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画册 小组 活动 投票 搜索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资料 连载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往昔之丘 设定

红茶奶昔布丁
发表于 2020-06-28 08:34:31

注:

1.所有前期内容转载自个人贴吧账号,后续与贴吧账号同步更新(我尽量);

2.本世界观暂未确定正式名称,以“往昔之丘”作为临时名称;

3.本世界观的纪年方法按照绳纹纪、启明纪、流火纪、龙龛纪(待定)的顺序;

4.部分前期内容由于度娘吞贴 未能放出 将在后续进行更新。


一 世界观历史进程(最初的设定)
这个世界的三个大洲分别被命名为境藏、棉兰、沐海。其中以境藏洲的疆域最为辽阔,境藏洲大部分陆地位于极北,气候普遍较为严寒,只有向南延伸的次大陆以及海州半岛气候湿热;而棉兰洲与境藏洲隔海相望,大部分地区位于热带,境内只有少部分高山,平原广布;而沐海地区则在境藏洲之西,岛屿众多,最大的岛被称为“鲛岛”。

三个洲之间的交流在文明初期阶段极为稀少,有历史记载的不到三次。也是因为这样,三大洲在后来各自的发展程度才大致趋于等同。而对于这个世界之外的消息,居民们则大多疏于留意。对于一些意外落入世界的陨石,他们认为是深渊神灵的警示。

根据神话体系和历史记载,最早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智慧居民是由深渊神灵用鱼卵融合神的精华创造的,因此皆为人身鱼尾,被称为“鲛民”。后来又出现了身形矫健,双腿发达的精灵种族—“伊洛”。鲛民最早在沐海地区生活,创造过辉煌灿烂的文明,以其制作的具有绳纹样式的陶器和青铜器为特点,称这段时期为“绳纹纪”。其间在棉兰洲东部诸岛屿也出现了“狐凭”“星狼”等兽人种族。绳纹纪延续了约两千年之后,在境藏洲和棉兰洲出现了真实意义的人类创造的文明,标志着“启明纪”的来临。此时,早期的国家已经出现。

启明纪180年,在境藏洲的湎河沿岸,古竹城完工,这是这个世界真实意义上的第一座城市。之后在境藏洲又出现了一批早期城市,如夏城、莲山等等。这些城市慢慢形成城邦,最后演变为早期国家。在经历百年征战之后,胤朝统一了境藏的次大陆南部,成为第一个统一王朝。之后又历经胤、燕、卫、南北朝,逐渐发展。

而在棉兰洲则出现了独特的苏禄古靼文明。与境藏的文明不同,苏禄古靼的耶跋摩(最高统治者)们修筑了大型的金字塔殿宇,既作为宗教祭祀场所,也是耶跋摩所居住的寝宫。与之相配合的还有一些神灵台、记功柱和图书馆。苏禄古靼文明对于学术的探索较为超前,在数学、天文学、魔法学等领域取得了颇为系统的理论成就。
沐海地区在绳纹纪之后一段时间陷入低迷,鲛民的内战使得国家四分五裂,最后在启明纪末期才得以统一,但此时伊洛的文明也开始建立,与鲛民之间的交融也越来越明显。伊洛本是生活于沐海北地群岛的居民,由于暴风雪时常降临从而向南迁徙。伊洛人在佘逝岛上建立了跋戎王朝,与鲛民相互对峙。
而在启明纪之后,这个世界即将迎来的是“流火纪”,这一战火纷飞、英雄辈出的时期。无论是在境藏还是棉兰都出现了战乱与分裂,而沐海地区则相对较为平稳。流火纪39年,右军大都督姬权攻陷京师,卫朝覆灭,进入了北唐南庆的对峙时期,史称“南北朝”;流火纪135年,苏禄古靼最后一位耶跋摩巴佛利卡十二世服毒自尽,苏禄古靼王朝瓦解,棉兰洲进入了战乱割据的七国将军时期,这一时期持续了近五百多年。


二 民族国家历史
伊洛Iro-史前及跋戎王朝
伊洛,最早诞生于沐海地区的耆尼岛以及附近的群岛区域,是一类状貌若人,下肢矫健的族群。在《燕书·沐海志》之中被称为蜥人,而在鲛民的古卷以及棉兰洲人的记载之中被称为伊俱摩。早在绳纹纪中期,在耆尼岛上的伊洛已经有进入了原始社会早期的迹象。到了绳纹纪近晚期,伊洛从母系氏族社会进入父系氏族社会。到了启明纪早中期,在北地群岛出现了伊洛的早期城市,如今盛名远播的伽栗城的雏形出现于启明纪约1580年。
启明纪中期的寒流,是伊洛文明开始转型的诱因之一。这股寒流从极北寒渊出发,几乎席卷了大半个世界,在境藏洲造成了燕朝农作物大面积受冻减产,直接导致了持续五年的饥荒,最后诱发了燕朝晚期的莲山起义;也给棉兰洲带来了一定影响。
而寒流给伊洛造成的影响更为严重,耆尼岛为中心的北地群岛陷入前所未有的严寒,大批伊洛或冻死或饿死,人口锐减。寒流直到启明纪1753年才结束,侥幸得生的伊洛族群决定南迁。在此之前,伊洛们为了便于联系各个岛屿,已经在努力地发展航海。此时的他们尚且不能造出如燕朝那样的大型楼船,但也用独特的双桅船来运输人口和粮食等。
到了启明纪中晚期,伊洛们逐渐定居在了离北地群岛不远,但较为温暖舒适的佘逝岛。佘逝岛因为造山运动,岛屿北部群山环绕,休眠火山众多,所以在寒流侵袭之下依旧温暖如春,再加上东边伽莲海暖流的影响,气候竟然颇为湿润,适合农业发展。伊洛文明如获至宝,在佘逝岛得以重生并不断地向前发展。启明纪末期,槃陀罗在佘逝岛的羯陵伽城建立了跋戎王朝,史称槃陀罗一世。此时伊洛文明逐渐地从青铜器时代向铁器时代过渡。
槃陀罗一世在位时期大力发展农业生产,并且将伊洛的原始宗教——耆教提升为国教。耆教虽然本是原始宗教,但有许多鲜明的教义,比如人死转世,在世为善等等,也有不少神明在槃陀罗一世时期得到确立和弘扬。他为了推广耆教,并为了要求人们遵守理法,在国内建立了许多石柱,刻上敕令和教谕,称为“教敕”。教敕多为一些道德方面的律令,例如孝敬父母,为人诚实等。一些燕朝的学士研究认为,跋戎王朝的这些教敕一方面使得社会更加安定有序,另一方面也维护了统治。槃陀罗一世的治国方针也是和耆教有着极大的关系,对外征战以征讨安抚为主,极少进行屠戮。他在位统治时期,跋戎王朝基本控制了北地群岛,向北重新占领耆尼岛,并重修了城市,命名为伽栗城;向东扩张至摩诃鞑岛。
槃陀罗一世在位大约五十余年之后逝世,在伊洛的泥版史书上记载是死于风寒,然而后世大多数伊洛学者怀疑是槃陀罗是被儿子鸠那罗摩用佘逝岛产的黑麻毒死的。鸠那罗摩和他的儿子舍罗叉延续了槃陀罗一世的政策,跋戎王朝也不断兴盛。这一时期,佘逝岛的羯陵伽城逐渐成为一处繁荣的港口,与鲛民和燕朝的交流,使得佘逝岛各类资源逐渐丰富。
舍罗叉在位早中期修筑了大量耆教寺庙,又首次参照燕朝建设了羯陵伽城墙。此时,一些耆教的僧侣开始从事创作、整理经典的工作。这些工作得到了舍罗叉王的支持和推动。除了宗教之外,医学、天文学、地理学领域也出现了一些学者著述,在前人基础上加以总结和开拓,如那娑罗的《药经初稿》《香草经》、旃恭氏的《北地记》等等。
而跋戎王朝时期伊洛的艺术成就多体现在寺庙、神殿的雕刻之上,以都城羯陵伽的摩哂陀寺的浮雕最为著名。浮雕的内容除了耆教的神话传说,还有一些伊洛日常生活的内容。
跋戎王朝时期伊洛的社会生活在泥版史书上记载不多,在一些外国史书或游记之中倒是有散落的记载。伊洛族群无论男女,均着花纹长袍为多,脖子上多佩戴银饰,脚踝上穿戴银环。饮食与世界其他地区无异,但肉食以羊、猪、鱼肉为主,多食蔬菜谷物,有粮食酒等饮品。伊洛的节日一年之中除了耆教的辰日即祭祀日之外,还有谷神日、水神日等。
舍罗叉去世之后,跋戎王朝逐渐陷入了混乱之中,由于此时的继承人均年幼无权,多数成为了大将军的傀儡。而不堪逐渐加重的赋税压迫的农民和奴隶频繁起义,动摇了整个王朝。在流火纪583年,大将军室利瞻跋废黜了最后一代幼王,建立了伽粟色王朝。


