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奈瑟都兰24)入重山(1)

2020-10-28 23:22:32
0
1513

“你们这幽魂行走的能力也算是古怪的。幽魂行走的收集念力不说,还掺杂了斗士的武技,巡林客的束缚、通灵这些侦查性的法术,甚至还能画符念咒,看起来又像清微学院才能掌握的能力……”维尔联系了一会儿“衰牢山特产”的幽魂行走,对着张升智说。

张升智呵呵一笑:“山里人哪里能有那么多学习的机会啊,我们能找到点东西就不错了,有的练,能改变自己的际遇,谁还要求那么多呢?”

“依我看,先不说用别人的念力愿力施法怎么样,你这个职业在高层设计上就有些问题,或者说,不是那么与时俱进吧!”

“四叶草的法师是怎么做的呢?”张升智突然严肃起来,问了个复杂的问题。

维尔扫了张升智一眼,心里念到:你们把这里治理的井井有条,暗地里又谋划一个大阴谋,只怕所图不小,可能就要对姜朗下手,不过反正我看姜朗也不是什么好人,你们杀他,我举双手双脚欢迎,不如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算了!

想玩他便立刻堆起笑脸,对着张升智说:

“传奇法师怎么想我当然不知道,说说我知道的吧!像以前的法师一样苦哈哈的学上一堆高强度高杀伤的法术,聪明人早就不屑一顾了。现在的高阶法师传承,全都强调一个中心,三个基本点:所谓的中心就是生存能力,三个基本点就是机动性,侦查能力和防护能力,要上战场,首先就得把这四项能力拉满,至于说火力不够,杀伤性不强,火力不够,完全可以靠卷轴魔杖、呼叫炮火打击来弥补嘛!

真正需要破阵的法师可能的确还需要强化一些特殊能力,但这块也不能落下啊!不信你看看那些高等龙骑师,和中阶龙骑师使用的武器还不是一样,他们身上挂着的都是什么符文呢?隐匿行踪,态势感知,云霄视野,战斗的时候甚至用不着他们发射武器,他们只需要发现并且锁定敌人就行了,谁需要他们去一挑三个中阶龙骑师呢?所以归根结底,我看你们的幽魂行走缺就缺在这块了,不过这也是一个体系的问题,可能怨不得你们……”

维尔巴拉巴拉说了半天,张升智的脸色却沉重下来。维尔说错了吗?恐怕没有。反抗军为什么屡战屡败,因为他们的确缺少这些——缺少重火力的支援,缺少后方能源源不断地生产出卷轴魔棒的工厂,可是的确是没有,没有这些东西,那怎么办?把职业者的方向扭转到生存去,那么缺少的火力谁来补呢?

维尔刚刚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张升智更是立刻想要问个明白,但是他刚刚开口说了个:“我们缺少……”就立刻被维尔打断了。

“什么我们?你们不会真有个作战体系来支持你们的军事行动吧。能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不,不然我晚上睡这里可真是不安稳,别说是一个乡下里的普通组织,作战体系,能认识到这四个字的就一定不是一般人了!”接着维尔就紧盯着张升智的眼神,慢慢地,一字一顿地说:“让我猜猜,你们是起义军,还是住民反抗军,或者是森林自由民团?总不会是北方的魔崽子吧!”

他的一番话说完,心里已经有底了,看张升智的表现,恐怕他们是反抗军的一员!反抗军,他心底一沉,与此同时,注视着维尔表情的张升智,心里也是一沉,甚至伸长右手,直握向腰间的剑柄,只等维尔开口说一个字,立刻就要拔剑相向!

张升智紧张的计划着,这个距离,应当立刻催动愿力,加持利刃、强健、斗志昂扬三个符咒,然后用剑直刺维尔面门,一旦敌人格挡,就借势听劲,拍陀螺一般把维尔反击的劲力甩开,剑锋下指,把这人开膛破肚!

维尔却说:“别紧张,我对你们没有别的看法。反抗军,”他的话说到这里,立刻全神贯注,紧盯着张升智的双肩,只要他双肩一动,利刃出鞘,自己立刻就念动橡木躯体,植物经络以及自然风暴为自己掩护,拉开距离用强效酸液风暴攻击,或者释放燃碳做雾形成一团烟团,让自己能抽身而退!但张升智听到反抗军这三个字,却没有立刻动手,让维尔能够说出剩下的话,“反抗军,我对反抗军的壮士们也敬仰已久了!”

两个人对视一下,彼此都略微放下了警戒,尽管张升智还是把手放在剑柄上,尽管维尔调动的法力还是在喉咙里积蓄,但两个人终于能继续谈下去了。

张升智问维尔:“我们的确是反抗军,你对我们了解多少?就能说出敬仰已久的话吗?”

维尔挑着自己知道的事情简略地讲了讲:反抗军的全称是住民反抗军,在奈瑟都兰世界的地底生活着无数年来,法师们放逐进入地下的罪犯、实验品和各种各样的奇异生物,这些人相互交流,留下后代,最终统一被称为“住民”。他们不肯安分守己,享受自己暗无天日的生活,而是来到了地面上,希望谋求自由、反对压迫。

在这个过程中,一位杰出的将领,伟大的斗士在住民反抗军中崭露头角,他姓白名绥远——这是他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在不断的厮杀中,在接连不断的战斗里,他晋升传奇,带领反抗军东征西讨,试图建立一个属于他们的乐园。可是最终失败了。

侥幸逃脱的白绥远回到了地底,在那里他放下了曾经的技艺,研究住民制度的起源和演变,这使得他成为一位文武双全的人,一位社会学家。他剖析法师所建立的种种制度,意图反抗法师的统治,为此他放下了地上地下的局限性,吸纳所有有志之士,有识之士,并且组建了新的反抗军……

“我只知道这么多,可惜没能拜读过白将军的著作,文化的方式说就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所以我才能说敬仰已久,总不能有错吧。”

张升智听完维尔带有偏向性的描述,嘴角已经带笑,现在的他开始相信维尔可能会是一位志同道合的伙伴,所以他一边说没意见没意见,一边把手从剑柄上放了下来,突然他问:

“我们是要做大事的,你说我们能相信你吗?”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