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彼岸逸话」2019·曼隆结社·重修章节「第二章」

2020-07-27 15:33:43
0
38

雨点被窗帘遮在外面,那种碰碰的撞击声显得小了点。大概一刻钟的功夫,只见一个身材健硕并身披棕色斗篷的高个男子昂首挺胸的从远处走到这栋房屋的门口。起初他用手拍了拍厚实的木门,木门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但因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加上雨点噼噼啪啪的声音好像是盖住了敲门声。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非常安静。

 

后来他把敲门的声音放的重了一些,却依然没有什么反馈。只见那人走到窗户旁,这回立刻从窗帘中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影子。那影子向屋内摆了摆手,屋内才出现了一些动静。

 

湿冷的雨水打在人的斗篷上,像是给斗篷做点缀。明暗的结合就好像是批上了一层阴影,这也使得没有淋雨的部分显得格外的不协调。他拍了拍右肩上的雨水,也擦了擦在右肩上挂着的会徽。从会徽上可以看出他应该就是曼隆结社的成员之一。

 

“还没有起床吗?这个小家伙在干什么呢...”斗篷男子摘下了斗篷,露出了他的面容。他的额骨突出,下巴略宽,肤色偏棕,面纹粗糙。他有一头非常别致的冲浪暗黄色短发,鼻子大而挺,耳朵大而弯,嘴唇大且厚。他有一双漂亮的没有血丝的黑眼睛,还有一身将斗篷撑起的健硕的肌肉。

 

远处的人看他还以为是一个吃的油满肠肥的胖子,并准备上去嘲笑一番的时候,看到他勾勒有致,粗大的肌肉线条就会有声化为无声,默默的离开。

 

“你是谁,报上名来。”屋里传出了略微稚嫩的少年音。男子摇了摇头,好像是对一切都十分了解一样。他清了清嗓子回复屋里的人道:“曼隆结社成员,雷耶斯·图尔斯。负责曼隆结社绘图远征的主要体力劳动,包括建造营地,砍伐树木,烹饪等工作。”

 

半晌,屋内再次传出了声音,那种声音像是床铺翻弄的沙沙声,像是踩在木拖鞋上行走的富有节奏的啪嗒声。屋内的拖鞋声越来越近,一阵木门锁扣打开的声音,随后声音越来越远并传来了一段话:“请进,雷耶斯,你可是来的越来越早了。”

 

那个叫雷耶斯的大汉听到了屋内的回复,急忙用手拉开木门。因为屋内没有生火的原因,在加上与其相对的房间窗户开着,冷风顺着雷耶斯的脊背穿堂而过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雷耶斯弯腰迈进、转身拉门并关上这几个动作用了不到两秒钟,也许是被风吹了个透心凉,肠胃抗议让他立刻关门不然他进了屋就要直奔厕所。或者是铁门把手粘上雨水弄在手上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味道,要不然进屋之后那个握了门把手的右手不会拿着挂在衣架上的毛巾仔细擦拭,生怕留下一点味道。

 

雷耶斯脱下斗篷用手拍打斗篷上的雨水,雨水淋淋拉拉得甩在木门后面用来踩脚的灰色绒地摊上。他低下头把裤腿卷了起来,并将沾满泥浆的皮靴脱下并放在地上敲了几下,随后又用毛巾把皮靴擦的锃亮。

 

雷耶斯的住处离结社会址很远,途中还要经过一条小路,为了不弄脏他新买的裤子他特地穿上了做工用的大皮靴。他提前几十分钟出门,自己估计雨水不会特别大,结果走到一半路程雨如瓢泼,颇有倾盆之势。平常的他都是干干净净的进屋,今天他不仅被淋透了衣物,弄脏了靴子,还被冷风吹了个透心凉。

 

雷耶斯用胳膊把桌子上的碗筷推到一边,将一本厚实的,用油布纸包裹的书本扔到桌子上。被推开的餐具发出碰撞的清脆声音,平时这里都坐满了人,大家一起吃饭一起商讨计划决策。每次会议结束这里就是一片狼藉,曼隆结社的会长曾经说谁第一个来到会址,就要负责清理前一次会议的狼藉。

 

餐具被哗啦啦的扔到厨房的水池里,雷耶斯又把擦靴子的毛巾认真的洗了一遍后将桌子擦拭干净。一顿折腾后油木桌上除了摆着油灯和纸笔书本以外,什么都没留下。

 

“准啊。”雷耶斯对着屋内喊道:“帮我在拿一条毛巾,挂在衣架上的毛巾我拿来擦桌子了。”

 

