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档案:第三次远东战争】 天幕坠落——“弗拉基米尔”行动与佩伦星的毁灭

2022-05-16 06:25:00
1
1816

【档案:第三次远东战争】天幕坠落——“弗拉基米尔”行动与佩伦星的毁灭


无论对人类共同体,还是异形入侵者,第三次远东战争的苦涩过程见证了孕育自银河系无数战争岁月的苦涩果实的成熟与落地。过去英雄般的,充满战士骑士的两军交阵——尽管这种臆想本身也仅为某种大脑美化的外在呈现——被充满仇恨的总体战代替。战争的成本以指数级飙升,而双方宁可毁灭自己手中仅有的珍宝,也不愿它被敌人夺走。佩伦星战役正是这种疯狂的体现。由于混乱的战时档案和政府的资料保密,其本身目的、细节、乃至参战人数至今仍淹没在谜团中,但通过对已有资料的整理与筛选,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这场战略意义上并非至关重要的突袭从侧面掀起了新时代战争的面纱,也必须接受凝视蛇发女妖双眸带来的痛苦代价。



1、远东之虎



在SC.II.895晚期,被异形军队占领的佩伦星——索利安同盟将其更名为赫特星,正如他们在第二次远东战争前初次殖民此世界的命名——落在一名败军之将的目光当中。他年岁尚小却才华横溢,在至暗时刻临危受命,如猛虎般守卫着远东星域人类最后的火种。


据数份私人访谈与同行评价所言,安东尼奥·奥列留斯性格文静谦和,热爱田园风光与惬意生活。但倘若纵观那些出自他天才大脑的军事文献与作战报告,我们只能感受到字句间理性的冰霜散发出刺骨寒气。他系统性地规范化对异形的灭绝程序,提出星际战机运用的新理论,甚至一针见血地指出过“斯大林格勒”防线的设计缺陷。这位年轻的高级军官血脉中仍流淌着来自故乡亚平宁的古老祖先西比阿与凯撒的高贵品德。 得益于其杰出才干,加之奥林匹亚海军军事学院校长,“铁爪将军”吴约顿少将对爱徒的引荐,SC.II.893,年方卅三的奥列留斯就已荣登第7舰队副参谋之职,军衔少将。前所未有的快速升迁带来的便是嫉妒与轻蔑,毒言用“小将军”这个带有嘲讽性质的绰号称呼他,他也因此倍感苦恼。没有人知道,在未来,他将穿行于黑暗深渊之中,用数以万计士兵的鲜血书写自己的史诗传奇。


当香陶战役的失败如燎原之火将第7舰队焚灭殆尽时,一枚直击旗舰舰桥的鱼雷将舰队指挥层几乎尽数抹为齑粉。作为仅存的少数高级军官,奥列留斯见到的是一副地狱之景:攻击战舰熊熊燃烧,通讯频道淹没在诘问与求救的声浪中。愤怒和绝望几乎将奥列留斯击倒,但他强迫自己在数秒内接受了失败的事实。纵使已然负伤,他沉着发出一系列命令,舰队开始进行有序撤退。


对于香陶战役到联合星海战之间的短暂间歇,我们只能从无数浩如烟海却又自相矛盾的资料中拼凑出事实的轮廓。这场灾难不仅在于外部战局的失败,更在于军队内部的倾轧。无数烈士在香陶战役为掩护友军的撤离英勇牺牲,可他们争取来的时间和军力被无意义地挥霍和浪费。许多人因偏见或官僚作风指责奥列留斯的行动不符规章,而其他无疑必须为联合星海战的浩劫而负责的高级军官仍固执地要求进行一场必输无疑的战略决战。最终,奥列留斯不得不再次担起职责。在经受巨大损失后,破碎的舰队——如今他们只是香陶战役前第7舰队的残余——放弃了联合星系。由于唐豪瑟走廊,远东与人共体本土的唯一航道,已被敌军封锁,他们只能遁入远东星域尚未被异形征服的冰冷虚空之中。纵使身体的损伤可以弥补和康复,但破碎的灵魂已无法修复。仍顽强泵动的心脏中流淌着沸腾的怒火,他们将会重新集结,并向异形发动野蛮的复仇。



