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活动 资料

等风来

2021-04-01 15:36:26
0
247

距离上一次沉眠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又好像只是刚刚梦醒。

萨曼莎提着马灯,行走在昏暗的坑道里。明明已经走出很远,昨日的喧闹和争吵却似乎还在头顶回旋。

坑道里没有尘土,潮湿的空气捂住了口鼻,风元素远不如以往那样活跃,让人觉得有些窒息。如果可以,萨曼莎不会选择这条久未修缮的坑道,可惜这次的先头部队行进速度实在太快,为了能在他们之前赶到目的地,她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世界需要英雄,但最好没有。灾厄需要牺牲,但可以避免。

萨曼莎沉默地走在古老的坑道里,只有脚步和呼吸声在周围回荡,暖色的火光落在石壁上,勉强映照出斑驳的痕迹。很难说这些记录和她所知晓的存在多少偏差,关于遗落时代之前的记忆,早该在之前的沉眠和苏醒中随烟尘飘散了。命运推着她不住地前进,她不敢停驻,也不愿停驻。时间略过她的肉体,却在心上冲蚀出深重的痕迹。

同为遗落时代的残党,休伯特很早就已经劝解过她,超脱时间的人该学会自我和解。可惜,在这方面她似乎还欠些火候。光摇曳着弥散开去,牵出几圈久远的涟漪,又放它再次沉淀下去,留下模糊的只言片语。

又走了一阵,萨曼莎喘息着停下脚步,长时间的奔波对她来说还是有些吃不消。从本质上讲,她终究也只能算是一个普通人,加上这次醒得太过仓促,现在的状态甚至比不过常年在外的冒险者。

但现在终究不是能停歇的时候。

“感谢智慧的创造。”她低喃着取出代步的浮板,在孔洞依次填上储能石——谁能想到任性惰怠的自然元素竟能以此形式造福于世——哪怕已经对新创设的炼金方式足够熟悉,萨曼莎还是会对这些精妙的造物感到惊奇。

很难说创世的神明是否预想到了这样的发展,但是,在生命彻底终止之前,求索和创造就是一场无尽的征途。

遗落时代的落幕,就像是在时间的缎带上猛地切下一刀。每当萨曼莎回想起那次灾厄后的黑暗岁月,无尽的愧疚与自责依旧如山洪般向她倾泻而下。然而,等她再次苏醒,却好像一切苦难都已经过去。远去的黑暗带走了自然元素最后一份桀骜不驯,世界法则开始调整自洽,新神的设立填补了遗民空洞的内心,希望的星辉映过每个角落,生活的热情激起了智慧的火花,活着也不再是人们最常谈起的话题。

只剩下她和陌生的世界面面相觑,只剩下破碎的历史和断裂的天堑在无声叹息。

过于漫长的坑道总会让人失去时间和空间的概念,等她整理好手札的记录,塌陷了一半的出口已经近在眼前。坑道的外面,横亘着上次灾厄在大地上留下的巨型伤疤——怪异的黑红色火光从不可知处涌起,张牙舞爪地扑向天空——这里,就是埃比厄斯,吞噬万物的深渊之口。狰狞的魔焰舔舐上断裂的边沿,缓慢地吞噬两侧苟延残喘的土地。

近千年过去了,它还是那么贪婪。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残存的灾厄能量依旧过于霸道,想要完全剥离掉它的影响实在有些困难。萨曼莎叹了口气,善后的事情可能还是得交给其他人了。她取出之前整理好的手札,在记录最后添上又了些什么,而后犹豫了一下,又在后面附上了一张给休伯特的便签,才放心把手札从斗篷侧袋传回到小屋的书架上。

剩下的,就是处理掉那个大麻烦了。

迎着灼热的风,萨曼莎走向枯萎的断崖。

她仰头看向异色的天幕,低声念着古老晦涩的祈祷。就像是什么沉睡已久的被再次唤醒,烈风骤起,吹落了她的兜帽,吹乱只是及肩的头发。沙土伴着热浪扑面而来,让她有些睁不开眼。

片刻之后,风声渐渐止息。萨曼莎回头看向来时的路,看向升起的初阳,心底莫名涌起一阵难以言说的慨然。如果这就是所谓自我和解的契机,那她可能终于探到了边沿。

而后,她张开双臂向前探去,像是要拥抱什么,跌落进被魔焰包裹的深渊。

 

“……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

这次的收尾工作还是要拜托你了,伊莉雅那边可能也需要有人去陪陪她,就当是再欠你几个人情,下次醒来我一定去帮你整理出一个新的藏书室。

说起来,我在这次的祷词里加了一点小小的私心。如果还有空闲,请帮我去看看埃比厄斯的原野吧。

希望等你去的时候,那边已经开出一片花海了,就像最初的那样。”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