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国潮起时刻》系列轻小说世界观国家介绍之列宁的访谈录【国家介绍苏俄篇】

2020-06-19 02:20:13      浏览    作者:红色末日

郑重声明;本文为SF轻小说网作家飞堡奇人首发于SF轻小说网平台的架空历史蒸汽朋克系列轻小说《永恒之国潮起时刻》的虚构世界线介绍,文中出现的一切团体个人均于现实世界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俄罗斯苏维埃公社共和国全苏维埃公社主义青年团优秀团员马克西姆·列茨宁斯基与阿琳希雅·费多罗维雅对前人民委员会主席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乌里扬诺夫在无产国际历52年/罗马建城历2668年的对谈采访。

【时间:无产国际历52年花月28日】

【地点:乌里扬诺夫斯克州,乌里扬诺夫斯克市】

【采访者:

【全苏维埃公社主义青年团优秀团员,普列汉诺夫中学八年级学生代表,马克西姆·列茨宁斯基,16岁

【全苏维埃公社主义青年团优秀团员,高尔基中学六年级学生代表,阿琳希雅·费多罗维雅,14岁】

【受访者:

【前俄罗斯苏维埃公社共和国人民委员会主席,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乌里扬诺夫,45岁】

【接受采访的前人民委员会主席,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乌里扬诺夫】

-列茨宁斯基(握手):您好,列宁同志,我是普列汉诺夫中学八年级学生代表,马克西姆·列茨宁斯基。

-费多罗维雅(握手):我是高尔基中学六年级学生代表,阿琳希雅·费多罗维雅。

-列宁(握手):你好,两位同志,欢迎来拜访我这个老人家,请坐。

(在列宁的招呼下,列茨宁斯基和费多罗维雅二人坐在了列宁对面的两张椅子上,待两人坐好后,列宁也坐了下来。)

-列宁:不错不错,你们两人充满了年轻人该有的朝气,这很好。

-列茨宁斯基:过奖了,列宁同志。

-列宁:这倒让我想起了过去的事了,当我也还是像你们这个年龄的时候了。

-费多罗维雅:那个时候……还是帝俄统治的时代吧。

-列宁:对,那个时候还是亚历山大三世·罗曼诺夫统治的时代,那个时代可以说是帝俄自伊凡四世,彼得一世,叶卡捷琳娜二世以来的又一盛世。

-列茨宁斯基:伴随着克里米亚战争的胜利?

-列宁:对,对。克里米亚战争的胜利是给帝俄的封建主和大资本家们的一记强心剂,也是迷惑俄罗斯人民的一碗迷魂汤。通过战争的胜利带来的所谓“荣耀”和利益,能够在一定的时间内巩固人民心中沙皇当局的威信。这也是为什么十二月党人起义和23年起义会很快遭到镇压的缘故。因为当时的社会体制并不能满足革命的需要,广大人民的斗争意志和实力并没有达到可以进行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的水平上。

【失败的十二月党人起义和23年起义】

-费多罗维雅:说道23年起义,列宁同志,您的兄长那个时候是参与其中吗?

-列宁:是的。我的兄长,亚历山大·伊里奇·乌里扬诺夫,作为民意党员的一员,加入了这次起义。但是这一次起义依旧和十二月党人的起义一样,民意党本身作为那个时候常见的大篷车式政党,内部的公社主义派和社团主义分子之间并不团结,而且克里米亚战争的胜利所带来的余晖依旧没有散去,通过恐怖袭击这类手段也仅仅只是让人民感到恐惧和憎恶,而不能带动他们。这样一来,起义自然以失败告终,兄长也不得不选择流亡海外,前往法兰西公社共和国避难。虽然我们之间依然有不定期的书信往来,但我也再没见过他。他在40年时去世,没能看到第二年的41年革命的爆发和胜利。可惜啊,如果亚历山大能看到我们今天。


【列宁的兄长,民意党公社主义派成员,亚历山大·伊里奇·乌里扬诺夫,23年起义失败后流法兰西公社共和国】

-列茨宁斯基:41年革命时的环境,是属于社会革命条件成熟的时候吗?

-列宁:可以这么说。就像过去的那些逝去的王朝一样,尼古拉二世在位时也在透支着罗曼诺夫王朝在俄罗斯的统治基础,让灭亡的周期提早到来。不过话说回来,如果那场大亚战争以沙皇政府的胜利告终的话,我们也许需要等上更长的时间。


【导致沙俄走向崩溃的尼古拉二世】

-费多罗维雅:在何种情况,是属于条件成熟?列宁同志。

-列宁:这就多种多样了。但统共来说,是有深层因素和诱发因素,两者缺一不可。前者是随着时间推移,社会的矛盾和对立不断堆积而成;后者则是以一起强有力的大事件,让深埋的矛盾瞬间倾泻而出。

-列茨宁斯基:也就是类似火药桶和火苗的关系吧。

-列宁:正是这样。

-费多罗维雅:可是大亚战争的话,虽然俄军多次失败,但主力并未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在【伦敦条约】签署前,沙皇当局依旧占有在大华的大片疆土,甚至还迫使大华当局签署了【恰克图条约】来确保其在大华一定程度的利益。为何会说是帝俄输掉了战争?又为何会变成爆发革命的良机?

