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彼岸逸话」古早·绝不可能的战斗·群设外传「下」

2020-07-27 15:29:29
0
48

一声巨响,位于上空漂浮的建筑群在剑气四溢的上空中碎成无数块。而在熔浆和建筑群之间,马文和安准不断的交锋着,墨水剑与心脏巨剑产生的摩擦让原本就不稳定的精神世界变的越发危险起来。熔浆像失去了控制一样向天空喷射着,这样的搭配让精神世界更像是阿鼻地狱,令人恐惧。

 

“不得不说,能够闯入到精神世界,我就不能小看你,没想到你的剑技也十分优秀,真是令人羡慕。”马文用带有心脏的巨剑挡住了安准的又一次进攻后,在剑上心脏跳动的一瞬间将力量折返了回去。安准见状闪身,让这次攻击扑了个空。

 

马文所使用的武器是纳尔森工业中的一把已经完成的武器,名字叫霍谢德姆心刃。这把武器由巴穆罗萨利用图纸造出后,由马文控制躯体杀死了并挖出了一个无辜民众的心脏,用作于此武器的“电池”。简单的来说,心脏的跳动代表着力量的多寡,跳动的速度越快,力量就越强,相反跳动的速度越慢,力量就越弱。而在心脏跳动的那一瞬间,是力量最大的时候,起初的交锋马文还可以用这种巨大的力量反差让安准吃几次亏,但随着安准的攻击频率和节奏越快越快,他不得已暂时放弃这种节奏,由攻转守并一次次承受着这种凌厉的打击。

 

“多谢夸奖。你的武器看起来也不差,这种心脏驱动的兵刃真的是有够疯狂。我想在精神世界之外这把武器一定躺在某个地方吧。喂!别走神!”安准在进行一次快速的劈砍后,看着他逐渐有些走神便好心的提醒他。长时间的战斗让马文略显疲态,在加上突然的惊吓让他没有来得及完全防御,在安准的全力劈砍下,这把带有心脏的巨剑被劈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纹,而马文也跟着攻击的方向努力的支撑着身体,一直撞到浮空的建筑墙体才停下来。

 

“这个精神空间还没有完全承认我,只要在过一段时间,我就是无法击败的存在,就像梦中的造物主一样。”马文将破碎的巨剑扔掉,并凭空召唤出巴穆罗萨曾经使用过的司金狮鹫:“现在我可以自由的唤出我所创造的任何武器,只要在过一点点,这个精神世界就会彻底的认可我,到时候我就可以利用精神世界的一切力量来击倒你,你就会后悔来到这里的!”

 

司金狮鹫与先前那个在街道上被打炸膛的完全不一样。鹰首在岩浆的映照下散发着暗黄色的色泽,而马文倒置持握权杖前端,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安准后扣动了扳机。只听崩的一声巨响,权杖底端的枪口射出了一大排的子弹,并沿着枪口附近的焰苗平行。这样的直线飞行在一段距离后便变的不稳定,直到这些子弹打在安准身上后,安准并没有感觉到剧烈的疼痛而是一种内脏被冲击在一团的感觉。

 

“我忘记了,这种弹药只能对建筑物造成伤害,对人根本没影响的。”马文熟练的拉动枪栓,一颗巨大的弹壳顺着栓口滑了出去,掉落到了那遥不可及的熔浆池中:“但我设计过具有杀伤力的图纸,嗯...让我试一下。”。

 

马文微闭双眼,脑内构思着他曾经设计的杀伤力极强的弹丸图纸,精神世界受到这种感应开始凭空创造,当马文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枚看起来就十分强悍的弹丸就捏在了马文的手中。

 

“看样子,精神世界已经认可你了。”安准看着眼前人的模样逐渐从一个古稀老人变成了巴穆罗萨的模样。而在衣袖中残破的巴穆罗萨灵魂也开始逐渐凋零:“这就有点麻烦了,嗯....需要稍微加快一些节奏了。”

 

“令人期待,最好不要显露太多,因为你显露的越多我学的就越多!”马文已经完全转变为巴穆罗萨的形象,身上挂满了他曾经设计的武器。马文拔出了腰间的打刀,血红色的纹路微微发亮,马文将剑横置,一瞬间从精神世界的四周窜出了大量黑色的液体附着在这把打刀上,在短暂的凝聚后,这把打刀变成了和安准一样武器。

