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历史】鸢尾纪卡威克人史与“赫伦卡之乱”

2019-05-28 00:14:54
0
1946

在人们终于真正重视起卡威克人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埃绍达盆地建立了稳固的根基。这个被嘉连人民称为“帕夫尼人”的族群在帝国崩溃之后没有了崛起的阻碍,迅猛地生长起来。由于盘踞着嘉连与帕夫尼的通道,垄断了东西方贸易,夏拉人对卡威克人积怨已久,战争愈演愈烈。

终于在鸢尾184年,卡威克人的鲁柯姆王国攻破夏拉第四王国首都安古萨,随后进而占据夏拉广大的地盘,使夏拉第四王国不得不退缩在南方的门格列多斯以至于最后消亡。实际上,由于大量的文化差异,鲁柯姆王国在亚略的统治颇为不适,为了维持统治采取高压政策,大量平民逃往荆烟山脉,不经意地使旧日信徒的据点——柯耶廷苏加尔快速壮大起来。

卡威克统治者,不屑于嘉连大地的神明以及嘉连人民的信仰,他们原本就有着自己的文化习俗。而到鲁柯姆第三代国王喀密利姆,竟然被黑暗势力威胁、蛊惑而皈依了旧日信仰,多方打探后,甚至与柯耶廷苏加尔建立起联盟关系,旧日信徒开始在鲁柯姆王国招摇过市。南方新建的梅尔泽教廷国信仰林间双子,对邪恶的鲁柯姆充满仇视,加上争夺领土,两国摩擦不断。

夏拉廷臣洛克拉塔对旧日信仰在夏拉人的地盘上大行其道愤怒不已,在朝廷之上公然刺杀国王喀密利姆,受到广泛支持,安古萨再次回到夏拉人之手,215年建立夏拉(史称夏拉第五王国)。战败或被驱逐的卡威克人涌入尼赫塔斯兰王国,得到收留。不过,尼赫塔斯兰坚决打压旧日信仰,卡威克人中的旧日信徒遭到夏拉第五王国与尼赫塔斯兰两国的清洗。

事实上,卡威克人并非一无是处。一身蛮力,作战勇猛,在四分五裂的时代里各国纷争不断,使得卡威克战士受到夏拉和尼赫塔斯兰统治者的重用。大量卡威克人进入两国军队,并诞生了多位忠诚而勇猛的卡威克将领,受人传颂。

但卡威克人就像无法真正被人驯服的傲龙,终有一天他们不会再满足于寄人篱下。鸢尾三世纪下叶,尼赫塔斯兰王国的卡威克将领霍夫米尔发动政变,成功弑君,卡威克人再度建立起自己的王国,奈达米尔。

奈达米尔自建国伊始便从未停止过战争。他们先是征服了不愿臣服的图尔戈斯城,而后渡过夏拉河以争夺他们所声称的“祖先之地”,在四世纪上中叶爆发奈夏战争。尽管夏拉奋力反抗,但终于再次被卡威克人所击败,再次选择了龟缩——这一次,他们仅余下北方卢克马拉森林之地。

有趣的是,卡威克人曾背叛了尼赫塔斯兰的赛斯契统治者,而地位颠倒之后,赛斯契人也学到了一手。赛斯契将领萨鞑勒领兵西征波什凯王国的过程中连战连捷,接连攻下朱尔法诺、西尔拉克、阿威罗伊斯等重镇,山高皇帝远之时,自立为王,建立西塔维奥王国。这令卡威克人的国王震怒不已,但数次讨伐战争都以失败告终。

更令卡威克王室懊恼不已的是,萨鞑勒的王子察拔斯塔成功征得卡威克人一直未能拿下的独立城邦伦斯特,西塔维奥王国甚至自封“祆火守护者”昭告天下,愚蠢的科尔索亚贵族们纷纷献上祝贺,承认了这一称号,与西塔维奥王国建立起联盟或联姻关系。而奈达米亚王国与科尔索亚王国争夺领土的战争亦始终没有进展。