雷耶斯目光尽头所注视的房间传出了布料的撕拉声,灰灰蒙蒙的房间逐渐走出一个矮小的身影:他披散着灰色长发,左手握着毛巾从屋内走出。雷耶斯注意到他只是穿着一件黑色的单薄东境里衣和木屐。当他从阴影中走出,雷耶斯才看到了他的面容。

 

褪去阴影的面容只是一个清秀的少年。他有一对漂亮的小山眉,一双青褐色的眼睛。嘴唇略薄可以隐约看到尖锐的小虎牙。他晃了晃手上的毛巾扔到了雷耶斯的肩上说:“诺。”

 

雷耶斯笑了笑,将肩膀上的毛巾拿到手上,认真的擦拭着脸上的汗水。那个被称之为准的少年走到桌前,用缠裹着厚厚布料的右手拿起一根火柴,随着一声清脆的摩擦声,屋内的油灯被火柴所重新点燃。

 

“安准,今天的远征队反馈的地形都已经制作成册了。”雷耶斯一边说着一边向壁炉走出。壁炉内的木头闪着暗红色的光,放佛在等待被重新点燃。雷耶斯半蹲着用小钩子将白色的燃烧物扒拉开,腾开空间又从旁边的木箱中夹起几块木头扔进壁炉内。壁炉内的木灰是很好的引火材料,雷耶斯用兜里的打火石简单搓了几下木头便点着了。看着火一点点烧起来,发出好听的木头燃烧的噼啪声。雷耶斯伸展了一下筋骨之后坐在了壁炉一旁的高背长凳上休息。

 

安准听到雷耶斯的话,将包裹的严密的外皮打开,露出了一本遍布着金属纹路,还有一个银色箭头指着上方的书。安准小心的翻开书本,一张被折叠起来的地图掉了出来。

 

“这是填色地图,这次远征回来特地让比尔画的,你看看怎么样。”雷耶斯头倚在椅背上,整个身子后倾,他盯着天花板的小蜘蛛网说道。

 

这位给雷耶斯递毛巾的就是这栋房屋的主人安准,认识的让人都喜欢叫他准。他的装束的进门之前的语气就可以感觉出,他就是贫民区中流传的东境人士。

 

安准将叠起来的地图张开,一张具体的东境地图平铺在接近半张桌子,为了避免卧室的风吹起地图的一角,安准还特地把油灯拿起来压在地图上,这样也方便自己查看。地图左半部是庞大的永夜帝国疆域,而右半边的一点点用色块补充的便是东境。

 

安准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扶好坐下,随后用右手手腕上的白色发带熟练的套在灰色的散发上,只是转了几下手腕,发带便系好了。安准系好发带盯着地图说道“看样子在过几年我们就有一张百分之八十可见度的东境地图了。所以远征队回来了吗?我怎么没看到他们?”。

 

 

“嗯,出了一点,小插曲。”雷耶斯扭过脸,眼睛中闪烁着熊熊燃烧的火苗,放佛是在思考什么。安准皱了皱眉,走到他面前,用手捏着雷耶斯的脸,将视线扭到自己的身上。

 

“喂,什么插曲,话要说明白一点。”安准直勾勾的盯着雷耶斯说道。

 

“有个队员....那个,安准你别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字憋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雷耶斯扭过脸尽量避开安准的目光,他总觉得安准的眼睛会说话,就像是在桌上渡步的大猫,那种眼神好像是看透了什么样一样,如果它一步步的走到自己的面前,什么话都不说,光是这样盯着,就能让自己的心跳加快。

 

安准叹了一口气,向后退了几步,坐到了对坐的凳子上望着他。雷耶斯这才把憋在嗓子眼里的话说了出来:“有个队员不小心从山谷跌落....嗯...虽然他身上绑着绳子但因为在远征的过程中磨损比较严重,绳子断了。他...整个腰部被摔伤,身上大大小小的口子十多个...为了保住他的性命,我们就近在东境的医馆帮他治疗,花光了整个远征队余下的费用。”

 

屋内又再次陷入了沉寂,雷耶斯将目光转移到墙上的一大堆照片,这些照片从窗户处是看不到的。为了装饰书架而特地挂在上面的。那些都是历年远征大家的合照,有山峰的合照、峡谷的合照、还有有在山洞中的合照,山洞合照里面还有安准持剑引火作为灯光的样子。这是曼隆结社远征队美好的回忆,雷克斯心里盘算着安准一定会支持他这个决定,结果。

 

大猫生气了,发出了愤怒的叫声。

 

“花光了?谁让你做这个决定的?”安准的表情显得有些不悦。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