 

“还有这种技巧的吗..?”安准惊讶的说道。

 

“一直都有!再来!”马文踩着建筑墙体作为推力,一瞬间冲到了安准的身边。安准急忙用自己的配剑所抵挡这次突然袭击却被马文变招砍到了手腕,手腕的疼痛让安准暂时脱力,武器也掉在了地上。马文趁势把打刀架在安准的脖子上:“你输了,孩子。”

 

“你怎么会认为我输了?就是用武器控制了我,就代表我输了吗?”安准歪着头,一点都没有那种被控制住的那种紧张的神情,相反,那是一种带有些许玩味的表情,这种表情让马文觉得自己被羞辱:“先别急着生气,大叔,你可以先和后面的那些东西打打招呼,然后在考虑杀我也不迟。”

 

马文没有听安准的话转过头,而是直接用打刀对着安准的脖颈看了下去。刀划过脖颈的一瞬间安准便消失不见,马文正在疑惑的时候一杆陌刀顺着马文的脸侧就是一下。马文急忙闪身却发现他身后出现了四五个由墨水凝型的人形,有将军,有剑客,还有老者。为首的高个大胡子墨兵看见马文闪身后将陌刀作收势状:“俺尚在人世之时还没有遇到过如此腌臜泼才,这小儿遇到你这等人作爷爷真是晦气,今日我就替这小儿偿报善恶,昭彰天理!”

 

马文还没张口那大胡子墨兵就握着陌刀上去就劈,马文最开始还能够拆上几招,但随着这大胡子的怒火越来越高涨,从一刀擦伤,到一刀将漂浮在半空的建筑物劈成两半开始,就已经让马文产生恐惧感了。几个躲闪不过,马文就用打刀硬挡,但这种刀哪是陌刀的对手。大胡子墨兵看他躲闪不由得眼中冒火,一声怒吼下陌刀直劈腹部,连着那带有纹路的诡异打刀和腰部一同砍成两截。

 

“咳!”一口黑血从马文的口中喷出,被砍成两段的滋味可是非常不好受。大胡子墨兵将陌刀狠狠的一杵,站在旁边怒视马文,而早已经脱离战场的安准坐在一处尖顶处晃着靴子观察着下面的战斗。在马文被拦腰截断后安准就闪到了大胡子墨兵的身旁,用半蹲的姿势看着眼前的人:“把他的灵魂交出来,我会保证你走的不是那么的痛苦。”

 

“做梦...咳咳...精神世界已经认可我了..我不会死的!”马文看着安准,又看了看旁边那个对自己怒目相向的墨兵,气的又吐了几口黑血,他在脑内不停的翻找着,一定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在巴穆罗萨内心深处所隐藏的力量。马文在翻找的过程中逐渐听到了一段对话。

 

「孩子,长大你想有什么厉害的能力呢?」

 

「嗯....就像是鱼在水中,鸟在空中吗?」

 

「对的没错,开动你的想象力,想想你能够拥有怎样的力量。」

 

「那爷爷,我想要化茧成蝶,拥有半对巨大又漂亮的翅膀。」

 

「那另一半呢?」

 

「如果我有一个哥哥,我就把翅膀分给他,嘿嘿。」

 

“翅膀?如果有的话,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出现..”马文在内心捉摸着,突然他灵感一闪:“如果是在濒死的状态呢...试试看吧,精神世界已经承认我了,不会让我就这样死掉的。”站在旁边的安准和大胡子墨兵看马文一动不动,墨兵对安准说:“估计是诈死,俺在劈他几刀。”

 

胡子墨兵对着已经两截的肢体又狠狠的劈了几下,原先还有些许气息的马文彻底断了气。安准看着眼前的残骸摆了摆头,正要准备伸手去取那被夺走的半截魂魄的时候,一种来自第六感的警示让安准立刻后撤并用墨水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墙壁。原先站在安准身旁的大胡子墨兵也重新回到了安准的体内。

 

“怎么了?”大胡子墨兵问道。

 

