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活动

奈瑟都兰17)张升智

2020-09-29 22:11:21
0
54

17)张升智

吃饭的时候,张迎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张升智坐在椅子上,桌上摆着盆和碗筷,里面是粗粮馍和芋头。

张升智看到维尔下来了,便对他说:“就是这些,吃吧。”

他说的平平淡淡,但是在维尔眼里,又完全是另一幅景象:

光落在桌上,从门口进来的侧光把张升智苍桑灰白了的脸分成了两半,熠熠生辉是白发,在光线下它们攒簇如钢刺,凛然不可侵犯;灰发坍圮衰败,它们猥琐在阴影里,宣判迟暮的来临。

极大明显的对比让维尔不由愣了神,他当然顺便想起了这位猎人、斗士,一位山民英雄的故事,它是人人皆知的,但哪怕是生长在四叶草信息爆炸里的维尔,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值得传颂的故事。

 

张升智死过两次:第一次是患了绝症,躺在床上只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一个走方的医生来串门,七十多岁一把白胡子的人,披一件破破烂烂的白大褂,表情冷静、严肃,他走到张升智的床前,那时候张升智只是个挖路的工人,每天赤膊挥洒汗水,但他也想活,他用喉咙喊:救……救……救。

老医生就问他:救你可以,你命大本该不死,我要你痊愈之后用剑剖下冰牙熊的胆。你愿意做就点下头。

张升智当然点头,老医生从试管里拿出一朵花,一枝花开了两朵,张开根茎就要往医生的手上爬,那个老医生便以这朵不死的花为药引,为张升智调养七天之久,张升智下地之后,哐哐给医生磕了两个响头,医生轻飘飘地说,这干嘛,我们做个交易罢了。说完,他挥挥手,一转身就消失在云雾之中。

伤势痊愈以后,张升智跟着盐商穿过整条衰牢山,到了外地去,没人能说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十几年后回来了,独自一人,穿过九步梯,穿过龙岭和皇天坂,带回一把剑。

他单身独居,平时打猎,但他也在慢慢的老去。于是媒人就给他说老婆,最后说上了,为什么说上的呢?因为他的脚瘸了,精气神被打折了,也再也不是那位无双猎人了,他考虑到更现实的问题,这都是被他的第二次死亡逼出来的。

那时候他在山下救了几个人,一个大矿主的长子和几个随从,他们的车滚下了山崖,随从舍身救下小矿主,自己重伤瘫倒在地上,据说小矿主当即就要求别管救他的人,而张升智和他吵了起来。

他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一天晚上,月黑风高,又下起瓢泼的大雨,他从睡梦里突然转醒,感到有人闯进他家里,这种天气,他当然知道来者不善,可是还是斗不过多人围攻,他打死三个,还是扛不住暗枪攒射。

来的人用钢管钉死了他,双腿都打折,放在雨落完湿漉漉的泥地里要他慢悠悠的等死。

他吐出带血的唾沫,问是谁,他们就反问他:你妈个闸种,不知道卑躬屈膝是个野蛮人,和小矿主吵架,你配吗?说完,晃了晃钉穿他的铁管,确保牢固,走了。

但他没有那么容易死,二十年前融入他身体的那朵花仍然兢兢业业的发挥着作用,那些流血的伤势都渐渐愈合,他感到自己的伤口在发芽,以为是幻觉……

他知道自己这次恐怕是逃不过去了,能救他的只有一个人,二十年他见识长了不少,他见过骑龙的法师,负卷的学者,钢铁外骨骼中的战士,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像那个医生一样起死回生!

在第三个黄昏时,所有讲述的人都提到这第三个黄昏,不知道是哪里传出来的故事,雨季的天空堆满了积雨云,大地被罩在一片玄黄之中,成片的松鸦在天空中不停地鸣叫,阴影里是张升智苟延残喘的身体。

一个医生走进村子里,一直到了篱笆旁边,他靠在篱笆上,看着张升智,在张升智的眼里,他的一切都没有变。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仍然拄着那条黄梨木手杖。二十年,张升智走过了他的巅峰时刻,变得迟钝,斗志衰退,身体也不复以往,满打满算,他也只敢说自己有六十年的寿命,但二十年前这个医生就是八九十岁的样子,他为什么能长生不死?

但那时候张升智只能想到自己,他抬起头,勉强看到老医生的胡须,他说:“二十年前您救过我一命,这次能再救我一次的也就是您了。”那个老医生随便笑了笑,“二十年前用九死昙才勉强把你救醒,这次还有什么能救你?”听见老医生在笑,张升智觉得有戏。当然他当时是痛苦万分,绝没有故事讲述的那么轻松写意,他说:“我不知道,可您肯定有办法的。”

“我有办法,”老医生说,“上次我们做的交易又怎么说?这样吧,我试试看试试看罢了。你要知道,死,并不可悲,所与人都会死,我见过数不尽的人死在我面前,又如何?”他叹了口气,

“只是这种死法可悲。”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下来,只有大片大片的松鸦在鸣叫,它们为英雄的逝去而雀跃,它们的叫声诡异又古怪,但是没人在乎,因为老医生说出死法可悲的时候,张升智就答应了所有的条件,于是医生径直走了进来,把钢管拔掉,衣袖一拂,张升智就出现在自家的床上。

老医生说能起死的九死昙已经起过作用,那就只剩下可以回生的长生鸟,它在太清之中定居,转瞬千里,与日偕生,与日同丧。也正是借助这只鸟,张升智捡了一条命,他因此也被是位故事里的英雄,哪怕有些人说他只是运气好。

 

张升智并不谈过去的事情。

他抓起饼芋头来吃,顺便喝点酒,吃饱喝足以后,张升智把椅子搬到了庭院里,那里陪伴了他半辈子的老婆对他说:“出来了好,晒太阳好。”

“只怕没几天能晒太阳咯,老婆子!”张升智和她聊着天。

“下雨好,下雨好。”

维尔大大方方地走出来,他请张升智教他点剑术,他说:

“这里虽然平静安详,但我心里并不平静,如果不做些什么,我总感觉太浪费时间,所以我希望您能教我一点剑术……”这番话说到这,维尔就看见张升智已经转过头来,目光灼灼,想说些什么。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