伊洛Iro-诸小国时代至近代早期
「一切的磨难,都是至高神对众生的鞭策,激励着我们不断前行。然而,神的儿女们却用自身的怠惰和纵欲,狠狠地将银杯中本来甘醇的美酒泼在了他的脸上。」
——《神誓》

流火791年,曾经繁华无比、蕴藏着无数伊洛文明的智慧结晶的羯陵伽城,在侵略者的燃焰之中化为废墟。鲛民建立的国家—瞿舍罗逝帝国蹂躏了佘逝岛,将被伊洛多年来的欺压带来的屈辱发泄在如今的报复行为之中,无数伊洛平民惨遭屠戮,妇女儿童卖为奴隶。而耆陀摩鞑笈多花费了半天时间攻入王宫之后,更是毫不留情地将王公贵族悉数斩杀。末代伽粟色王在鲛民军队的注视下为摩鞑笈多一刀刺死,眼神中带着不甘和愤慨地倒在血泊中。

从此,伊洛文明开始陷入了分裂状态。早在流火785年席卷全国的饥荒、瘟疫结束的时候,北方的舍鞑剌区长官弗栗恃跋在首府毗罗荼摩发动了兵变,控制了当地的军队,自称舍鞑剌群岛的王。然而伽粟色王朝经历大灾之后已经是积重难返,王宫中外戚和大臣之间的斗争愈演愈烈,对于出兵的问题竟然也是各执一词。流火787年,弗栗恃跋又派舰队南下攻打伽罗提婆岛,占领了北部的一些地区。中央已经在商议如何出兵平叛,然而,鲛民的瞿舍罗逝帝国已经北上吠摩罗岛,并开始派遣舰队进攻羯陵伽。在迦腻色梨海战中,伽粟色海军大败。之后,瞿舍罗逝帝国直接在佘逝岛登陆,对王都羯陵伽发起攻击。羯陵伽军民抵抗了近四年,最后在瞿舍罗逝帝国援军到来的夹攻之下,城破人亡,伽粟色王朝彻底覆灭。

此时弗栗恃跋已经攻占了伽罗提婆岛的首府苏翕摩,却没有进一步进逼摩诃鞑岛。该年冬他在苏翕摩自立为柯摄(元首),后世称弗栗恃跋建立的王国为苏翕摩王国。流火793年,耆尼岛戍守将领舍粟利陀也自立门户,但他没有称王,只是驱逐了当地的长官。舍粟利陀在这之后并没有进一步军事行动,只是在不断地巩固着耆尼岛周边,加强自己的军备。

而弗栗恃跋则开始对摩诃鞑岛发起了征伐,却遭到了当地长官提罗伐摩的抗击,不但没能顺利地逼近摩诃鞑区的首府阖卢赫逝,弗栗恃跋还在作战之中被流箭射中颈部,撤退之后就昏迷不醒,在回苏翕摩的船上就因伤口感染、呕吐不止而死。弗栗恃跋生前无子,其女穆拉提娑镇压了诸将的暴乱,继承了王位。穆拉提娑放弃了进攻摩诃鞑岛的计划,转而开始实施睦邻友好的政策,和瞿舍罗逝、耆尼岛都互通建立关系。流火795年,由于伊洛的抵抗,瞿舍罗逝放弃了对佘逝岛征服的想法,转而打算进攻摩诃鞑岛。提罗伐摩向苏翕摩王国求助,然而穆拉提娑惮于杀父之仇拒绝了提罗伐摩的使者,并亲自派舰队参与攻击摩诃鞑岛。

最终摩诃鞑岛陷落,提罗伐摩被俘并被遣送回鲛岛。然而瞿舍罗逝并不打算停止征伐的脚步,开始对苏翕摩王国的舰队发起攻击。穆拉提娑最后只带着寥寥数人撤回了王都。然而瞿舍罗逝的军队即将逼近,王都上下人心惶惶,许多将军都不看好这位女王。然而穆拉提娑却成功地将瞿舍罗逝舰队拦截在了外海,并利用风向发起火攻。这是伊洛面对瞿舍罗逝以来的第一次胜利。此后穆拉提娑乘势攻入摩诃鞑岛,苏翕摩王国的威名也在伊洛人之中达到了最高点。然而穆拉提娑在几年之后便因旧伤复发而逝世,享年三十五岁。她麾下的将军粟利忒按照其遗嘱继承了王位。粟利忒一直被传闻是女王的情人,他也的确和穆拉提娑有子嗣。在粟利忒时期,苏翕摩王国却日益失去了对附近岛屿的控制,在摩诃鞑岛和原本起家的摩诃黎修岛等都逐渐地失去了威望。究其原因是因为当地的伊洛贵族们根本不会实际地降伏于苏翕摩王国的统治,常常是各自为政。加之粟利忒时期军备也大不如前,于是开始自立。
苏翕摩王国在流火805年便覆灭了,粟利忒无法平定各地的叛乱,苏翕摩的长官甘菩遮罗率兵攻入王宫杀死了粟利忒,并迎接摩诃鞑舰队的来临。伽罗提婆岛为摩诃鞑的舍蓝王国所并。但甘菩遮罗不久后因贪功受贿被国王阿佘那羽所杀。次年,摩诃黎修则被穆拉提娑的部下曲难俱罗割据,称摩烈亥王国。远在耆尼岛的舍粟利陀也称王建立了伊毗卢王国。
舍蓝王阿佘那羽在占领了伽罗提婆岛之后,开始东进准备收复佘逝岛。在摩达贡诸山活动的伊洛游击队对舍蓝王的到来表示欢迎。在阿佘那羽卓越的军事才能下,舍蓝军节节胜利,渡过了鸯伽罗摩河直抵旧王都羯陵伽。此时瞿舍罗逝皇帝摩鞑笈多已死,其子沙恭娑罗平庸无比,对军事更是一概不知。佘逝岛的瞿舍罗逝军在流火810年被彻底歼灭。阿佘那羽之后还准备南下吠摩罗岛的时候却一病不起。此时摩烈亥王国也趁机入侵了伽罗提婆岛,阿佘那羽撑着病重之躯亲征,在伽罗提婆岛北部山区一场恶战击溃了摩烈亥军,却因身上多处刀伤箭伤陷入昏迷,到了苏翕摩的时候已经死亡。摩烈亥王曲难俱罗却没有撤兵,反而乘着混乱局面进攻了苏翕摩。突袭使得舍蓝军的大部分精锐丧失殆尽,但却没有动摇其根基。

