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活动

奈瑟都兰13)碰头见面

2020-09-16 18:25:38
0
76

因为返校的事情写了挺久的……

回学校忘记带电源线了,打了两把游戏电脑已经没电了,只能说运气不是很好

--------------------------------

一个晦暗的黄昏,维尔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他的阁楼上。天上积着厚厚的雨云,夕阳的光芒照射在云层上方,透不过,把整片世界染得玄黄一片。

他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一头睡死。深夜之时他被雷声惊醒,但是只见雷声不见雨,闪电劈开天空,刺眼的光芒落在云层之下,把火泉镇照的惨白。

古人云:北闪三夜,无雨大怪。

荒原上的雨季就要来了。

 

维尔走到火泉河边,这里有家酒楼。白天里,酒楼只坐着几个喝茶吃着果脯的军官,伙计站在一边,看着这些军官享受,口水快要滴到领子上了。

他看到维尔走进来,理理衣服,站起来迎客。

维尔对他说:“有预约的,伍德定下来的……”

他立刻说:“二楼靠河的房间,请客人随我来。”

维尔跟着他慢慢走上楼梯,木制台阶发出哐哐哐沉重地回响,甚至伙计都回头看了一眼,他没想到这位客人会有这样的重量。不过他扫了一眼,马上就扭头过去,不关心客人的事情,是他干这么多年伙计仍然有这个糊口工作的原因。

今天还是惯例,四叶草的法师们在这里碰头,跟以前一样,要讨论法术、耗材这样的话题。法师之间交换情报和资源的习俗,从远古时代就开始流行。

伍德作为队伍的召集者,按照惯例是来的最早的,当维尔来的时候,他站起来,但是没有向上次聚会一样对他热情的表示欢迎。他只是举了一下手,表示见过了维尔,随后便紧紧盯着维尔的神情。

维尔感觉很疲倦,他反应过来伍德和他在打招呼,于是伸出手随意地挥了挥。今天他穿的非常正式:披上了长袖的青色外袍,系上了玉石颜色的纽扣。在法师袍的左右两侧,各挂有流苏和纹饰。

正装出席的维尔找到自己的位置,安定地坐下来。接着又是几个法师,有个白白胖胖的是起的晚了,有个则是从镇外赶来的,他们到了以后,伍德看看房间里的情况,便宣布人到齐了。

一个女法师坐在桌上,率先开口说:

“前几天,我沿着火泉河顺流而下,找到荒原里的一处绿洲,在绿洲里我发现了一些月见草,我愿意拿出来五株,不知道有没有人需要……”

见到有人开口,几个比较有空的法师也就相继拿出了自己的成果,从这些收获上看,火泉河确实滋润了这片荒原,火泉河的上下游附近,是这些法术收获最多的地方。

摆上来的收获有月见草、黄华石,除了这些还有一些留在火泉镇里的法师亲手做出来的物件,比如说手工压制的白药,比如说亲手绘制的卷轴。

接下来有外出计划的法师,当然想要让自己的腰包里装满了卷轴、药水和道具,只不过在场的法师大多囊中羞涩,出不起多少钱,所以有许多人打上白条,约定支教的“工资”发下来之后还钱。

说完这些,大家就把目光转到伍德身上,毕竟是他提出:因为局势的变化,我们要提前召开这一次碰头聚会。人是他喊来的,是他一个一个走街串巷通知的,那么伍德当然不会只满足于收购一些物品,交换一些物资,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但是伍德的眼神望着河边窗外的街景,他抽着烟,从南部林区带过来的纸卷烟已经快要被他抽完了,而本地夹杂了大烟蕨麻的烟,他抽的嗓子疼,不习惯。他还是习惯性的点起了烟,并且吞吐着云雾,并不急于第一时间开口,这是一个法师的习惯,因为职业者更需要冷静。

然后他把烟掐灭,拿剩下的烟卷在烟灰缸里磕了磕,咳嗽一下,这才开口说:“火泉镇最近可能会有大变,我们是不是应该暂避风芒。”

其他人争先恐后的发问,维尔没有提问的空隙。但是要说谁最清楚具体情况,只怕他和伍德已经不相上下,所以他干脆地把椅背往后一挪,自己靠在椅背上,美滋滋地享受起来。

伍德把自己在火泉镇的所见所闻都描述了一遍,随后建议说:

“火泉镇的风向,现在就落在姜朗与何齐天的身上,这是大变,也是机遇,为什么我们不能分一杯羹呢?”

他话说到这里,坐在他边上,关系好些的几个人已经露出意动的表情,他看出来了,不动声色又在加码:“诸位请想想,如果我们跟随姜朗出征,是不是要比他那些私兵更加靠谱,更加重要!战利品和缴获,哪怕无法占到大头,那何齐天储备十年的宝库也该有我们的一份吧!”

他话说完,语音刚刚掉在地上,却看到刷的一下维尔推开了椅子,站了起来。原本还很安静的房间被这声音打破,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扭头去看维尔,而维尔见到众人已经转头看他,便摆出自信的模样问了一个问题:

“你就这么相信姜朗吗?”

刚刚他感觉到伍德的用意,无非是给这些四叶草的学生画个大饼,却要他们冲锋陷阵,为他拿大头而出力,他当然接受不了。所以他按照自己刚刚打好的草稿继续问:

姜朗坐拥火泉镇,据点坚固,贸易畅通,富裕有兵甲,却不能高枕无忧,平靖一方,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不是有钱吗?他不是有士兵吗?他的钱被拿来挥霍,他的士兵不愿意拼命。镇民害怕他,只能被他驱使,却不能为他付出,所以守成有余,开疆不足。

那么他能赢吗?积攒多年,想要拿下衰牢山,逼近大荒,火泉镇还有余力,但他意不在此,他的目标是什么?当然是何齐天,他要何齐天的命,但他有能力做到这件事吗?

他做不到,因为火泉镇的官僚和士兵没有能力去搜山检海,所以站在姜朗那一边,真的还会有这么光明的前途吗?如果官员士兵做不到这件事,那么谁来做?你们做,你们谁是何齐天的对手?

他环视四周,只见到一排肃然神色的同学,还有一个脸色铁青的伍德,伍德正冷冷的望来,还停留在他编织的云雾里。维尔笑一笑,把椅子拉回自己身边,摇摇头,慢慢坐了下来。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