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彼岸逸话」曼隆结社·前传「最终章」

2020-07-27 15:40:00
0
45

“西地,我回来了。”

 

一个朝气蓬勃的少年站在安塞尔城的城外,他的装束和东境人无二,淡灰色的单马尾在风中摇晃着。最起眼的还要说腰间别着的那把十分别致的东境长剑,他充满好奇的在安塞尔城外渡步,仔细欣赏着西地建筑师的精美工艺不由得赞叹出声:“时隔几年越发宏伟了,不知道我的家现在怎么样了。”说完,他城门士兵的注视下,走进了安塞尔城。

 

安塞尔城的变化不是特别大,除了地面的砖路换新还有城区的老房都被粉刷,没有什么可以注意到的大变动。少年像是走在自己家街道一样,穿街过巷丝毫无阻。直到他走到了一个看起来很富有的房屋面前。

 

“过的还挺滋润嘛..”少年用手挠了挠耳朵,看着被窗帘挡住的窗户,摇了摇头,转身继续走去:“不过我现在暂时不是巴穆罗萨,安准,是我在这个地方的新名字。老爹你放心...我会来找你的。”

 

安准在安塞尔城区慢慢悠悠的走着,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有几个注意到这个陌生的东境面孔,都扭过头多看了几眼。安准也没有在意他们的眼光,专心按照自己的路线前行着,放佛眼中带有一条指引线才帮助安准走出这密集的城区。在十分钟左右的脚程,安准走出了安塞尔内城的城区,踏上了桑坦桥,向南走去。

 

他要去哪儿?

 

他要取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而那个东西就在安塞尔城的工业区。

 

晌午,太阳被工业区的密云所遮蔽。现在的安塞尔城正处于夏天,正午是安塞尔城最热的温度。工业区的全天运作,在一旁的贫民窟居民的装束就可以知道温度有多高:清一色的短裤短衣。安准走入密云之中,表情视若无睹。他已经在几年前的冒险中“热习惯”了。他绕了几个街道,走入了工业区的最东部。

 

工业区的扩展是由东往西,老的工业厂房都会在最右侧排列成一列列。新的工厂很快就会掩盖掉旧工厂的样子,工厂向西推进的越快,越靠近里面的工厂就很难招到工人,尤其是离工业区最近的贫民区劳动力。老工厂为了生计就要拆掉原先在东部最里面的工厂,然后将工厂建到外面,拆不起的工厂就只能在原来的位置尝试不赔本,或者尝试不倒闭这个样子。

 

东区的工厂越来越少,西区的工厂越来越多。让东区仅剩下那一座工厂:纳尔森机械工业,一个被彻底废弃的工业体系。但这个工厂正是安准所要找寻的。话说到这儿,安准已然走到了这栋被废弃的工业工厂。

 

工厂已然不是菱角有致的金属正方形结构,在接近数百年的废弃下,工厂外部已经被粗大的树木所缠绕形成了一种类似于半圆形的堡类形体。除此以外在建筑的所有地方包括工厂正门也布满了粗大的藤蔓。马文爷爷带他进入工厂的时候,是依靠“捷径”进入。爷爷说这是为了掩护工厂秘密运行,所以这些植物树木没有进行拆除。而根据遗嘱的指示,第二部分的遗嘱藏在工厂中。

 

进入工厂这对安准来说简直就是小意思,但并不代表安准就极为擅长飞檐走壁。只是他对这里实在是太熟悉了,只见他一个简单的小助跑到树干的下方起跳,顺着起跳的弹跳力抓住工厂下层的树干,安准只需要身子努力后倾并向前晃动。在晃动第二下达到最大幅度的时候顺着推力和藤蔓就可以飞进工厂。前面的两步安准做的都合格只是落地并不是那么潇洒,被延伸到工厂地面的藤蔓摔了一跤。

 

“呼....怎么多年了这个地方依然还是老样子,外面破破旧旧的无法直视...嘶...有点疼还好没有擦到脸上”安准将藤蔓甩到一边,推开二楼的门走进了工厂。

 

工厂内部不像是外部那样破旧,但因为许多年没有生人,工厂内部却没有一点积灰。这多亏内部植物生态的有心设计,这些都是马文爷爷的杰作。工厂内部的部分墙壁都被植物所包裹缠绕,而工厂中心竟然还有一颗树从砖石地面上生出来,这棵树已经有一些年份了。安准顺着楼梯走下来,他环顾附近的环境。除了中心的这棵树以外和五年前没有什么差别。

 

