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奈瑟都兰28)水网里

2021-01-26 12:05:00
0
1530

时隔70天,再次恢复更新!

---------------------------

28)水网里

问题在于,现在的形势已经彻底地变化了。

不再是一队猎人和一群猎物。

从维尔一行人深入衰牢山开始,黑妖虎恐怕就注意到了他们,并且动手试探,要把这行人纳入丛林的生存法则和评价标准里来。问题是,它靠什么发现了维尔他们;它又是靠什么来输送自己手下的豺狼虎豹的呢?

张升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回忆着自己经历里各种各样的战斗,认识的后勤官和组织者,他们是怎么做到顺利地投送兵力,组织侦查的呢?坐在桌旁,细微的亮光从窗口照进房间里,雨还在下,雨声嘈杂,认真思考的人不会愿意被打扰,张升智皱起了眉毛抬起头,突然一道闪电在天空中穿过,打破了单调的白噪音——是的,水。

这里的地下是密密麻麻的水网,正值雨季,只怕那些地下溪流里水道里,已经全都灌满了水,而这样的水道对于大军团的移动来说是个巨大的困难,但一支小队,一支拥有法术能力的狼群,它们完全可以踏水如履平地,那么便能从井中探出头来——这样,就有了昨天晚上的袭击。

那么真正的问题是:到底该怎么样,才能够避免无处不在的群狼的袭击,并且将这件事利用起来,反其道而行之,找到黑妖虎的老巢呢?

 

在张升智思考的时候,维尔也没有闲着。

他在村子里走来走去,有法力的屏障作用,大雨对他来说并没有那么大的阻碍,他能四处看看,对这个荒山里的村子进行属于他自己的一番调查。

从各种细节上,以一个城里人的观点,这里能有这么一个村子,都是一种非常值得惊奇的事情。村里很难与外界交流,村民日日夜夜的耕种,到了雨季无法耕种的时候,就跪下来向领主或是神明祈祷。

领主,当年的土司,在张升智的口中,那是一个严肃沉郁,永远枪不离手的老人,纹面漆眉,一口牙齿因为劣质的烟叶被熏黄了。他没有子嗣,在这里当上头人也只是机缘巧合,更确切地说:他有一个女儿,但按照山民的规矩,女儿是无法当上头人的,一旦他撒手人寰,立刻就会有新的人想要坐上这个位置,而他的女儿又没法自保——所以他同张迎张升智做了一个交易。

从那时开始,这个村子就再没有一个头人,维尔四处闲逛,也只能看到头人留下的一些痕迹,但他统治的时代毕竟已经远去了。

神明,山民会向一些泥塑跪拜,张升智用木雕换下了泥塑,渐渐就能收集山民流露出纯洁无比的念力,念力被他处理成液体,存放在净瓶里……但,曾经的泥塑也不是就此不见踪影了。

一个山民领着维尔到村边的坟地去,那里有一个雨棚,用茅草搭得,简陋极了。雨棚里还有一尊残存的泥塑:狼头人身,狰狞凶残。

维尔问他:“你们为什么会拜一尊这样的东西?”

山民瞥了瞥被雨淋坏的神灵,身体还在抖,慢慢地平静下来,才能够说:“凶神才够保护我们囊个生活来着,请个娘们似的面条身材的神灵,哪里能够的上用场呢?”

维尔感叹说:“我还以为你们会有更现实的原因,比方说这是哪个猎人为了纪念他一生的猎物所立的。”

山民解释说:“我们恨狼还来不及呢?不然凭啥子放着它给天老爷淋,还不是以前没法子。老人们都说山里的狼成了精,能呼风唤雨……”

维尔忽然警觉起来:“等等,你说什么?”

山民重复说:“恨狼还来不及……”

维尔强调:“不是,最后一句。”

山民说:“狼成了精,能呼风唤雨。”

维尔确定地说:“类法术能力,如果它们能呼风唤雨,那就未必不能水中呼吸,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了,雨天里狼群当然是来无影去无踪的,这么一来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对付它们……一头妖虎,一头邪狼,它们搁在这里当山大王?那头黑虎一定更加非凡,否则也没法压制这头成精了的邪狼。”

两个人又沉默地站在雨棚下,维尔抬起头看着狼神的泥塑。这尊泥塑不算出众,甚至可以说很差,别说活灵活现了,它完全就是一头木木的狼,没有凶煞之气、没有择人欲噬的恐怖,维尔想了一会儿,远远地看见张迎走过来,对着他喊:“维尔,维尔,该回去了。我们有事找你”

维尔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山民说:“谢谢你的帮助。”然后他掏了掏口袋,从里面掏出了一盒烟,他把整合烟都递给山民,山民连说几句:“破费了。”手底下却很诚实地接了过去。

维尔说:“这不算什么,有空再来找你说这些神话传说吧,我先走了。”

 

他跟着张迎回到院子里,看见张升智趴在水井边,研究着什么,于是说:“你也想到了是不是,这种天气,那样的潜入方式,最好的办法就是沿着水道,水井当然也是一条水道。”

“那群狼的确是从这边来的。”一会儿,张升智抬起头来,向众人描述了自己的发现。大家点点头,对老猎人的判断都表示了信任,那么现在就有了一个新的问题——能不能把这件事利用起来,顺藤摸瓜,找到黑妖虎的藏身之处呢?

四个人在屋子里开会。

商量了一会儿,仍然没有什么主意,维尔忽然提到一件事:“既然我们已经侦破了狼来了的原因,那么我们能不能告诉村民他们被偷走的那些腌菜、腊肉都去哪里了?这样也算是试探一下它们。”

其它三个人都静静地看着他。片刻之后,张升智问:“你是说,当初他们警告我们千万别碰井水,这是他们有意为之?”

维尔解释说:“你们记得吗,那个中年人反复给我们强调说‘别碰井里的水’,很难相信他没有特殊的用意……”

张迎反驳说:“可是这样太刻意了!谁会这么做呢?”

维尔等张迎说完,没有辩解什么,而是继续说:“我送了他一盒烟,在烟里有一支烟是特别的,那里面的烟丝被我处理过,附上了我的法力。烟丝很少,法力只能持续短短一会儿,也就是七八个小时吧!现在我们告诉他这件事,然后你们要不要一起来听听他接下去七八个小时里会做些什么?”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