摩烈亥王国在曲难俱罗于流火813年去世之后便走向衰落,最终为北方崛起的伊毗卢王国所并。而舍蓝王国的最后一代王瞿羯罗在流火820年被将领刺杀,之后舍蓝王国又渡过了几十年的混乱状态,甚至在流火845年再度被鲛民的国家所占。直到流火867年,发源于境藏洲中原的曜纹炼金术传入了伊洛社会,逐渐地揭开了伊洛文明近现代的序章。流火883年,出生于苏陌群岛的将军育骨粟在羯陵伽发动了起义,歼灭了鲛民的军队。这支起义军之后又远征伽罗提婆岛,并最终定都苏翕摩,建立了苏翕摩第二王国,标志着诸小国时代基本完结。但此时北部的伊毗卢王国依旧存在。直到星陨4年,王国海军的战舰进入耆尼岛近海,迫使了伊毗卢末王投降,近两百年的诸小国时代才最终宣告结束,开始了近代化历程。


游牧民族概述-康人 Kanten
康人也是常年在境藏洲郅赖山以北游牧的“北疆胡”的一支,在胤朝的史书之中被称为“坎坦”“康渠”等等;在燕朝初年有了统一的称呼。不同于东北山区的焉阗人,也不同于在西边游牧,却常年对中原地区进行征伐和掠夺的曳粟人,康人是一支相对比较平和的游牧民族,活动范围也较为局限,大致位于郅赖山与乌夏湖之间形成的狭小平坦草原,有时会迁徙到南方的支勒盆地定居。然而,由于康人没有文字,后世一直无法探究其迁徙的过程。
康人的文明历史相对焉阗人更为推迟,直到启明纪中期的时候,在乌夏湖沿岸逐水草而居的这些牧民才逐步地摆脱了原始氏族社会。但和焉阗人不同的是,康人始终保持着较为浓厚的氏族色彩。这点体现在他们的姓氏名称上,康人的男性一般只称呼其家族的姓,而没有名字;而对于女性或者年幼的儿童,则多半没有正式的名字,多以一些诨名称呼。在康人社会的内部,也是保留了较为明显的部落长老制。通常整个族群的大事都经过长老商议。
在启明纪中后期,康人的聚落有了长足的发展,也渐渐地减少了在支勒盆地和乌夏湖沿岸之间的迁徙次数,逐步地定居在了乌夏湖沿岸。在那里,他们可以自给自足,也便于举行一些有关原始信仰的祭祀仪式。乌夏湖沿岸也出产康人视为神明之物的异类矿石—巴斯之瞳。这种矿石在康人的信仰之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也是祭祀仪式上必用的信物。这种矿石之所以异类,是因为通常情况下只会被收藏,而在康人的祭祀仪式之上,是会要求新继任的首领,不分男女,服用矿石的汁液。虽然中原的许多学士早就研究这种矿石得出其“虽可活血通气,然其阴毒甚重,不慎则筋脉毁”的结论,但康人始终没有停止过这种仪式。
虽然康人保留了较多的原始社会残余,但在其部落之中女性的地位却远比其他游牧民族较为突出。在康人的原始信仰之中,女人是三神天地冥集中创造的世间之极,具有特殊地位。尽管康人的女性多半没有正式的名字,但有一定地位的女性都会在去世之后得到封号。康人的历史上也出现了不少的女性首领,有的英武气概甚至不输族内的男丁。在这些男女首领的统率下,康人在乌夏湖沿岸安居乐业,面对前来的侵犯也能奋力抵抗并保卫自己的家园。
康人有自己的语言,但由于后世缺乏记载,只能在焉阗人的典籍里通过只言片语可以知道其粗略的样子。就语言的特点来看,与曳粟属于一支语族。康人为何不发明文字来记录语言始终是一个令许多中原学士、甚至伊洛学者们困惑的问题,有些人认为其文字早在出现雏形的时候,就因为被焉阗人所征服,而逐渐消亡;而有些人则否认其存在过文字记录。
前文提到,康人在启明纪末期的时候,在焉阗人侵略和安抚的策略并施之下,逐渐地衰落了。到后来剩余的康人已经完全地融入了焉阗人的社会之中。他们在焉阗人文化的影响之下,逐渐地忘却了自己曾经的原始信仰,曾经的游牧文化,并最终忘却了自己的语言。