-列宁:这个问题问的好。首先,之前的克里米亚战争的胜利虽然在国内外带来了大量的战争红利,但这个红利也有吃完的时候,到了尼古拉二世的时代,世界各国对于沙皇当局的扩展充满了恐惧感,甚至于其盟友神圣罗马帝国也对此产生了恐惧感,也就是说,帝俄看起来强大,但实际上却已经在国际上完全孤立;其次,伴随着战争红利的消逝,人民也会逐渐从这种名为“荣耀”的精神鸦片中清醒过来,认识到自己目前的境遇,他们被一时蒙蔽了,但是现在,他们明白了,矛盾和压迫没有消失,只不过是在他们被蒙蔽双眼时继续壮大而已,当然,我们不可能指望所有人都有抗争到底的觉悟,甚至我们承认还会有一批冥顽不化者依旧站在统治者这边,但归根结底,人民们对自身的的现状将会越来越不满;最后,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幕僚们对战局的过度乐观,他们以为,对抗大华和日本的战争会是一场比克里米亚还要轻松的战争,却没有意料到,英国的资本家们不可能放任他们破坏“均势”,而且他展现出的无比敌意和傲慢,反倒激怒了大华和日本,让两个本来应该走向对立的势力走到了一起,更没有想到,哪怕大量领土失守,大华和日本依旧死战不降,不但能绝地还击,还能一路拿下盛京等地,歼灭帝俄海军。这种情况下,其不败神话已然破灭,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对其胜利的信心,只会荡然无存。

-列茨宁斯基:然后就是【血腥星期日】吗?


【{血腥星期日}成为41年革命爆发的导火索】

-列宁:对,如果尼古拉二世没有愚蠢地下令开枪的话,情况也许还能有所挽回。但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在自己政权的死亡宣判书上签字了。他亲手点燃了这个积累两百多年的火药桶,伴随着大爆炸,看似坚不可摧的罗曼诺夫王朝,像一个地基早已腐蚀殆尽的古老大楼一样,轰然倒塌。革命的工人,农民,士兵,与新十二月党人(指支持同情革命的权贵人士)站在了一起,坚定地站在一起,向暴君和他们的走狗发起了致命一击,迫使沙皇当局集体逃亡到远东躲避革命者的利刃。在莫斯科,我郑重地向在场的所有人,乃至全世界,宣布俄罗斯苏维埃公社共和国的成立,说真的,那个时候我可没想到这一天会在有生之年到来。

【列宁宣布俄罗斯苏维埃公社共和国的成立】

-费多罗维雅:但是俄苏共成立之初,情况依旧不利。

-列宁:这点是没有错的,毕竟反苏维埃公社的白军们依旧占据有大片疆土,沙皇当局也还在远东发号施令,甚至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霍亨索伦的腓特烈三世,也想浑水摸鱼,派遣大军入境。要知道,尽管革命之火燃起了,但包括法兰西公社共和国在内的一众盟友们距离我们过于遥远,而且只要不是生死存亡的关头,大部分人民更多是选择观望而不是立刻加入。所以在一开始,我们选择了集结兵力,对神圣同盟的军队展开游击战。神圣罗马帝国的战争机器的确强大,但也并非坚不可摧,之前在法国二次革命时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要拖的时间越长,那么神圣罗马帝国的战争意志将会减弱。

【41年革命早期的时局图】


【41年革命的旧照】

-列茨宁斯基:这就是为什么神圣罗马帝国会急于向莫斯科以及列宁格勒发动进攻的原因吧?

-列宁:还有一个原因是,神圣罗马帝国的西部边境上已经存在着法兰西公社共和国,他们不可能会允许另一个公社主义国家出现在自己的东部边境,让他们两面树敌。

-费多罗维雅:但神圣罗马帝国的大军还是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失败了


【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战役中被俘的神圣同盟军的战俘】

-列宁:因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组织结构也许比帝俄要好一些,但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在干涉革命前在莱茵河工业区爆发的超过10万人的大罢工就证明他们的内部也不稳定,并没有改变社会矛盾和压迫的本质。这,便是我们能够将他们打到谈判桌前的本钱。

-列茨宁斯基:说到谈判,很多人对于您在【斯摩棱斯克条约】所达成的条件颇有微词,对此您的解释是?

-列宁:【斯摩棱斯克条约】的确迫使我们不得不承认罗斯联盟诸国以及远东的帝俄流亡政府继续存续的合法性,但当时的红军也没有继续进行战争的能力,法兰西公社共和国也还没做好对神圣罗马帝国展开新一轮战争的准备,外加华沙公社起义的失败,帝国主义势力依旧强盛,俄罗斯苏维埃公社共和国的成立并不代表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一次新的等待。在旧世界的土壤上,我们将会为新世界打造好地基,任何想要建立空中楼阁的幻想家,终究要失败的。我们不是要建设乌托邦,而是要建设一个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可行的美好世界。

-费多罗维雅:那么列宁同志,您认为下一次革命浪潮将在什么时候出现呢?

-列宁:这就取决于你们了。你们是年轻人,是革命的下一代。作为老人,我们终有一天是要退场的,接下来是你们的时代,你们现在所做所学的一切,都将决定未来革命的走向。未来,是属于你们的。努力吧,同志们。

【永恒之国潮起时刻世界观寰宇图】


【对永恒之国潮起时刻世界观小说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移步菠萝包轻小说平台或者扫描二维码收藏观看小说正文,欢迎大家提出宝贵的建设性建议】


0
COPYRIGHT © 2008-2020,WWW.UTPON.COM,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 UTPON 空想家俱乐部
sitemap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