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活动 资料

上古种族:阿利能

2020-08-20 12:12:49
0
265

  阿利能(Allinenm),发源自有“世界之心”之称的耶努伊勒大陆。

  现今人们对他们已知之甚少,无可否认的是,这个古老的种族曾经统治半个世界——在久远到连史诗都未曾描述过的时代,欲望、野心和与之相配的智慧促使他们建立起恢弘伟岸的文明;是他们一手谱写了整个北方世界最辉煌的神话,是有史以来最富神秘色彩的、传奇般的伟大族群。

  概述

  阿利能的知识无穷无尽,聪慧与野心,是刻在他们骨髓中的印记。在漫长的生命中,他们自己记载着自己的历史。阿利能人口稀少,却永生不朽。

  在金碧辉煌的都城和巨殿中,他们使唤耶努伊勒的邻族作为奴仆——如今足迹遍布北方世界三大陆的精灵,实际真正来源与南方世界,他们曾是阿利能最钟爱的奴隶。精灵们为阿利能处理一切繁杂琐事,而阿利能则用一切生灵都无法挣脱的枷锁将他们束缚,连同灵魂与肉体一起。


  传说阿利能身量高大,哪怕是最高的人类与之相比,也像幼童与骑士相比一样滑稽,唯有巨人的身量能与阿利能一较高下;但尽管如此,他们的肢体却大多苗条纤瘦,从不像人类那样有着粗犷的线条。

  阿利能的双眸没有眼白,一片乌黑占据着整颗眼球,时刻流露着近乎可怖的深邃。而无论男女,肌肤皆细顺柔滑宛若婴儿,他们的身体不怕日晒也不怕霜寒,无论春夏秋冬,阿利能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装扮自己,从不为环境所困扰。

  阿利能传统的衣物,采用的是现今人们永远无法复制的材料,常伴随着神秘的气息,在黑暗中闪闪发亮。这些衣物大多像是长袍,但其主体却只能堪堪遮羞,余下的不过是薄薄的细丝,和华丽而复杂的装饰而已。从头冠到脚环,奢靡的金色所反射的尽是太阳的光芒,阿利能优雅的身形在这网罗般半遮半掩的衣物中凸显得淋漓尽致,与他们清冷、俊秀而淡漠的脸庞相配,高大地立于天地之间,只令人觉得神圣、压迫而窒息。

  阿利能掌握着令人畏惧的魔法力量。与需要汲取和训练的普通魔法不同,这股神奇的力量与生俱来,直接根植于他们的灵魂当中,让他们能够感知世界、改变世界。借助这神秘的力量,他们能够呼风唤雨,甚至撼动天地——这股力量迄今为止除了阿利能再无人能够运用,将这种力量称之为创世大能也不为过。

  甚至有不少研究阿利能历史的考古学家认为,阿利能本身就是传说中神明的化身。

  社会

  每个阿利能,都是富有而强大的奴隶主。他们本人不事生产亦不做买卖,一切都由麾下的奴隶与他们建造的强大魔法设施包办,自给自足,无需与他人进行任何交换。

  最普通的阿利能的居所,在当今的人们看来也都宛若帝国的皇宫。有的阿利能会独自在原野中搭建高塔而居,有的阿利能会与同胞聚居,从而建成庞大无际的城市。

  他们广袤的领土上没有行省,也没有领主。没有将军,没有士兵,也没有国王。他们自己管理着自己的事物,所建立的城市不过只是聚居的地方,而不是我们如今的人们所理解的行政单位。

  不论是奴隶、产业、土地,亦或是要塞、阿利能所建设的一切只属于他们自己。阿利能没有婚姻,也没有家庭。他们彼此之间的爱情随性而自由,新生命的诞生靠的并非男女之间的交媾,事实上,他们虽喜爱与肉体相关的艺术,却视直接的性交为野蛮之事。他们往往将自己的血液与头发静置于布下法阵的白色高塔中,并在其中灌注自己的一小部分灵魂。随后,强大的力量自会从大自然中抽取生气,将孩童的肉体培育完善,诞生在明亮的厅堂之中。

  将近永恒的生命消磨了阿利能对同族的斗争心,他们对奴隶的剥削残酷而持续,但同族之间的团结却成了阿利能最大的行动保障。其无休止的野心和扩张欲望,正是建立在这份团结的基础上。

