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一些杂文]【银匙世界】齐史·周柳孟赵陆沈方李传·周仲传

2019-02-22 19:42:16
2
2026

【原文】:

         周仲者,昔谷人。父伯楚鲁利汗王襄帝屯边,逼胁柘林。其王畏,转伐伯楚,欲断臂掖以安鲁利苦战而背,族人俘害,愤降。帝以公主许之,赐名周德。越明年,得既降,以为陶埔郡守,拜护伯楚校尉,司寇柘林。三十四年,败死,遂以袭爵,复领陶埔郡守。

        善骑射,能奔走射猎,矢无虚发。亦善使长刀、马槊,夫战无匹敌。初,周俭,耻与之行。后闻袭爵,怒曰:"天数不公,不知有骁勇者,使竖子成名!"遂谋反。不臣,置军司马贺昌弼以为内应。但闻将反,单骑入营,斩之,从者皆靡。戮首恶数人,余者尽释。

        旧为伯楚,尊三神。后归国教,得玥银。  

        柘林扰境,寇陶埔柏港诸城,赵广柏港,参军柳诚陆树蒽平谷拒。时诸军讨,陷战日久,仅等千数屯边。贼势大而等孤穷,不一日,丧陶埔,背至昔谷,亦与广等绝。余十五骑,旦日,柘林兵至,谓左右:"今事势危,复败必死,前亦死。等死矣,何不留名册尔?"于是策马入营,斩敌帅詹师庐于万众中,戮其首而呼:"贼授首尔!谁敢前!"复入阵杀将校十数。贼军大靡,挤踏自死无数,溃陶埔,十五骑盖轻伤尔。亦从平谷出,贼恐其绝北道,退还柘林

        柘林复寇,欲筑城,参军陆树蒽止曰:“今南越已平,帝将西幸。柘林小国尔,不纳名臣,未拥精兵,难却天威,必固守不敢犯。”以为然,遂罢。  

        后拜骁骑校尉,督诸将攻罗孟城。仲表柳诚贺昌弼为护军,赵广为司马,陆树蒽为祭酒。与诸葛鸿平罗孟城。时战不利, 月余不克,鸿平恶之,欲走。谏曰:“将军转伐千里,今复退,则士众罢弊,无尺寸之功。贼虽顽,然月余不救,必无援矣。我可围之。”鸿平不许,走攻姑墨城。待罗孟降,柘林王携人援兵至,参军于新民亦反,起兵夺柏港以应柘林。诸将议者欲退归以救柏港言:“贼将至侧,岂舍近求远乎?吾等若退,鸿平必败,非救急也。当前驱迎之,新民不足虑。”遂行姑墨城,以广督精骑两千前驰援,督步骑五千随之,自督粮在后。广奔至姑墨城,逆击柘林乌查呼于野,不克,乃会柳诚部曲破围,救鸿平所部。即死战三日,广没于军,至而斩乌查呼,夺姑墨城。后柘林尽灭,遂赐爵关西侯,并拜平西将军,假节督于滑池。  

        襄帝四十年,丞相向集谓帝言:“外将不可轻信,应使为内臣,后查之。”时御史魏鄂以督事滑池走诸县,观曰:“滑池生民劳顿,久旱之地。虽为边关,然士卒骄纵,令出者当沙汰之。”闻之怒,曰:“吾恤生民,但观士大夫如瓦犬尔。”缚,杖二百并逐。遂左迁太宰令,凡国祀时掌陈馔具,去将军职,众皆不忿,唯无怨。

        四十四年,迁太常丞。时柘林伍达庵反,扰四郡民。帝复拜护伯楚校尉,安西将军,以起伯楚兵。从征至滑池,降达庵。后达庵复叛,张缪与战不利,军败死。适时军乱,各间行求独勒所将百人,且战且退。后代行征西将军事,平达庵,帝以其有功,复起为平西将军。

        五十年,归朝,为卫尉丞。五十八年,迁卫尉。间或有流扰数郡,请劾内史高义琛、廷尉魏鄂以谢民。帝准,遂黜义琛。又疑与江南州刺史陶宏全等为奸利,皆死。赃七百万,词连贺岭府江南州诸官吏。

