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奈瑟都兰37)老战舰

2021-02-13 17:47:33
0
1593

37)老战舰

一艘战舰往往被看作一个独立的世界,运输船更是如此。它自从被建造出来,以后的漫漫数百年里它就要漂泊在无垠的深空中,旅程的长度要根据世界之间的距离而定。

奈瑟都兰世界在至少四千年前被法师征服,当时最近的世界是安塔和贝伦姆,然后是大环和伏拉契。到两千年前,贝伦姆毁灭于势不可挡的天灾;大环这个诸位传奇法师的故乡也迈入了永恒的死寂。不同世界之间用珍奇的货物完成交易,同时也交换真正有天赋的人:法师是没法在安塔得到好的教育的。维尔在年纪很小的时候被送上了一艘运输船,并且在船上度过了懵懂的岁月。所以他可以说自己很熟悉这么一艘武装运输船——远比奈瑟都兰世界里的大部分人熟悉。

维尔首先去看了看武器仓,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里面确实有一枚黄泉,它身体欣长,涂装艳丽,维尔敲了敲弹体,钢壳还完好无损。黄泉是一种很老的导弹了,用的还是液体燃料,燃料仓已经消失不见。看起来反抗军之前来的时候,把这里几乎都搜刮干净了,炮弹能用的都带走,用不上的拆了取出火药,钢壳拿来冶炼。

不过维尔本来就不是为了弹药来的,他就算背了一箱子防空炮炮弹回去,没有武器他根本用不上。

接着他爬到了货运舱,里面应该也是空空如也。维尔单手挂在钢梁上,摸了摸下巴,点了点头,然后他放下了手,轻巧地落在了货仓隔间的墙壁上。

再往下的船体部分是完好的。

战舰指挥舱所里有维尔在找的东西——原先的卡密希尔晶体可能全被反抗军拿走了,但指挥所里一定有一套备用系统。这套系统会在战舰探测器停止工作的时候启动,它由一台差分机和一套卡密希尔晶片阵列组成,这套阵列非常精密,落地时它应该是用不了了,不过维尔本来就不是冲着战舰探测器来的,他的目标就是拿到那些卡密希尔晶片——越大的卡密希尔晶体越值钱,晶片的价格比晶体低了许多,可也不便宜。

这会是一笔巨大的收入。更重要的是卡密希尔晶片对四叶草的法师有更大的用处。一位四叶草法师可以选择三条路径:强化法术的“枯荣”,强化身体的“植装”;强化内在的“源生”。

选择植装路线,需要进行手术改造,要把极化金和一连串符文植入身体。这种手术掌握在四叶草学院手中,维尔打算做的时候,预约已经排到了两个月后。当他完成了这个手术,他就能通过青龙军团的征召要求,成为一名职业者士官。这意味着他有丰厚的工资、良好的地位和出生入死的二十年。

在他来到火泉镇之前,他一直想的是走植装这条道路。

但现在这条路可能行不通了——谁能在火泉镇给他把手术做了呢?

但是他迫切的需要战斗力。眼前的敌人是妖虎,将来的敌人还有姜朗的一众私兵,姜朗和何齐天手下的中阶职业者……他应该死在这里,他必须想尽办法让自己向战斗进化,并且进化到能战胜敌人的程度。如果找不到卡密希尔晶片,维尔就会向反抗军要一片——这种方式没有现在这样好,因为现在这样他可以瞒住自己进阶的事实。

翻了翻指挥舱的夹层,维尔如愿以偿的在一堆碎末里找到了一片足够完好的卡密希尔晶体。

当场他盘腿坐下,在漆黑无光的舱室里,只有一盏油灯在默默跳动。

看不见月,听不见雨声,山川和钢铁都无比沉默。

维尔默念经文,力图让自己进入平时做晚修时的冥想状态。他口诵曰:“一身之主,百神之帅。欣迷幻境之中,唯言实是;甘宴有为之内,谁悟虚非?心识颠痴,良由所托之地。”他所念的经文,说句实话和四叶草法师并无联系,只是让自己收心。当迷迷糊糊连接上所有职业者力量的源泉——背景以后,他便不念了。

此时他没有看到的是,一束幽光从完全碎裂的差分机里立起身来,绕着他缓缓旋转着。这束紫蓝色的幽光像是一个人一样,在维尔的前后左右踱步,时不时还点点头。如果有旁人能看到,这会是非常骇人的一个场面。

但维尔已经沉浸在和背景的交流中。

晶片献与天,身躯自精炼。

引石菖蒲一叶,在进阶的时候使用这种植物,寓意着向背景要求放弃种种低阶法术,换取几道和近距离战斗或者剑术有关的中阶法术。

用桃木一枝,在进阶的时候使用这种植物,意味着向背景换取洞彻照破伪装的眼睛,拥有不惧邪祟异常法术袭扰的护盾。

松树做命格,法师永长青。

一个四叶草法师要走植装路线,成型之后身披数吨硬如青金不惧法术的装甲,配备重型武器,战斗力完全是进阶之前的十倍有余,可惜维尔没做过手术。另一个四叶草法师要走枯荣路线,法术又多又能倍化,在种种保护之下瞬发一片群体攻击法术,敌人刷刷的倒下,战斗力是进阶之前的五倍有余,可惜维尔凑不齐材料。

所谓源生,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选择。这条路线的特点就是根据进阶时选择植物的不同,可以逐渐拥有不同能力,有多样化的潜质。但维尔知道自己没有选择。

如果不能迅速的提高战斗力?四叶草会帮一个死人做手术吗?

“只不过这样就……这样就做不成青龙军团的士官了,那么我以后该干什么?”他自言自语地说,然后叹了一口气,坐的有点脚酸,该站起来了,也睁开了眼。

他被吓了一跳——

一个紫蓝色的人影站在他的面前,看不清面目。它的手足似乎由一个个密密麻麻的符文组成,这是“见多识广”的维尔从来没见过的东西。吓得他心神一动,符剑已握在手中——

幽影说:“年轻的法师,我们的相遇是一个意外,难道我们不能好好谈谈吗?还是你固执的要做几十年来第一个对我挥剑的人?”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