2、自深渊归来



SC.II.895晚期,远东星域正在燃烧。异形联军通过阿达里国家联盟国土,绕开人共体花费数十年修建的“斯大林格勒”防线不宣而战。尽管首府联合星——其所在星系扼守着远东与人共体本土的唯一航道,唐豪瑟走廊——的地表仍顽强抵抗,虚空中巡弋的异形舰队已在事实上将远东星域化为孤岛,只有最迅捷的小型舰船和星际战机可以冒险穿越封锁。在正面战场,尽管经受了远超过预定计划的损失,索利安同盟将“斯大林格勒”防线血腥撕开,人类的残兵败将被迫进行一系列代价高昂的撤退。在远东星域尚未遭受染指的广阔星空,他们孤立无援、缺少补给、忍饥挨饿、濒临崩溃,黑暗的命运在这场死亡奥德赛的前方等待他们。



我们已无法确定奥列留斯何时发动的第一次攻击。但即便资料匮乏,奥列留斯仍然必须遵循军事逻辑的基本原则:只有在解决这支被称为“破碎舰队”的残兵的指挥、补给和编制问题后,他才有进行任何军事行动的可能。我们相信,至少存在一份从军部发往“破碎舰队”的电文授予奥列留斯最高指挥权。而战前修建的,遍布远东星域的各处隐蔽补给站也一定为他提供了物质上的便利。此外,“斯大林格勒”防线的崩溃使“破碎舰队”增加了更多来自第14舰队——他们负责守备该防线——的舰艇。即使保守估计,也至少有6艘全副武装的载机巡洋舰和3艘强袭登陆舰投奔他的麾下,外加更多的中小型船只。 尽管“破碎舰队”缺乏大型战舰,因为它们大多已化为虚空中漂浮的碎片与残骸,且即便存在也缺乏足够的燃料和零件来喂养这些庞然大物,但奥列留斯并不为此烦恼,因为他的战术绝非如烛火般燃烧舰队的生命与敌军正面交战,为来自人共体本土的增援争取时间。普通指挥官也许会因高贵的荣誉采取此等自杀行动,但奥列留斯拒绝这一愚行,因他是保存最后火种的普罗米修斯——为此,他宁可让自身荣誉捆缚在高加索山上忍受无穷的折磨。



有记载可靠的第一次攻击发生在佩切涅格星系,S.C.II.895.1230。当索利安同盟的货船队正满载战俘与缴获武器返回同盟本土时,一支由星际战斗机和若干护卫舰与驱逐舰组成的打击小队向它们发动了袭击。导弹穿过护盾,直直地命中动力核心;随后激光和带电粒子射线对着外壳又切又砍,迅速过载护盾,摧毁武器设备和能源系统,接着登陆舱呼啸而来。跳帮部队的铁靴踏在阴森的走廊中,打开战俘们的铁链与手铐。这些充满怒火的战士愿意加入奥列留斯的行伍,但在此之前,他们和那些飞扬跋扈的异形狱卒有笔账要好好算算。



3、全面打击



随后数个标准月,这支褴褛却好战的破碎舰队四处出击。哪怕远东星域摇摇欲坠,安东尼奥·奥列留斯还是开始了他自己的战争,在地球的视线与干预范围之外奋战着。佩切涅格星系绝非最后一个被知晓的如此战场。在这样野蛮的战争中,奥列留斯获得了“远东之虎”的名号,但多数人并无意识到这一称呼的潜在涵义:他蛰伏在群星组成的的黑暗森林中,吞噬血肉以补充自己的舰队。我们必须承认这种战略很可能从异形手中救出了无数的人类生命,但我们也必须同时意识到,这是建立在更多人类的自愿(或非自愿)的死亡之上,而佩伦星的毁灭正是这一残酷原则的最佳体现。