        六十六年,帝亲伐,与会昆仑麓,崩。从征者俱没,余谓之死原渐王太子淫,诛之,遂进位,即为愍帝。右尉魏梁,欲挟三府卫戍夺城。以社稷辞之,后事败,等见诛,得为征西将军,定襄侯,司伐化外。  

        愍帝年,渡海五征化外,帝幸其三。连夺始安交河平化三郡。化外其人多悍力,言语与人大同,时而小异。与相争,离间其人。化外遂二分四国,相攻伐历年。帝兴交河将军府,以为帅,边文景为御史。后帝再伐化外,失陷横山疑帝崩而军止。朝中争立墉王。及帝复出还都,杀墉王及群臣,连坐者万数。

        三十一年,群臣劾廷尉陆树蒽治旱不利,帝遂罢黜树蒽,尊右相孟尝为国相。树蒽天守时,谓旁人曰:“齐之败亡,当从今日始。”帝闻之怒,寻树蒽不获。

        时秋七月,左监臣邢徵右迁廷尉,封于北地又获国相孟尝舞弊叛反罪之实证。遂上书请劾,查其罪戮之,以正刑典。帝许之。朝罢,被刺长乐门,反臣沈昭赢陆承赵雍等俱入寇,结贼首孟尝阳震袭帝,帝遂崩于宫闱。帝崩,天守乱。是夜,百数贼入北地,屠尽亲族千人。将军柳诚,为孟尝所阻,贼得出天守。典丞贺昌弼,卫尉王巩引军据,急还朝,擒乡党朝官百人,尽杀之。遂立皇长子,后世皆称灵帝。其在位十年,天下荒乱,饿殍遍野。政令不行,武备尽辍。五邪肆虐,流衍四方。有各处流寇祸乱合兵,举黑旗起事,称尝义军士,顺天道灭丹阳曲阳默南等诸地俱反,皆应陆树蒽语。  

        交河兵御化外,敌数犯无功,亦不得脱。三年归朝,为右尉,越明年,旋而复去交河
灵帝十年,左将军左维祯黑旗不利,流徙交河维祯有旧,表为平化郡守,并行御史事。后及天守陷围,灵帝病笃,诏令归,未至,帝崩,以其子立,后世称共帝。仲官拜右相监国,封平西王。共帝羸弱,与卫将军柳诚等为辅弼。后至兴元州,以御黑旗

        化外犯,围交河三月。杀左维祯及家百口,乃屠城,略地乾门镇边,所过多所残戮。复镇始安,欲击之,为众将所阻,疾不豫。后还克交河平化等城,民不存一。  

        即败亡,田诚奔投仲,与立顺帝,都交河,复为,朝臣来奔。帝以陆树蒽为国相,录尚书事,并假节钺,加九锡。交河残破,树蒽等劝天子都始安。十一月,车驾出轘辕而东。始安势微不可久,渡洋攻柘林上阳,溃七路贼,围徒何尤滑池,欲联柳诚所部。尧山锁门黎关伊安等守将遥受印号,为之支党。柘林王赵王简不睦,战于平谷,分遣使往,阴要柘林赵王简许之,援甲士两万从征。尚书谢宛谓曰:“不足信,当不用其兵。”默不应,命援伐上阳,并引将军邹荣时鲍凯凌门孟池防之。

        待攻柘林,贼果倒戈袭,阴诱荣时,二人遂降。柘林王亦遣诸军救徒何尤不能克,引军退还。然赵王简已据孟池,尽断退路,军遂散。贼追之,欲降知无救,谓之左右:“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竹可焚而不可毁其节,吾身虽陨,名可垂于竹帛也。”单骑入阵,没于军。

……(柳诚传内容)

评曰:周仲柳诚尝以七尺之躯,而为千乘之尊,位极人臣,无异诸侯。且皆为万人之敌,并有国士之风。然竟衰亡,匡扶四世,殚精竭力。虽勠力同心亦不能止。惜哉。  



【译文】:  

