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活动

奈瑟都兰16)玉蹄里

2020-09-25 23:35:23
0
67

最近天天云顶之弈……挺好玩的……找回了自走棋的滋味。

调整下作息,继续更新吧

------------------------

16)玉蹄里

渡过无定河……渡过无定河之后,便置身于荒蛮的世界里。林灌错落,间杂高树,树生的奇奇怪怪,放眼望去都各不相同。

道路隐藏在树丛中,只是一条土路延伸到树丛里去。越过了树丛,收割后的菊芋田里,枝叶零碎地堆在一边。尚未播种的待耕地,笼罩在雾里,隐隐约约里转眼好像又到了作物成熟时,郁郁葱葱颜色青翠。

路上能见到行人,他们有的无忧无虑,扛着锄头走在道上;有的行色匆匆,眉头紧蹙,这些人年龄不同,神态不一,但是无一例外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衣着。他们穿着短衫长裤,而这些衣服的形制、色品、材质,看上去都一模一样。

这说明他们穿的衣服都来自于同一个地方,维尔想了想,自己在火泉镇没见过这样的衣服,最多也是索兰安穿过,所以这里应该有一个衣被厂。

有工厂,说明这里的村落已经不再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农耕村庄,人们自发的在这里尝试工业和工业化,可是他们一开始哪里来的积累呢?

 

维尔带着问题走进了村子里。

很容易就找到一个人,从他的口中维尔知道这里叫做玉蹄里。

玉蹄里。衰牢山的边界,四座山峦起伏,连绵不绝,中间山谷却平坦光滑,就像是一只巨兽从天儿降,把自己的脚印按在了山间。

由于它太用力,以至于把地面都压成翠绿色,这个村子坐落在峰趾之间,

薄薄的阳光透过树林照在路面上,显得温暖而和煦。村子虽然有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但总体来说却是静谧的,在这里你寻一处空地眺望,便能看到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以及河谷里流淌不停的无定河。

藏身在小村庄里的人们,多多少少经历过种种苦难,不是在帮派手中被驱使,就是在矿井里担惊受怕。他们的生活比维尔所想象的要痛苦许多,因为这一切是无序的、混乱的,但正是这一种生活,让人们醒悟过来!

维尔转悠来、转悠去,终于找到了一种特别嘈杂声音的源头。

原来那个作坊不在村子里,而在山脚下的河边,下去是很长的一段路,但修的平整干净。维尔放眼远眺,发现河边的摆开了几把枪,他认为那是枪,所以一边有一个锻工间、还会有锻铁炉、好几棵树被干脆利落的砍倒,上面安装了老虎钳——所以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山林间的修械所,就是为了修理枪械。

维尔对这个村庄、对钟表匠对索兰安的身份都起了更大的好奇心。这些人为什么要聚集在这里,造枪修炮,这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村庄该有的东西。这里有工业,有枪械,那么他们究竟打算要做什么?

 

这时候突然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他戴着顶平草帽,草帽下是一堆锐利的眼睛,在他背后有一把步枪,擦得锃亮,烤漆都磨掉了,也不见枪管上有一丝灰尘。

这个人就是张迎。

他像偷猎者胜过像农民。他说他去过火泉镇,也读过书,因为读过书的缘故,张迎爱说话,而且说得很有分寸,讲风俗、趣事、爱好,总是能察言观色。山间的故事在他口中非常有趣,飞鸟有灵性,走兽有爱心,各个地方他都能讲出典故和趣事,不知不觉,维尔已经远离了修械所,到了张迎的家边上。

索兰安请维尔帮忙,第一步就是让他去找张迎,并且说张迎当然会安排维尔在玉蹄里的一应事物,叫他放心好了。维尔答应下来,放心地跟着张迎走到了他家门口,突然停下脚步,不走了,然后问:

“你家里有一位中阶的职业者?”

不是他疑神疑鬼,而是中阶职业者,在火泉镇、衰牢山,确实罕见。如果说在林区的四叶草学院里,毕业生有三分之一能到中阶,那么在火泉镇,二十五岁的中阶职业者可以称得上“绝世英才”。

“是啊,是我的养父,关于他还有一段传奇的故事……”张迎解释了一下,便把维尔推进了门里。维尔能感应到那位中阶职业者,当然是因为对方正在积蓄力量,气势已经升腾,完全进入战斗的状态里。

但门后面却不是一个挑开帘子杀出的敌人,而是一对老人:

 

一个老妇人坐在院子里,不过今天没有太阳,她只是眯着眼缩在躺椅上,什么也不动。

张迎对她说:“我回来了。”她就说,回来了好,回来了好。

站在老妇人身边的就是张迎的义父,一位富有话本色彩的人物。张迎自豪地介绍说:这是我的义父,张升智。

老人握着剑,他职业者的气势已经腾空而起,原来他现在眉头紧蹙,心神悬于一念之上,双眼紧闭,只有手中握住的剑在微微颤动——他在训练自己听风,听懂了风向,就能听懂敌人的劲道怎么走,就能找到敌人全身上下没有力量的薄弱点,然后一击致命!

维尔看出来了,他转头像问张迎,但张迎没等他问什么,就已经把他带进了屋子里。一间带窗户的偏房,里面是一张桌子,一张床,床上有堆整齐叠着的毯子,甚至还有个衣柜。维尔翻了翻衣柜,空的,他把自己临时提出来的几件换洗衣物往里面一团了事。

他发现这间房居然还不错,干净、清爽,外面就是自然,再也没有火泉镇或者奈瑟都兰林区那种摩肩擦踵和人挤人的感觉,他坐在床上,一时升起了留在这里的想法。

张迎进来了,他拿了些杂物,都很旧,他说:“你是索兰安介绍来的,我们大家都认识他,你安心在这里住下吧。有空你可以向我义父学点剑,你是不是挺感兴趣的?我建议你打听打听,我义父当年现在,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但我妈妈,她需要休养,希望你能理解。”

维尔点了点头。又问:“索兰安叫我是来帮忙的。”

张迎意味深长地说:“到时候会有你忙的,但现在我们还可以享受一下最后的平静。”

玉蹄里平静恬淡的生活被这句话砸出了一个裂缝,维尔透过缝隙往后看,原来是鲨鱼口烈火里挣扎的矿工,火泉镇无助的镇民,还有何齐天和姜朗残忍的对决。想到这些他心神摇曳,恨不得回转镇上,可是他能做些什么呢?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