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数据删除]

2020-04-01 00:03:27
4
2067
你需要回复后才可以浏览帖子内容!
评论 (4)
  • InnoProt

    InnoProt 2020-10-16 22:29:56 1#

    咕咕咕.jpg

  • 狂战士铁圆

    狂战士铁圆 2020-08-03 20:45:10 2#

    十万字.jpg

  • 言字旁

    言字旁 作者 2020-04-01 12:39:38 3#

    字数:2209,约花费您10-15分钟的时间

    第一章

     

    觉悟吧,吸血鬼!

     

    在昏暗的旧屋中,少年这样对一个看起来同龄的孩子喊到。那同龄的孩子一头金发,红色的瞳孔仿佛有魔力一样。他手捧着书,听到这句话时也只是缓缓地抬起头。

    看着眼前手持匕首的少年,被称作吸血鬼的那孩子毫无反应。

     

    ——”

    你别想狡辩,没用的!

     

    持匕首的少年紧张得声音发抖,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凶恶之人。

    吸血鬼忍不住笑了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叫瑾椮Jensen),你呢?

     

    宝石红的眼睛中透露出一股真诚,看得持匕首的少年讶异不止。

     

    康瑟利特(Contradict……”

     

    持匕首的少年放下了匕首,有些摸不着头脑。

     

    过来坐吧,我这边还有椅子。你一定从很远的地方来吧?

     

    瑾椮笑了笑,露出了两颗异常长而尖的上齿。上齿反着屋外透进来的光线,硬是吓得康瑟利特又把刀举起来了。

     

    我,我知道了!反正是你的诡计吧,别想得逞。

     

    瑾椮怔了一下,脸上没了表情。他叹了口气,进到屋子更里面的房间,抽出一把椅子,把沙发让了出来。

     

    我离你五米远怎么样?

     

    康瑟利特不再放松戒备,全以为这些是吸血鬼的陷阱。

    瑾椮摇摇头不再看他,开始接着翻自己的书,一本又厚又大的书,书几乎有半个手臂那么大。康瑟利特就那样和瑾椮僵持着,站在原地不动,待他又举累了匕首,就再次放下了。

     

    累了?

    才没,只是觉得你可能没那么坏就是了。

    是吗……”

     

    瑾椮合上了书,康瑟利特看到他这个动作,拿匕首的手又握紧了。

     

    但你还是吸血鬼,别想着动手动脚的。

    我如果想动手动脚的话,你感觉你还能活到现在吗?

     

    说着,紧紧盯着瑾椮的康瑟利特突然觉得自己后背被拍了一下。

     

    “你这个反应能力,首先就已经出局了。

     

    看着康瑟利特受到惊吓的样子,出现在他背后的瑾椮颇似满意地笑了笑。康瑟利特还没缓过来,就双眼圆睁,死死地盯着瑾椮。

     

    没事吧?

    嗯?嗯——没事。

     

    康瑟利特摇了摇头,罪魁祸首瑾椮安心地叹了一口气。康瑟利特仔细打量了一下瑾椮,从头到脚,从服饰和梳妆打扮到神态和语气。

     

    你和他真的不是一个人。

    谁?

     

    瑾椮眉头略微上挑。

     

    那个家伙——”

    嗯,你先别说,就让我猜猜吧。

     

    本来要说出口的话,就这样被打断了,让康瑟利特很不屑地皱了皱眉。他看着瑾椮装作很吃力地皱皱眉头,然后又佯作茅塞顿开之色——这家伙还真是相当地不擅长说谎。

     

    我知道了!

     

    他话语中硬装出的那种孩子的感觉,真是让人说不出来的怪,康瑟利特想,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乏味感。

     

    你是不是什么贫困村庄的少年,爸爸妈妈相依相扶着过日子。你们一家和睦,邻里之间也互帮互助,日子美满到不能再美满了。然后——突然之间,一个长着獠牙,拥有无边魔力会着强大法术的吸血怪物无情地吞噬了你身边地一切,只有你一人得以苟活!——”

     

    当!

     

    康瑟利特一把抓住了瑾椮的衣领,用力过猛,匕首直接脱手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瑾椮那幅孩子般的喜悦神色立马褪去,只留一副好像什么都看不见的冷淡神色。

     

    你这话说的倒真是开心啊!