        周仲是昔谷人。他的父亲是伯楚领袖鲁利汗王。齐襄帝屯兵边境,威胁柘林国。柘林国王为缓解齐朝军队的压迫,转而讨伐伯楚人,打算攻击齐军侧后方以自保。鲁利汗王苦战战败,不少族人被俘虏杀害,愤怒之下投降了齐朝。齐襄帝将公主许配给他,赐名为周德。第二年,生下了儿子周仲。周德投降后,做了陶埔郡守,官拜护伯楚校尉,负责袭扰柘林国。齐襄帝三十四年,周德战败身死,便让周仲继承了他的爵位,又做了陶埔郡守。

        周仲擅长骑射,能骑奔马射猎,箭无虚发。也擅长使用长刀、马槊,没人能与他为敌。之前,周德的弟弟周俭看不起侄儿周仲,把和他同行当做耻辱。后来听说了周仲继承了爵位,周俭盛怒下说到:“上天不公正,不知道有勇猛的人,却让小人有了名气!”于是开始策划反叛。之前周仲已知道周俭有不臣之心,让军司马贺昌弼在其军中做了内应。等到听说周俭即将反叛后,周仲独自骑马冲破营寨,斩杀了周德,从属的人都丧失了士气投降。(周仲)杀死了几个首犯,其余的士兵都被释放了。

        以前,周仲作为伯楚人,信仰三神。后来归入国教,得到了玥银。

        柘林侵略境内,袭击陶埔、柏港等城。周仲让赵广守卫柏港,参军柳诚、陆树蒽撤退到平谷据守。当时大军攻打越国,陷入了长期战争,只有周仲等千人驻守边疆。敌人势大而周仲等到了穷途末路,不到一日,失丧陶埔,战败到了昔谷,同时与赵广军、柳诚军等部队失去了联系。周仲剩下十五名骑兵,第二天,柘林国的军队到了这里,周仲对身边人说:“现在形势危急,再次战败会丧命,冲上前也会死。同样是死,为何不能留名史书呢?”于是冲锋进入敌寨,在万众之中斩杀了敌军元帅詹师庐,砍下了他的头颅大喊道:“贼人已经被斩首了!你们还有谁敢上前来!”又冲入阵中杀死了将官校官十几个。敌军大败,逃跑踩踏死亡的人不可计数,溃败去了陶埔,十五名骑兵最多只受了轻伤。柳诚军队也从平谷出征,敌人害怕他们断绝北方的道路,于是退回了柘林。

        周仲厌恶柘林反复扰边,想要筑城防备,陆树蒽劝阻他说:“如今南方的越国已经被平定,皇帝将要向西征伐。柘林不过是一个小国,未曾接纳有名的人才,也不拥有精兵,难以抵挡天威,必然固守本土不敢侵犯。”周仲听取了他的意见,于是作罢。

        后来周仲担任骁骑校尉,统领诸将攻打罗孟城。周仲上报请求让柳诚、贺昌弼担任护军,赵广担任司马,陆树蒽担任祭酒。大军与诸葛鸿平部在罗孟城相会。当时战况不利,军队围困罗孟城一个多月也没有攻下,诸葛鸿平讨厌这种情况,打算撤兵。周仲建议他说:“将军奔走千里攻打此处,如今又要撤兵,这样士兵疲惫,也没有丝毫的功劳。敌人虽然顽强,但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救兵,肯定不会再有援军。我们可以继续围住此地。”诸葛鸿平没有听从,撤兵去攻打姑墨城。等到罗孟城投降时,柘林王已经携带了尹人援兵前来,参军于新民也发动了兵变,攻占了柏港以响应柘林国的军事行动。众将商量着想要退兵救柏港。周仲说:“敌人马上就要到我们身侧,岂能舍近求远去攻打于新民的军队呢?我们如果退兵,诸葛鸿平必然战败,这不是救急之道,应当前进迎敌,不用担心于新民的军队。”于是前往姑墨城,周仲让赵广率领精锐骑兵两千做先锋急速救援,柳诚率领步兵骑兵共五千随之前进,他亲自指挥运粮。赵广奔袭到姑墨城,在旷野迎击柘林大将乌查呼,没有战胜,于是汇集了柳诚部众打破重围,救援诸葛鸿平的军队。之后双方死战三天,赵广在乱军中战死,周仲赶到并斩杀了乌查呼,夺取姑墨城。后来柘林国被消灭,于是赐给周仲关西侯的爵位,拜他为平西将军,在滑池假节掌兵。

