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活动

奈瑟都兰14)检举

2020-09-21 21:55:38
0
87

有点拖沓……

---------------------

14)检举

对维尔来说,他在碰头会上已经尽力了。

当他走出来的时候,伍德叫住他,问他:

“难道我们真的不能为了一件事共同奋斗吗?”

他从人群里站住脚跟,正要回答,却被一个同学打断了,这位女生拦住维尔,冲着伍德笑笑,并且说:“我对他说几句话,可以吗?”

伍德不想得罪别人,所以强自摆出一副笑脸,冲着女生点了点头。

这位女生迅速的点了点头,便转身过来,她比维尔还是矮一些,但眉目上挑,嘴角带笑,毫无疑问地占据了谈话的主动权。

她笑盈盈地问,声音却很轻:你真觉得姜朗所策划的这一切,都不能成功吗?

维尔回答说:我认为不行。

她反问维尔:那么你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却选择劝我们离开?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就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咯,承下你的情,希望你自己也要当心。

维尔一开始还以为她要逼问自己具体的情况,但女生始终是笑盈盈的,便发现自己猜不准她的用意。

而女生接着对他说:“倘若你真的要和伍德一刀两断呀,那么你可别把希望放在伍德还顾念旧情上,他如果下定了决心会怎么样呢?你说他会不会把一个威胁扼杀在刚刚发芽的时候呢?”

说完,她冲维尔挥了挥手,便转身几步追上远去的四叶草学生们。

维尔悚然,他意识到一个被他下意识忽略的盲区:伍德被他步步紧逼,到底会做什么。

而伍德已经在喊他了:“维尔啊,维尔,我们真就不可能共同进退吗?为什么,难道你有什么别的计划,能上你得到更大的利益吗?”

维尔决定和他实话实说:“没有,其实我也不为了什么。只是你帮助姜朗滥杀无辜,陷害同学在危险的境遇中,我不愿意,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说完他大踏步的走了出去,而伍德看着维尔远去的背影,闭上了眼静静地点上了新的烟。

 

下午,伍德来到了姜家堡的门前,他抬起头,高墙矗立在眼前,青苔漫长,光泽不再。墙上有私兵拄着枪站岗巡逻,他猜测里面或许还有临时的反法术符文,不过他摇摇头,今天他来,可不是为了表演什么单人破堡。

苍老的女官带着他穿过了大门,越过了堡门之后,眼前露出一片郁郁葱葱的花园,花香鸟语,修剪养护的很不错,只不过被剪成完完全全死板对称的样子。穿过了花园就是主堡,通往主堡的路是直直的一条,地面上铺了青石板。这些青石板倒是保养得很好,只不过许多块已经有了龟裂的痕迹。

伍德故意走的不快,相应的,知道伍德来城堡的姜武轻松地逮住了他。

他在鲨鱼口失败了,虽然不是他的问题,何齐天来了,谁来都得留在那里,但是姜武还是要来讨个说法。伍德躲着他走了两天,不过现在已经不比往常了,他一定得做点什么。

 

姜武拉着伍德从侧道离开了花园。在花园角落里有一台净水机器,从这里流出来的水虽然用来浇花,但比人喝的还要干净健康。他们绕着净水池走了一圈,身处的位置已经低过地面,姜武领着伍德拨开一大丛垂下的灌木,用钥匙打开了隐藏的铁门。

伍德眯起了眼睛。

里面是枪,枪和各种各样的盔甲武器。

有各式各样的步枪,从发烟火药枪械到先进的手动枪机式步枪;有手枪,转轮的和弹匣式的;如果说这些枪械都还算一个军阀领主应当的储备的话,那么在最中间的台面上,摆了一把长枪:枪管长,有抛光、附魔与符文,带有一支精美的瞄准镜。

另一边是冷兵器和盔甲,这里的刀剑都是精钢制成,绝不是火泉镇这里贫瘠的工业所能打造的,一看便是通过铁路进口而来。屋子里的盔甲只有寥寥几副,但无一例外,全都有手工牛皮肩衬、护心镜与皮革缎带,一看便是制作精良的产品。

姜武把伍德引到这里,当然不会突然翻脸,说他擅自闯入禁地,按律当斩。这处武器库受他管辖,他本身也是一个爱舞刀弄枪,又喜欢打靶的性格,这次拉伍德来,首先第一个目的,就是要和伍德调解矛盾,过去发生什么,他可以不追究了,但是伍德也不能没有表示。

伍德眯起了眼睛。

不过马上他就满脸堆笑,因为姜武对他说:

“哎,这次请你过来,主要就是我们之间,把话说开了,之前没有算到鲨鱼口的那边的情况,我也不会再怪你,毕竟何齐天,我们父子忌惮他那么久,他自然也是有些能力的,你说呢?”

伍德点了点头。

姜武继续说:“还是上次的事情,之前那支枪,我试过了,很满意,快、稳,小妹听说之后把她的那支也放到了我这边,你说说有什么思路吧。”

伍德说:“之前我提的建议是用符文吧,听你的说法,精准纹路效果不错,不好意思,这几天过来,我感觉以前发生的事情都隔了一个世界一样。现在这把狙击枪,我觉得精准纹路作用不大,也没有快速把枪的需要,不如我们试试让使用者进入全神贯注的状态。”

“不错,”姜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点了点头,“你试试吧。”

 

伍德把枪支组装好,对姜武说:我认为,现有的材料可能不够支持我们的想法。

姜武于是表态:那我们下次继续,你可以列一个清单给我。

随后他起身,表示要送送伍德。伍德抬起头,心神一凛,知道真正要害的时候要到了,他赶忙把打好的腹稿在心头过了一下,为了保证姜家人能出手把维尔这个“不安定因素”控制在火泉镇,他今天甘愿装孙子、打下手,就是为了在姜武面前说出这段话。

他用黑暗掩盖了神态里不自然的部分,在姜武看来他用完全热诚的语气说:

“你知道我有个同学是维尔,他是个角色,搞枪铸剑很在行,就是上次被你套去鲨鱼口的那个。最近他出了些问题,我是说,他好像不高兴我们这么摆弄他,你知道吧,总而言之,他是有干大事的能力,而且打算要付诸实际了。”

他把一套话说完,便盯着姜武看:他看见姜武的脸色黑了下来,然后变红,姜武恍然大悟的过程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甚至连他的结论都想到了——这维尔是什么人,明显是个危险分子!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