“不太对,小心一点。”安准右手握住左手手腕,左手掌心对准墙壁,眼光中的随意逐渐被犀利了起来。在过去无数次战斗中,安准也遇到过这种濒死爆发巨大力量的人,而如今眼前的这个被砍的不成样子马文绝对不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不然他也不会活到现在,安准透过墙壁看着地上那一滩不可名状之物正在一点点的聚集在一起,尤其是背部的部位正在快速的鼓起。

 

“不好!”安准急忙聚拢了墨墙,在墨墙的保护下,安准只能听见骇人的嘶鸣和剧烈的爆炸声。当爆炸结束后,墨墙的那一侧出现了类似于骸骨一样的咯吱声和类似于翅膀一样的扇动声。

 

“这个世界!已经完全接受我了!哈哈哈哈,这就是我孩子内心深处的羽翼啊,太精美了。”

 

安准将墨墙融化后,看到的场景令他的瞳孔都放大了几分:一个已经完全不能说是人的生物,挥舞着与其形象完全不相符的像是蝴蝶翅膀一样的羽翼。整个翅膀犹如水晶般透明,却框在一具骸骨上。是的,眼前的马文肌腱皮肉被剧烈的爆炸声摧毁殆尽,只剩下一具骸骨,而且这骸骨和组合像是鸟又好像是蜘蛛一样的存在。在骨架上方有一个没有下巴,但拥有些许面皮的人头。

 

“啧....已经演变成巴穆罗萨内心的梦魇了吗,看样子在这儿战斗要暂时中止了。”安准看着眼前的马文,内心已经很确定精神世界已经彻底承认了他,并且将巴穆罗萨内心深处的东西全部挖掘了出来。安准可以继续和这个怪物战斗,但现在的精神世界已经无法支撑这样的打击,尤其是梦魇的出现开始让巴穆罗萨的灵魂快速的消亡着,安准需要把这个怪物移动到其他地方,这样才能够彻底消灭它。

 

“想什么呢!想逃跑吗!”马文身体弯曲,用它的蜘蛛腿弹射到安准所在的位置,安准快速后撤了两步又被马文逼到了墙角。安准刚刚拿出书籍在上面写了些什么,就被马文背后的翅膀狠狠的打了一下。

 

“唔咳...”安准从嘴角吐出了大量的鲜血,伴随整个身子摇晃向蜘蛛的方向倒了下去。马文看到这个一直在躲闪折腾自己的家伙终于受到了重创,急忙爬过去用腿压住,用自己的口器吐出蜘蛛丝把安准裹了起来。

 

“终于...让我...抓到你了...你的灵魂可是绝美的存在,让我吃掉之后,想必我回到现实世界会变的更加厉害吧...哈哈哈哈”马文看着眼前被蜘蛛丝包裹的安准狂笑着,但他也感知到眼前灵魂的不稳定,好像是出现了什么残缺。马文心想应该是孙子内心深处的那对翅膀可以对灵魂造成伤害,所以才会变的有些残缺。在蜘蛛丝彻底吐满后,安准变成了一个白色的蛛丝球,马文从用口器捅了进去,伴随着安准的惨叫声,鲜红色的液体染红了蜘丝球,而灵魂也一点点的从体内被扯了出来。

 

“马上就好了,只要完全吃下这灵魂,我就可以彻底控制躯体,回归到现实世界了...这个味道,很熟悉啊...嗯..”马文一边吸取着灵魂一边看着里面安准痛苦的样子,最开始的战斗让他吃了不少亏,如今看到他现在的样子让马文获得了十分扭曲的快感。

 

但,这种快感,很快就消失了。马文整个人的身体突然僵住,他感觉到时间的突然停滞,他看着附近的环境逐渐出现裂痕,就好像是本来不怎么稳定的雾玻璃伴随着震动一点点的崩坏。随着场景的一点点崩坏,工业区的场景逐渐出现在马文的眼前,而安准站在身后,毫发无损的看着马文贪婪的吸取着灵魂。

 

“你!等会!这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在现实世界!”马文看到这个场景之后就变的有些慌张,但他依然保持着吸取的动作,而吸取的灵魂逐渐被吐了出来。马文用余光看着安准手上持握着一个怀表,而怀表却是倒走的,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在回溯,他在将灵魂还给巴穆罗萨!