  耶努伊勒大陆的其他种族,被阿利能视为奴隶,包括精灵、拉法姆、乌雷萨等等,而日后在北方世界大兴风浪的龙,实际则最初是阿利能为了南征而创造出来的战争兵器。

  北征

  约两万五千年前,阿利能攻打南方世界的尝试遭到意外的失败,转而自耶努伊勒大陆向北征伐,带着巨龙与奴隶军团,百年间相继征服俄萨索德、莎洛约格和雅芬多厄三片大陆。

  阿利能仅在本土留下了极少不愿北上的同族,其余的所有族群成员,共同长驻三大北方大陆,以他们自己的方式瓜分了土地与财富,统治北方世界将近七千年。

  他们的北征为北方世界的原生种族带来了难以想象的苦难。

  在阿利能的力量及其奴仆们压倒性的凶悍攻势面前,三大陆的战火从海岸蔓延到腹地,天地黑暗、焦土遍野,无论是地震、海啸还是火山喷发,所有原生的生灵们所见过的自然灾害,都无法与阿利能的攻打相提并论。

  阿利能北征时所乘的舰船,与当今人们所使用的船只并不同。我们如今使用的船只,不过是靠着船舵和布帆顺风行驶的木匣子;而北征时的阿利能,所乘坐的则是有如城墙般坚固的海上移动要塞。

  这些金光闪耀的船只美丽而致命,其尺寸百倍于我们当今所使用的战船,若靠近细观,会感到这并非是船,而是形态规整无比的岛屿和城市。此等巨船无桅无帆,没有缆绳,也没有橹桨。它们依靠阿利能本身强大的魔力而驱动,完全无视雷雨、风暴与洋流,以奔雷之势极速穿越辽阔汪洋,仅昼夜之间,已从海平线彼端载着千百计数的奴隶战士驶来。

  这些带着枷锁的精灵、拉法姆、乌雷萨,与后来被称作玉沙族的生灵们,浩浩荡荡地簇拥着他们的阿利能主人向海岸进发,上空盘旋着喷吐火焰与冰霜的巨龙。

  以巨人、玉灵等率先反抗阿利能者为例,无数族群因这次北征而遭受灭顶之灾。

  但与此同时,在北征完成、正式统治北方世界之后,阿利能却为北方世界残余的土民们,带来了一份至高无上的恩赐——文明启蒙。

  在最先被征服的俄萨索德大陆,阿利能发现了一支奇特的原生种族——他们没有像巨人那般的蛮力与气势,也不像玉灵那样天生能与自然相通。他们没有保护自己的好方法,在自然界中也几乎是盲目游荡;然而,他们却已在这样的环境中发展得颇具规模。

  他们被巨人称作瘦猴,被玉灵称作游民。他们整体上民智未开,却又不像完全原始的生灵那样凭本能行事。他们尚未形成完整的社会形态,终日生活在玉灵与巨人的阴影下。他们仍在茹毛饮血、刀耕火种,却时不时地表现出自己的聪慧,和永无止境的求知欲望。

  没错。

  这个毫不起眼、弱不禁风的原生种族,就是日后大放光彩的人类。

  即使是对阿利能古迹研究得最透彻的学者,也不明白当初阿利能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教化人类。

  相比人类这个乍一看就注定要被大自然淘汰的最弱者,巨人与玉灵,甚至连森林中偶尔可见的兽灵,都明显是更好的对象——他们自身素质无一不比人类强大,而玉灵的社会,甚至已具备了早期国家的初级特征。

  或许,阿利能是准确地在人类身上看到了无穷尽的欲望、无穷尽的野心,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但也或许,只是为了有趣。

  阿利能的教化持续了千百年。他们编写了方便人类理解、学习并融会贯通和自我发展的语言,教他们高效地彼此沟通。阿利能给了人类更强大的火种——矿物燃料,并悉心教导他们该如何开采。与此同时,无数关于游牧、农耕、渔林的知识源源不断地灌输进人类的大脑中,人类聪慧的本性和阿利能们出色的教导方式,让这些事物在几代人的时间里便已被牢牢地记住。

