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奈瑟都兰40)山君居

2021-02-26 10:30:21
0
1553

40)山君居

维尔注意伏低身子,没有把剑和握剑的手漏出来给红狐狸看到,它只是扫视一圈,甚至没有点点人头,又继续往黑妖虎所住的洞里前进。

它一有动作,身后跟着的队伍也随之抬起脚,慢慢地往前前进。

狐狸不回头,维尔就把手直白地搭在剑上,他扭头去看张升智,老道的猎人还是有经验,一眼看过去你根本不知道他把枪藏在了哪里。

很快这支队伍就走进了山洞之中。

山岭凹陷,四周尽是密密的树木,穿过这层树木的屏障,一行人的眼界骤然开阔——里面的树木稀疏了许多,只不过这些高大的树下,累累白骨露在野外,里面有动物的骨头,当然也有人的尸骨。

天上的大雨也难以穿透这层层的帷幕。只有零星的光芒和雨点从天上落下,洞窟口昏暗至极,维尔注意到带队的红狐狸也摇了摇脑袋,看来它也不喜欢这样的光线,于是走到树下,轻念咒语,立刻“嗡”的一声响起,就在堆积着尸骸的树下,亮起了两团绿色的火苗。

火苗亮起之后,甚至妖冶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才旋转起来,绽放出无比刺眼的绿光。这种绿光照的人很不舒服,但维尔借着绿光看到了眼前是一处三岔的路口,在不知道该往哪里前进的情况下,他们下意识地开始靠拢,以便随时能用武力对抗所有意外的情况。

赤狐带着这群人继续往前走,这时候维尔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会不会是它已经发现了不对劲,但认为自己不可能是四个人的对手,所以故意把我们带进这边,想要借助地利来坑害我们呢?

他刚要把这种忧虑表达出来,却发现走在队列最前面的张升智似乎看到了什么,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

前面发生了什么?

张升智走过低矮的石门,隐约中他看到原本的岩石已经变成了石砖,堆砌的石砖缝隙里长满了青苔,这里怎么会有石砖?难道是那头黑妖虎自己堆出来的,它能有这眼界?不可能吧。

张升智继续向前走,这条石砖砌成的甬道并不长,用不了多久他的眼前就豁然开朗,山洞里别有洞天,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巨大的空腔,脚下竟然都是陈旧有了年份的青砖,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甬道出口居然正对着一座陈旧但昔日辉煌的大殿。

身侧的石壁上有字:

“赤脚清微入皇天,八臂那雅秉正灵。”

越过这片石壁,就是两根大红圆柱,把整座门牌撑在空中。在柱子之后,是两面白玉颜色的照壁,不过已经污秽了。照壁走廊的尽头,来访者可以拾级而上一直到二楼的主殿中去,只不过张升智的视线被四扇紧闭的红木门挡住,看不清这座殿里供奉的是哪位尊神。

不过兴许根本就不是供奉神灵,以前也许这里有一座隐秘的神殿,但今天它已经被恶虎占据,变成藏污纳垢的虎穴。

张升智装作机械地向前走,一瞬间种种念头在他心里闪过。这一刻他一定想起了自己生命中有没有遇到过接近“神”这个概念的事情,立刻他想到了,有的——年轻时重伤躺在床上,中年时重伤躺在地上,都是一个老神仙来把他从濒死救起,会不会是他呢?

维尔正站在石壁前。

“赤脚清微入皇天,八臂那雅秉正灵。”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也只能说出来一点,“清微”是北方一所学院,与四叶草学院并列,只是并不像四叶草那样实际掌握了林南的所有权利。清微培养符咒法师,御剑踏虚的方术士,整句话的意思很可能在于说:八臂的那雅秉持着灵性,从清微所统治的地区来到了皇天坂。

没头没尾,除了知道这尊神可能有八只手,名叫那雅以外,没有任何的信息。可是难道黑妖虎也会有八只手?能称得上神的,起码也是传奇的实力,低于传奇的只能叫做苗裔,一个传奇难道不是翻翻手就把黑妖虎镇压了吗?

他随着队伍继续前行。

赤狐领着队伍绕过了正门,没有登上台阶走到正殿里去。它操纵者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人往右边的偏门走去,队伍前面的人一个一个矮下去,所以维尔猜测这是往地下室里前进。

“它把这些人聚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维尔压低了声音,趁着自己不在赤狐的视野里问身边的索兰安。

索兰安示意他别乱讲话,然后用手指向张升智。

张升智在给他们打手势,这个手势的意思是:动手。

就在这里?维尔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张升智已经引剑出鞘,侧身跳起,蹬地上墙,在墙壁上连踏出几步,手中银光暴涨,维尔认了出来:那起码是三符齐发,看来张升智想在瞬间解决这条红狐狸。

赤狐陡然间飞起,大红的尾巴吊在了天花板的桁架上,躲过了张升智暴起刺出的一剑。

它召集四面的绿色幽火,幽火向它飘来的时候,张升智已经挥出了第二剑。赤狐轻飘飘地松开桁架,好像羽毛一样在空中向一侧飘开。但是它飘得不够快,而张升智手中的银光快如闪电。

维尔按剑屹立一旁,他拧身踏步,想要随着张升智一起跃起,但一撞身边的人,才发现他们稍微被碰了一下,就直直地硬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好像一个充气维持身体的娃娃。

可是眼下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抬头看了一眼,红狐狸正操纵漫天的绿色幽火向着张升智扑去,而张升智可不会飞。

首先口诵法咒,牵动背景的力量,凝结成一个咒语。然后左手捏出一粒硫酸花种,往空中丢去,这枚花种和咒语结合在一起,“啵”的一下变成了一团酸液球。这是一个经典的酸液风暴法术,只不过凝聚成一团的酸液没有迸溅开来,反而被无形的力量束缚起来。紧接着维尔举起符剑,这团酸液便扭曲成一天逶迤的酸液河流,缠绕在剑身之上,剑刃闪烁着翠绿的光芒,在一片绿火之中看起来毫不显眼,但却是致命而危险的。

准备完成,维尔大步向前,对着红狐狸落下的位置,劈头盖脸地砍了下去。一边张升智在和他喊道:“速战速决!”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