随着战事推进,奥列留斯的部队愈发壮大。这位十分重视部下与盟友的秃发将军在收获友谊与效忠的同时也在增加自己的敌人,因为他十分注重从自己的每一次进攻中带走俘虏和要员。通过他们,奥列留斯了解到异形军中的动向:索利安同盟内部矛盾重重,家族式政治使那些不满当权者的家族不愿用自己的舰队充当先锋啃硬骨头,让最高执政官所在家族坐收渔利,因此进军速度缓慢。另一方面,他得知佩伦星——人共体在远东星域最重要据点之一已然沦陷,而三十年后重夺此地的异形开始建造前进基地,作为进一步鲸吞远东星域的支点。人类中的服从者(更准确的说法是,叛徒)受到模范的虚伪优待以证明同盟的所谓“各族平等”,其他人则被驱赶入条件恶劣的集中营充当苦力,而那些本已在绞杀下濒临灭绝的肮脏土著异形则摇身一变成为了同盟的座上宾。


关于奥列留斯进攻佩伦星的记录在此处变得愈发碎片化,需要进行一定程度的推测和猜测,而最令我们困惑的便是奥列留斯做出这一决定的动机。“破碎舰队”自成立以来的一向战术是派出小股部队,以游击和骚扰疲惫敌军。可奥列留斯却集中舰队,对佩伦星发动了一次大规模进攻。军事分析家以各类可能性试图解构奥列留斯的动机,但我们必须明白,无论收获如何,这场进攻本身付出的代价本身便会令捉襟见肘的“破碎舰队”元气大伤——也被之后的事实所证明。我们还必须注意到,尽管这颗星球对索利安同盟有着重要的感情,皆因他们从未忘记第二次远东战争战败后割地求和的历史,但事后表明,对该星球的大规模进攻并未对异形造成士气上的伤害。不过,相比于缺乏清晰度,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现象产生的原因——事后来看,这似乎是有意为之。关于这些问题的讨论将留待本文最后作进一步梳理。


无论如何,远东之虎的意志没有动摇。在行动前,他派出小股部队,以随机规律向敌人发起偷袭。被搞得晕头转向的异形派出大量舰船四面出击,却对抵抗力量的目的一无所知。如今,舰船整装备战,船上的战士们也全副武装,准备向佩伦星发起大规模进攻。奥列留斯颇具学究气息地将特别军事行动代号命名为“弗拉基米尔”,这为该行动蒙上了一层不详的阴影——接近两千年前,正是同名的罗斯大公使东欧平原上的斯拉夫人皈依基督教,彻底断绝斯拉夫异教之存在,而佩伦,天空和雷电之神,正是这一异教的主神之一。 拼凑真相 上述这段时期的历史与奥列留斯对佩伦星的袭击并无直接关系,且现存的此类报告来自于无数种资料。对于某些报告,我们必须对其真实性加以判断;至于其他资料,情况最好的是零零碎碎,情况最差的则是自相矛盾。我们略去了这些报告中最为古怪夸张的陈述——毕竟,这些叙述者们始终是人类,而即使他们仍保留诚实的美德,人类的大脑和海马体也往往与“可靠”这一形容词毫无干系。无论资料中的某些段落在如今看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我们都必须以真相的核心来作为对于奥列留斯进攻行动的理解。但无论如何,我们必须铭记,本文陈述的绝非必然之事实,只是建立在真相基础上的一种可能性的堆砌。