        齐襄帝四十年,丞相向集对皇帝说:“外将不能轻易相信,应该让他们归朝,之后再查验他们。”当时御史魏鄂到滑池巡检,魏鄂巡检各县城观察,说:“滑池这里百姓劳碌疾苦,是长久干旱的地方。虽然是边关重地,但士兵骄横放纵,为首的人应当被淘汰掉。”周仲听闻后大怒,说:“我可怜百姓,但把士大夫看作瓦狗一般。”他捆住魏鄂,打了二百军棍驱逐。于是周仲被贬为太宰令,在朝廷祭祀之时负责陈设祭品,剥夺了他的将军职位,众人都忿忿不平,只有周仲自己没有怨言。

        齐襄帝四十四年,周仲做了太常丞。当时柘林人伍达庵反叛,侵扰四郡百姓。皇帝又让周仲担任护伯楚校尉,安西将军,以便让他征召伯楚人的军队。周仲跟随征伐到滑池,伍达庵投降。伍达庵又再次反叛,张缪与其战斗不利,战败身亡。当时军队大乱,各部队混乱奔走寻找张缪,唯独周仲管住身边百人,且战且退。后来周仲代理了张缪征西将军的职务,平定了伍达庵,皇帝因周仲的功劳,再次让他担任平西将军。

        齐襄帝五十年,周仲回归朝廷,担任卫尉丞。齐襄帝五十八年,升官为卫尉。有次有流民骚扰数个州郡,周仲便弹劾内史高义琛、廷尉魏鄂二人,让他们下野来道歉于民。皇帝恩准,于是罢黜了高义琛。后来皇帝又怀疑魏鄂和江南州刺史陶宏全等人私下牟利,杀了他们,获得了赃物七百万钱,此事牵连了贺岭府、江南州许多官吏。

        齐襄帝六十六年,皇帝亲征攻打尹人,在昆仑山之麓开战,驾崩。陪同攻击的人几乎全部被歼灭,活下来的人称那里为死原。渐王(田遂)以太子淫乱为由诛杀了他,登基为齐愍帝。右尉魏梁私下找到周仲,想让他裹挟三府卫戍兵夺取城池发动兵变。周仲以社稷为由拒绝了此事,后来事情败露,魏梁等人被杀,周仲升迁为征西将军,定襄后,负责攻伐化外。

        愍帝年间,周仲渡海五次攻伐化外,其中三次愍帝亲征。接连夺占始安、交河、平化三郡。化外人大都彪悍凶猛,说话语言和尹人大同小异。周仲与他们争斗,施以离间计,化外人的国家于是由两国分裂为四国,互相攻打多年。愍帝兴建了交河将军府,让周仲做元帅,边文景担任御史。后来愍帝再次亲征化外,失陷在横山之中。周仲怀疑愍帝驾崩,于是停止进军。朝廷里立墉王(田墉)为帝。等到愍帝重新出现并返回都城,杀死了墉王和大臣,牵连而死的人有万人之多。

        齐愍帝三十一年,群臣弹劾廷尉陆树蒽治理旱灾不利,于是愍帝罢黜了陆树蒽,请右相孟尝担任国相。陆树蒽离开都城时,对旁人说:“齐朝的灭亡,就从今天开始了!”齐愍帝听到后大怒,抓捕陆树蒽但没有结果。

