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设定】高山巨人约尔维德之前传

2019-05-29 13:57:44
2
2025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诞生在这个世上的,就像所有的同胞一样,似乎自然而然地,就从大自然中脱胎而出。

他名为约尔维德,这是高庭人在遥远的过去赋予他的名字。在那个时候赫兰人、伊伦人、贝尔林人还是三个不同的民族。神有自己的名字,但那与人类的语言无关,所以人们能呼唤、祈祷的神名反而是由人类来起的。到底谁才是神呢?

他有个兄长,名为乌尔维德。“维德”(weider)在被称为原始高庭语的赫兰语中意为受崇拜者,亦即神明。他的兄长被视为“天神”,而他则被视为“山神”。(Iorr是赫兰语中的高山,但古典高庭语采用了伊伦语中的ghorang来表示“山”。后来两兄弟便以“乌尔”和“约尔”相称。)除此之外还有那么几个同样的巨人,但都不如他俩强大。

兄弟俩无非是两个长寿而强壮的巨人,有肉有灵,并非什么全知全能的神,顶多是比人类强得多的生物。虽然拥有强大的魔力,但若要使用则消耗过大,所以他们往往需要长时间的休眠。在远离人类喧嚣的地方,化为山的模样,没有人能够发现得了,叫做山神还真没错。难得的树木与草儿生长在自己的身体上,倒是为自己源源不断地提供着营养。

人类是一些惹人烦的小家伙,他们活动范围大,干的事情千奇百怪,而且还贼能生,在约尔看来,仿佛没一会儿高原上就变得熙熙攘攘了。但是高原的资源不足以承担这么多的人口,他们不得不通过战争来互相消耗,这让约尔感到莫名其妙。

有一小批人从西方攀上了高原,打赢了战争,取得了统治权,这让赫兰高原的格局有了些许不同。

对了,虽然约尔甚少活动,但也不忌惮于被人发现。这些人类似乎通过一些微妙的证据察觉到了巨人们的存在,加上各种脑补,自己害怕了起来,将这些巨人奉为神明,通过仪式赠送一些礼物给神们,叫做“供品”。但实际上约尔根本就没有收到。

那些专门负责仪式和贡献的人被叫作祭司,他们成立了所谓的高山祭祀团。他们首次给巨人们起了名字。

不得不说,这些人类虽然未见过神的真容,但是通过那些蛛丝马迹,还真的猜到了一些真相——当然,更多的还是莫名其妙的添油加醋。

一直在观察人类的约尔在很长的时间里也学会了他们的语言,因而听懂了高山祭祀团的祈祷词。倒是还挺诚恳的。

一次约尔从沉睡中醒来时,伸了伸“懒腰”,又或者是跺了跺“脚”,结果引发了赫兰高原的中度地震,不少房屋被损毁。数位虔诚的高山祭司深感忧虑,除了赈灾救难以外,他们还决定走上朝圣之路,走入深山。道路极其艰辛,他们依然坚持着。有两人死于猛兽,一人死于饥饿,一人不幸坠崖,最终只剩一人孤独地前行着。

他名为路加特莱斯,约尔听见了他的默念。实际上没有后人记得他的名字,当他见到约尔的第一眼,他就倒下了。与人类“相处”久了,约尔也逐渐拥有了一些人类的感情,他感动于祭司们的虔诚与坚持,他施法将路加特莱斯的灵魂(也就是大脑)移植到一只健壮的狮鹫身上,要让他永远陪伴着自己。当然,即便是被神赐福过的狮鹫也有一定寿命。

又一个人类来到了,满身疲惫,衣衫褴褛,来到约尔面前的时候,也已经奄奄一息了。“神啊!我们一直相信您是真的存在!我的伙伴们都献出了生命,只求您庇护……”

话没说完,便倒下了。

路加特莱斯将这个人叼着飞到了清泉边上,救了一命。

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跪拜在狮鹫的面前,“如今您拯救了我的生命,我古拉蒂卡将永远成为您的奴仆,永远忠心于您!”

路加特莱斯摇了摇头,引着他来到一座不起眼然而实则雄伟的山峰之前。一阵难以想象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旁,听不懂,又似乎能听懂。

古拉蒂卡成为了一位真正的神术师。

回家的路途极为艰辛,但古拉蒂卡都一一化解了。他向祭司们讲述所见的神迹,并且展示了自己所掌握的神术,即使只是非常微弱的力量,亦足够使所有的人类惊奇。

高山祭祀团希望能够招纳狮鹫,古拉蒂卡凭借自身的力量成功驯服了三只,他的弟子乌克萨亦成功地驯服了一只。没有其他人学得会,在古拉蒂卡死后,四只狮鹫也都离开了祭祀团,乌克萨亦不知所踪。

再后来,伊伦上游的风语氏族以驯服狮鹫发家,传说他们正是乌克萨的后人。

高庭地区没有多少马匹,有些莽撞的赛斯契人攻上了赫兰高地,让高庭人长了见识。马儿在高原上也很便利。通过黑谷,高庭人与赛斯契人有了一些贸易往来,也买了些马匹。

几个巨人同胞对马儿都很感兴趣,将马儿吸引到自己的身边,尼卓拉维德给约尔送了几匹。路加特莱斯死后,约尔感到有些寂寥。他天马行空地想给这些在地上跑得快的马儿插上翅膀。他将不少鸟儿脱落的羽毛收集起来,制成四只翅膀,施法将翅膀与马匹的身体结合起来,让马儿大惊而逃。一些人见到了这匹特别的马,高庭开始流传起了天马的传说。实际上,这匹马没多久便死了,山豹将它的尸体吃得精光。