4、燃烧的莫比乌斯



当星际歼击机和星际轰炸机群退出量子偏转状态,在佩伦星附近重返现实空间时,这些利剑的首要攻击目标便是敌轨道防御。由于被奥列留斯的惑术所诱骗,大量原本守备佩伦星的同盟战舰倾巢出动,在各个星系搜寻根本不存在的“敌军”。除了少数小型卫戍舰船,战机面前的目标只有数座不久前部署的空间防御卫星和最为显眼的“莫比乌斯”空间站。这座数十公里长,位于拉格朗日点L1的巨构建筑于SC.II.875作为该地共同体最重要的军事枢纽被建造,而索利安同盟付出一番血战占领此处后,便立即着手将其纳为己用。也许异形自信于星球轨道上的海量太空垃圾与残骸碎片——它们见证了上一次远东战争对这颗星球造成的伤痛——可以为人共体的进攻制造障碍,但他们显然打错了算盘。第一轮鱼雷齐射便几乎瘫痪轨道防御,随之而来的是三轮大规模空袭。所有的星际战机都满载弹药,有的甚至只携带了60%的燃料——当轰炸完毕后,他们将直接着陆在跃迁入本星系的载机巡洋舰上,甚至无需进行返程航行。 奥列留斯的第一步举措便收效颇丰。根据若干拦截通讯,异形们惊讶于原本被认为已然崩溃的人类居然能聚集如此大规模的打击力量。他们如梦呓般发出救援信号,用诅咒的神学词语诉说即将到来的灾难,疯狂呼叫着远在数十光年外的援军。现在,佩伦星如同砧板上的肉馅毫无反抗之力,但“远东之虎”并不急切。他没有立刻发动轨道轰炸或大规模登陆作战,因为这对捉襟见肘的“破碎舰队”而言是一种资源的浪费,而是以蒙田对待生活的悠然态度执行自己的下一步行动。老虎总是乐意于戏耍猎物,直到他们筋疲力竭。


一队队运输机飞向饱经蹂躏的“莫比乌斯”空间站,上面满载着“战隼”特种部队的成员。这些精通无重力真空作战的老兵从香陶战役死里逃生,此刻胸怀复仇的烈焰。三个标准小时后,当舰队主力接近佩伦星地月系时,令人欣慰的消息同时传来:成功重夺空间站控制权;并且,空间站的人类居民在“战隼”的帮助下发起暴动,击败了异形占领军。但是,本以为重夺家园的居民却被要求立即撤离——理由是为防异形再次夺取空间站奴役他们。然而,就在他们拎着行李在太空港中等待登船时,一连串二进制指令被输入中控电脑。名为战争的塞壬即将收敛自己的曼妙身姿,露出她那丑陋肮脏的真面目。


伴随着一阵巨大的震动,空间站的主引擎被启动了。经过了剧烈的轨道偏离——尽管程度很小,它将在几小时之内撞向行星,其所释放出的启示录级力量远超“破碎舰队”武库中的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其预定撞击点正是佩伦星的首府,海滨城市塞拉托维扬茨克。


将一座小行星般巨大的空间站掷向地表,如此前无古人的狂妄举动使得异形指挥层陷入了恐慌。我们缺乏直接证据来证明这一点,但是探测器数据表明同盟的反轨道火力开始调整参数——他们似乎认为除了坠落空间站,人类不会直接发起攻击,因此忽略了“破碎舰队”本身。无论异形是否真实如此思维,远东之虎又一次出人意料挥出了他的利爪。


下一阶段的进攻开始于对塞拉托维扬茨克城周边区域各处目标的精准轰炸,同时,舰队也分为了十数个进攻中队。每一次轰炸都对准了诸多地对轨道武器炮塔中的某一座,尽管这些被异形接收不久的人类武备远不及某些要塞的防御系统发达,但对任何进攻部队来说都仍是一种威胁。随着进攻中队接近目标,如雨点般密集的大量炮火从天空中落下,火焰和光束吞噬了整个防御工事,精确直击其中要害——毕竟,异形接管这个星球不过数月,而这些建筑大多是由人类共同体所建,它们的图纸和档案仍然储存在数据库中,弱点在其制造者眼中一览无余。


尽管报告声称塞拉托维扬茨克城的多数防御设施在一小时内就被轰炸为了灰烬和焦渣,但如此辉煌战果也无法掩盖“破碎舰队”缺乏大型战舰所带来的火力不足问题。许多训练有素的守军驻扎在或撤退到地下的碉堡综合体中,几乎无法被穿透的地面护盾保护他们免受轰炸的伤害。所以,只有通过大规模行星登陆行动才能击败他们,随着进攻进入第五个小时,行动的下一阶段也开始了。