  而在距今大约两万三千年前,有一部分人类,甚至在阿利能的引导下,掌握了高端的文明标签——艺术。在这一条件的支持下,他们得以部分融入阿利能本身的圈子。对一个(于阿利能而言的)下等的外族来说,这是无法想象的殊荣。

  这一小部分人得到了莫大的奖赏,即是跟随他们的阿利能主人,一个个氏族地迁居至另两片已被征服的大陆,莎洛约格和雅芬多厄,正式确立了迄今为止人类所有的活动范围。

  然而不知何故,阿利能忽然开始大规模拆除自己设立在北方世界的建筑。由于某种无人记得也无处记载的原因,在拆除了几乎所有建筑后,阿利能在一夜之间突然全部消失了。关于他们消失的真相,没有留下任何史料,也没有任何学者能分析出原因。考古学家所发现的距今最近的阿利能遗迹,也已有一万八千年历史,而在那之后仿佛就出现了断层,再也没有任何遗迹留下。

  而因为阿利能的消失,长期被阿利能所压制的巨龙彻底解放,在北方世界四处肆虐,带来灾祸与死亡。当时已发展甚盛的人类、精灵、欧多露因等附属文明,因此受到了极大的打击,部分地区甚至已倒退到了刀耕火种的时代,终日活在对巨龙的恐惧当中,被巨大的阴影所笼罩。

  而在之后五千余年的时间中,最先崛起的,是兼具鸟类与亚人特征的天人族。由天人族所分化出的鹰王族,因为具备强力的变身与飞行能力,和极其壮硕的体格,而成为了对抗巨龙、守护北方世界的主力军。

  直到距今两千年前,鹰王族在莎洛约格都一直是极其强大的种族,甚至有些国家将鹰王族当作神明来崇拜。而将近两千年前,强大恐怖的赤龙姬横空出世,打破了这种局面。此为后话。

  实力

  阿利能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创造奇迹的历史。纵观阿利能历史上各件大事,无不是伴随着至少一件伟大奇迹的诞生。

  龙的创造,是阿利能在造物上的一座丰碑。最初的龙,诞生在阿利能领土上闪耀着诡异光晕的巨塔之中。若是天人这种人类与鸟类结合的物种也就罢了,却没有人知道,阿利能究竟是做了什么,才能凭空创造出一个如此强大的物种。

  直到今日,龙仍然在红龙境中盘旋不散,仍然能对世界造成威胁。它们能够口喷元素能量,飞动时双翼能够掀起飓风。坠落于地时庞若山丘,展翅翱翔时却又疾如流星;普通的武器根本无法伤到它们分毫,只有猎龙之国精心研发的猎龙魔法,才有可能将龙从空中击落。

  谁会相信?这种已成为世界标签之一的、带来不详和未知的巨大生物,居然不是神明的造物,而是出自阿利能之手。或许,阿利能确有着比肩神明的能力,只是并未拥有走到那一步所需的时间罢了。

  云城是阿利能建筑史上的一朵奇葩。这些凌空浮起的岛屿是阿利能在消失前不久所建造的,它们承载着比地面城市规模更大的建筑群。云城借助着迄今无法探明的力量,雄伟地悬在迷幻高耸的云端,亦是因此而得名。云城之上没有风雨,其水源是直接从广阔的云层中汲取;仿佛并非来源于这个世界的岩石和沙土筑成了它们硕大无朋的构造,这些无机质与其上的建筑一样,材质光滑而洁净,颜色浅而明亮。

  直到如今,云城依旧是天人等能够飞翔的种族首选的居所,舒适又美妙,踏入其中,便能感到有如做了一场迷离的幻梦。

  守望山的建造更不必说。三千余米的高度、凌厉斩断的断面、目光灼热守望一切的守望山之眼,山中灌注的无数不屈的灵魂,以及从上古时代就存入的、阿利能全族毕生心血集合,且一路万千年守望日积月累沉淀下来的,厚重的智慧。

  据说进入守望山者,必将经受守望山怒火的考验。觊觎禁忌知识之人不得进入,觊觎阿利能财富之人不得进入。守望山有着自我的意识,万年如一日地坐落于沙漠中,日复一日地越过沙丘和蓝天守望北方,不知它有时是不是也会感到孤独呢?