苏禄古靼人 Sorukuta-王朝时期(或称王政时期)
苏禄古靼,不仅是一个文明体系,更是代表了一个民族—苏禄古靼人。这些棉兰洲上的居民传说是在绳纹纪末期就从境藏洲东南的海州半岛沿着末罗海岸,横渡两大洲之间的海峡到达了棉兰洲。当然,早期的棉兰洲并不是所有区域都适合生活,因为这里地处整个世界最为炎热潮湿的地区,全年高温多雨。这也导致了棉兰洲平原丘陵地区大多被沼泽和雨林所覆盖,而高山地区甚少,在岛的中部有因为火山而形成的较大淡水湖泊—泗戎湖。
相比于沐海地区的鲛民和伊洛,苏禄古靼人被得知的时间较晚,在燕朝末年的史书上才出现了他们的名字,当时亦被称为“苏兰葛挞人”。但苏禄古靼人的文明却是开始得很早,统一王朝持续的时间也比较长久,直到流火纪135年,苏禄古靼王朝才覆灭。
早在启明纪180年,在境藏洲的湎河沿岸,古竹城完工的时候,苏禄古靼人也已经开始逐步结束了聚落生活,在泗戎湖沿岸形成了早期城市。启明纪356年,泗戎湖沿岸已经出现了挞跋、榜栗等初具规模的城市,早期奴隶制文明也形成雏形。到了启明纪487年,苏禄古靼人的势力范围已经扩大到了末罗海南岸的广大平原上。
尽管苏禄古靼人的势力扩张很快,但他们的农业还是较为原始的刀耕火种。受限于火山高地和茂密的热带雨林的地形,苏禄古靼人以玉米、水稻和豆类为主食,肉食相对较少,没有小麦,有水稻培育,农作物主要有玉米、烟草、番茄、蓝豆角、高筒菜等。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棉兰洲地区降水极为充沛,但受限于地形,河流短小,水量也不充足,水的贮存并非易事。苏禄古靼人利用石灰岩防水的特性及倾斜的地面(有些地区倾斜的角度达数米,需要用仪器测量)让雨水流进水库,并建造许多精密的灌溉系统,形成发达的灌溉农业。
随着开垦的不断兴起,城市人口也迎来了第一个高峰。启明纪536年,伽婆罗衍自称耶跋摩(最高统治者),建立了苏禄古靼人的早期国家,这段时期被称为“旧王朝时期”。虽然形式上耶跋摩掌控了整个国家,但此时苏禄古靼还是一个松散的城邦联盟,而位居中央的耶跋摩,也由祭司们联合商议之后进行推选。各个城邦之间还是有着比较大的自由性的。此时城邦之间的长途贸易也是十分发达,在末罗海南岸形成了贸易路线网。主要的货物有蓝豆角、盐、黑曜石、羽毛、玉石、烟草等。除了贸易,城邦之间的战争也是时有发生。在苏禄古靼人的记功柱上就记载着启明纪551年挞跋、榜栗和荼罗三城之间的交战,挞跋是耶跋摩所居住的城市,而此时榜栗因为贸易的纠纷与沿海的荼罗关系不和,遂与挞跋联姻。榜栗的统治者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耶跋摩,于是挞跋出兵和榜栗一起攻击荼罗。当时苏禄古靼人的武器大多用玉石打造,只有少量的青铜器。因此每次战争就是惨烈的肉搏。最后荼罗城被攻破并洗劫一空,由耶跋摩重新派人去统治。然而经过多次这样的战争,耶跋摩们也慢慢地开始掌控起地方大权来,旧王朝的松散体质实际上开始瓦解。
到了启明纪693年,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宣告了旧王朝的终结。第五十九代耶跋摩伐衍跋南因在位时期的倒行逆施,为祭司什跋犍所害。随后什跋犍自称耶跋摩,并逐步地将地方大权开始收回中央,对于那些抵抗的就派军队去镇压,同时鼓励挞跋城爆炸的人口向别处迁移拓荒。在什跋犍的统治之下,苏禄古靼王朝逐渐地向着中央集权的奴隶制帝国转变。同时什跋犍也鼓励农业生产,并对已经兴盛的青铜手工业也采取放任发展的政策。
什跋犍死后传位给了自己的儿子,这也结束了之前的祭司推选制度。苏禄古靼文明进入了新王朝时期。这一时期青铜器大量出现,与之同时的还有不少玻璃容器。苏禄古靼人的语言文字也初步形成,开始用修建记功柱、石碑等方式记录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在耶跋摩的主持下,挞跋等城市相继修建了许多规模宏大的金字塔神庙、殿台、祭祀场所以及军营等等。这些通常聚集在一起,周围被宽阔的护城壕沟所环绕,与居民生活区隔开。而城市的外围也修建起了高墙,某些修筑在山坡上的城市甚至设置了瓮城和不少堑壕用来防御和排水。
耶跋摩们同样重视文化艺术的发展。随着王朝逐渐地安定,对于一些神庙、殿台的雕塑堪称精美绝伦。此外,苏禄古靼人也跟境藏的南人一样喜爱玉器,他们的玉器非常精美,丰富。而记功柱是苏禄古靼文明的另一大特色,包括雕刻精美的高大石柱,通常雕刻的是某场战斗的场景,或是他们的原始神话传说。底部通常设有圆形石盘,实际功能不明。
新王朝经历了一段时间兴盛之后逐渐地衰落。关于衰落的原因,不少苏禄古靼的后世祭司们认为是耶跋摩滥用权力误国导致的,也有些学者认为纯属天灾人祸同时发生才逐渐沦亡。在新王朝后期,棉兰洲的地质活动使得泗戎湖火山再度喷发,多次剧烈的地震和海啸给苏禄古靼人带来惨痛的灾难。可惜这只是开始,随之而来的瘟疫和洪水使得丛林之中的城市不断地荒废。而遭受侵袭较少的西部一些初步使用铁器的城邦则开始兴起。
到了流火纪初年,重建之后的新王朝大势已去。西部的蔓跶阙、陀崆等城邦逐渐地开始自立,城邦的统治者自称粟瞿(将军)。新王朝的末期耶跋摩们大多受控于祭司和国相,沉湎酒色不理政事,挞跋城的居民也逐渐地流失。而在泗戎湖西北的这些西部城邦却越来越兴盛,甚至开始对中央发起挑战。流火纪135年,陀崆率兵攻打挞跋城,历时十多个月,在西部城邦的支援下攻陷了首都,末代耶跋摩巴佛利卡十二世服毒自尽,挞跋城的王公贵族惨遭屠戮,苏禄古靼人的统一王朝宣告终结,进入混乱割据的“七国将军时期”。


