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活动 资料

泛神信仰介绍:洛芬教与那涂教

2019-05-28 10:31:56
0
611

起源

在古典末期,大约公元前三世纪至二世纪,泰欧地区的克伦西斯人生活在山林与海洋之间,对于大自然有着非常直接的认识与亲切感。相比于商贸发达、夏季炎热的斯依克尔地区,克伦西斯更为清静宜人。虽然被南方人视为蛮夷,但实际上克伦西斯人非常重视智慧的传授。他们积极向南方人学习哲学与科学知识,并逐渐将原先的大自然信仰发展为更具思辨色彩的泛神信仰。

克伦西斯的统治者向来有向智者请教的传统,他们亦欣赏接受了这种新型信仰,并允许智者向人民传授这种先进的“知识”。根据克伦西斯当时当地的泰欧方言,他们给这个宗教起名“洛芬教”。(后来克伦西斯统一了全泰欧地区并对外进行大规模扩张,建立泰欧帝国,洛芬教改名为泰欧教,即为国教。)

 

基本教义

洛芬是“自然”之义。后世的宗教学学者将这种宗教归类为泛神信仰,在汉语当中与泛灵信仰相似,实际上差异极大:泛灵信仰是绝对多神教,认为万物有灵,所有能接触到的事物都是一尊神明。而泛神信仰则介于一神教与无神教之间,它的基本教义是这样的:

世界是一个整体

世界本身即是神

因为神即世界,世界即神,因此神无处不在

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属于世界的一部分,即神的一部分,包括人类。神的内部有着不断的动态变化和能量流动,而世界从最初的简单的形态变成现在的复杂样貌,是神的智慧在生长,也即是人类的智慧在生长。(注意能量和智慧的概念区分)

人类对世界有着诸多疑惑,不应该感到害怕,因为人是世界的一部分,所疑惑的不过是世界的另一部分。而人类所需要做的,是去了解这些部分,形成神内部的智慧网络,让整个世界得到更大的成长。

人类同样不应该害怕死亡。人的诞生是从神的内部形成的,死亡也不过是回归到神当中去,变成神的另外的部分。留下的智慧,却会传承下去。

 

向北方传播

从“世界一体”的教义出发,洛芬教的智者认为人类作为世界的大脑应当团结一致,无论是政治上还是思考上。克伦西斯的统一、征服过程亦被美化成践行洛芬之道,泰欧王国乃至泰欧帝国建立之后,泰欧人亦在客观上促进了地中海各地的发展,带来了文明之光。

除了政治上的团结,思考上的团结亦被智者们摆上日程,他们模仿在克伦西斯时期的传授方式,给泰欧各地的人民教授世界的真知,至翁戈皇帝时期,全泰欧地区的人均已改信国教泰欧教。

然而一个普世性帝国必然是多民族的大国,操不同语言、遵不同习俗、信不同神明的民族共同生活在这个帝国当中,国家稳定的重要性远远大于传教,因此即便外族人民没有公民权,皇帝仍然尊重各民族的习俗与信仰。

值得一提的是,在泰欧帝国时期,三世纪初的泰欧皇帝斯累雍曾因宗教而疯魔。他不顾成本不断往斯菲尼亚派兵,企图收复帝国失地,却忽视了国内的人力与经济水平,导致战争打不好的同时国内亦民怨沸腾。听信泰欧教长老之言的他企图在斯依克尔建立所谓的世界坛献给神,以祈求战争的胜利与国家的安定,为此他甚至征调妇嬬参加劳役,导致全国爆发大规模的起义,最终世界坛未建成,而皇帝本人亦被弟弟翁贾挑战而失去皇位。

只有一个地区的人民主动接受了泰欧教。被征服前还颇为落后的曼恰河中游流域,柯廷系的佩拉斯人生活于此,他们原本信仰自身版本的柯廷神话,认为世界存在着寒与热两大主神与天、地、风、水、生命等诸多神明。

泰欧教对大自然的尊重以及世界一体的教义吸引着佩拉斯人,他们改信泰欧教的同时没有放弃原先的神话,至二世纪海瑞帝国时期两者完全融合成一种更加庸俗化的泛神信仰,名为那涂教(因在古佩拉斯语中自然被成为“那涂”)。在列国时期之前,淳朴的佩拉斯人从那涂教的基本教义发展出来诸多朴素的教派,他们甚至认为作为世界思考者的人类能够运用天地中的诸多元素来产生“魔法”;一部分人则通过探险去发现世界的奥秘,增加世界之智慧;另一部分人则通过隐居山林之中,来感受神的存在。

在天真浪漫的“魔法”遭遇惨败之后,列国纷纷处死了所谓的“魔法师”,转而支持有助于社会稳定发展的“生活派”,认为神对自身内部已经了解,人需要做的是按部就班地正常运行,包括耕作、纺织、建筑、锻造,包括歌唱、绘画、传颂故事,做好神所派给人的任务——过好人类自己的生活,好好地过完一生回归自然即可。

 

科学派的崛起

泰欧教在泰欧地区发展平稳。由于没有诸多宗教仪式的束缚,除了一些智者继续根据泰欧教的教义进行思考以外,大多数人都投入到了世俗生活当中,征服、统治、商贸、发展是他们能为神做的最大贡献。

而在北方,在中古列国时期,各国生产力起点较低,列国互相攻伐,封建战争未曾停歇,直到帕拉斯王国与黑泽尔王国联合统治才换来了局势的明朗,喜欢探索世界奥秘的智者重新出现在世上,他们拾起了洛芬教最早期的教义,重新思考“智慧成长论”和“内部未知论”。

著名的中世科学家贝思认为,神和人一样是需要成长的,尤其在智慧方面。智慧与循环着的能量不同,它可以通过传承而积累下去,进而持续增长。人是神的最大的“思考器官”,积累智慧的任务显然就在人的身上。

至于为什么要了解神自身的内部,一在于个体对于自己的内部并不是一开始就有完整清晰的认识,比如人对人体器官的了解也是不充分的,神也一样;二在于这有助于人作为神的一个部分,与作为整体的神建立良好的关系,使人能够在了解和探索之中愈发感受到神的整体的力量,通过这种途径,人可以无限接近神。

贝思积极地出外访学,为帕拉斯引入泰欧、亚朗、法赫拉穆特等地的科学成就,他建立的汉达苏斯学宫收藏了诸多典籍,绝大多数都是他与学生们翻译自那些国家的科学经典。

然而科学派最终取得胜利还要等到九佩索王国的统一,稳定的政治局势、广大的疆域、发达的商贸与工业,都给科学的发展提供了条件与需求。这当中,那涂教教义的指导具体有多重要,则见仁见智了。

总而言之,泰欧与九佩索在近代成为了科学先驱与工业先驱,他们分别开启了第一次工业革命(蒸汽革命)与第二次工业革命(电气革命),奠定了在近现代的大国地位。

 

哲学

融入哲学发展而来的洛芬教在一开始就具备很强的思辨色彩,而全民信仰泛神的泰欧人与佩拉斯人在思考上有着一定的热爱,这使得从中古中期开始两国就涌现了诸多哲人,他们不断完善着泰欧教/那涂教的逻辑体系,或从相关的问题不断延展开来形成新的哲学体系。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