    看起来完全猜中了。

     

    白水一般地声音穿过康瑟利特的耳朵,反倒是如此稀松平常的声音才令人毛骨悚然。

     

    你果然就是个怪物!怎么可以这么冷血无情!?

     

    康瑟利特抓着瑾椮的衣领。那怪物冷冷一笑。

     

    巧了,几百年间来过这屋子的人,都是你这种经历,大同小异。他们也都是这么说的。

     

    作答的仍然是没有任何情感的声音。

     

    啊,啊,我懂了——你这家伙,是活得太久了完全不知道人间疾苦了吧!你瞧你,活了有整整数百年。你很幸福吧!你这种能随随便便祸害其他人的家伙怎么可能知道什么叫作痛苦啊!

    幸福?

    对啊,像你这种——”

    你当真?

    千真万确,你这种人——”

    给我坐回到沙发上去!

    我怎么可能听你——”

     

    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动起来了!

    瑾椮这个时候才开始感到害怕。他惹上的,可是千真万确的一只吸血鬼啊。虽然知道自己很可能已经快死了,但脑中却只能想着诸如啊,看来吸血鬼的眼睛,真的是可以迷惑人的呢之类的无用事情——就像那场灾难之中的他,除了被父母放入留有余温的锻造炉之中,避开了吸血鬼的视线之外,毫无作为。他只能任由那只形如鬼魅的吸血鬼召唤而出的死尸,肆意撕扯他最宝贵的家人的身体。

    可真是没用啊……

    ……

     

    你流泪了,没事吧?

     

    他猛地睁开眼。

    他还活着,面前就是那吸血鬼,那孩子仍旧面无表情。他面前的桌子上备好了茶和干面包。

     

    这是……”

    我不是说让你坐到沙发上了嘛,自然是要喝茶了。

     

    康瑟利特不是很懂这人的逻辑。但总之,他眼前这个叠加了许多符号——“吸血鬼怪物小孩子杀人凶手”——的小个头,突然之间变得和善了一些。

     

    我本来是不愿意强迫人的。用提交 取消

  • 言字旁

    言字旁 作者 2020-04-01 00:04:26 4#

    字数:2049,约花费您7-15分钟的时间

    序章

     

    我没有傻到会痴心妄想让所有——我说了,请好好地叫他们的名字。他们是血族,不叫什么吸血鬼。我没想让他们全部都跟人类和平共存。如果您想谈的就只是这种问题,那么还是请回吧。

     

    又是这种问题。康瑟利特习以为常。

    目送来客离开,叹了口气,他坐回了椅子上,继续处理接下来的日程——首先要和公馆的人员取得联系,那之后,还要和王都的大臣进行一场谈判。

    随着血族(Bloodline)问题逐渐被大多数人关注,他建立的组织的影响力也大了起来,进而有了话语权。不过,他从没想到现在已经可以和王都的大臣们讨论政事了,这还真是个有些令人惊讶的大进步。因此,偶尔他也会对未来的世界做一些更加美好的憧憬。

    血族——当然,大家更倾向于吸血鬼(Vampire这种名字。他们其实不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康瑟利特见过,也正是因此,才会搞起这样的组织。

     

    康瑟利特,门外有个没预约过的客人要见你——”

    啊,没预约?现在的人一个比一个随意,来头这么大啊。

     

    康瑟利特的助理汇报着突然而至的客人的事情,困惑得让他挠了挠头。老实说,在很久以前,别说是没预约的客人,哪怕是砸场子的人,也是不曾有过的。如今忙了起来,没有预约的客人反而让人很苦恼。

     

    ……可能,来头并不是特别得大。

    怎么,现在来头不用询问就能够看出来吗?可不能以貌取人呀。

     

    说着,康瑟利特拿起杯子,自己呷了一口茶水后,又拿出了另外一个杯子,从壶里倒了点茶水进去。

     

    诺,茶,不忙的话,喝一口,坐下来歇歇吧。你也不容易。

    那就谢了——老实说真想不到啊,还能有喝上茶的一天。

     

    说罢,助手一饮而尽。康瑟利特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苦笑了一下——助手也累得够呛呐。

     

    “你说的是,我的确也没想过这个组织会有这么出头的一天。”

    打住,我先把刚才的话题说完——我说他来头可能不是特别大,是因为,对方就只是个小孩子。

    小孩子?

