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彼岸逸话」2019·曼隆结社·重修章节「第一章」

2020-07-27 15:33:15
0
47

安塞尔城,一个公平又不公平的地方。你享用着在安塞尔城的任何权利,却在某些场合被剥夺了你享用权利的资格。你与所有人享受着清晨的朝日却不能一起承受暴雨的降临。在没有享受权利的情况下却要履行义务,宁愿屈从也不愿反抗,并在思考公平与不公平之间逐渐失去了自我。

 

安塞尔城的城区在雨后本应贪婪的闻着参杂着泥土清香的空气,享受着这片刻的惬意。却总是有些人希望阳光能多一些却不知只有推开窗户才能迎接太阳。不知道谁说过这句话:被压迫的人们啊,所受不公的人们啊,默默忍受的人们啊,无法承受的时候就抬头看看吧,看看被烟雾遮挡的太阳底下,看看那所无法触及的高处,他们就在那里。

然而居住在贫民窟的居民抬头便是一片灰蒙蒙,除了每天清晨太阳会撕开乌云暂时出现一段时间,其余都是阴阴沉沉的云层主持者工业区的天空。

 

工业区的雨后并不讨喜,或者说,工业区的每一天都不讨喜。居住在工业区附近的民众在雨停之后会将所有能打开的窗户全部打开,然而他们看到的是笼罩在窗外的浓雾,夹杂着烟尘的寒气让人很难提起精神。

 

家中的男人离开家,徒步前往大雾之后的黑色建筑群中。那些黑色的建筑群就是安塞尔城的机械源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片湿润的黑色土地上就建起了一座座工厂。

 

这些工业的持有人曾经和贫民区的民众一样,只不过他们擅长嘴上功夫,喜欢到处演讲。语言是可以打动人的,一部分人相信了他们的话,并给予了他们帮助。几年后他们利用这些的帮助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改名换姓在工厂区监督工作。

 

这些工厂主大多胖脸光脑袋或地中海,身材臃肿,声音洪亮。在工厂内戴着高顶礼帽,穿着白色马夹和黑色长裤。龇出两排不齐整的黄牙齿,夹杂着唾沫指挥着工厂内的机械工人们。工厂内部密不透风而且没有窗户,任何人在里面呆上一阵子就会被这湿热的空气蒸透衬衣。下班后第一个离开的一定是工厂主,他们会穿上华丽庄重的服装,坐上马车离开工业区直到第二天醉醺醺的回到工厂,往复循环。

 

工业区和贫民区自从老国王将其合并在一起,贫民窟的民众才享受到与工业区一致的设施福利。曾经下雨后宛如沼泽的泥地如今变得平坦无阻,用脚狠踩都会觉得生疼。灰黑色的建筑群不在像以前那样拥挤而杂乱,一路走去,还可以看到几栋独具特色的砖石屋子。越过灰黑色的建筑群能看到大片广袤的原野以及原野外绵绵起伏的山峦。

 

自从工业区扩建之后,留给贫民区孩子们游玩的地区就越来越少了。以前人工搭建的游乐园现在都变成的工厂的一部分,那些孩童口中的各种设施都变成了金属钢材结构的框架。然而这种变化并没有让他们产生太多的抵触心理,在他们的眼中,这些挂在半空中或者是堆垒在地面上的钢条就是他们的新游乐场。

 

雨点随着风声肆意呼号着,晚上止住的雨水,白天又下了起来。分针在钟表上走着,直到两个时针同时对准正空。只需抬头望去,就能见阴沉的上空中出现了淡黄色虚影,随后泛起一种青灰色,像是被水浸湿一样。少顷,太阳向往常一样撕开了乌云,蒸得半边天上都腾起轻薄的云雾。而被云雾所簇拥的阳光,便从那处洒下,落在山峦和溪间,落在灰黑色的房子上。

 

