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奈瑟都兰39)赤狐

2021-02-22 00:11:54
0
1573

39)赤狐

“收获倒是不小。”张升智见到维尔回来,睁开一只眼看了他一下,又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了。维尔冲他点了点头,一声不发的躲进山洞里去,仍然犹豫不定地摸着手掌心中的那枚戒指。

这枚戒指本身铭刻着符文,能够为他提供一个强而有力的自然祝福效果,否则一枚普通的戒指,也没办法承载复仇的信念。维尔不会把它丢下不放,可是要不要借助复仇虚影的力量,那就真的需要他好好想想。

暂时放下这件事不管。

大家起来,洞口之外还是瓢泼的雨。

行囊里有最后的一些食物。饱餐一顿,然后就得投入关键的战斗里。维尔没有宿命对决的那种感受,他只想赶快吃完东西,把状态调整到战斗。

索兰安擦完枪,举起了那把他视若珍宝的山岚,看了看,又点了点头,然后冲着村民说:“你准备好了吧,走到前面去!”

村民刚把分给他的一点食物吃完,听到这话才慢慢地站起来,非常勉强、非常不情愿,但没有人帮他说话。

维尔插进来说了一句:“别管他先,你们仔细看,情况好像有变。”

大家听到他说这话,转头去看井狭间边上的情况——一头红色的狐狸,赶着一群人在林间的路上行走,身边是此起彼伏的松鸦。

张升智冷静地看着松鸦起落,接着他说:“听见松鸦叫了嘛?今天会死人,要么就是死狐狸。我们是把他们一起解决,还是就在这里把它们咔嚓了?”说完这些话,他用手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有必要吗?我们为什么不想办法混入人群里,我想黑头老虎住的地方也不可能就它一个窝在那,否则村民的家人在哪?我们想办法在这个队伍里混进里面,再想办法单个解决,这样避开陷阱,不是更好吗?”维尔反问他。

大家都点了点头。

忽然索兰安问:“那我们该怎么混进去呢?”

维尔说:“首先得把那头狐狸引开,然后……然后我们就直接站进队伍里去。”

索兰安问:“那它不会认出来我们吗?”

维尔回答:“第一,我们看狐狸那都是一个样,狐狸看我们应该也差不多;第二,我们其实没什么危险,如果它觉得不对劲,那我们就当场把它宰了,按原计划打进洞里就是。”

张升智猛地拍了一下掌,说:“好!把狐狸引开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做,你们快点准备一下,把东西就放在这里,只带上要用的东西就够了。”

维尔深呼吸一口气,湿润的雨中山雾混合了藏身洞窟里闷热的空气,形成一股怪味。空气里有枪油、硫磺和金属的味道,他首先把符剑拔出来,握在手中,检查符文一遍,再检查刃口一遍,收剑还鞘;接着维尔闭上眼,触动背景,自己掌握和新掌握的法术漂浮在视野里,他用精神力挨个触碰,确保这些法术都完美无缺,处在随时可以启动的状态。最后他睁开眼,首先是上衣的口袋,然后是裤子两边的口袋,他轻轻摸了一下,就知道这些法术材料还剩下多少。

做完了这一切,他轻松地站着,已经完全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战斗。

他们三个人悄悄地摸进了那支在山林间行走的队伍,凑近了看,维尔立刻感觉一阵怒火涌上了心头:

这些被红狐狸带领的人都是怎么一个状态呢?

面黄肌瘦,骨瘦如柴,衣不蔽体。你可以看到他们行走在路上,却好像是骨头架子,这些人不仅身体上受到了虐待,他们的神态也显现出,他们是完全麻木了,失去了对日后生活的所有希望。

什么样的人会有他们这样的眼神呢?根本不会有,只有动物会是这样的,那些从小在养殖场里长大的肉猪,因为被养的白白胖胖,眼神也比他们要灵动。

维尔把手按在了剑上,他细声地问:“我们会不会太格格不入了一些。一个我们看起来好像有两个他们那么宽。”

索兰安回答说:“不是你说的不容易看出来吗?你看后面那些人,他们的体型跟我们比较像——快进去。”

张升智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赤狐引开了。

三个人急忙冲到了人群里,他们的进入甚至连骚乱也没能引起,队伍里的人麻木地看着他们出现,麻木地看着他们挤到人群里,麻木的望向前方。

“有精神控制的法术痕迹吗?”张迎忽然开口,问维尔。

“有过,但最近没有。他们之前可能吃过一些饵料,但最近应该没吃……毕竟他们最近好像什么都没吃。”维尔回答说。

三个人怜悯地看着这些被控制的山民。

张迎又问:“有没有办法让他们摆脱这种控制呢?”

维尔回答说:“类法术能力和饵料结合在一起,用的又是长期摄入的方式。这种卑劣的手段是非常顽固的,但并不是无药可救,从我的知识来看,只需要让他们彻底宿醉,解放精神自我,再在远离法力的情况下生活一段时间,就能使他们从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里解脱出来。”

张迎意味深长地说:“我会试试的。”

张升智很快也溜进了队伍,他和其它三个人说:“那头老狐狸已经被我绕晕了,估计还要一会儿才能回来。我们先准备好,万一真有不对劲,就暴起发难——”

赤狐慢悠悠地走回了山道里,爪子上淌着血,嘴里叼着一只兔子。

这只狐狸也有一人高,一身赤红的皮毛,瓢泼的大雨没有把它的毛发揉成一团,反而让它油光水滑。这只狐狸有一对琥珀色的眼瞳,眼睛上还有两个泪点,好像一对小眼睛在不断开闭。

这一身毛和一对眼睛,怎么看都价值千金。维尔贪婪地盯着狐狸身上最值钱的部分,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根本没有花心思关注红皮狐狸有什么样的类法术能力特征,举手投足之间反应的速度和力量怎么样。

这说明这头狐狸天生就带有一个微弱的光环能力,有光环能力意味着它也拥有不弱的类法术能力。维尔看到它转头扫视队伍,悄悄地低身,按剑,只需要赤狐稍有动作,立刻就剑出如惊雷。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