        到秋天七月时,左监臣邢徵升迁为廷尉,受封于北地城。邢徵又获得了国相孟尝舞弊叛乱之罪的证据,于是上书愍帝弹劾孟尝,调查他的罪行后杀掉,以保证刑典威仪。愍帝允诺。早朝结束后,邢徵在长乐门被刺杀,反叛的臣子沈昭赢、陆承、赵雍等人都侵入都城,联合贼首孟尝、阳震袭击愍帝,愍帝于是死在宫闱之中。皇帝驾崩,都城天守大乱。当晚,一百多名贼人攻入北地城,将邢徵家族千人屠杀殆尽。将军柳诚斩杀赵雍,击伤陆承,被孟尝阻拦,敌人得以逃离天守。典丞贺昌弼,卫尉王巩领军队据守天守都,等周仲紧急返回都城,捉拿了孟尝党羽百人,全部杀死。于是推立了齐愍帝的长子为帝,后世都称为灵帝。齐灵帝在位十年,天下荒乱,饿殍遍野。政令不行,武备尽辍。五邪肆虐,流衍四方。有各地的流寇作乱并合兵一处,举起黑色旗帜叛乱,自称尝义军,顺应天道灭亡齐朝。丹阳、曲阳、默南等地都发生了叛乱,全部印证了陆树蒽所说的话。

        周仲率领交河军队抵御化外人,敌人数次犯境却徒劳无功,周仲也不得脱身。齐灵帝三年周仲归朝,担任右尉。第二年再次去了交河。

        齐灵帝十年,左将军左维祯剿灭黑旗军失利,被流放迁徙交河。周仲与左维祯是旧时朋友,上奏请求让他担任了平化郡守,并代理御史事务。后来黑旗军围困都城天守,齐灵帝病危,下诏让周仲归朝。周仲还没回去灵帝就已经驾崩,便立他的儿子为皇帝,后世称为齐共帝。周仲官拜右相,并且监理国政,封为平西王。共帝羸弱,周仲和卫将军柳诚尽心辅佐他执政。后来周仲又前往兴元州抵御黑旗军。

        化外人侵略,围困交河长达三月。他们杀死了左维祯与其全家百口,屠城交河,同时攻略了乾门、镇边等地,路过之地大都残杀百姓。周仲回来镇守始安,打算攻击敌人,被众将劝阻后一病不起。后来重新攻克了交河、平化等城,还活着的百姓不到一成。

    之后齐朝败亡,田诚前来投奔周仲,和他一起立田洁为帝(齐顺帝),以交河为首都,复称齐朝,臣子都来投奔此处。顺帝任命陆树蒽为国相,录尚书事(掌管尚书台),并且赐与周仲假节钺的权利,加九锡之礼。交河城残破,陆树蒽等人都劝皇帝另立都城始安。十一月,皇帝群臣出城东行至始安。周仲认为始安势力微弱不是长久之计,于是渡海攻打柘林、上阳,击溃了七路贼兵,将徒何尤包围在滑池,打算联结柳诚的军队。尧山、锁门、黎关、伊安等地方的守将在远方接受了周仲的官印,成为他的支系同党。周仲听闻柘林王与赵王赵简不和,在平谷一带交战,于是分别派遣使者前往,打算联合赵简秘密攻击柘林。赵简同意后援助了周仲两万军队,随同攻击柘林。尚书谢宛对周仲说:“赵简不是值得信任的人,可以不使用他的军队。”周仲默然不回答,命令援军攻打上阳,并且让将军邹荣时、鲍凯据守凌门、孟池防备。

        等到周仲攻击柘林,贼兵果然倒戈袭击,暗地里诱惑邹荣时、鲍凯,两人就此投降。柘林王也派遣军队援救徒何尤,周仲不能击败对方,于是带兵退回。然而赵简已经攻占孟尝,彻底断绝了周仲的退路,周仲的军队也都四散而去。敌人迎击周仲残兵,想让周仲投降。周仲知道自己无法脱身,于是对身边士兵说:“玉可以被摔碎,但不能改变它洁白的本质;竹可以被焚烧,但不能毁掉它的骨节。我虽然将殒命,但此名可垂青史之中。”他独自骑马冲入敌阵,战死其中。

        (柳诚传内容)

        评论:周仲、柳诚曾以七尺身躯,达到千乘的显赫之位,已经到臣子所能及的巅峰,和诸侯没有区别。而且两人都是英勇无比的万人敌,不愧为当世人杰。不料齐朝衰亡,周仲、柳诚辅佐四世皇家,殚精竭力,虽然勠力同心也不能扭转败局,真是可惜。


评论 (2)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