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2061.001

2020-07-02 20:17:20
0
93

雪の白

Si non potest presumere de te oblivisci potest sensualis

透过玻璃望出去,茫茫地一片洁白。贝丝蕾德站在窗前,看向远方的白皙,一言不发。她有些不知所措,朝着玻璃哈了口气,手按了上去,留下印记,很快就又消失了。

雪花依旧在飘,从天空中悠悠落下,无忧无虑。如果自己可以这般就好了,贝丝蕾德如此想到,她不由地回想起了一些不愿意想起的事:“带着妹妹去第九区,没事的,就当是去习惯一下以后的工作环境。”坐在高级轿车内,父亲在前头开着车,自己和素不相识的妹妹坐在后排,听着父亲的话,却看着窗外的路灯一盏盏熄灭在后头。

布雷斯特的霓虹色永远是这样子,不管什么时候。似乎是为了告诉贝丝蕾德她的想法是正确的,即使是被袭击之后,布雷斯特中心广场的霓虹灯依旧没有熄灭,长长的灯条从城市的这一头拉到那一头,尽管摇摇欲坠,但霓虹的光芒依旧浸染了整个城市,氤氲的热气一时半会竟难以散去。

贝丝蕾德那个时候坐在第九区自己的房间内,依稀记得是提拉利冲了进来把自己拉出了房间拽到会议室。她在屏幕上看到的是布雷斯特的状况,贝丝蕾德有一丝惊讶,但很快强作镇定,她冷静下来单手撑著桌子,抬起头对着提拉利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有人负责现场的情况调查吗?”

“没有,辐射的作用让很多监视设备都失效了,这是卫星轨道上的女神宫传回的影像,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办法联系布雷斯特内部,更别说确认状况了。”提拉利摇了摇头,他取过一份报告:“唯一能确定的只有布雷斯特收到了攻击,很大概率是核武器,但从图像的半径推算不会是战略级别的,据我推测可能是单兵武器,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自杀式袭击。”

贝丝蕾德拿过提拉利手上的文件,翻开第一页,就是屏幕上的照片,不过这一份有着更加详尽的标注:“引爆点推测:帕劳德大街—中心广场”,她一下子有些头晕,甚至连站着都很有困难,整个人顿时无力,向后倒去。

“贝丝!”提拉利的声音传来,他一个箭步就上前,但就在他要接住贝丝蕾德的时候,另一位女性出现在贝丝蕾德身后,并稳稳地搂住了倒下的贝丝蕾德。“菲涅……你,谢谢。”提拉利有些窘迫,他有些不知所措,有些紧张地说道。

“没事,我先带姐姐回去吧。”菲涅的声音听上去莫名的冰冷,和外头的温度一样:“姐姐今天要好好休息,可能没有办法出席接下来的会议了,还请见谅。”说罢菲涅一把扶起贝丝蕾德就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刚走出房间,菲涅就见到了迎面一路小跑赶来的维尔薇洁。

“她不要紧吧。”一脸焦急的维尔薇洁拦下搀着贝丝蕾德的菲涅,直截了当地问道:“帕劳德哪里是你们家吧,海因茨先生他有确认过生还与否吗?”

“没有,没办法通讯。”菲涅立刻回答到,虽然自己也很难受,但并不能就这么表达出来,菲涅对自己说。一个国家的危难时刻,不会因为一个人一个家庭的崩坏就停下他的脚步,牺牲永远是存在的,即使你不愿意去承认。

“薇儿姐,谢谢关心。”菲涅勉强挤出一丝从容,她摆着虚伪的笑脸对维尔薇洁说道:“姐姐刚才一下子受到太大刺激了,我送她回去休息。”

“好,自己小心。”维尔薇洁想是再说一些什么,但犹豫了一会后只是拍了拍菲涅的头,像是亲姐姐一般叮嘱道:“照顾好贝丝,你自己也是,下午的会议我会帮你们记录的,别担心。”

“谢谢。”菲涅浅浅地笑着,但是维尔薇洁还是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她笑容背后的伤感,可是自己却没有办法去安慰她,因为自己根本做不到。维尔薇洁有一丝莫名的无力感,她直到这不是自己的责任,但还是存在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自责感猛然涌上了心头。

