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画册 小组 活动 投票 搜索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资料 连载

奈瑟都兰 故事开端 (1)

A_zenol
2020-04-10 17:06:19

写这么多大概用了……一年时间吧。

所以在前面说点话,一般来说大部分章节都在几个月内改过,但是不是连着写的,所以忘了不少设定,如果出问题了请提出,至于写的烂就别喷了呜呜呜


-------------------

话说奈瑟都兰世界自救难运动以来,一直都动荡不平。在临近衰牢山脉的地界上有个叫火泉镇的地方。这地方既偏僻,又荒凉,只有一条铁路通到市里去。火泉镇出产煤、铁等等矿,有一条火泉河,沿河都是吊脚建起的小楼,带着花的女子白日坐在河边调笑嬉戏,到晚上点了灯,就半掩起门来。

姜朗占据这里之后,向统治奈瑟都兰的法师不断表功,终于让火泉镇的居民们知道了外面还有一个更大的、更辉煌的世界。而他也快要五十岁了,这段时间经常屏退了侍从,点了烟站在自家堡垒的阳台上,忧心忡忡地看着地平线上的衰牢山,他知道,即使自己严谨自持,但他只抓住了一个镇,这对万事基业来说是不够的。

他心怀大志,胸有韬略,但那缭绕的蕨麻烟,河边掩上门的女子还有日日的山珍海味,都是一些看不见的敌人,这支队伍有了钱——他带出这些人的时候,他们都是贫苦的工人,朝不保夕的佣兵,现在他们都发了财,一个个冠上了士官、教长的名字,但也离掉脑袋的日子不远了。他深知自己有一个可怕的对手,正隐藏在群山之中等着他露出破绽。

姜朗转身回到屋里的时候,他看起来真的像是个老人了,尽管如此,他也还是威压火泉镇的最强者——一位高阶职业者。他穿过走廊,侍从纷纷举枪敬礼,这些侍从他都看了有七八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维尔站在火泉河边读信,他一脸无奈,他读下去。

“准确的说,是我不能理解你的意思呢。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荒野上流民的生活艰难啊,受人压迫啊,朝不保夕啊。可是我们是城里人啊维尔。我们的父辈辛辛苦苦,留住城里的一份产业,就是为了让我们不再接触乡下的那些流民。我们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我们是法师,还是四叶草的法师,将来会是奈瑟都兰世界名正言顺的统治者。我们的同学,有的可能出入传奇法师的殿堂,有可能在市议会发声,有可能进入世家贵族,或者垄断公司的麾下;普通的学生,至少也是技术主管。我们有将来的美好生活,那么,为什么不珍惜自己的生活,流民的生活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维尔千里迢迢来火泉镇,名义上是支教,不过他不知道这背后还有隐情。他今年二十二岁,马上就要从四叶草学院毕业,长得高而健壮,穿着夏日的短衫、长裤,只是在短衫外面披了件极薄的长长的衣袍来显示自己法师的身份。

他把信纸对折撕开,丢进水里,当他把纸片丢出去的时候,他又后悔了,他想要抓住那张纸条,却没有抓住。

 

他的目光随着纸片飘开,他看见自己的一个学生在河的对岸奔跑。她叫苏梦,是矿工的女儿,严格来说,她也是维尔所见的艰苦生活中的一员。她的母亲早亡,却把遗传病留给了她;她的父亲在矿井里日日辛劳,却不知道出路何在。

而苏梦虽然不知道自己之前的命运足够可怜,但她还是得奋力奔跑。她奔走在河边里,身边是一条腐朽的扶手,里面空的管芯都漏了出来,她的脚下是崎岖不平的塑料地面。火泉镇透露出一股腐朽的气息,这不怪它的设计者,他也没想到今天的状况——

火泉镇远在奈瑟都兰的几个主城区之外,魔网陨落之后,人们躲进半地下的基地里苟延残喘。三千八百年,探险家白再坤和一位马锅头翻过群山中废弃的法师塔,绕过一大片城市的废墟。他们探险的目标是记载中衰牢山脉内的金银和煤矿。探险家意外的发现了这个基地,它依赖一个地热站和水电站保存了文明的火种,它就是火泉镇的雏形。

 

苏梦打完一份零工回来,她的时间很紧,必须赶紧赶到杂货铺去,她并不喜欢杂货铺的老板:这老板冷淡、抠门、管的事多,但有时候他也会关心关心苏梦,苏梦暗地里称他为老气球。实际上老板是个清瘦的人,戴了副眼睛,做什么都很仔细,只是偶尔发发脾气而已。