三 世界地理总论(修改版)
境藏洲是三个大洲之中面积最广阔的,也是地形相对较为复杂的大洲。以横贯于南方次大陆北境的郅赖山为界,南方次大陆除去南端的虹江流域和东南的海州半岛,大致处于温带、亚热带地区。受到来自东洋的季风影响,夏季降水普遍充沛,某些地势低洼的地区还可能诱发洪涝,比如高石湖东岸越过境山的平原低地地带;又因为整体地势低缓,以低矮丘陵和大平原为主,利于农业开拓和城市建设。该地的土壤却是本来颇为贫瘠的红壤,而地势的低缓却没有造成河流的短小,加上南人善于耕种和修筑各类灌溉系统,因此河网密布的地区随处可见,人口多集中于虹江、榆江、湎河以及高石平原一带。而其沿海地带海岸线稍显曲折,岛屿较少,除去海洲半岛南部萝湾的莲山外,也很少有比较大的海滨港口。
而郅赖山以北到极北之境则是另一番景象。由于此地区地形情况相对复杂,分为东北、中部、西部三个区域来阐述。首先,东北地区大部分地处温带,小部分濒临亚寒带,山脉众多,森林广布,可耕地的土地不多,只有小块的黑土地,生活于此的民族多以渔猎、放牧为生。河流多发源于北部海岸,自北向南深入崇安山脉,例如昆连山附近的阙河。其次,中部地区由于乌夏湖的存在,使得此地区较东北和西部地区而言更为湿润一些,乌夏湖和郅赖山之间的小片平原,是支勒盆地的延续,适于农耕。而乌夏湖北岸则是群山耸立,被称为曳粟山脉。由于世界早期的造山运动,这里的山脉普遍险峻挺拔,海拔逐渐升高,而山地间又存在着不少峡谷和山地草原,焉巳河在东侧流过,注入乌夏湖。越往北,气候也愈发寒冷干燥。在某些极端的年份,来自极北寒渊的寒流可以使得乌夏湖大半陷入封冻,导致南岸降下大雪。最后是西部地区,西部地区沿海的平原丘陵面积比较大,然而由于纬度较高,不利于耕种,在凌水的上游由于极地风受到阻挡,形成了针叶林的聚集。针叶林的南边则是定西山脉。
而棉兰洲地处整个世界最为炎热潮湿的地区,全年高温多雨。常年受到季风的影响,这也导致了棉兰洲平原丘陵地区大多被沼泽和雨林所覆盖,而高山地区集中于西部和南部,整支山脉被称为卡耆藤氏山脉,这是以生活于这儿的居民苏禄古靼人的信仰的上古神灵的名字命名的。在岛的中部有因为火山而形成的较大淡水湖泊—泗戎湖。棉兰洲的河流较为短小,多发源于沿海深入内陆高山则断绝,如挞挞河,榜栗河等。而棉兰洲的西南端则是一个特例。最南端的骨剌岛则是夏季炎热干燥,冬季受海洋季风影响温和多雨的气候。
沐海地区的岛屿群气候差异较大。最南端的鲛岛气候基本和棉兰洲相近,由于季风风力相对较弱,在夏季比棉兰洲稍微干燥一些。鲛岛因造山运动而形成,因此岛的西侧隆起了银月山脉。而东北侧的苏陌群岛受到伽莲海暖流的影响,形成了显著的热带雨林气候。鲛岛以北的包括摩诃鞑岛、吠摩罗岛、佘逝岛在内的岛屿则偏温带和亚热带的气候,地形不甚平坦,多火山形成的岛屿,其中以佘逝岛的摩达贡火山最为著名。平原分布较少,有零星湖泊河流。而北地群岛以及耆尼岛,受到极北寒渊和洋流的影响,则临界于温带和亚寒带。

四 杂项
1.矿物学概论选
燨砂:发现于棉兰洲的一种砂类岩石,呈现出未粘结、疏松散落的颗粒状态。然而与普通的砂类岩石不同的是,燨砂呈现出的颜色却是极为璀璨耀眼的纯金色。起初,采矿者们认为这是黄金的颗粒,因此疯狂地开掘,到后来得知是普通砂类岩石,又弃之若敝履。但燨砂的价值逐渐地为建筑监工所发现。将燨砂与梓树汁液混合砌墙,是一种强力的黏合剂。燨砂也可以经过高温熔化后冷却铸成一些小型容器,虽然硬度不高,但比较轻便。
鲛之泪:一种发现于鲛岛,在沐海地区都普遍存在的矿石,因其澄澈透明的亮黄色卵状,就像是鲛民之中的豆蔻少女所落之泪般,故称之为鲛之泪。这种矿石经过炉火的高温燃烧,通体散发出强烈的光亮可用于照明。正是因为这个特性,鲛民又称之为“月明珠”。
裂纹矿:这个世界普遍存在的一种矿石,多发现于较为炎热的丛林和雨林之中。裂纹矿的品种有很多,有朱砂、赤焰、绛黑等品种,其表面凹凸不平,但其中的碎屑却很少。将裂纹矿在炉火上烘烤片刻,再放入一个玻璃烧瓶之中加热,在其通体开始燃烧的时候撒入魔卵石粉,不一会儿就会目睹裂纹矿炸裂的景象。烧瓶之中会蒸腾起大量猩红色的烟雾。等烟雾散尽之后,此时矿石上已是一道道极为深刻的裂纹了。将外层敲碎,里头露出的纯黑晶亮、圆球状颗粒的石头,被称为阴冥钻。此钻石具有防腐作用,传说人去世之后在其口腔放入之可以尸体不腐且透体产生异香,有不少贵族会在墓穴里灌入阴冥钻熔化的汁液。
巴斯之瞳:特产于乌夏湖沿岸的一种异类矿石,因其形状恰似康人信仰的原始神明巴斯的瞳孔而得名。巴斯之瞳经过加工打磨之后的成品通常都状若弹丸,呈现略浑浊的鹅黄色,中部有圆形凹槽。这种矿石之所以异类,是因为通常情况下只会被收藏,而在康人的祭祀仪式之上,是会要求新继任的首领,不分男女,服用矿石的汁液。据称巴斯之瞳有提高身体敏捷性的功效,但是其毒性也会对服用者产生副作用,如不定期的全身抽搐,对一部分生殖功能的抑制等等。据焉阗人的文献记载,康人有不少女性首领因此导致绝育或者独胎。
辉鳞石:高石湖有奇石曰辉鳞,通体灿若辉金,皎若白月,且其纹理状若鱼之鳞,得名辉鳞。初,有世居高石湖畔之渔人者数十献之帝,帝观此石有异象,大悦。辉鳞之理仿若磁石,然较磁石之性愈显。亦可入药,有润肺清淤之功效,但不可适用于体寒虚弱者。

2.植物志概论选
冰叶:首次发现于境藏洲乌夏湖北岸的高山上,较为稀少,在一些冰原苔原地区较为常见。冰叶通常呈现出水蓝色的晶状物形态,在叶片周围散发出淡白色的气体,叶片呈纺锤形,一株冰叶通常由五至六瓣叶片组成。与普通的植物相比,冰叶的特殊性在于其强大的治愈伤口的能力,将冰叶的叶片捣碎而成的冰叶浆,加上支勒盆地产的香兰,具有治疗刀伤枪伤的奇效。许多学者认为这是由于冰叶具有有效地抑制伤口上微生物的繁殖,而且能迅速给伤口降温,消减炎症反的能力。乌夏湖沿岸的牧民们是采集冰叶的主要群体,但由于冰叶的稀有和不易繁衍性,同时冰叶柔嫩的特性使其不易保鲜运输和储藏,产量甚少。
蓝纹树:在棉兰洲的热带雨林深处较为常见,树干部分呈纺锤形,通体都是带有光斑的蓝色条纹。而树枝和叶片却是介于蓝白之间的,透明晶亮,用刀顺着叶片脉络切割,能流出乳白色的粘稠汁液,据称这种汁液凝固之后可以磨成粉,加工成饮料,味道甜中带酸;也可以加工成软性糖果。据悉蓝纹树粗大的树干是其贮藏养分和水源的空间。尽管热带雨林雨水充沛,但雨水来得快,去得也快,所以才需要器官来贮存水源,以便不时之需。
炽熔花:鲛岛、境藏洲的海州半岛上可见的一种花,因其花瓣炎赤若火,飘然如焰,所以被称为炽熔花。但炽熔花并不仅仅只是外表如此地炽烈,每当夜幕降临之时,炽熔花白日里半闭合的花瓣便会慢慢地舒展开来,露出里面炽热的花蕊。花蕊是燃烧着的,就好像是一只不死鸟涅槃重生一般,因此有时这种花也被称为火鸟花、不死之花、不死烈焰。
黑麻:特产于佘逝岛的一种草本植物,外表与亚麻、黄麻有些类似,然而整个植株却根茎叶都是玄黑色的,连开出的花都是焦黑之中带着白点。黑麻之所以闻名于当地,是因为其种子是一种毒性极强的毒药。将黑麻籽捣碎碾成粉烘干,投入溶液中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不慎饮用者却会在极短时间内出现呕吐、头部严重不适等症状,最后神经衰竭而死。然而黑麻的花和茎浸泡煮熟之后却可以食用,泡在煮沸的水之中饮用,可以提神醒脑。