5、我看见一匹白马,地狱随之而来



奥列留斯谨慎地使用他的地面兵力,但即使如此,所投入的空降单位数量仍然是惊人的。清晰度堪忧的图像资料表明,当“莫比乌斯”的轮廓在阴森的天空中逐渐化作闪亮的光点时,无数不详的小型物体耀明着赤红火光随之一同落下。在进行登陆的大规模部队中,大部分都扑向了塞拉托维扬茨克的星港,以及位于周边区域的其他诸多关键设施。 当第一批小型空降舱进入对流层之时,地表劫后余生的防御火力随即重新开火。然而,每有一枚空降仓化为爆炸的尘埃,便有十枚空降仓凭空解体消失——它们化作纷飞的干扰箔条和红外假目标,令地面炮组虚妄地锁定并不存在的敌人,同时如弹射出豌豆的豆荚将腹中装载物推向地表——海军陆战队的突击战斗服。高度接近四米的钢铁巨人穿破火焰、弹片和光束组成的迷雾,在跳跃背包的反推下平稳着地,随即以超人的速度向敌军倾泻火力。它们因具有步兵的灵活性、轻型载具的火力和不吝成本装备的大规模杀伤武器而成为空降作战的先锋,也因此受制于极高的成本和驾驶员训练难度。即使得到了补充,经过战争的损耗,此时奥列留斯手中只剩下约82台战斗服,刨除备用机和零件来源后只能堪堪编成两个大队。他们冲出燃烧着的空降区,用氮素催化炸弹无情地打击盘踞在街巷中的守军。更多的大型空降仓随后降下,坦克和步兵战车如潮水般从中涌出。


在地面进攻的同时,“破碎舰队”也进行了一次规模惊人的次轨道突袭。在载机巡洋舰上加满燃料与弹药的星际战机再次起飞。它们以低的难以置信的高度擦过海平面,在防空火力集中于从天而降的登陆部队时,这些战机向塞拉托维扬茨克最坚固的防御工事发动掠袭——这些建筑的护盾是如此坚固,以至于轨道轰炸都无法摧毁它们。然而,战机的高度是如此之低,以至于用于防御轨道打击护盾在它们面前毫无作用。一轮强劲的火力投射之后,这些工事纷纷被摧毁。


进攻星港的前锋由一个加强了火炮和额外突击队的机械化步兵团组成,他们引来了一大群据说极其凶残的奥克里安人——即使在这个尚武成风的异形国家中,他们也是最强壮、最野蛮的士兵。争夺星港的战斗似乎很快就演变成了苦涩的巷战,坦克在如此战场中几无用武之地,榴弹炮面对牢固结构同样收效甚微。但是,当第二波登陆部队降落到星港西侧,来从后方进攻守军时,天平倾斜向了人类一方。他们冒着巨大风险,将大口径火炮尽可能地抵近目标开火以最大化杀伤。尽管被包围,但所有报告都显示:异形都未表现出任何惊慌的迹象,而他们野蛮地战斗到最后。





6、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人吗



就在主舞台的帷幕于行星首府缓缓拉开时,另一场同样惊心动魄的戏剧在佩伦星的南方大陆上演。得益于大量当事人的回忆,这次规模不大的战斗却拥有着与之不相配的第一手史料数量。遗憾的是,如果尝试用这些夹杂着大量情感宣泄的叙述拼凑出事件的全貌,我们只能获得一座逻辑自相矛盾,结构摇摇欲坠的文字大厦。因此,本文被迫略去此等冗余之语,尽力以绝对客观的视角对事实进行还原。


在异形舰队初次入侵佩伦星之时,大部分本地居民早已逃离这颗星球。星球表面只剩下大约三十五万陆军与国土防卫军部队和约五千万平民。他们进行了英勇抵抗,但在一场短促的登陆作战后,整个星球宣告沦陷。就如同过去无数次那样,狡诈的索利安同盟一面招纳人类中的叛徒和合作者以证明所谓的“各族平等”,一面将大量平民、不合作者与战俘扔进集中营充当苦力。城市被佩伦星原生的肮脏土著异形占据,作为同盟向他们递出的橄榄枝。讽刺的是,如此慷慨之举恰恰替“破碎舰队”解决了道德顾虑:他们可以在城中肆意开火,同时不沾染杀害人类同胞的恶名。