她赶到了杂货铺,看了眼柜台上的钟,这钟快三到五分钟,老板不舍得换,反而能讲出一通道理来,她也没办法。显示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半,她踩点赶上了。但她却发现那老板并没有窝在竹椅上看报纸,与之相反,他拿了块布,仔细地擦拭着东西。一个穿着黑衣的壮汉,在柜台前和他讲些什么,声音极轻,听见苏梦的脚步声,就不讲了。

苏梦进来的时候,这壮汉向抠门老板抱拳,又带上墨镜出去了,苏梦觉得他有一米九高,全身横肉,一身黑衣下尽是发达的肌肉,她本能地觉得这不是好人。但这时候老板开口了,他慢悠悠的说:

“不该问的别问,把东西擦了。”

他们一边聊,一边干活。苏梦擦到一半,一个邮差模样的人突然打断了他们的交流,他从门口探头进来,老板猛然住嘴。两个人看着伸头进来的邮差,邮差尴尬的解释了一下,出了急事,和苏梦有关,他让苏梦下班之后,就去邮局一趟。

 

姜武站在邮局门口,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身边的侍从聊着天。自成年以后,他父亲姜朗就打发自己这些孩子出来做事,他先得担任这个学校的校长,现在百般聊赖,他想起来当初父亲对自己的交代:

姜家堡里,侍女为姜朗递上了餐巾,姜朗擦了擦嘴——他虽然吃的很差,但却不肯放松任何一点礼节。接着姜朗站起来,对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说,每年聘请四叶草的法师下来支教,都是一大笔钱,可你们知道为什么嘛?

大家都摇摇头。姜朗说话很有条理,因为他本来就不是贫苦人出身,他在市里读过军官学校,回到火泉镇来领兵,给他舅舅做打手,一直到十年前才决定起事。子女们看着他,灯光把姜朗敦厚的身材打在墙壁上,显得高大又稳固,姜朗竖起一根手指来解释说:这件事是必须要做的,得到了法师圈子的承认,才能拿到很多东西的购买配额,这是一;

他竖起一根手指,学院把这些学生送到我们这里来,为什么呢?不是为了帮我们,是为了让这些学生见见血,杀杀人,以后进了他们私人的编制里才好培训,既然要动手,那就干脆让他们杀我们的敌人,帮派、矿主、反抗的农民,都可以让他们去处理,我们没必要出力,这样我们的死伤就少,这是二;

他又竖起一根手指,你们也得和这些法师打好关系,能进到这样大学院里的人,高阶能不能达到?不好说,但据说最差的也能混个中阶5级吧。你们呢?你们可能有些天赋,但我们火泉镇大多数的人,都是中阶也达不到的屁民,懂吗?要把他们伺候好,打好关系。这是三。

 

姜武站在邮局门口,点了根烟,发了会儿呆。当苏梦进到邮局里面的时候,他当然没认出来,他是听到里面的人按计划喊他,他才走进去跟苏梦说话的,这是个小瑕疵,不过姜武觉得不用在意。

他对苏梦说的话也只有一个重点:

鲨鱼口矿坑发生爆炸,矿工生死未卜。你的父亲就在矿井底下,也许你该去见他一面。

他话讲完,掸掸自己的短衫,对自己的侍从说:“走吧,还有几家?”

侍从翻了翻手里的文件,回答说:“这是最后一位。”

姜武把脑袋往一边撇,翻了翻白眼,“那我哥哥应该乐意知道这个消息。”

“姜鹤先生正在休闲。”

“这就对了,”姜武说,“凭什么我在工作他躺在花船上?”