3.一些宗教信仰
耆教:伊洛的国教,通行于跋戎王朝-伽粟色王朝所征服的区域,亦有少数的旅外侨民信仰,大约有近十万教徒。耆教是这个世界最为古老的宗教,有些学者则认为耆教是超越人类起源的“永恒的法”。耆教的形成基于“众生苦行”的基本观点和“万物一元”的哲学论,有毗跶派、什䂵犍派等教派,虽然各教派之间对于教义的解释分歧很大,但对神明的信仰却是高度统一的。耆教的神明不多,除了掌管众生万物的至高神卢毗奴之外,均为一些与生产有关的神明,如谷神跋葵,水神毗洛罗等等,因此而产生了一些与神有关的节日。
康人的原始信仰:虽然康人没有文字来记载他们的文化,然而在焉阗人的典籍之中我们却意外地发现,康人是一支有着极为丰富的原始宗教信仰的民族。康人信奉的神明大致为三神天地冥,天神衍罗、地神巴斯、冥神齐。康人每逢既定的祭祀之日(一般是每年乌夏湖水位暴涨的那天)就会举行大规模的祭祀仪式,包括牲畜祭祀、祭拜神明和先祖以及为族内的成年男女举行特殊的成人仪式,通常会当场指定配偶,然后大摆宴席,饮酒作乐。而如果此时有年老首领故去,新继位的首领不论男女,要服用巴斯之瞳的汁液并祭告天地。
环教:发源于苏禄古靼旧王朝时期,在新王朝时期传入中原的一种宗教。意外地是,环教在其发源地却信徒寥寥,到了中原的燕朝、卫朝,却在民间极为盛行,发展出了不同阐释的宗,甚至有不少王公开信奉,大有取代中原人本来信奉的社稷之道的趋势。环教比起耆教来说,教义更为简单,环教主张只要众生行善友爱,逝世后便可灵魂不朽,深得“环玦之理”。而环教的大小神明却比耆教要多得多,有十二门徒、三十类神、五百使徒等等。
摩什陀教:最早是一些迁居到苏陌群岛的伊洛所信奉,后来逐渐地在自境藏洲渡海而来的曳粟、康、延胡等民族之中传播,逐渐成为这些移民和混血人群的一种独立的宗教信仰。摩什陀教信仰唯一神“至高智慧”跋阔怯以及他的三神使,主张对智慧的信仰比肉身不腐更为重要,而且智慧对众生平等,不分男女。从广义来看,摩什陀教更多的是一个介于宗教和哲学之间的存在,其信徒也大多数是经过经院深造之后出来的满腹经纶之士。

4.器物概说
跋骨剌摩鹿剑:又称湖中长铗,苏禄古靼人的神话传说之中是在泗戎湖底深处发掘出来的上古遗物。此剑的形状极为怪异,剑刃宛若灵蛇般蜿蜒,尖端却是极为锋利,寒光凛凛。又有传说湖中长铗是用玄色之铁加上境藏洲产的裂纹矿、辉鳞石锻造而成,因此极为刚硬。仔细观察在剑身上有一条明显的血槽。耶跋摩伽婆罗衍曾用此剑上阵杀敌,无坚不摧。后来苏禄古靼的祭司们将一些宝钻镶嵌其上,将其封存在了挞跋城某座神庙的地宫之中。
灵鳞软甲:又称软鳞甲,是属于燕朝历代王的圣物。此甲胄全用产自阳龛山的铁矿加一些高延展度的矿石打造,历经三代王的时间才在军器监打制完成。穿在身上不觉沉重且十分贴合肉身,可以最大限度地防御戳刺、背砍等造成的伤害,但对魔法伤害无法防御。
恶灵之书:在鲛民生活地区广泛流传的一种具有魔力的经典。传说此书在伽莲海的某处深渊被发现,然而这种说法却遭到了鲛民学者的一致驳斥。恶灵之书有着极其古朴的羊皮纸封面,里面的书页早已泛黄,甚至出现了不少破损。书的内容则大多是鲛民的创世纪以及一些神怪的故事。然而,鲛民却深感此书不祥,因而取名“恶灵之书”。此书的确切位置无人得知,目前许多鲛民认为在鲛岛高山的某个洞穴深处存放着,也有说不止一本。
燨沼之矛:现存于燕朝宫廷府库的一种神器,是一杆经过精心准备、严格工艺锻造的长矛。传说此矛成品之后,将其放置于盛满熔化的裂纹矿和魔纪石的燃烧池之中浸泡数日才淬炼完成。在燨沼之矛的矛杆上有着魔纪石留下的赤色龙纹,据说在战斗时会使战斗者勇气倍增。粗看燨沼之矛或许显得有些无锋粗糙,然而在战场上才是见证其真实力的地方。
光纹圣灯:在耆尼岛被打造出来的圣物,据伊洛的传说是来自极北寒渊的馈赠。光纹圣灯通体用纯金打造,光泽极为鲜明。在跋戎王朝初期曾破损过一角,后用银镶之。此灯自克死了不少国王以来,流出了克主的恶名,因此舍罗叉的曾孙摩翼罗犍选择将其封禁于远离城池的高山深谷之中。但在伽粟色王朝建立不久,此灯神秘失窃,且目前尚不知其下落。
星玫剑:在胤朝建立早期就被打造出来的一把青铜长剑,相传是胤朝太王的长女星玫所使用。剑身修长,有中脊,两从刃锋利,前锋曲弧内凹。茎上两道凸箍,圆首饰同心圆纹。剑身上布满了规则的绛色菱形暗格花纹,背面镶有高石湖出产的辉鳞石,晶莹透亮。长剑装在漆木制作的剑鞘之中。在胤朝中晚期因曳粟入侵,焚毁了夏城王宫而下落不明。后于燕朝中期重新被发现,依旧没有任何锈蚀痕迹,锋利无比。燕朝的一些学士坚信星玫剑在打造之初就在装满炎砂和赤水的溶液之中浸泡多日,因此才达到了如此之高的防腐不锈效果。
独角之尊:在跋戎王朝时期被打造出来,至今仍然存于羯陵伽的地宫之中的大型青铜礼器。不同于中原的青铜礼器,独角之尊融入了伊洛文化的重神性特点,以独角兽为元素。该器皿为圆口方体,器上的装饰以兽面纹为主,肩部四周各饰有立体的独角兽,角部高高翘起,庄严中略带诙谐。尊的四角有镂雕棱脊,雕工精细。代表了伊洛文明的青铜器制造的最高水平。在跋戎王朝时期,该青铜器不仅是节日祭祀用具,也是盛麦芽酒等酒类的容器。
织金罩袍:此为苏禄古靼历代耶跋摩的专属饰品,多于在城邦举行重大祭祀、出征、成人礼、节日庆祝等所穿戴。整件织金罩袍用棉兰洲特产的金纹草提取出的丝绢所织,质料极其轻软,穿在身上极为舒适。在罩袍上通常会绣上一些精美的花卉图案,中央则是象征权力的标志。相传织金罩袍亦有一定的防身能力,与中原地区所有的灵鳞软甲颇为相似。
摩诃鸯伽底漆器:是一组埋藏在耆尼岛丹瓦羯陀将军墓之中的漆器,由于耆尼岛常年相对较干冷的气候,得以保存得十分完好。漆器总共有十二件,象征着丹瓦羯陀将军生前征战过的十二个地方。漆器均用深褐色陶土制作,其中的六件上有彩饰图纹,有学者解释象征着人体的六个器官,极其地奇诡怪异。另外六件则只是简单地用漆料漆成了不同的颜色。这些漆器以四乘三的布局摆在墓穴的右侧,左侧则是三盏木制高脚灯,长年照亮墓穴。
龙鳞双杖:相传是伽粟色王朝的毗荼罗跋那太后作战之时用来指挥和杀敌的兵器,作战时双手挥舞,可以劈砍刺戳。由于是女性使用,在打造之时便注重轻便易使。整个杖身用黯光石制成,极为坚硬。杖身上有数百道的刻痕,状若龙鳞,而尖端更是无比锋利。而在握柄之处有螺旋状龙纹,配有青铜纹饰。不用来作战时此杖常常装入绒布软套之中封存。

