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奈瑟都兰18)闲时练剑

2020-10-10 21:21:44
0
1520

美人如玉,红袖添香,这种感觉确实不一样啊!

----------------

向张升智学剑,当然不会是维尔一时兴起。他们本来都学过剑术,只不过维尔因为学习法术荒废,而张升智日日磨砺,但毕竟都打下过基础,相见之后不做刻意掩饰,当然能看得出来对方是练过剑的。

但是孰优孰劣,不好判断,过手一场当然是最好。

 

所以张升智想知道维尔有多少实力,维尔也打着探听老张剑路的心思,他们捏起了木剑,站到了空旷的院子里。裁判说:“比剑好,比剑好!”就意味着战斗开始了。

 

维尔警惕的举剑在眉梢,仰观对手眉目眼神,下查步伐身姿,却发现张升智提起了剑,便龙行虎步的向他欺来,当下维尔舍弃了杂念,放空心神,全神贯注地对着对手刺去。

随着一剑刺去,他也踏前一步,只不过维尔拧转身形,他手中的剑直直指向张升智,但步伐却绕开了敌人的正面,这说明这剑是为了试探……可惜张升智从他步伐里看清了维尔的意图,也转过来和维尔绕圈子。

两个人对拆了数十招,维尔凭借着自己身体素质更好,反应更敏捷,以至于运剑更快,暂且不落下风。

张升智有些疲态,这时候他突然拉开两步,然后冲着维尔微微一笑,说:“你该见识见识别的了!”

说完他又踏步近身,一把剑当胸刺来,维尔下意识的侧步躲开,但听得风声,张升智的剑比风声更快,甚至已经转过来追着维尔挪开的心口。

无奈之下,维尔低下手中剑,急急运剑格挡,他深深吐气,感到内脏绞在一团,力量全都达到四肢的末端,而后他一剑砍在了张升智的剑上。

敏锐的他感觉到这时候的张升智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刚刚的对手只是用剑,剑术变化受限制于自己的身体素质,所以直来直去,克敌机先。

而刚刚他们两人把剑贴紧,维尔立刻失去了自己对剑的把握,手中得心应手的木剑忽然间好像换了个主人,被张升智控制的如臂使指,然后自己用力间,身上的强弱虚实,便完全被张升智听到,所以只能练练后退,不致败落。

但维尔心里却是清楚,要说落败,也只是片刻之间的事。

张升智欺身贴近,维尔甚至能看见他的太阳穴鼓起,体内仿佛有铅汞在流淌,以至于发出汩汩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维尔前所未有地镇静下来,他看见张升智手中的剑破空而来,树叶光影在剑上反射,疾刺而来的剑好像覆盖有鱼鳞的碎影。

他把一切收在眼底,身体下意识的侧过身来,收剑在身侧,举剑到肩头,出剑拦在张升智的动作上。

张升智轻抖手中剑,临到双剑交击关头,却变幻出轻轻的一荡,用这巧劲他把维尔手中的木剑荡开,剑直指面目刺来。

维尔并不惊慌,但两剑碰撞的关头,他感到张升智的剑刚猛绝伦,自己甚至握不住自己的武器,但他还是忍了下来,横剑身前,退步闪躲,只是来不及了。

张升智已经把剑指在他的脸上。

“好剑术。”维尔愣了半天,终于憋出来这么一句话。他反反复复咀嚼着自己方才的状态,那种冷静安详的心态,暖风刮在他的脸上,终于把他弄醒了。

张升智仔细打量着维尔,可惜终究没看出个究竟,他只好问维尔说:

“你的剑术倒是不错,要说输我一筹的,还是因为我能把职业者的力量和剑术结合在一起,你是一个法师,但你有想过怎么把剑术和你的法术结合在一起吗?”

维尔摇了摇头。张升智接着问:

“有个词叫‘如臂使指’,想把剑变成身体的一部分,就需要最真切的感受,你的气息能外达五指,内敛五脏吗?”

维尔又摇了摇头,张升智继续问:

“长剑练功,短剑连形,你用各种剑练过、学习过,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武器吗?”

维尔这次迟疑了,他想摇头,但有一部分又是正确的。

张升智没给他继续思考的机会,就叫维尔跟着他走,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话:“我的剑法是怎么来的?很久以前,当我还年轻的时候吧,那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人……”

昔日这里也是山中王国的领土,只不过当时王国幼子寡母,内乱不休,自从王国骑士西进而返,荒野山民,犹厌言兵。骑士家族在这里的劫掠彻底摧毁了火泉镇、衰牢山的统治结构,昔日王国的统治机构被完全抛弃了,官僚狼狈地逃回去当寓公,白茫茫大地剩下一片空荡荡的土地。

人民在饱经战乱的土地上埋葬尸体,砍下茅草枝叶重建家园,擦干泪水,生活仍然要继续下去。

当第一年的收获填满谷仓的时候,豺狼猛虎也就回到了这片土地上,世家麾下的商人顺着铁路来了,农民用一年的收成从他们手中买到生活必须的物质;第二年结束时,自诩英雄的领主们骑着马进入人们的土地上。

他们圈地,然后号称这里是自己的封地,人民给他们上税,而他们也只是收税……

正常的村落,供奉有神像,神像又汲取念力为露水,专门有一个职业负责收取这些露水,他们能利用这些露水做法术,驱鬼除魔,这个职业代代相传,被称为“幽魂行走。”

当这些领主们驾到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职业者行走在山林间,驱邪斩鬼,所以夜影下的山脉森林逐渐凶险起来,荒野里偶有游鬼食人,一些人跪在隐居的幽魂行者的屋前,请他不拘一格教人才。

张升智就是从一位非正式的幽魂行走手中学到了全部的技法。

画符辟邪驱鬼,剑法能断恩仇;打磨身体,锻炼全身上下如同铅汞,更是牵扯到清微学院的传承。当时教张升智的老人已经把话说明白了,他的一身技艺见不得人,所以张升智也只能留在偏僻的山区里,消磨时间与剑为伴……

关于张升智的传说是一回事,听他自己讲自己的故事,又是另一回事,张升智说话很干,远远没有张迎讲的跌宕起伏,但却自己有一番风味,他把故事说完,拍了拍维尔的肩膀,提出要带他找一把剑。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