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活动 资料

[第一卷·东方红] 二、一百三十五年

2020-04-03 19:31:12
0
443

  邓捍在最初的几天里仍然怀疑这是不是真的,恍如隔世,这可能吗?他看着手中的枪,一百多年前的武器,时间确实在那一刻被停止了。

  “了”

  王思严喊完这句话,发现身边的事物早已大变样,他们所处的地方已经被风沙半掩埋,只有些许的旧日阳光进来,它们在外面已经被挡住了很多年,就像第一次封闭避难所那样。“其他人呢?”陈长方有了最大的疑惑,他审视周围,算上他,只有五个士兵,其他人踪迹全无。

  

  仅存的几人,面面相觑。王思严想起一些事,避难所只剩下半截锈蚀的通道,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内部紧急终端。

  

        (文本已翻译 错误率:28%)

                  飞地科学终端机

  

6WDVFJPFZ58JCUUB    ZJUFL9DPXIIBKSHC

FX7E6NIOFW8ZTXN   5K6NKX97BWU3MZZ

1FAAMC0APEZJHP     JLBXZUBIINDP3SFW3

DBDO8UV6TQVNV      R0QENVP9E4IIAWU20

  

                         授权紧急启动

  

        全文档

  

 ——能源实验中心储存自检

 ——容器情况良好,纯水不受污染

 ——网络下线,确认底层/#jH~已打开

    执行单元压力释放

  

  其他实验报□

  静点阻时系统程序操作十分安全,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连续波信号。在同样的对照组中,实验人可以完全停止生命机制,梁dd?SN-*技术可以延续两百年,□用于其他行动。

  

 ——没有其他可阅读文件权限

  

  “呸!这啥到处都是沙子,俺们到新疆啦?”李铁军从沙堆里站起来,他似乎不明白现在的情况,“连长,俺好像睡了一觉,俺们连的战士呢?”陈长方摇了摇头,“李铁军,去看看周围还有连里的人不,发现就报告。”

  地面传来一阵剧烈的摇晃,巨大的玻璃容器冲出了沙堆,一百多年的磨损痕迹在上面清晰可见。王思严靠近它,想要仔细观察里面的物件:一把奇怪的武器。

  “报告连长!俺找到张列宁了,可他变哑巴了!”李铁军身后站着的小个子倏地站起来,张开嘴急切地要说些什么,但是没发出任何声音。陈长方把粗糙的手放在张列宁的肩上,他知道,这是罕见的暂时性失语症。“张列宁同志,你不要心急,保持平静,这种情况是暂时的,你想说啥用写的吧。”王思严摸遍了浑身上下,这才发现原子笔丢了。

  张列宁用石头在地上写出三个歪七八扭的字,“忘了谁?”陈长方摸了摸脑袋,“邓捍没了。”几个人回忆着混乱的最后一刻:邓捍靠坐在墙边困觉。李铁军急了眼,甩出身后的工兵铲翻开了沙土堆,只见邓捍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挖到万人坑了?”他挑着枪头点了点,一具骷髅正对着他,这之下还有数不清的白骨残骸。

  “同志们,这是咱们的战友,他们没有像咱们一样幸运,永远牺牲在了美国人的土地上。如果世界已经终结,咱们的任务就是回家,如果国家也不存在了,咱们的任务就是重建它。”陈长方沉重地说完了这段话,又恢复到平常的状态。“听到命令报出各自职位所属!” 

  “战斗三连连长陈长方。”

  “四班战士张列宁。”不知何时张列宁又能说话了,他大声喊着。

  “技术士官王思严。”

  “机枪排长李铁军。”

  “八班狙击手邓捍。”

  “我51军212师战斗三连全员原一百一十七人,阵亡八十三人,病亡二十六人,失踪四人,实存五人。”

  “面向东方,立正,敬礼!”

  李铁军翻找着遗留的辐能表,“在需要牺牲的时候,要敢于牺牲……”不知不觉,他哼了起来,“王学问,你瞅那旮旯放着什么家伙?”王思严望着李铁军所指的方向,一种熟悉的感觉绕荡在他的心里。倒塌的半截金属圆柱露出一小块凹槽,银白色的金属容器嵌入其中。“李排长,给我一块表使使。”李铁军递给他,“连长没烟了,俺这也没了,你还有吗?”王思严掏出皱皱巴巴的烟盒,“对了!俺就稀罕建社牌!”

  王思严小心翼翼打开表盖,吹了吹灰尘,水晶镜体没有磨损,还看得见刻度量表。他用长树枝吊着辐能表靠近圆柱,粒子的猝息声不断发出,到底是什么物品需要如此强烈的放射性元素作为保护,王思严紧张地思考着。“全体注意,外面有动静。”邓捍立刻趴伏在沙丘上,其余各人也做好了战斗准备。

  此时已是傍晚。几十米远处,幽灵般的绿光闪烁着,一只活物跌跌撞撞在树林之间游荡,“不要动,靠近了再打。”陈长方冷静地拨开了皮夹,准备拔出自己的山西17式盒子炮,“连长,目标距离还有三十米。”邓捍拉动枪栓,电磁弹仓形成了高压推力,“咣——!”活物被冲击波弹飞到空中,它怒吼了一声,甩掉半边头颅,附近的吼声此起彼伏。“歪了!”李铁军骂着娘,“互相靠近,不要分散,逐个突击!”张列宁抄起了突击步枪,“什么玩意,老子都给你弄死!”枪火声吸引了更多的不死生物,“重火力支援!”“爷爷俺也来打几个美国鬼!”“哒哒哒哒——哒哒”“雷子给我招呼起来!”“轰!轰!”  

