市设立战备台,每个战备广播都由几十个伪装信号锥保护,北京战备台更是建立了数百个子锥的特线收发组,这在中美冲突前,是绝密的存在。“沈向我说了你们的情况,这是一件礼物,希望它能帮助你们在战斗中更加有利。”柏曼从家中拿出一把冲锋枪,“邓,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请收下它。”邓捍从柏曼手中接过,这把高斯冲锋枪的份量重于他的C21,虽然武器类型不同,但它确确实实有着前柏林的工业血统,推进枪机使用液力阀,减少了很大一部分后座,“看得出你很喜欢,它是一位朋友赠予我的。”

  柏曼和简竹跳起了华尔兹,沈姗坐在藤椅上,吃完了地道的废土美食,她对着王思严,神秘一笑,“今夜很美啊,思严,你能认出多少星星?”王思严被这一问,弄得慌张起来,“什么?噢,全天星座我还记得不少,你想知道哪颗?”“ Lyranum et Aquilae。”瑞莉在烛光下摹着什么景物,张列宁走近,“嘿!你觉得这幅画的色彩怎么样?”“太暗了看不清,莫同志,你画的是什么?”瑞莉露出得意的神色,“你问我,这可是难倒我了,我还没想好它叫什么。”瑞莉答非所问,张列宁也不在意,“可以叫无题。”丹德尔对自己的手艺过于自信,结果刚出锅的野果子酱被他弄成一摊,“老天,我一定是上辈子得罪了造物主,我这愚笨的双手!”

  翌日,陈长方等人向普世镇告别,“愿灵与你们同在。”众人跟随居民的指点,一步步走向危险与困难。“我说张列宁同志,你是不是犯了错误?”张列宁没好气,“李铁军同志,你一人就了不少老烧,还有外国友人的白兰地,论纪律,你可先对照检查下自己吧!”李铁军碰了钉子,他不愠不恼,“你和画家女同志说说笑笑,难道不是作风问题?不要忘了,思想是革命的根哟!”李铁军大嘴一张,张列宁反手塞进个大面包,“李排长,对不住了,我可不想被戴个帽子。”沈姗对制式望远镜极有兴趣,摆弄个不停,“你们看!”,越过山坡,一个美丽的有色地泉挡在所有人的面前,“这些沾染物一直在扩散,地下水被污染以后,形成重金属矿华……”王思严解释着奇景的本质,“这片水域的毒性极大,绝对不能不作防护。”

  沈姗放下望远镜,“放化中心泄露很多年了,没人能关掉自动化控制,很讽刺的惩罚。”陈长方看了一眼沈姗,对着远方,“有机会,我们会去关闭它的。”普世镇的人并没有告诉战斗三连安全通过此地的手段,尽管横锁岩就在那一头,可于事无补。“侦察仪捕捉到了几十种放射源,示波器都快成麻花了。”很长时间,邓捍都没有说过话,普世镇的人差点以为他是个哑巴,但是其他人都了解,邓捍只在必要时开口,“他娘的,怎么没想到!”邓捍有意无意地点醒王思严,“连长,我知道怎样通过这里了!以毒攻毒!”陈长方思索了一下,也立即明白了王思严的意图所在,“只要抵消射线加速它们的衰减,就能活着过去了。”

  “我来,动力装甲有一枚储备核心,可以起到小当量核弹的效果。”沈姗说完卸下身上的动力装甲,旋开容器锁止阀,裂变核心像一个雪球,安静地等待启用的那一刻,“对准以后就可以使用了。”李铁军把核心装进胖子发射器,“革命怒火不可挡,嘿嘿!”核心倏地飞向泉池,落在水中激起波浪,“小心溅射物!”化学反应下,核心外壳脱落,“要爆炸了,卧倒!”过热气化被污染的水池,泉口炸毁,在这种环境下,沈姗见证了一场辐射风暴,各种粒子不断辐射,能量被聚集到临界点,夹杂矿物碎石,四处迸射而出,在一瞬间,所有元素衰减到另一个极点,照射值降到了安全限度。

  “这地方炸了个稀巴烂,但是源头还没有制止住,尽快通过为好。”陈长方抬起头,拿起手枪,继续带领大家前进。横锁岩的独特地貌让人心惊胆颤,数十条生锈的大铁链嵌在成岩作用下突出的褐铁石柱,有些风化,但受力结构依然稳定,“只能爬上去,小沈同志,你这一身铁疙瘩,恐怕——”沈姗步行至铁链根部,她一脚踏上,动力装甲立刻喷出气流,只见沈姗腾云驾雾一般,已经登上了顶峰,“不爱红妆爱武装,这招漂亮!”“我真笨!阻断器忘记带上来了。”陈长方微微一笑,“沈同志,接好了!”陈长方沉腰身,送肩力,他使出五步投掷法,将阻断器精准地投送上高空,沈姗反应极快,“谢谢。”沈姗蹲下,她打开阻断器开关,尖利的警报声响彻天空,“罗迪可能已经警觉了,要小心,丹德尔醉酒时跟我说过,他随身携带着重武器。”

  张列宁打开电台,波段收到了怪异的干扰,随即又转成一段机械语音说明,“战备频率干扰,发射功率最大化。”沈姗在高处,看见连成片的信号网,各自发出蜂鸣声。这时,张列宁才意识到,天尖系统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仅仅简单地保障战时通讯而已,“天尖六相变位完毕,警告!强脉冲激发!”,天空中一道光束洞出云霄,淡蓝色光晕预示着它的电场能极大,“球电弧半径内是高温等离子体,不要触碰到它!”众人迅速躲避次生放电,发射井盖被烧穿,活跃气体在急剧加热中,形成二次爆炸,“Ugh!You people ruined everything!My everything!”罗迪出现在陈长方面前,“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但是你们毁了我的电台!”沈姗双眉冷竖,“你的电台?你在发射井之下建立电台,这么大的功率足够覆盖全岛,你想干什么?!”

  罗迪神经质地笑着,“All this is for the universal town!They lied to you all's!”其他人感到其中有什么他们的确不知道的事,“高音电台的音乐,并不是给人类倾听的,而是迷惑者。”王思严不解,“迷惑者?”罗迪张开手掌,一个圆球样的生物在他手心不断翻滚,邓捍突然丢下枪,跪在地上,沈姗望他双眼布满血丝,抱头抢地,痛不欲生。“快停下!”罗迪合拳,邓捍却昏厥了过去,“妈的!”张列宁冲过去挥出拳头,却被陈长方制止住,罗迪流下泪,“离开普世镇这些年,我一直在保护他们。”李铁军怒目圆睁,“俺看你瞎话没边,这能是保护吗?”

  罗迪没有回答,他指了指发射井,“开始在西角,我一直想要写出不一样的音乐,直到我找到了中国留下的战争遗产,竖井的工作间里,我发现了普世镇的秘密,它处在一座古代遗址上,这就是灾难的开始。”

18 0

你的回应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