这个时候父母会回到家中,将看家的孩子从家里“放”出来。孩子出了门,就会冲到附近任何同龄聚集的地方,和他们打成一片。最后消失在父母的视线中。随着木门碰碰的关上和金属碰撞的锁门声响起,安塞尔城工业区的一天才真正开始。

 

然而我们的故事并不是跟着这些机械性劳作的工人们去围观他们平常的一点,今天我们的故事是在一栋非常起眼的大型木质建筑中开始的。它是一栋有两层高的独栋木屋,和贫民区难写像是被灰黑色的污泥浸染的房子完全不同,它非常年轻,因为它建造到使用还不满三年。它用处特殊,本应建造在安塞尔城内的民间学术用建筑却放在了这里。

 

雨点夹杂着些许阳光透过了窗户在淡乳黄色的大理石地面上留下了印记,光线顺着玻璃的折射进入了室内,将室内的设施完完全全照了出来。玻璃窗的一侧是暗灰色的窗帘,反向L字形的书架靠墙摆放着,多出来的部分养了几盆花草。

 

书架的对面是一面壁炉,壁炉熄灭着,摆在炉内的木头散发出暗红色的光。壁炉两边摆着一对高背长凳,也许是为专门喜欢坐在围炉旁享受木头燃烧的声音而特意准备的。

 

整个客厅内除了一张巨大的木质油桌以外,又铺了一大块看起来脏兮兮的羊皮地毯在桌子下垫脚。椅子摆放的乱七八糟,还有的直接倒在地上,看起来一片狼藉。里面的卧室门敞开着,可以看见里面的床很小,床上铺着整理好的衣物。

 

室内的整体装潢比较简陋,也没有什么豪华奢侈的装饰品。平时路过这儿的人第一眼就能注意到挂在门口旁边大牌子。牌子上刻画的就是这个学术议会的会徽:盾牌形状的会徽搭配地图和暗紫色的眼瞳。乍一看的都是一头雾水,这很正常。

 

这个学术议会在安塞尔城比较小众,主要以东境探索和学习为主。西地的学术议会很多,但研究东境的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扎德议会。只有扎德议会欲图发动战争的议员才会对东境的一切如此上心。但这个学术议会并不是,相反,它还为东境正名,将各种各样有趣的文化传播了过来。

 

关于这个学术议会的名字的来历也比较有意思,传闻东境有一种花名叫曼隆花,曼隆花是东境中尚未证实存在的一种花。传闻这种花神秘而又致命,这种描述也是部分西地人对东境的初步印象,加上会徽所采用的曼隆色,久而久之就被称呼为曼隆结社。

 

一会儿,如豆大的雨点儿落了下来,打在玻璃窗上叭叭直响,就像是在敲门拜访一样。雨越下越大,将太阳笼罩在一面无比宽大的珠帘。透过窗户看只留下迷蒙蒙的一片、像是丝网般的天空。也许是房屋的主人并不喜欢这样的拜访,在雨点再次扣响窗户之前就被窗帘拒在窗外。

 

糟糕的天气被阻绝,贫民区的民众却从来没有被曼隆结社所拒绝。传闻曼隆结社在得到一位东境人士相助之后,从囊中羞涩变成了经费充裕。不仅开展了数次远征计划,还将东境见闻的内容制作成册挨家挨户赠送。这些读物是贫民区那些尚未接触教育之前的唯一途径。

 

除此以外,曼隆结社还进行过多次慈善活动,修缮道路,建立餐馆等等。作为贫民区罕见的好邻居,当地民众从来不会拒绝曼隆结社的任何请求,当议会的会长在搭建好演讲平台展开一番热情洋溢的演讲之后,送去一片掌声。

 

而那位东境人士一直都是相当神秘的存在,有人说是从东境迁移而来的显族子弟,就像东境世家大族魏氏一样。无论千百种猜测,他们只是基于那位穿着东境服饰与曼隆结社一同出行的少年。然而在结社中,那个所谓的神秘人士简直是在熟悉不过的存在。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