 

告诉苏梦这件事是计划的一部分。实际上苏梦是接不到这条消息的,因为鲨鱼口事故一发生,立刻就有佣兵进驻了鲨鱼口,对内宵禁,对外封锁。除了他的岳父——火泉镇的统治者,名义上的守备队长,姜朗,其它势力根本没法拿到鲨鱼口的消息。

现在的问题是,鲨鱼口究竟发生了什么?寻常的事故,哪用得着佣兵进驻,宵禁封锁?为了这件事情,他们做过不少计划,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占领鲨鱼口,彻查这件事。而那队佣兵就成了计划中最大的阻力。

这时候姜武想到了那些支教的老师们。

法师需要大量的资源来进阶、淬炼法力和学习,也就是需要大量的钱。因此他们就一起找到了伍德。伍德跟维尔同届,但读的主科不同,他家境贫寒,而志向又远大,所以一向缺钱。救难运动已经结束几十年了,现在大家想的都是实力,要不就是钱——钱当然可以转化成实力。伍德从小在屋囤(贫民窟)里长大,一心发愤图强,先是旁听,后来得到赞助进入四叶草学院就读,他不想一辈子都是社团的打手,所以还是得搂铅。

姜武找到伍德的时候,他正好从台阶上走下来,用手背擦了汗,接着松松腰带。姜武看到一个矮小且微胖的人披着法师袍,立刻认出来那是伍德,所以擦了下脸,带着微笑走进了伍德。

姜武把事情讲了一遍。伍德就说:

“不行,这事情太危险,什么都不清楚,没消息,我哪里能办到?你们火泉镇的那些士兵难道都是吃白饭的吗?”

“还抽蕨麻烟。”姜武补充道。“实际上,我们需要一点,专业人士的建议。”

“只需要一个人就够了……不过这个人首先起码得是个中阶职业者,不然他根本活不下来。”

“还得可靠。”姜武补充道。

“嗯~健康。”“对,灵活……?” “嗯~好操控。”“对,看得清楚……?”

“这你在说愣头青,这种人我认识一个,和我们一起来的维尔,你知道吗?”伍德干脆地说。“这人生活朴实,讲义气。要让他给我们打头阵,很简单,找个人领他去鲨鱼口,他就会自顾自的生气、发火,反正别人一定会想打他。”

“他有没有战斗力?”

“有没有战斗力?”伍德瞥了他一眼,很是不屑地说,“你们的训练,在城里叫浑身科,维尔是浑身科的冠军,懂吗?除了四叶草本职能力距离圆满还差了点距离,你给他十年时间,嘿嘿,说不定连你那老父亲也不一定是他对手……”

“高阶可没有那么容易。”姜武知道眼下的火泉镇里姜朗就是他唯一的依仗,因此他不会容许谁诋毁他,“你的意思是他很强,可是他的初阶基础可不牢固,你是十级的四叶草法师,你和他谁更强?”

伍德在这个问题上陷入了沉思,“谁闲得无聊和高压锅打架啊……可是我有战斗的经历,我经验丰富,我可以随时随地驾驭装甲,这能把我的缺点补上,那就是我赢。”

“也就是说他实力比你强。”姜武干脆的说道,他早就看不惯伍德这个穷小子仗着法师的身份骑在他头上拉屎,“那他会不会破坏我们的计划?”

“计划?呵呵,你们安排了什么计划?是不是要诱敌深入,然后两侧钟鼓齐鸣,伏兵杀出?你只是不想手下的人死的太多,是吧。”伍德晃了晃脑袋,继续用不屑的语气反问。

“不不不,遵循奈瑟都兰天上京的条约统治,我们尊重每一个人的财富和权利,但我们都知道,在实际生活当中,总是……困难的,这段背落了,可是那些忠心付出的平民总是愿意献身来保卫火泉镇——这份大家的财产,自愿牺牲让士官和职业者能够继续为了美好的明天而奋斗,因为他们会比自己做的更好……”姜武抬起头来看天,装作不经意地说。

于是伍德就说:“我懂了,屁民死多少无所谓,你说话这么弯弯绕绕做什么?那么我们让维尔先去试探一下,打草惊蛇。然后我带着一个排的人摸进去,很快就能把鲨鱼口占领下来。”

姜武沉默一阵子,他接着开口说,“我们怎么让他知道,又不让他看出来?”

伍德回答说:“从认识他的学生里找个在鲨鱼口死了爹妈的就行了。”


用户评论 (2)
  • A_zenol

    2020-04-16 20:24:32 A_zenol 1#

    Feder飞行员诺德

    感觉这里可以修改一下

    火泉镇出产煤、铁等等矿(等等)

    一个个冠上了士官、教长的名字(头衔)

    要改的地方不少,错别字也挺多的

  • Feder飞行员诺德

    2020-04-15 17:36:34 Feder飞行员诺德 2#

    感觉这里可以修改一下

    火泉镇出产煤、铁等等矿(等等)

    一个个冠上了士官、教长的名字(头衔)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