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奈瑟都兰22)风云起

2020-10-23 17:29:49
0
1448

其实这节标题和上节要换一换才合适……

-------------------

22)风云起

索兰安打算的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登天。他和一些朋友说过这件事情,因此当火泉镇又变得风起云涌,局势诡谲的时候,朋友就上门来看望他。索兰安站在门口迎接来客,首先让来客脱下帽子,仔细看了看杂货铺老板的面孔,确定了是这个人没错,这才放他进来。

老板带了瓶好酒。

索兰安和他在桌子边上坐下来,局势紧张,姜朗在囤积军粮,所以现在所有粮食都定额定价贩卖,原本是细粮,现在掺杂了树皮、草根,还有切碎的松针。

桌子上摆了酒杯,还有几道菜,腌菜煮干肉、炖火泉鱼骨、松针膏凉拌。

老板看到索兰安忙碌半天,就弄出这些东西,开玩笑地和他说:“我来你就这么照顾?我看你是和那个姜朗有的一拼咯。”

索兰安不屑地撇了撇嘴:“有的吃,你嫌弃什么?”

老板说:“配不上我的酒嘛。”

索兰安便说:“姜朗怎么说的来着?草根树皮,算是粗粮,利肺通便。我看你是不识好歹!是不是还怀疑我的手艺?”

老板仔细看着索兰安的脸色,慢慢地说:“多少年了,你的厨艺有进步吗?阿兰的……那件事以后,你是不是一直这么随便下点东西凑合?”

索兰安不愿意说话,所以老板给他倒上酒,两个人慢慢地,一口一口细细地把杯中的酒喝干。老板继续说:

“我那里也没有剩下的酒了,火泉镇的日子不好过……有个好消息,那件事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索兰安终于说话了,“看看局势,算算时间,你们不可能不动手的。站出来对抗……”

老板点了点头,把玉蹄里的局势跟索兰安说了一遍:维尔在玉蹄里安定下来,那头黑虎也按捺不住,重新露面。接着说玉蹄里储备的军械有多少多少,士兵训练的情况如何如何。

索兰安听他讲完,便和老板说:“所以老张还是要我过去?我看这边冷静下来,我就可以启程出发了,到时候还是要你在这里主持大局。只是那黑虎,我看也不是易于之辈……”

老板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这位老朋友,知道他不会说无用的话……也许这一次,是索兰安向他告别。

索兰安说:“但是我一定用尽我的全力,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意外,我只是希望有人能记住我的复仇……有朝一日……”

 

“不可能!有我父亲盯着,我哥哥怎么可能斩草除根,我看你就是妖言惑众,看在我们之前还有点交情的份上,你诽谤我哥哥这事情,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姜武对着伍德骂道。

但是伍德仍然一脸谄媚和冷静,因为他知道,不只是他一个人会这么对姜武说,现在姜武已经摇摆不定了,他只需要加上一点“筹码”。

“真的不可能吗?我们不是在谈证据的事情,您说我仅凭一个揣测就妄下论断,那么请您听我把话说完,平定何齐天叛乱的是姜鹤,立功凯旋的是您的哥哥,掌握大局的还是您的哥哥,姜军长百年以后,火泉镇哪里还有您的位置呢?”

“所以你要我去跟我亲爱的哥哥争?”姜武没好气的反问说。

“那不能叫争,少爷。这天下的大势,潮起潮落,但离不开一个词:有能者居之。你说老爷这么仁慈的人,他究竟是想看到自己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地盘败坏了呢,还是在您的手里发扬光大?”

“我看这火泉镇也未必就败坏在我哥哥手里。”

“这可不是我说的,我可没说,”伍德把两只手举起来,但脸上仍然带着调侃的笑意,“但是一件事,如果在别人手里,那多少有些膈应,对吗?如果您害怕了,不愿意去承担这份责任,那么有朝一日这一切都衰败了,责任的确与您无关,可是您不会因此痛苦难受吗?”

他趁机凑近了说:“一个高尚的人尽管不谋高位,但也不会拘泥于自身一己的私利,在集体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不会因为害怕或者懦弱而退缩。他会完全地担负起责任,并放下自己的私心。”

姜武皱起眉头,并且重复道:“不谋高位,不拘泥于一己私利,并且愿意负起责任……对,你说得对,你说对了。那我又该怎么和我的父亲解释呢?”

伍德在一旁笑道:“只需要说:父亲,我愿意为了光荣的事业充当前锋并作出牺牲。”

可姜朗还是皱着眉头:“难道我们冲上去送死吗?我可不是何齐天的对手,我那老父亲又一心帮我哥哥。”

“名分,名义,只需要占个名字就行了,不是吗?”伍德解释道。姜武终于放松下来,点了点头,随后站起来,赤红着双眼,扫视着街面。

路边坐着个男孩,可能因为买不起粮食,他窝在角落里乞讨,嘴里说:“行行好吧,行行好吧,爸妈都没了,真的熬不过这年……”

他快步走上去,把乞讨者的碗给他踢翻,嘴里嚷嚷着:“滚,我说你爸妈没死,在这乞讨些什么玩意儿。”

而那孩子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姜武干脆捡起了几张钱,举到乞讨的小孩的眼睛前面,告诉他:“给你钱的人希望你爸妈死了;我希望你爸妈没死,谁对你更好?快从我眼前消失!”

可能是无父无母的孩子刺激到了姜武的内心,可能是他终于按捺不住地发作了,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问伍德说:“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来着?”

伍德笑着回答说,并不管身边被踢开的小孩一脸迷茫:“一个高尚的人尽管不谋高位,但也不会拘泥于自身一己的私利,在集体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不会因为害怕或者懦弱而退缩。他会完全地担负起责任,并放下自己的私心。”

“你说得对,我确实不能拘泥于我自己一个人的境界。火泉镇需要我,我的父亲需要我,并不是说姜鹤,我亲爱的哥哥,是一个无能之辈,只是他不一定能把事情做好,你说是吧。”姜武冷静下来,张口便是冠冕堂皇的套话。

伍德达到了他想要的目的,当然点了点头,站在一旁谄媚地笑着。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姜鹤若是得势,哪能容得下帮助姜武的他,他能拿到多少钱?那么一点!就得灰溜溜的滚蛋,他甘心吗?他不甘心。为了钱他当然可以挑动兄弟阋墙,可以陷害同学。

他对自己解释说:“没有办法,我需要钱。”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