5.伊洛军制简史
从史前时期直到伽粟色王朝灭亡,伊洛文明的军事制度经过漫长时间的演变,由最初的没有明确兵种的编制,到后来出现了逐步细化的编制军队。在史前时期,由于伊洛社会的原始残余未完全消除,此时各部落之间的战争,通常交战的人员都是部落之中精心挑选的勇者,而普通的部落民众只会留在部落的城邑之中担负起相对较轻的守卫任务。而这些出去作战的勇者,通常的装备都是一些石制的梭镖、匕首、短刀,或者简易的投石器。
启明纪中期的寒流促使了伊洛南迁到佘逝岛定居,这一时期青铜器逐渐发展,并且由于佘逝岛存在着丰富的铁矿,因此铁器也开始了萌芽。不过此时铁器尚且未用于军事,在跋戎王朝建立的初年,伊洛的军队多还是以石制武器和青铜武器交替使用。此时的军队已经粗具规模。槃陀罗一世时期对军队进行了粗略的划分,将军队之中那些持青铜长矛、青铜剑的身形矫健、肌肉壮硕的士兵编制在一起,称为“勇士”;而其余武器编制不统一,且还有投石器、匕首等武器的士兵则是“普通步兵”。通常,勇士们会受到比较好的待遇,成为勇士也需要一定的地位且有相当的武勋,薪水俸禄也比较可观;而普通步兵则没有那么多的要求,甚至从奴隶中挑选也是存在的,不但战争时要参加作战,平时也得从事一些工程修筑。
我们注意到在鸠那罗摩王统治中期,伊洛军队的编制开始出现了改革。此时由于铁器已经开始相对普及,军队之中的铁制武器也数量相当可观了。在和鲛民以及平定内乱的作战之中,鸠那罗摩王逐渐地意识到了铁制武器的精良程度。在其统治的第十五个年头,对伊洛军队的编制加以调整。首先,在原先的勇士之中,精选了两百人作为“死士”,平时负责保卫王城的安全,战时则作为王身边的亲卫队、敢死队。其余的勇士和一部分较为卓越的普通步兵合编成步兵队伍。在步兵队伍之中加以细化,将较为壮硕的士兵配备青铜铠甲(包含护腕和护膝)、长枪和统一的圆盾,腰间悬挂长剑,圆盾上大多是鹰、狮以及独角兽,并会写上一些伊洛文,这些士兵被称为重装步兵,也是战场上担任前锋的部队;而瘦弱却身形矫健的士兵配备藤条或青铜铠甲、短剑和各类盾牌,称为轻步兵,是战场上的后备和守卫军。而在舍罗叉即位之后,弓箭手开始从轻步兵之中分离出来,并承担了战场上保护前锋的职责。这些编制下的军队,通常都由几位王信赖的长官加以统帅,随时听从王的征召和调遣。
在跋戎王朝的历史之中,骑兵这一兵种是很晚才出现的。由于马匹直到王朝的中晚期才传入佘逝岛,所以粗略的骑兵建立不久之后就被取而代之的伽粟色王朝给继承了。骑兵的装备也与步兵较为类似,不过大多数没有圆盾。且相对于发明了马镫的中原地区来说,群岛地区不利于骑兵的行进,骑兵在伊洛人的军事历史之上发挥的作用是很微小的。直到伽粟色王朝灭亡,历代伊洛的王对麾下的海军始终没有明确的编制。海军由王亲自统帅,在羯陵伽城西南处有着海军的港口,多数建造的海军战船都是三桅战舰,通常有三到四层。其实在伊洛和鲛民的海战之中,通常也是一些步兵之间的战斗,不过在舍罗叉时期,海军在出海远征之前开始携带一些油类物质,可以将其点燃后通过弓箭、投石器等射入敌方战舰。

五 附录地图
59 2

你的回应
  • 红茶奶昔布丁

    2020-07-01 13:58:30 红茶奶昔布丁

    二期设定·《棉兰历史之“七国时期”》

    第一节 寰宇破碎,征战初起——早期阶段

    流火纪135年,苏禄古靼王朝东部自立的陀崆等城邦自立已久,这些自称为粟瞿(将军)的统治者们不再愿意为垂垂老矣的新王朝服务,于是便推举陀崆城粟瞿,“铁血者”佧楠为盟主,向盘踞在挞跋城的统治者、祭司和贵族们发难。来自陀崆、蔓跶阙、榜辇等城邦的联军很快突破了五万,虽然彼此装备的差距很大,但在佧楠的统一编制下,联军进行了大规模调整,建立了从师到营的编制,精良武器方面由陀崆和蔓跶阙两个城邦提供。

    虽然东部城邦空前团结,要想攻破挞跋城也并非易事。挞跋城以东的榜栗以及沿河和山丘一带的城墙成为了最大的阻碍。佧楠于135年秋季试探性地向榜栗城派遣部队,结果却发现这道看似固若金汤的防御屏障意外地不堪一击。于是,联军在几周之后分两路大举进发,花了大约一个月时间攻陷了榜栗城。残暴的佧楠下令斩首或绞杀所有敢于抵抗的男子,妇女和孩童掳往军中的集中营,敢反抗者一律处死。