    是啊,金黄色的卷发,穿着一身很朴素的衣服。啊,对了——他红宝石一般的眼睛倒是的确很少见。不过,我倒是不感觉眼睛的颜色可以证明什么。

    ……这样啊。

     

    总感觉,很久远的记忆被翻起来了。

     

    怎么了,是朋友的孩子?

     

    助理往十分具有可能性的方向猜测着。

     

    大概……就是那种关系吧。

     

    康瑟利特很紧促地一笑,轻轻点头。

     

    嗯,你先出去吧。我的工作就先放下,让他进来吧。

    好,知道了。你现在把工作放下了,晚上可别熬夜,我可知道你的脾气。

    哈哈哈,好,知道了,还真是瞒不过你。

    还是免了,只是因为你明天清晨就要出发去市中心,我才提醒你的。要不然,你就是免费的劳动力——早晚要鞠躬尽瘁的,我可劝不动你。

     

    笑着跟助理说了声再见,他简略地开始收拾桌子。

    助理,是最早和其共事的人之一。最初和她见面,听说过她的经历之后,康瑟利特也是大吃一惊——大概十年前左右,她曾经匿藏了一名血族很长时间,并且,还因为这名血族而伤害了自己人——也就是人类。

    具体的原因康瑟利特没问过,但任谁都能猜得到,大概是因为爱情。虽然很不幸,那名血族最终死在了数枚插入心脏的银质十字架下,但是她在出狱后仍不假思索地投奔了康瑟利特的组织,这很令人惊讶。她没有选择去盲目憎恨些什么,反而把这种感情化作了为其他血族谋福祉的行为。不知道这该不该算是英雄的一种。

    收拾完桌子,康瑟正发呆梳理着近来事项的时候。他面前的门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中探出来。

     

    啊,果然是你啊。

     

    康瑟利特又挠挠头,语气中有几分按耐不住的激动。

     

    好久不见呢。多少年了?

     

    那双红色的,让人稍稍有些发毛的眼睛,现在看起来一点也不可怕了。不过说来也真是惊人,那人的声音,丝毫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有所变化。

     

    二三十年了吧……反正是不短的日子——啊,对你来说可能就是一天两天的程度。

    哈,这个就是你们常谈的揶揄了吧。我可没老到那种妖怪程度。

     

    说着,小个头一蹦一跳地走过来,算是半跳着坐到了椅子上,开始打量起这间办公室。

     

    于是,听说你最近搞什么组织搞得风生水起的,我就过来看看。

    这样啊,多谢你还惦记着我。就现在来看还只能算是勉勉强强吧。人力也不足,反对的呼声也不小。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城主,国王之类的人还能注意到我们。因而我还能通过谈判稍微争取到点东西。

    你就不怕是被招安了吗?

    什么意思?

    想想看呗——就现在这么人类和吸血鬼之间的情况这么动荡,帝国层面怎么可能真正关心你这种无足轻重的组织。

    一如既往的毒辣啊……”

    总之,我很担心你。我觉得就是个阴谋罢了。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小个头宝石红的眼中放出了点点的光,不似平常快要睡着的那种样子。

     

    谢了啊。能被大人物惦记着也是不容易。

     

    康瑟利特点点头,然后做了个的手势。

     

    我没打算改变自己的想法。不过,既然是好久不见,那要不要陪我去吃点东西。

    你不会是在气我吧——气我吃不了你吃的东西。

    怎么会呢——”

    明明三十年前就有。

     

    三十年啊……对你来说可能不是那么长的一段时间。

    但如果只是要改变一个人的话,其实已经绰绰有余了。

     

    怎么了?不是你说要出去吃的吗,怎么又停下了?

    没什么,只是有点走神罢了。

    啊,这个好像藏着什么东西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小个头露出狡黠的笑容,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

  • 此内容暂不接受评论!
    热门帖子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