佩伦星的南方大陆气候干燥且布满沙漠,因此除了少数定居点外并无多少人类居民。以极高的效率,整片大陆在三个月内建起了星罗棋布的营区。我们缺乏充足的资料得知异形做出这一决策的原因:也许他们想把这片四面环海的迷你大陆作为天然的集中营,也许是他们打算在此驱使人类劳力建设一座为自身设计的新城。但这并不重要,皆因奥列留斯的一次大胆而短促的突袭便将他们的任何计划化为泡影。然而,极富争议的是,奥列留斯仅仅下令攻击并占领了那些关押战俘的集中营,也只有这些公民和军人获得了撤离星球,加入“破碎舰队”的特权。 随着星港、敌指挥部和星球各处的无数次要设施熊熊燃烧或陷入激战,奥列留斯开始了进行自己计划的另一阶段。


从事后来看,奥列留斯在这一阶段的行动揭示出了“弗拉基米尔”行动的真实意图。而他实现意图的行动将会集中在塞拉托维扬茨克城西北侧群山之中,重兵把守的巨型地下储藏库。这座地下储藏库与二十五年前被人类共同体修建,在战前存放着军方收集的无数基因样本和化学武器。



7、突袭地下



已知对于巨型地下储藏库的进攻开始于这次行动的第八个小时,这是进攻者们最为冒险的时刻。对行星首府和星港、通讯中心等设施的中心已经成功使异形的指挥和通讯陷入了震惊和混乱。此刻,敌人的防御和反击与其说是出于秩序和纪律,不如说是大剂量的蛮勇和肾上腺素所带来的生物性回应。但混乱不会永存,奥列留斯必须利用这短暂而宝贵的时间优势会出重要一击,将敌人的命运与星球的终结彻底捆绑。


强袭登陆舰降落在地表,吞吐出更多的重装部队,沿着峡谷和被山脉切割破碎的小块平原从东侧和南侧快速挺近。他们遭到了顽强的阻击:随着异形的步行机甲和反重力载具从伏击点杀出,一场颇显得血腥而怪异的装甲对决在丘陵与峡谷中展开。地形限制了机动,双方都必须踩着敌人与同胞的残骸向前推进。同时在北侧,另外两支陆军空突部队则乘坐炮艇机沿河谷分头包抄守军。他们报告称自己的空降行动只遭到了轻微抵抗——分散的土著从藏身的峭壁间出现,用索利安同盟制造的防空导弹向他们开火。结果迎面而来的机炮弹雨将其化为了血淋淋的碎片。


也许是推断进攻方已经用完了最后的底牌,巨型地下储藏库的大部分异形守军蜂拥向东南,去和重装部队交战。只有在这时,奥列留斯的一记重拳真正将战况推入了深渊。充分的资料显示,他派出了手上最后的总预备队。装有突击战斗服和“战隼”特种部队的空降仓从天而降,坐标正是地下储藏库所在地。少数坚守的异形军队很快在炮弹和光束的摧残下化为冒烟的灰烬。钢铁巨人和特种部队的老兵们沉默地跨过冒烟的残骸,向着地下储藏库的入口处推进。其中,有一只小队显得格格不入:他们穿着笨重的工程用动力装甲,手握等离子喷火器;胸前理应标饰有个人身份的地方却是一片空白;卵形头盔遮盖了他们的面庞,若非臂章上刻有双头鹰与科研舰队的徽记,甚至无法区别他们所效忠的对象。此外,一架运输机带来了两个穿着平民制服的女人。据在场人员的回忆,两人满脸伤疤、骨瘦如柴,看上去更像干尸而非活人。没有人知道她们的身份,甚至资料库里有关两人的纪录也是同样的空白。 最终,这支部队站在了目标前方。据我们所知,保护地下储藏库入口的防爆门能够阻挡重炮的轰击,但随着数字空间中一道尖锐的二进制咆哮,它仅仅坚持了数秒便选择了服从。大门缓缓打开,突击战斗服负责看守入口,战隼与神秘的小队掩护着同样神秘的两名女性进入了下方阴暗的仓库中。



