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活动 资料

[第一卷·东方红] 一、九十九号避难所

2020-04-03 19:22:34
0
438
        布里斯托尔
  
  “全体都有!听我命令!”
  “你们要在6个小时内拿下白令海岸,打掉美军的纳尔逊部,同时尽快和师部取得联系。”
  “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
  陈长方皱着眉头,“娘的!”美国烟弄的他浑身不自在,这身制服也是。
  “报告!”
  “二排长发现一处美军基地,请求炮击。”
  陈长方来了劲,“嚷啥?让张列宁带几个人,摸过去。”
  “等会,给我看看有啥罐头被褥的,弄多点,回来发给这群崽子。”
  小战士呵呵笑着,走出了门。
  
  “美国人来了!准备战斗!”
  “靠近再打,工兵给我炸雷,记得缴获!”
  李铁军扫射着敌人,8毫米子弹倾泻而出。
  远在太平洋的康斯坦丁派出了一切兵力,阿拉斯加一仗,让212师大败而归,陈长方和他的战斗连都不愿撤退。
  
  10月23日8时
  
  “什么声音?又是空袭?”
  王思严气喘吁吁跑到陈长方面前,“北京扔原子弹了,五纵刚电过来,要我们就地自防。”
  “蘑菇云,要死人。”旁边的张列宁嬉皮笑脸地说,陈长方扯下帽子,一把手就砸过去,“连长,上个月我带人搜的美国佬工事,啥也没有,躲人挺好的。”
  “赶紧出发,让所有人扔下重武器,急行军!”
  
  “报告,美国人往东北扔了核弹,北京总部已经电告全国了。”
  张列宁红了眼,黑龙江是他的老家。“快念出来,妈的反帝到底!”
  “新华社急电,美帝国主义在我东北三省投下原子弹,犯下了杀害数万人民的罪行,辛主席发表文章:《打倒美国资产阶级反动派统治是解放全人类的第一步》……”
  
  “连长,到了,快让战士进去。”
  “电台放出来!继续收听!”
  “东风Ⅳ-3轨道打击已经就绪,美国人民迎来了光明的解放!”
  “三十五枚核弹头开始对资本主义反革命集团的总清剿!”
  “山连着山,海连着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避难所挤满了各种各样的解放军战士,99号从来就没有考虑成为居住地,在矿山掩体下最深处,另外一群人正在看着一切。
  “关门!关门!冲击波过来了!”
  “马!马还在外面呢!”
  “这是命令,你他妈要人命还是马命?”
  “是!”
  王思严低着头,无声地操控着紧急面板。避难所大门带走了最后一道阳光。
  这是陈长方在扬子江省沦陷后,第一次没想出什么可行的动员方案,他又抽了一根烟。“全连注意!立正!稍息!报数!” “……报告连长!51军212师战斗三连满员!”
  “集合现有的辐能表,以班为单位保管,随时读数!”
  邓捍擦拭着他的68式高斯狙击步枪,枪管到现在还有余热,他怀疑手里这把枪是不是已经被沾染了。
  王思严在一阵懊悔后很快冷静了下来,他在废弃的角落,发现了一个老旧的罗伯科通讯操作终端。
  
                       中国军事终端
  
O8HIUSFOTEVUX4G    HXJTACULQBA4YKHR
GC5WIQ4YVOQIK      R5V4ZBRHTHSEF4VKM
JG0CW9DFWVJZRT        D1XXQIQYGP5EHDY
MT5UN8ER2KIDQ      OM1GKBYDVSTJPFFTP
AQVUMM87GI2RJS3          PN9KOWL7XBV4E
  
 光端密码已确认.           队列编号:60607
  
  日志-美国战情
  ——
  辛主席万岁!
  C1713
  我们在安克雷奇的防御被突破了,精卫将军在敌人的包围下牺牲,阿拉斯加解放战役失败了!
  华盛顿的同志们没有接到指令,血隼仍然安全。中央总部正在考虑安排撤退计划,所有在美部队在12小时内回到海上基地。
  
  北美电讯处
  
  单位-从属人员
  ——
  赤龙
  中尉 肖康利
  三名行动兵
  
  任务-等待指示
  ——
  3.24
  我们已经和组织失联二十四天了,安抚队员情绪的工作只能我来做,戴上尉去维修那扇门,希望尽快找到出口。
  ——
  4.2
  美军发现了我们!但是只有陈上校伤得很重,必须尽快联系到上级,我觉得上校挺不过去了。
  ——
  4.17
  终于!电台收到我方信号,我还在调试,新的任务接收完毕,可以向海岸出发,我找到了另一个队员,他除了神情有些紧张,其他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四千一百六十八天前更新.
  