“带贝丝早点休息吧。等情绪稳定下来我来找你。”维尔薇洁轻轻抱住菲涅,把她搂在怀里,手顺着她的银发梳着,想要尽可能地给菲涅一点点能够慰藉的希望。“嗯。”菲涅轻声答应,随后捧起维尔薇洁的脸,向着她的嘴唇就轻轻咬了一口:“这样就可以了,我没事的,薇儿姐你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维尔薇洁红了脸,她完全没有想到就算是在贝丝蕾德面前菲涅也能够这么大胆,甚至直接强吻了自己,但至少维尔薇洁并不讨厌,如果这样能够让菲涅有一些安慰的话,那样就好,维尔薇洁想着,拍拍菲涅的肩头,就直接绕过两人朝着会议室一路小跑过去。

 

贝丝蕾德把整个人浸在水中,浮着,感受暖暖的水汽绕着自己的躯体,留下无形的痕迹。她并没有说无法接受,只是一切太过突然。

还记得被菲涅扶着走回房间后,贝丝蕾德就冲进厕所,对着马桶一顿干呕,胃液都反了上来,淡黄色的液体挂在嘴角,滴落。

菲涅拿过毛巾交给贝丝蕾德,她用毛巾擦去了嘴边的污物,站起身打开水龙头,把整个脑袋都放在水流下,任凭水柱冲击,似乎这样能够让自己冷静下来。

“姐姐,洗个澡,好好睡一会吧。”菲涅站在盥洗室门口,扶着门边,对着梳洗台前的凌乱的贝丝蕾德说道:“放松一下,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决定的。”

贝丝蕾德没有回答,她把头从水流下收回,挺起身子,依旧那般高傲地点了点头。菲涅很是心领神会,她走到贝丝蕾德身后,看着身前姐姐被水浸湿的金发贴在白色的衬衫上留下水痕,水滴渐渐流下,带走每一份的温度。

菲涅解开贝丝蕾德衬衣的纽扣,一粒一粒,随后顺着肩头褪下早已湿透的衬衣;随后蹲下身解开高腰裙的纽扣,拉下拉链之后裙子就这样瞬间滑落,在脚下皱成一叠。

菲涅将双手绕到贝丝蕾德身后,熟练地解开胸罩搭扣,替姐姐脱下胸罩后叠好放在一边,接着将她的手指伸入真丝以及肌肤之间的间隙,挑起,随后褪下。她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位裸体的女性,自己的姐姐,菲涅不由得地将身子贴了上去,她想要将自己的温度透过肌肤的接触传给贝丝蕾德,菲涅这么对自己说道。

狭小的浴缸内,两个人交叠在一起,娇嫩的躯体缠绵着,水雾环绕,发丝末梢凝成水滴,掉落,在水面激起涟漪,随后又一次被身体的揉动搅乱。贝丝蕾德将手伸入身上的菲涅的体内,她探索着这个妹妹的所有,她也不知道这么做的原因,或许是无稽之谈吧,也或许是之前菲涅的那一句:“姐姐,做吗”,不知道原因,只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发泄一下伤感吧。

这样也好。

贝丝蕾德吮着菲涅因为性欲而有些勃起的乳头,像个孩子一般,她的乳房小小的,一只手就能握住。粉嫩的颜色,刺激着贝丝蕾德的视野以及神经,她用牙轻轻咬了下去,传来的是菲涅如猫一般的叫声,发情一样的呻吟声。

她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似乎只是想要放空一切。贝丝蕾德很疑惑,但又很明白自己的行为,和妹妹的做爱,和并没有明显爱意的女性的交合。她不止一次将手指伸入对方的体内,菲涅也并没有放过自己,她也依旧探索着自己的姐姐,前面后面,每一寸的内膜,每一寸的肌肤。

水温渐渐地凉了下来,两人就把持着这种交叠的姿势,双腿摩挲,娇躯相触,十指相扣,双唇相叠。梳洗台上的衣服也因为水雾而湿了很多,衬衫的白色褪去,露出了下方的淡淡黑色。

 

贝丝蕾德站在窗口,看着外头的茫茫白雪,还是很难得地叹了一声。她用手贴上玻璃,凉凉的。痕迹很快就消失了,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般。

她握紧了手里的文件,甚至快要揉成一团。

看着外头远方,是马森岛那儿的港口边上的黑色钢铁山峦,她仿佛能感受到布雷斯特的温度,而不是这个第九区的寒冷。但纵然如此,南极的雪依旧没有停下,还是哪般地自由自在。

令人羡艳。

 

(FIN)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