8、血腥鏖战



随着各路部队向异形释放出了旋风般的攻势,异形也从开始的混乱中清醒过来。随着行动进入第十个小时,索利安同盟开始组织起一系列反击。奥克里安突击队在残垣断壁中发起残忍的突击,在极近距离上肆无忌惮地用火箭筒和光束枪倾泻火力。人共体的高爆子弹对他们的重型护甲毫无作用,只有等离子喷火器或大口径穿甲弹才能放倒这些身高超过两标准米的可怕异形。索恩人则驾驶着悬浮摩托四处出击,在半空中猎杀着同样灵活轻便的突击战斗服。还有大量土著异形从建筑中发起反击。他们过于轻信索利安同盟的诺言,以至于毫无异议地接受了“智力强化改造”。如今,这些“无害”的植入电子元器件反倒成了疯狂的根源:它们释放出一系列神经信号,将拥有理智的智慧生物变为嗜血疯狂的野兽。整座塞拉托维扬茨克市化为了可怕的战场,每一座建筑、每一条街道都泼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血。“破碎舰队”的进攻者们也迅速作出回应。这些经历过星辰间恐怖战争的老兵开始以难以置信的纪律向后撤退,收缩战线,同时用一轮又一轮的精准炮击消灭那些被冒进冲昏头脑的异形。


形式似乎对奥列留斯愈发不利。恒星系边缘的观测数据显示,超空间的波动正在以指数级别上升。这表明在数个小时之内,异形的援军就将进入佩伦星系。另一面,“莫比乌斯”空间站的轨道已经开始受到大气层边缘减速效应的影响。燃烧的空间站与空气摩擦,发出耀眼的红光,如同整片大气层被点燃一样。资料表明,曾有军官向奥列留斯建议启动空间站的反推引擎,暂缓莫比乌斯坠落的时间。但不知是出于对前线战士们的信任,还是出于对自己作战计划的自信,奥列留斯拒绝了这一提案。而更大的一种可能是,他清楚地知道,如果无法速战速决,那么等敌人援军到来之时,一切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9、终局的开端



行动进入了第十二个小时,进攻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也更为残酷的阶段——巨大的空间站昭示了这一切,它离地面是如此之近,以至于整个大气都似乎被点燃了。大块的碎片与太阳能电池板残骸在空气摩擦中灼烧、损坏、坠落,如同一场巨型金属冰雹,无差别地砸烂一切东西。自知大难临头的异形变得更加疯狂,他们不顾一切的发起自杀性进攻,肆意的屠戮人类。攻守已经易位,原本的进攻方如今苦苦维持着战线,而防守方不断发起猛烈的突击和进攻。虽然整个世界都注定被毁灭,但进攻方发动攻势的目的(这一点尚未被揭示)可能已经失败。看上去“破碎舰队”的战士们已经无法支撑太久,一切似乎都失败了。


就在这时,进入巨型储存库的分队再次现身了。他们并没有受到伤害,手中的武器也没有射击过的痕迹。最引人瞩目的是他们手上多出的东西:那支神秘的小队将等离子喷火器别在腰间,每人手中都抱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圆柱体金属罐,上面没有任何已知的标记或符文。那两名女性手中各拎着一个同样巨大的手提箱,看上去根本不像靠她们的体力可以拎得动的样子。据说,他们“……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仿佛生命的意义在身上消失了……她们变得不像是人,而像是那两个手提箱中意识的容器和导体……为了某种其他的东西,她们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的生命……”


在奥列留斯收到了巨型地下储存库的消息后,他凝视着佩伦星被战火笼罩的表面,只下达了一条命令:撤退。所有部队很快便开始执行。装甲部队有序地向预定地点撤离,驶入强袭登陆舰或重型运输机的货舱之中。海军航空兵再一次发起大规模行动,轨道进攻编队的运输机和炮艇机降落下来将他们从这里运走,其他炮艇则在上空盘旋,并对试图进行追击的异形释放出猛烈的压制火力。随着最后一艘强袭登陆舰离开地表,最后一架运输机机在载机巡洋舰上着陆。“弗拉基米尔”行动结束了。