“应该就是这里了...如果我没有猜错,遗嘱应该和这棵树有关系”安准缓缓走到树的旁边,一边用手敲打树木,一边蹲下来搬开树周围的砖块。在一番折腾之下,一个带有金属花纹的盒子在树根旁边裸露了出来。安准看到盒子喜出望外,但因为不想伤害到树根,在抛开土取出盒子在将土推回原位花了不少时间。这一顿忙活弄的安准坐在地上喘粗气,两只手也沾满了灰黄色的泥土。

 

这些都不重要,现在要看马文爷爷留给自己的遗嘱第二部分。安准用衣袖擦掉了盒子上的泥土,又跑到工厂里面的卫生间洗手。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安准打开了盒子,取出了马文留给她的遗嘱:第二部分。

 

信上的内容是这样的:乖孩子,在东境五年不容易,一定吃了很多苦吧。你在东境见到你的母亲了吗?如果见到的话请在这几年时光多陪陪她,你们母子相见的时光每一天都要珍惜。如今你回来必然也带着母亲牵挂和许多责任回来的。这是遗嘱的第二部分,爷爷我把他藏在砖块地下,还特地留了一些树种子,等你回来你就可以看到这些树茁壮成长了,就像你一样。

 

你爷爷试图振兴家族产业,已经成功了一半了。工厂的齿轮又动了起来,但他在名义上还是“死的”。所以你需要帮助爷爷将这条路继续走下去,目的很简单,让纳尔森工业重见天日。

 

当然,这对一个没有任何积蓄的孩子还是要求太高了。你的祖辈历代都是资本家,除了你爹那个不靠谱的赌鬼以外都积攒了很大一笔财富。但这笔财富一直都是一个无法被重新集齐的数字,他们散布在西地的各地。但想取回这笔财富非常简单:持有工业话事人的权杖,这样就会有“寄存者”主动联络你,他们会将钱一笔一笔的发给你,这笔钱是纳尔森家族百年的积累。在我尝试复兴之际一直都想动用,但你的父亲生性好赌,所以出现一丁点贵重金属的气息,他都会闻到。如今你回来了,这笔钱也该全部交付在你的手上,具体的数额不用计算,只需要按照你的想法扩大纳尔森工厂。

 

除此以外,纳尔森工业是纯粹的军工厂,以兵器制造为主,权杖的真名叫司金狮鹫,具体隐藏在哪儿,就等着你一点点探索这座工厂吧,不会给你乱放的,该是你的你都会拿走。另外回想一下童年时期,那些放在桌子上的红色与蓝色的图纸了吗。那些是爷爷设计的一些新奇玩意,虽然以后你将是纳尔森工业的持有人,你需要开动自己的脑筋自己去创造。但在拥有自主能力之前,爷爷的图纸可以帮到你,解决你...可能未来会遇到的棘手问题。

 

差不多就是这些了,你现在应该是个东境小子,为了能够早点将钱全部收回,你需要一个假身份,我想你已经准备好了。哎哎哎,我知道你想住在工厂,想都不要想,乖乖去找个地方住。

 

爷爷就说这些了,以后的路不要靠自己一个人,去西地结识朋友,孤单一人是成不了事的。另外盒子里面的金条袋子是用于生活的,该用的时候不要吝啬。等取回司金狮鹫之后,爷爷的第三份遗嘱会在狮鹫的喙中衔着,到时候别忘了看。

 

安准看完了全部的遗嘱后将遗嘱扔在地砖上,左手将腰间别的剑拔出并使劲在地上一划。一缕火焰迅速在剑尖上燃起,为了避免火焰再次熄灭安准急忙将剑尖对准遗嘱,遗嘱在火焰的侵蚀下逐渐化为灰烬。至于盒子中的金条袋被安准揣在了怀里。

 

酷暑暂时褪去,安准也离开了工厂。面对贫瘠的工业区和贫民窟,他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贫民窟。井然有序,安静,民众不排外。适合自己居住,想到这儿自己便加快了步伐离开此地。

 

很感谢各位来到此地,听我伊恩·麦克菲尔逊的演讲!

 

远处的演讲声响起,安准已经离开了人烟寥寥的工业区东部,进入了工业区和贫民窟的交界处。今天放佛有活动一般,在一个空旷的建筑工地有一群人围在哪里。好奇心驱使着安准也主动过去凑凑热闹。

 

然而在这个地方,安准的一个惊人举动,不仅救下了一条人命,还拥有了一群朋友。而这些朋友的存在让安准的避风港选址变的合理。在身份彻底隐藏之后,安准放下心来去寻找工厂中的司金狮鹫,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