卡威克人有一句民谚:“当战争无法取胜,我们将遭人奴役。”这正是五世纪奈达米亚的状况——劳民伤财的外战的接连失利,加上内部的高压统治,引发了全国上下的不满,起义、政变纷至沓来,夏拉暴民冲入王宫,随后将卡威克国王吊死在绞刑架上。但各地势力谁也不服谁,经过一些试探性内战之后,逐渐形成默契——维持分裂的现状,不为了扩张领土而再挑起战端。

除了个别卡威克人建立的新公国外,大量卡威克人沦为被统治者。为讨生活,不少卡威克人走上了当雇佣兵的道路,抑或充当嘉连南北大小贵族的打手,竟也建立了不少功绩。

塞拉德公爵卢尔诺嘉便拥有这样一位爱将,他有勇有谋,连战连捷,帮助卢尔诺嘉在科尔索亚王国内取得了极高的声望。这位德力干将名叫赫伦卡,从小即有鸿鹄之志,月畔神殿的祭司曾预言此子抱大才,必将震撼整个嘉连平原。如今看来果不其然。

作为稳固、富足的科尔索亚王国的一员,卢尔诺嘉公爵打击了对岸的梅尔泽狂热信徒,扩充了王国北界,得到国王大肆加封,一时风光无两,对现状非常满足。但赫伦卡却不这么看——在他看来,塞拉德公爵居于无能的科尔索亚国王之下实在是太过憋屈,以公爵的名望、财力、人力,加上自己强大的领兵作战能力,一统整个嘉连平原都不是奢望——这可是高庭帝国覆灭之后,五百年内都没有人做到过的事。公爵不该就此停滞脚步、束缚手脚、耽于享乐。

对封建制度与贵族制度没有深刻理解的赫伦卡甚至认为,若是科尔索亚王国成为了扩张的障碍,那推翻这腐朽无能的王室也当毫不犹豫。

他在宴会之上自信满满地向公爵提出建议,慷慨陈词,令公爵诧异不已,脸色十分难看——意欲叛变国王是王国重罪,亦会将自己的名声从高峰打入低谷。但出于对赫伦卡的珍重与喜爱,公爵只是严厉地斥责了他,发表忠君言论以澄清自己并无谋反之意,便让赫伦卡滚蛋。

待赫伦卡离场后,在场的亲友纷纷力谏公爵严厉处罚赫伦卡,甚至有人提议将其处死献给国王。但卢尔诺嘉公爵都不为所动,赫伦卡是其心腹,怎忍心下此狠手。

另一边,赫伦卡作为建立了赫赫之功的天才将领,竟大庭广众之下遭受如此迂腐之人的斥责,感到羞愧难忍,当夜辗转反侧。在塞拉德神秘月光的照耀之下,赫伦卡四处串联之后,潜入公爵寝室,杀害公爵夫人,惊醒公爵。他威胁着公爵写下契约,将一切权力转交给自己,公爵犹豫不决,颤颤巍巍地遵照指示。赫伦卡又命人清理尸体与现场,严守寝室,第二日便召集公爵的所有分封贵族和手下,公示契约,宣称接管整个塞拉德公爵领与公爵的全部权力,臣服者将继续享受权力,不服者将满门抄斩。

在这一天,有上百人被处死,其余人等均因恐惧而表示臣服。一些侯爵、伯爵被羞辱或随意剥夺权力,提出质疑者纷纷死于赫伦卡刀下。不出两日,赫伦卡便成功接手了塞拉德全城,正兴奋地前往卢尔诺嘉寝室炫耀,表示将优待之,待来日一统嘉连之时,亦将与之分享权力与大好江山,甚至再找一个极品美女给他做新的夫人。