  王思严关闭终端,他知道这是另一个战线的同志队伍,而且是一次机密行动,“连长,你过来看这个。”陈长方掐灭烟头,径直走过去,“你看吧。”陈长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虽然在学习班识字,但是到阿拉斯加以来,就没有什么机会去练习。“我看看……”“血隼……我没有听说过这个代号,你下载记录备份吧,或许以后用得着。”
  张列宁蹲着,他抬头望向避难所的顶部,有漆金属闪着光,连成一片。他想到了爹娘带他去上山,远远就能瞅着刚建成的轧钢厂,铁水在翻腾,每一次跃动都是碳原子的升华。二十岁,张列宁成为了共和国的钢铁工人。
  “这洞洞连个屙屎的地都没,美国佬真是抠搜,总见着资本主义的坏了。”李铁军一边嘟哝一边解了裤带,“你个崽子,就在这拉?你那个屁都能把黄鼠狼熏死!”陈长方一通数落,避难所里的人都笑开了,“那连长,人要拉屎,是唯物主义的普遍性,毛主席说: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俺现在就在整条件呢。”“走着,拿它。”李铁军接过人群一只手伸出来的东西,是个美军大兵的头盔,“这好,在帝国主义者的头上,拉下人民一坨又一坨革命的大便,哈哈!”邓捍一听,平日冷脸的他,也憋不住了。战士们的情绪被这段插曲重新调动起来,开始思考出去的事。
  李铁军解完手,他搜寻半天,在另一面墙的不远处有一个凹坑,正适合摆在那。他拎着头盔,放在那里。正对着墙上还有个洞口,形状非常奇怪,“这是个什么洞?我得让四眼同志来瞅瞅。”
  王思严在不知不觉中,睡在地上。他做了一个梦:他来到一个地方,这里的燃烧着一团静止的黄色火焰,焰心有一个巨大的西瓜虫,在以一种不可能的姿势爬着。“王学问,这墙上还有个洞啊,是不是火力暗口?”王思严被李铁军摇醒,他拾起眼镜,头顶有个闪烁的东西。
  “那是什么?”他又眨了眨眼,直到看清楚高处的黄色警报灯,“梦……好像……”邓捍也随着目光看过去,“是不是敌袭?”
  李铁军大喊起来,“俺这坨屎呢?去哪了?”陈长方站起来,“什么情况?六排长?”李铁军心头一哆嗦,连长平时都是直接叫名字,除非要发火,他才会称呼职位。“报告连长,俺……拉的一坨屎没了,就在正前方30步处凹坑里。”
  王思严也奇怪,顺着李铁军指的地方,什么都没有。他趴在地上,仔细摸索,借着灯光,他看见了熟悉的英文词汇:TEST AREA。警报声突然响起来,反射在避难所的空间里,无比刺耳。
  “全体保持冷静,让技术员工作!”陈长方知道这种时候,恐慌是大敌,但在心里,他预感到李铁军肯定触发了什么东西,是好是坏,他也只能观察事情的变化。
  王思严立即想到李铁军一定是动了什么装置,他继续摸索,头脑中渐渐有了一个六边形轮廓,他确信这就是触发器。他又往前看去,原先的空洞射出一道绿色激光,一直抵达另一头。王思严快步走过去,警报灯又发出了一阵规律的电波底噪,几秒钟后,一个美国女声开始用英语广播。
  "Vault-Tec Public Broadcasting System:Stationary Point Blocking Time procedure Preset mode. All personnel enter the protection preparation room in countdown.one minute later ."
  "Repeat:Vault-Tec Public Broadcasting System:Stationary Point Blocking Time procedure Preset mode. All personnel enter the protection preparation room in countdown.one minute later ."
  战士们都面面相觑,战斗三连的人听着如同天书,王思严侧耳细听,呼吸越发加快了。“连长,这段美国话是警告有实验要开始了,我也没有听明白是怎么回事——”
  "Vault Tec wish residents have a sweet and long dream."
  "Thank and goodnight."
  一百多人看着那道绿色激光发出更强的光芒,并且周围的空气像被压缩一样,每个人都感觉时间好像变慢了,不,不是变慢,而是时间正在以前所未有的低速度行进。
  “我——们————被——————困————————住————————————”
    “了。”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