约尔沉睡了。巨人的梦与人类的梦有相似也有差别(毕竟也是自然神明了),他能够在梦中触摸到源流,大概就是后来的人类称为“大源”的存在。睡梦中似乎觉察到了一些异样,但也很快消失了(指的是夜翎的陨星将祆火熄灭)。草木在他身上长出,一些动物给他的背挠痒,让约尔感到非常舒服。他梦到了雄狮与猛鹫,似乎忽然就明白了一些什么。

当他醒之后,大概已经又过了两百年罢。他轻易地捕捉到了一匹已经适应高原环境的高山野马的幼马,又引来一只雄鹰,用自己的力量将它们捏到一块,终于做出一匹长了鹰翅膀的马。约尔将翅膀做得更长更壮,应该能飞起来。他一放开马儿,马儿也是大惊而逃,随着翅膀的乱拍,竟然飞了起来!飞到约尔见不着的地方去了。

终归不是人类啊,马和鹰的心思,不过就像几岁的小孩子那样吧。

后来约尔听说一位年轻人竟然驯服了这只鹰马,也就是高庭人所谓的天马,以至于年轻人被尊为天选者,且得到了高山祭祀团的高度认可。天选者首次统一了高庭三大民族的四五十个氏族和下游的十来个城市,跟当时正强势的那亚希王国打了一仗。这些事情是约尔听高山祭司们祈祷时所说的,让约尔觉得很新鲜,毕竟他还没离开过高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随着时间流逝,高庭地区的政局愈发不同,“天选者”死后,高庭又分分合合,向约尔祈祷的声音愈发频密,乃至于有一阵子竟然由高山祭祀团来决定国王的人选——起码从约尔得到的信息来说是这样的,也许这帮祭司自认为大权在握吧。

祭司们的地位,包括约尔兄弟在高庭人心中的地位,一直持续到国王歌奈洛死后——大王子斯塔纳里依然虔信高山信仰,但二王子帕林纳斯对此颇为不屑。两位王子各自割地,一南一北分庭抗礼。那段时间,约尔不断地听着祭司们对帕林纳斯的咒骂,感到好笑。但他并不打算出手帮他们搞死那位南庭王国的王。

斯塔纳里输了,帕林纳斯统一了大半个亚略地区。斯塔纳里的儿子也被帕林纳斯的儿子塔萨诺皇帝击败,高庭也被统一了。高山祭祀团遭到了彻底的冷落。祭司们一批批地更迭,新生代对政治没啥兴趣,似乎研究起哲学来,之后又研究起魔法。约尔感到无聊,便再次沉睡。

直到隆隆脚步声传来,似乎有一批自称“苏米奇亚”的人从西面攀过白墙山脉登上高原,仿佛大喊着:“高庭帝国亡啦!”然后就宣布这片高原也是他们的领地了。他们没人知道高山信仰,他们有自己的神话信仰和民族文化,一如千年前那批“西来者”那样,但不同于“西来者”,没有主动融入高庭当地文化当中。

高山祭司们似乎真的掌握了魔法,是哥哥乌尔给予他们的力量。祭司们成为了极为神秘的存在,不过仍时不时有苏米奇亚人和高庭原住民“堕落”成为高山祭司,这个魔法师群体竟随着时间而又不断壮大了起来。

祭司们虔诚而又正义,这是乌尔信任他们的原因。六七百年前他们就曾碰见过邪兽的存在,高庭帝国时期,帝国会派一些御法师前来戍守,但帝国覆灭后,守卫净土、保护人类不受邪首侵兽的责任就落在在高山祭司们的身上。乌尔和约尔在梦中触摸着源流,深知源流的另一面是沉睡着的邪恶力量,这股力量庞大而危险,但不知是什么限制着他们,只有少量的力量如细泉般持续地冒出,感染着地上的生灵,使它们成为邪兽或失去灵智的人。

有一段时间邪兽特别猖獗,尤其是高庭本身就有着许多奇珍异兽。不顾乌尔的反对,约尔竟然现身于人前,与高山祭司并肩作战。有了约尔的加入,他们就很轻松地将邪兽们通通解决了。乌尔对弟弟感到无奈,不过这大概也是约尔本身的性格吧。

经过这一次的并肩作战,约尔跟人类有了更深刻的情感关系,高山祭司们对他更为崇敬,代代相传之后,对约尔的信仰亦没有削减。

一时间,邪兽似乎被消灭殆尽了,高山祭司们掌握的魔法也越来越强,约尔便再次进入沉睡当中。他发现自身的力量也在数千年的尺度上有长足的成长,他好像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梦境中他感受到有别的超凡力量与他交流,内容含糊不清,只有朦胧的色彩和情感,无法用人类语言去描述。

 

评论 (2)
  • 赵子慕

    赵子慕 2019-05-29 14:44:21 1#

    虽然不想水,但是看在你这么勤奋的发帖,支持一下。

    路易·罗莎 作者 05-30 00:13

    感谢大佬支持,要是喜欢我们的故事的话那就更好了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