  “我们是人民的解放军,我们的名字天下传!”五个人围坐在篝火前,唱起历史悠久的野战军歌。“先打日本鬼,后灭蒋匪军,泅水琼崖海,踏上五指山,遥望长江北,解放全中国!”半个小时前战斗结束后,几人都发现打死不少野味,李铁军烤着大地鼠,陈长方抛过去几个土瓜,“咱们只有几个人,要兼任一下其他岗位,王思严任技术员兼卫生员,张列宁任发报员兼警卫员,邓捍任狙击手兼侦查员,李铁军任机枪手兼炊事员。”张列宁揭下煮开的雨水,只够几人分。“连长,你还当啥啊?”“我还是当连长,这没有政委不像话,非常时期,又是特殊情况,我值头班,轮流站岗。”王思严吃完抹了抹嘴,示意大家安静。“连长,我在碎墙上发现了这个。”说着,他摸进内袋,掏出拇指大的圆柱体,几人都伸着头看着,只有邓捍一言不发。“同志们战斗时,火力扫射到这个东西,外壳打碎了,我怕是什么机密,赶紧从地上拾起来。”陈长方接过去,顺着火光,他看见一行西文字母,“王学问,这你懂,你给俺们念念!”张列宁挥舞着帽子,嘻嘻地说,“还真有,我也没发现。”王思严借着衣角擦了擦眼镜,重新戴上,清晰的花体写法让他有了兴趣。“Sample 99 EIGN2-XOBP-X4KL0。”“神婆?啥神婆?美国佬还搞封建迷信这一套,哈哈!”“连长,我觉得这有可能是其他机密文件的密码,我要过去试一下。”陈长方挥了挥手,其余的人各自聊着闲事。

  王思严回到破败的终端前,他猜测,自己越来越接近一个级别极高的科学实验了。

  

  登入~

  **************

  确认身份:

  戈兰·阿特博士

  开启R-35号文档

  ——

  存取读出失败!使用手动控制!

  输入四位个人记录码:

  □□□□

  第二层访问权限让王思严感到心灰意冷,他在战时对这种美国终端机后门已经摸清了规律,个人设置是他没有想到的。

  “试试看法弗里码。”王思严一惊,回头转身就看见了邓捍转着自己的钢刀,连续的反射让人感到眩目。“你是怎么想到的?”王思严有些惊诧,邓捍怎么会随口就能报出学术名词,“43年我在北午大学当战争史教员,四三一之后,我到了西北军院研究绍霍夫的游击海战理论,四野老总调了很多人,我就是其中之一。后来你也知道了,九十六团被围,编制乱了,我就到了咱们连。”

  王思严目瞪口呆,“你怎么从来没说过这之前的事?”邓捍笑了一下,“有什么说的,都是军人,打仗才是真本事。”王思严受到了震动,他本以为自己的力量无法担当技术工作,在营地几次和政委谈话,无果而终,邓捍的态度坚定了他的想法,无论怎样,自己都是一个军人,为了未竟的事业和远在他方的人,他必须做到。“谢谢你能说出来,不过时间紧,我们还是抓紧画出方阵图。”邓捍卸下刺刀,充当画笔。

  “你还记得起公式吗?”邓捍侧着头看他,“当然。”

  

     G             Y             E            Z

    V   H   C       T   O       S   D       R

     A             N            J             P

  

    W                    B                       I

        F                    X                     M

        R                    U                     K

        L                                            Q        

  

  “二字首尾除素奇,混序有章三列清……”

  “先用奥登公式去掉Q、R、S,然后是TB和DU。”

  “你可以尝试数字消差,这样排除一些对称几何。”

  “可以这样……行,字母已经有了。”

  “KOIE……EOIK…IOEK……”

  两个人对着四个字母一筹莫展,“这东西肯定有试错机制,锁死就没办法,再想想。”卫王思严叹了口气,“穷举也不是办法。”

  “瞅啥呢?连长可倒睡了,我轮岗,啥事啊?”李铁军蹲着看着地上的“沙画”,“这是洋文啊,你们两个大学问难住了?”李铁军伸出大手指,“反正俺不懂,不过俺学过小鬼子话,俺叔爷在沦陷的那会儿,被拉去教日本洋文了,俺给你们学几个。”

  YOKO SENBON TENNO NANA

  李铁军一边哼着小调,一边画着歪七八扭的字母,“李排长,这四个字能变成日本话吗?”“嗯?俺瞅瞅。”

  “一口。”

  “说啥,没听清楚。”

  李铁军大咧咧一指,“一口,俺记得是这么说。一日本娘们名,英子。”

  王思严和邓捍一起凑到附近,EIKO。这就是他们要找的密文。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