 

“吐干净了吗?”安准吐了一口嘴里的鲜血,严肃的将左手高举,那本巨大的典籍再次受安准的影响从天而降。马文看着典籍和安准,脑子一片空白,他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做了什么!”马文愤怒的问道。

 

“噢?啊...你让我想想啊。”安准调皮的扯了扯自己的马尾:“我在进入精神世界之前就已经虚构了一个假的真实世界,嗯...然后我把灵魂和你孙子的灵魂对调了,你吸取灵魂的动作被我倒带后,就是将灵魂还给他。因为我刚才想了一下,你用翅膀打我打的那么痛,无论如何都要让你以最痛苦的方式死掉。嗯哼?所以说,准备接受好自己注定的死亡了吗?”

 

话音刚落,马文出现了十多个墨水人,他们手持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准备等待安准一声令下后开始对眼前的怪物进行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势,直到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

 

“等一下...”那个微弱的声音来自于蛛丝球中,和安准调换肉体的巴穆罗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慢慢的从蛛丝球中爬出来:“请等一等....”

 

安准看着逐渐向自己爬过来的巴穆罗萨不忍有些心疼,自己用毛笔封住了肉体上的豁口。这也让巴穆罗萨可以逐渐站起来。

 

“你不想杀了他吗?”安准背着手看着眼前巴穆罗萨。

 

“我..我想,但...”巴穆罗萨咬了咬嘴唇,看着眼前那个曾经的亲人变成了自己脑海中的梦魇:“但他还是和我有血缘关系的..所以...”

 

“无法动手?没关系这个交给我就好,你不会有愧疚感的。”安准说完正要准备动手的时候被巴穆罗萨拉住胳膊。

 

“等会...有其他选项吗...死,或者不死...或者...第三种选项..有吗?”巴穆罗萨看着眼前的人,他的能力应该可以做到。

 

“嗯...但这样的话我感觉我有点吃亏啊...肉体被他穿了那么大的口子,嗯...这样好了。”安准右手做了个简单的结印,马文便像是被控制住一样飘在了半空,随后像是被压缩一样变成了一枚戒指,而在压缩的过程中巴穆罗萨和安准都听见了马文被这种压力搞的惨叫连连。最后惨叫声消失,一枚蜘蛛形状的戒指落在了地上。

 

“去捡起来,戴在手上,然后闭上眼睛。”安准带有命令口吻的说道。

 

“啊..啊好..”巴穆罗萨走过去把戒指戴在了手上,戒指戴上之后巴穆罗萨就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听安准的话闭上的眼睛,看到了自己的爷爷依然存在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只不过他好像变了一个样子,变的“正常”多了。

 

“这..这是?”巴穆罗萨刚要开口就被安准捂住了嘴巴:“嘘....一切都会没事的。”

 

巴穆罗萨闭着眼睛,看着精神世界中的爷爷,而爷爷也放佛感受到了有谁在看着自己,微微的抬起头挥了挥手。巴穆罗萨正想张嘴说话的时候,一种巨大的压力传遍了巴穆罗萨的全身,而自己也变的非常虚弱,就好像是得了病一样。巴穆罗萨努力的睁开眼睛,想看看外面的场景,却被外面的场景吓得说不出话。

 

他躺在一张床上,身边站着的都是曼隆结社的成员们,有外强中干的伊恩、憨厚可靠的雷克斯、有求必应的丹尼斯、博学多才的所罗门、还有听话聪慧的利波奥特兄弟。雷克斯看到巴穆罗萨醒来,急忙跑过去搓了搓他的脸说道。

 

“安准醒了!”

 

“我的天哪,昏迷了多久,我看看...”伊恩转过身子看着脸蛋红彤彤的安准,内心的欣喜无以言表,他跑到安准身边握住他的手说:“渴不渴,要不要给你准备一点水。”

 

安准用余光看着窗外的人,那个人和自己非常想象,就好像镜子中一样。他对着自己微笑,随后摆了摆手。在离开的过程中巴穆罗萨还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白圈,在那个人进入后便消失了。

 

“谢谢....”安准看着窗外的人,有些微弱的说出了他的第一句话。

 

“都是朋友有什么好谢谢的,哎哎..安准你怎么哭了,别哭啊。”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