  被称为“世界之钟”的大能塔和荣誉塔,是迄今存留于当代文明眼中的奇观。近千米高的、建在山地城市中央的双塔,是整个北方世界最高的建筑。这两座塔在阿利能的年代,曾经是专门为龙打造的栖息场所;原本这种塔在阿利能的时代遍布各地,阿利能在雅芬多厄和俄萨索德都建造了许多同样的高塔,但后来都被他们亲手拆除,只有这最后一组他们没有来得及拆除,就一夜间全族消失,于是这双组塔幸而留在了莎洛约格的中央。

  如今大能塔、荣誉塔被划入艾萨坤的境内,作为全大陆的学术公会,和全大陆的骑士公会,以及艾萨坤的政权中心。

  在大能塔中,来自全大陆各国的学者没有阵营之别,只有肃静的学习、课业、实验。

  而荣誉塔更是各国处理外交事务的绝佳场地,各地的骑士团长、国王代理人、元帅将领等等代表着国家脸面的人物,在这里进行过无数次喧闹的会议、演讲,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合约签订。

  “战火不及艾萨坤”,似乎在整片莎洛约格大陆中都是一条不成文的公共法则,如今有传说称这一规则最初来自对阿利能遗迹的崇敬。或许是真的,或许是假的,但大能塔与荣誉塔的伫立,就是阿利能曾经在这片大陆上呼风唤雨的有力证明。

  遗产

  除了云城和上文提到的奇观之外,阿利能的遗迹遍布北方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但大多数都是单座建筑,绝少有连成一片的建筑群。这些建筑包括高度不如双塔却依旧能直插霄汉的高塔,规模堪比巨大城市的宫殿,或者规模宏大的地下建筑。这些遗迹的建筑风格与当今任何一种人类文化都不同,似乎阿利能分外崇尚艺术性与装饰性,不容许在细节上有一分一毫的偏差。

  他们的建筑无一不是精密到令人发指的程度,纵使格局大到人站在最高的屋顶上也一眼望不到边,这偌大的整体内部的每一个细节,却都在挑战人类视觉分辨能力的极限。微雕、复杂无比的花纹、金光闪耀的线条,墙壁上令人炫目的华丽浮雕与壁画数不胜数,无数仿佛梦境的花园遗迹和庙宇遗迹更是在这一点上登峰造极,直至无以复加。

  从阿利能的遗迹中,人类学到了极其珍贵的建筑技术。而阿利能所使用的材料,人类至今没能复制——暂不说以远超人类技术的精密技术加工过的石材,他们在装饰和加固工程中所用的闪耀的金属,人类非但无法复制,连判别其成分都无法做到。

  有些人妄图通过拆除遗迹、挖走金属来发一大笔横财,但谁也没有想到,阿利能的众多遗迹,过了两万年,也仍有浓郁的魔法力量在其中萦绕不散,而有些具备自动化功能的装置,甚至至今都还能够使用。这些诡秘的、不同于当今任何魔法的力量暗中保护着阿利能的遗迹,任何武器与术式都不能伤其分毫。

  最庞大的阿利能遗迹,当属耶努伊勒本土的朗冯·昂东多利特遗迹。这是阿利能文明迄今所建成过的最大的城市。据说这座庞大的巨城规模堪比一整个国家,近千米高的塔楼与百余米高、十余米宽的城墙连绵成片,而城下密布而精妙的城堡般的建筑,远远望去,却宛如广阔的石筑平原。

  如若从极远的地方眺望,这座巨城仿佛是用黄金所打造。在阳光下,朗冯·昂东多利特气势如虹,头顶白昼,将巨大的阴影投射在大地上,而城内仍有强大而诱人的魔力在其中川流不息。

  有流言称,若有人能活着穿越遍布魔兽、灾难和瘟疫的丛林,穿越连血液都能烤干的沙漠,踏入这座巨城的城门,就能够看到,城内仍然隐约有着阿利能留下的幻影,虚晃如梦境,一旦身临其境,仿佛能感受到过去阿利能辉煌的时代,仿佛他们从未消失——但回过神来时,能看到的又只剩下一座空无一人的鬼城,诡秘到连飞沙都有意地避开这里。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