    为了加快战争的胜利,佧楠动用了船只从水路攻占荼罗,再沿着榜栗河直取挞跋城。到了该年冬天,联军已经包围了挞跋城。虽然末代耶跋摩巴佛利卡十二世在围城不久就服毒自尽,然而联军直到次年的夏季来临之时才攻克这座历经数百年风霜的王都。挞跋城的祭司、贵族和民众同仇敌忾,在每处街道、每个建筑、每道河口都给联军极大的打击,虽然这些打击只会让佧楠更为残暴地对待他们的同胞。这座城市最终还是在弹尽粮绝之下沦陷。


    在围城的时候,联军内部的矛盾实际上早已凸显。最初是对陀崆和蔓跶阙两个邦占据主导地位的不满,后来演化为对联军盟主佧楠的不满。在攻占了挞跋城不久之后,这位杀人如麻、残暴无仁的统治者某晚突然暴毙,死时七窍流血,像是身中剧毒。

    对佧楠的死因还未来得及查明,他的下属们已经开始为了权力而展开了明争暗斗。当然另个主要城邦蔓跶阙也对此虎视眈眈。不过最终这两个城邦却忽略了其他的潜在对手。夏八月某个闷热的夜晚,榜辇粟瞿、人称“隐骨者”的僧婆伽领兵入城,将入驻王宫的陀崆将官们杀戮殆尽。蔓跶阙的将士们闻风逃出了挞跋。僧婆伽入主王宫之后就下令守住城门,并派遣抢夺来的水师顺流而下攻占榜栗、荼罗等地。到了流火137年,僧婆伽占据了榜栗平原直至佛齐山丘地带,一个新的小国事实上已经建立,名为“昌都剌”。

    出走的蔓跶阙将士们在领袖,也是副统帅占曲古的带领下,西行至西棉兰河,占据了旧城仸逝(《燕书》称昔港),占曲古宣布了这个新王国名为“夏梵亚”。此外,在泗戎湖与卡耆藤氏山脉之间的低地,建立了素谏王国。此外,在东部旧地,又出现了武吉耶叻、麻末峇、伽妥楠三个小王国。流火141年,兴起于摩鹿地剌河上的同名王国越过东部山脉。


    七国形成的初期,彼此大多各自为政,也鲜少产生交集。东部三国由于旧日的联盟还存在一定的联合性质。最初的矛盾则是在有世仇的夏梵亚和昌都剌之间展开。

    占曲古王在立国之后,专心于在西棉兰河以至挞挞河的扩张,修筑了五六座城池,迁移民众前去垦荒。然而昌都剌王国很快找到了借口对夏梵亚开战。流火142年,一生征战的僧婆伽去世,其子穆罗提继位,对于曾经的威胁夏梵亚耿耿于怀。穆罗提王于流火143年初就以夏梵亚边军侵扰其住民(实则是变装的昌都剌士兵)为由率兵万余进攻夏梵亚。

    穆罗提王还是过分地轻视了夏梵亚,以及他们雄才大略的君主占曲古。占曲古虽然和佧楠一样出名地残暴,但在运兵打仗上也是个奇才。夏梵亚士兵在边境线上修筑了牢固的防御敌台,且将低地处挖深,填入沼泥,再覆盖上干草。工匠们刚发明不久的弩炮也摆列在阵前。穆罗提王为了突破防御,火攻、水淹、绕后,甚至将感染病菌的尸体抛入守军营中,都未能动摇这道防线。过了半个月左右,占曲古王率领的骑兵到达前线。

    更令穆罗提王感到恼火的事,他派去偷袭的海军也被夏梵亚人俘获,全军覆没。这下根本打不过占曲古骑兵的昌都剌别无选择,只好撤军回都。这次耗费军力的行为也间接地导致了一两年后昌都剌地区出现饥荒。当然穆罗提王在次年就因与几个大将之间的矛盾,被将军贞渠陀刺杀。之后贞渠陀又被部下杀死,僧婆伽的子嗣在这次政变中几乎灭绝。昌都剌出现了一两年的权力真空,之后又是诸位大将轮流执政。直到流火155年,有半个中原血统的大将麻吉叻弗丁扶僧婆伽妻弟的孙女为王,才结束了大将执政时期。

    夏梵亚王国在大败昌都剌之后,国力也是蒸蒸日上。占曲古王在昌都剌退兵的次年率兵攻打素谏王国,迫使国王颂育黎签订协议。至此,素谏王国名义上成了受夏梵亚保护的附属国。占曲古王又南下翻越卡耆藤氏山脉,降服当地部落,驻军于海岸。

    麻吉叻弗丁在恢复王国的次年,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邻国武吉耶叻的国王。这位精于智谋的老将,敏锐地觉察到东部三国之间的关系并非铁板一块。本身这三国继承了原来东部城邦的绝大部分遗产,也是在一番争斗之中才降服了那些原本的城邦诸侯,形成了现在三国独大的局面。然而一些反对势力始终是不会甘心于做三国的附庸和奴隶的。

    流火157年,武吉耶叻国王在一次宴会上暴毙,凶手被发现是潜逃在麻末峇的原旨会势力,在武吉耶叻立国的时候被清剿过一次,余部逃入别国。国王的大女儿伽提查耶在混乱之际,集结了自己的卫队进驻王宫,铲除了一批劫匪和不服从命令的大臣、将军,迅速稳定了形势。虽然宗室和文官都不希望她打破祖制,但伽提查耶的威望颇高,且控制了王国的精锐,他们也无法阻止伽提查耶登基成为女王的事实。

    伽提查耶却没有立即登上王位,而是派遣使节去麻末峇提出了要求他们清剿原旨会余党,麻末峇国王答应了。然而早就闻风的原旨会却迅速从麻末峇出逃,越过山口进入摩鹿地剌王国境内。事情又变得棘手起来。摩鹿地剌王打算庇护这群亡命徒。可是谁都未曾料到,伽提查耶竟然暗中派兵过去了。在这期间,一名混入武吉耶叻的原旨会徒手握战斧袭击了王女的车队,被王女及时发现并在一番交战后将其斩杀。

    最终在摩鹿地剌王国的都城,这批亡命徒还是一个不留地被这支“暗杀分队”剿灭。之后,伽提查耶顺利登上王位。在她主政的时期并未开疆拓土,除了维持与昌都剌的友好关系外,这位女王长袖善舞,斡旋于另外两国和摩鹿地剌之间。武吉耶叻王国也在她的时代步入一个清明盛世的时期,仓廪丰实、道路纵横、商旅络绎、军力充足。

    伽提查耶在位三十多年去世,王位由其子罗佘屠继承。关于罗佘屠王的身世,朝野说法不一,伽提查耶在位时从未下嫁,对外一直坚称是养子。不过宫闱中少数近臣知晓这是伽提查耶与外籍大将苏穆所生的骨肉。民间却多传闻是与某个近臣所生。罗佘屠王延续了其母的政策,但在其执政晚期,武吉耶叻逐渐膨胀的宗室势力使得矛盾开始凸显。

  • 梅墨

    2020-06-28 11:26:32 梅墨

    善。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