但他冲入寝室的时候发现,卢尔诺嘉已上吊身亡,留下一封血泪遗书。

被赫伦卡残忍行径所震撼的科尔索亚王室及诸贵族,主动发兵问罪,赫伦卡急中生智,挑拨离间,又在作战之时用上诸多诡异战术,加上亲兵当中有着诡秘而强大的法师,由此大败科尔索亚联军。此后,流民、雇佣兵、投诚贵族的军队都被赫伦卡纳入麾下,又联手卡克林·奥罗雷尔公爵,挥兵攻往王国首都摩尔达。攻破城池后,赫伦卡屠杀王室,宣布王国解散,自立为塞拉德国王。

缪莎公爵汉克兰塔一家人逃往西塔维奥王国避难,卡利波公爵则对赫伦卡臣服,让出领地而仅保留爵位,均逃过一劫。

解决科尔索亚王国之后,东岸的梅尔泽教国成为他新的目标——早在卢尔嘉诺麾下之时,赫伦卡就与林间密友多次交手,结下仇怨,要不是卢尔嘉诺主动收手向对方示好,自己早就可以势如破竹地征服东岸广大的肥沃土地。

征服梅尔泽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仅四年时间,赫伦卡就来到了梵泉森林“朝拜”林间双子女神,他对着森林深处吐了口唾沫,他早就知道所谓的女神庇护不了这些渣渣。

“一统”南方之后,赫伦卡对盟友家的奥罗雷尔没有太大兴趣,便动起了北方的心思——那本该是卡威克人的地盘。拥有奥斯达米亚这一“天下之城”亦是称王称霸的必需条件,就像古代的雄主耶力拓和帕林纳斯那样。

鸢尾539年,赫伦卡对外宣称北方多个国家包庇旧日信徒,驯养旧日生物,乌烟瘴气,民不聊生,而他则要讨回卡威克人的祖地,重建一个强大而安定的统一王国。

当时北方分布着奈达米亚王国分裂出来的诸多小国,它们联合起来建立所谓的北方联盟,对内维护封建秩序,对外联手防御强国入侵。赫伦卡的暴虐行径早已传至北方,北方联盟迅速集结起来,但仍然抵挡不住塞拉德王国的强大军队。甚至有个别小国投靠到赫伦卡的麾下,北方联盟吃下败仗,让出道路给赫伦卡进入奥斯达米亚。

就在赫伦卡认为自己已经足以跟帕林纳斯那样的大帝并肩之时,东岸数个夏拉人的王公和西塔维奥北方公爵领兵前来夹击,投诚于赫伦卡的北方联盟小国亦再次倒戈,惨战之后,逼得赫伦卡向西北逃窜。南方塞拉德王国本土不满于赫伦卡统治的人则纷纷反扑,宣布复国,一时间赫伦卡成为孤家寡人。

赫伦卡慌忙分析了当前形势,认为图尔戈斯和一些北方小城均易攻难守,无法作为立足之地,而那著名的祆火之城伦斯特有地势与魔法力量的加持,若能取下定能在未来东山再起。

伦斯特当时处于波什凯人的统治之下,当地公爵早有反意,得知赫伦卡的情况后既恐慌又暗喜,决定以柔克刚,对其示好,希望与其联手反对波什凯国王的统治,甚至认为有可能进而拿下那虚胖的西塔维奥王国。因而公爵大开城门迎接赫伦卡“将军”的到来。欢迎宴之中,趁公爵略有醉意,赫伦卡献酒之时突然拔刀取下伦斯特公爵的人头。

但公爵家族坚决不肯将统治权拱手相让,与赫伦卡的势力展开巷战,使城市受到极大的破坏。最终他们支撑到波什凯王军的到来,彻底将赫伦卡势力扑灭,赫伦卡则被绞死在祆火之前。

赫伦卡灭亡了科尔索亚王国和梅尔泽教廷国,又肆虐了北方,让伦斯特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因而史书将这段历史称为“赫伦卡之乱”。赫伦卡之乱让科耶廷苏加尔的旧日信徒逮着机会,逼迫北方联盟展开第三次圣战,最终趁机利用腐龙攻向伦斯特熄灭祆火,造成噩梦纪的来临,世人往往对赫伦卡感到深恶痛绝,赫伦卡一时成为了恶魔的代名词。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