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彼岸逸话」2019·曼隆结社·重修章节「第三章」

2020-07-27 15:34:09
0
37

雷耶斯爱养宠物,他家中曾养过四五只猫狗。并且每只都和他相处的很融洽,雷耶斯自认为自己有平复任何人心情的能力,眼前的这只“大猫”显然有些炸毛,雷耶斯考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准啊。”雷耶斯用手搓了搓安准的头发说:“这件事情确实是我自作主张,但当时情况紧急,如果不加以救治他可能连命都保不住了。”

 

安准只是沉默,并没有说话。雷耶斯见状继续说道:“别想那么多了,一切都是为了曼隆结社。等他们回来在去想那些繁琐的事情吧。”

 

安准瞥了他一眼,轻轻拍开雷耶斯的手。语气略显冷淡的说:“但这一切并不是为了曼隆结社,你花光了所有的可用经费。”

 

显然“大猫”根本没有理会他刚出所说的话。这让雷耶斯的心情有些不快。

 

“准啊,这怎么不是为了曼隆结社呢?难道拯救一条生命就算是为了曼隆结社吗?你这样说是不是没什么人情味啊。”雷耶斯指着书架上方的照片墙继续说:“那些难道不是你的战友吗?”

 

“这是两码事。”安准说道:“你们天生就是一张西地人的面孔,怕不是被东境的郎中骗了。赔了夫人又折兵,值得吗?”。

 

雷耶斯听到这句话更是坐不住了,直接站起身走到安准面前,用手拉着衣领直接把安准提了起来说:“来,你跟我说说怎么不是一码事。什么叫长着西地人的一幅面孔?”

 

双方僵持了一会直到安准被嘞的轻声哼了一下雷耶斯才注意到自己扯着安准的领子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想到被勒住脖子呼吸不畅到昏厥的场景吓得急忙松手,安准憋红的脸在勒紧的脖颈被松开后脸色才感到好些。

 

“咳咳....你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可以和你详述,但不是你这般嘞着人脖颈让别人回答。”安准大口喘着气,雷耶斯站在一旁,闷声声的掐着腰看着安准。

 

“东境和西地之间相隔虽远,但乘坐马车星夜驰骋,几日就可到西地边境。”安准微微抬起头看着雷耶斯说着:“东境的医馆现在如何我不清楚,但如果看你们阵仗庞大,必然想诈你一笔,在去考虑治病救人。”

 

雷耶斯一屁股坐在油木桌子上,示意安准继续说。

 

“就像我之前所说,西地与东境很久以前存有战争。”安准重新坐下,慢条斯理的讲着:“如果你们有一张西地人的面孔,又没有东境人做中介,那些东境郎中最开始提防你们,但你们如果需要帮助还不得开闸防洪的收你们的钱。”

 

“可是这一次远征你没去啊,你是我们结社中唯一的东境人。”雷耶斯回复到。

 

“前面的几次远征我都有参加,但这一次我的手腕旧伤复发,所以我才请的假。”安准拉起袖子露出了被厚厚的布料所缠裹的右臂。从前臂一直到手指处缠满了白色的绷带,而手腕处缠裹的绷带最多,还有一节耷拉在外头。

 

“还有。”安准继续说道:“你们花光了所有钱去救一个人,从情理上是没有判断错误的。但雷耶斯你有没有考虑到,把钱全部花完,你们怎么回去?难道你们要走回去吗?”

 

安准的这番话问住了雷耶斯,雷耶斯也在琢磨安准的这些话:对啊,如果钱花完他们该怎么回去。我先回来了,他们该怎么办?这些疑问显现在雷耶斯的表情上,眉毛紧蹙,紧咬嘴唇,从桌子上跳下左右渡步。

 

其实雷耶斯并不是愚笨迟钝的人,他只是在某些关键抉择上掉链子,喜欢意气用事。这种行为有的时候是好的,就像是去年的远征一样,为了能够让队员度过激流到达河对岸不惜生命安全一个人抱着巨大的树干作为桥梁供队员过河。

 

这种勇敢无畏的表现自然是给每个人留下的极其特别的印象,但好印象不代表他就可以将功抵过。雷耶斯委屈的看着安准希望他能够提出一些好意见。安准用手指着厨房打了个眼神,但雷耶斯立刻心领神会,快走几步到厨房内,不一会,厨房内传来了水流和搓洗的声音。

 

“安准,现在可以告诉我解决办法了吗?”厨房内雷耶斯对着屋外问道,安准拉下袖子淡淡的回复道:“刷完我在告诉你。”

 

过了一会,雷耶斯将厨房内的盘子洗刷干净,回到客厅听了安准的意见。想了想之前所作所为,觉得十分愧疚。他坐在椅子上微微前倾,做鞠躬状说:“听你怎么一说,感觉你的方法更牢靠一点。这次的确是我的问题,大家众筹的钱我擅自做了主张,我会补偿的,对不起。”

 

“你的道歉还是留给那位躺在医馆的队员说吧,你不需要去偿还什么,你需要在关键时刻给大家解决困难而不是让自己陷入困难,明白吗。”安准一边说着,一边把地图重新叠起放回书中:“好啦,你也别想太多,如果你真觉得有愧,今天你去跑一回腿。提前去通知大家来开会,然后等大家快来的时候,帮我买一份午餐就可以了。”

 

雷耶斯点了点头,向安准道别后离开了会址。他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尽管是挽救了一条生命,但经过这番争论他就发现在安准面前说什么都没用。

 

其实安准说话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理性明确,甚至过于理性。如果对他不熟悉的人呢可能会觉得他的言语冷冰冰的,好像所有人都亏欠过他一样。然而雷耶斯却能够在争论中逐渐放下自己的筹码,去认真听取他的意见,也是因为安准这样的人存在与曼隆结社,除去他数年的经济扶持,单凭他的决断就让曼隆结社发展到现在这样的规模。

 

不过他对经费如此在意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曼隆结社自成立会址以来,所有的开支都是由安准一个人在承担,然而他缺从没有透漏过花费的具体提数额,这一次是曼隆结社的第五次远征,会长伊恩想帮安准减轻压力,主动提出了众筹,也因为如此这一次的远征安准只投入了一小部分。

 

这种变化是好事,但也要建立在良好的循环上。以前的远征经费是一种可用经费,每次远征结束都会剩下一部分,这部分也可能会用于维护远征队伍的装备,或是犒赏大家的酒水费用。也因为这样的良性循环一直鼓励着大家对于远征的向往。然而这一次成员的受伤可能会动摇众人集筹的可行性。扣光了经费预算,未来的远征就要承担所谓的“风险”。队员恐惧远征,甚至为了得到远征经费会不择手段。本来可以调配的自由支出变成了必要支出,这不是安准想要看到的。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