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奈瑟都兰23)火泉镇2

2020-10-28 10:35:05
0
1537

23)还是火泉镇

“上六,王公屹立高墙上,用箭射隼,一击而落,没有不利的事情发生。”老板把书里的话念出来,然后疑惑地问索兰安说,“你这本书怎么这么奇怪?你还收藏这些神神叨叨的怪书吗?”

“谁知道?拿去问维尔吧,他也许能知道点东西,谁让我们传承不完整,不能说不完整,应该说不够全面吧。”索兰安正因为搬家的事情灰头土脸——他在火泉镇住的太久了,忽然说要把东西都搬到玉蹄里去,尽管玉蹄里他也经常去,但两者之间还是不一样的。

“这本是什么书?”老板忽然又问。

索兰安拿来翻了翻,也是一堆看不懂的文献语句,消灾并度厄,在玉清天中,与十方……

“应该是给老张收集的吧。我印象里老张就喜欢搞奇奇怪怪的这套,你说他搞就搞吧,还有点作用。但我,一个精确射手,我哪来的能力去分辨这些东西的真假啊。话说老板,你说我不搬,我就去个人去玉蹄里怎么样,反正我们还是要回来的嘛!”

老板笑了笑,没有回答,继续帮索兰安把衣服收拾起来,打成包裹,捆好。

两个人忙碌的时候,楼下传来散乱地脚步声,一个声音大喊:“清查奸细,检举内鬼咯!有跟何齐天来往的都可以到我们这边报告,军长有赏钱!”

又来了!老板和索兰安神色一凛,听到大嗓门喊了什么,立刻停下手边的事情,把东西往不用的壁炉里一塞,重新坐到桌子前,动起了筷子。

 

果不其然,他们装模作样的吃了两口,就有人急匆匆地拍门:“喂喂喂,清查奸细,检举内鬼!里面的谁,快出来开门!”

索兰安这才夹了口菜,装作嘴边没擦干的样子,慢吞吞的走过去给纠察队开门。

“我是索兰安啊,你们没听过我?”他一开门便是几句话连珠似得喷来,“我这里什么都没有,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在,狗瘠薄你们爱查就来查吧。”

他说话夹枪带棒,又臭不可闻,直喷的对面的纠察队后退两步,站在一边的老纠察队成员告罪式的低下头来,说了句得罪了,冲进了索兰安的阁楼里。他们并不关心索兰安的房间怎么样,反而直直地往维尔住的楼顶走去。

索兰安抱着双手,一边冷眼看着他们,一边喊叫着:“你们别费力气了,住那的扑街走了!你们就搜吧,搜吧。”

一会儿,这两个人垂头丧气地走出了阁楼,背后还有索兰安连续不断的粗话。走在前面的年长,走在后面的年轻。

后面的年轻人不甘心自己被这么对待,于是快走了两步,对着老队员说:“我看那个索兰安,他有问题。不如我们回去……”见到老队员转头过来看他,他手上做了个割喉的动作,脸上的表情也一瞬间变得狰狞凌厉。

老队员从喉咙里吐出一口气,脸上的表情还是一样的凌厉狰狞,但是他想了想,把面孔皱成一团,最后还是说:“不妥,不妥。那边还有个杂货铺的老板,要是动手,难道连老板一起杀了?杀个旅馆老板容易,杀个商人可不好收场啊!”

“可是这口气,难道我们就忍下去了?现在要跟着姜军长干大事了,我们出力,我们流血啊,凭什么他们能在那里吃饭?还对我们恶声恶气?你看看其它几家,哪个不是对我们奉上孝敬,毕恭毕敬?也只有那个狗索兰安敢说这种话,不行!我忍不下去了!”

“你要出气我不管,跟着我的时候别冲动,懂了吗?”老队员反而教育起新队员,“跟着我去找姜武大人复命,其它时间你想干什么不能干什么?”

他们两个人走的时候,索兰安和老板站在阁楼上看着他们远去。

索兰安说:“我觉得那个年轻人会回来,看脸色他就咽不下这口气。”

老板说:“希望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吧。通过这件事脱身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玉蹄里那边呢?”

索兰安自信地说:“姜朗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相信我,我能带来一支强大的力量。”

老板点了点头,慢慢地说:“我相信你,我也相信我们反抗军。”

 

信息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姜家的堡垒里,姜鹤站在窗前,身后的桌子上放了慢慢的零食点心,一个女仆正躬身细心地为他泡着茶。至于那些地图,卷宗,信息册,全部被他扫在一边,眼下对他来说,当然还是填饱肚子更重要!

所以在场的士官都偷偷地去看着姜武,姜武英姿勃发,一身军官制服,配长剑,手按在枪套里的枪上,他的面前是许多纠察队汇报上来的信息,他凝视着这些卷宗,一旁跟随的伍德也在继续的报信,不过伍德已经学聪明了——他只是把消息念出来,并没有做出一星半点的分析。

人们不知道姜武是在认真听,或是看着前方思考道路和未来。其实都不是,他在等待姜朗。姜朗能决定他的命运和一切,所以他必须做出这幅模样,不仅是做给那些企盼胜利的军官们看,还要给他的父亲看,让他知道自己不是无能之辈,为自己的目标打好铺垫。

姜朗信步踏过姜家堡门前的拒马路障,他周身雷电缠绕,双臂符文暴涨,蓝的耀眼。电光缠绕在他的身上,他如同披上一件鳞甲。电光下,他一身黑袍,点缀以灰色的雷鸟羽毛,这些羽毛为他的力量外放提供了支点,这让姜朗可以凭借触手般的电光凌空而行。

他站在姜家堡外爽朗地笑着,把手里提着的人丢在地上。被他扔在地上的人一身雇佣兵装扮,满面血,浑身痉挛抽搐,显然已经被姜朗电的生活不能自理了。至于他知道多少东西,在这种痛苦的折磨下,早就全都吐了出来,进到了姜朗的脑子里。

姜鹤姜武连忙跑出去,鞠躬敬礼,说恭迎军长之类的话。

姜朗用脚踹了踹地上的奸细,一双眼睛好像蕴藏雷光,他把这对如炬的双眼转向姜武,然后开口问:“你也想跟着我去鲨鱼口?”他的声音真的好似雷震,把姜武的耳膜都震疼了。

事到如今,虽然不是在大厅里,有态度上的分别作证,但也没有退路了。

姜武低着头说:“我吃火泉镇的粮食,我受火泉镇的恩惠,倘若不能为了家族尽力奉献赴死,我又与禽兽何异呢?请父亲成全。”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