10、尘埃



尽管“弗拉基米尔”行动已经结束,为了叙事的完整性,我们仍然需要阐述“莫比乌斯”的最后旅程和佩伦星的毁灭。事到如今,已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空间站的坠落。为宇宙环境设计的结构在重力拉扯与空气灼烧之下轰然断裂,整座空间站被无情地撕扯成了三截,各自冲入了低层大气。红色成为了整颗星球的主色调。


最终,撞击发生了。在撤离时,数以千计的“破碎舰队”的战士们目睹了这番启示录般的情景,这一场面也被铭刻在了无数计算机的数据库中。燃烧物质如蘑菇般从星球表面升起,又如同海啸一样向外迅速扩散,从太空看去如同三朵绽放的鲜花。第一段正中塞拉托维扬茨克市,将其方圆数百公里的一切事务完全摧毁,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陨石坑”,海水迅速填补这一空缺,将其变成了一个人造的正圆形海湾。第二段坠入大洋之中,在整个南半球掀起巨大的地震和海啸。第三段则化为无数巨大的碎片,如柳絮般泼洒开去。顷刻间,泰半大气燃烧起来。当这一切结束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地轴的移位、全球大规模火山喷发和剧烈气候变化,再加上物资匮乏、疾病蔓延和饥荒。即使根据最保守的估计,这场撕裂了地壳和大气层的灾难也造成了地表至少一半居民的死亡。


当索利安同盟的援军终于抵达时,奥列留斯的舰队早已撤离,留给他们这一片末日般的地狱场景。异形来到了地表。他们尽可能地救助受伤的同胞并埋葬尸体,同时虚伪地将这些友善行为惠及到地表的人类的土著异形。之后,他们带着异形同胞离开了这颗星球,只留下人类居民在星球表面艰难求生。异形在行星系里重新建造了哨站、小型星港和监测阵列,但佩伦星作为一颗行星,在第三次远东战争中的历史就此结束。



10、末日之后


“就让那海洋也随之沸腾,就让星辰也与我坠落。即使用尽我的最后一滴鲜血,我也将把星球推向那熊熊烈焰,把所有异形一个不剩地驱逐出去。”文学家编写的剧本总是倾向于将这位第三次远东战争的英雄塑造成为一个高尚而伟大的角色,但这并不是本文的目的。事实上,“远东之虎”的周围充满了由神秘与传说堆砌起的光晕,阻碍我们了解事实本身。从他下令将空间站掷向地表的行为来看,佩伦星的毁灭正是他所期望看到的本身。但是,奥列留斯为何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正如我们在上文所阐述的那样——甚至无视人类同胞的生死,仅仅是为了把这颗星球烧成灰呢? 有的研究者将可能的原因指向那座存放有基因样本和化学武器的巨型地下储藏库。一旦这些样本和武器落于异形之手,他们将极有可能研发出针对人共体化学武器的防护技术,甚至根据这些基因样本研发出针对人类的基因武器——即使银河系各大势力都签署过禁止基因武器研发和使用的条约,但各方私下的秘密研究几乎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然而,根据一份尚未公开的军方报告,早在SC.II.893,第三次远东战争爆发前两标准年,所有原本位于巨型地下储藏库的化学武器和基因样本贮存就已被转移至新基地。然而,如此事实并没有解决原有的疑虑,反而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当索利安同盟占领佩伦星时,那些储藏库理应空空如也。那奥列留斯为何要发动“弗拉基米尔”行动?那支神秘分队从储藏库中取出的金属罐和手提箱又是什么东西?遗憾的是,我们对此一无所知。事实上,除了在场士兵的回忆外,我们甚至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些物品真的存在过——证据要么自始至终不存在,要么就是被蓄意删除了。我们目前对此一无所知。


此外,即使储藏库中的神秘物体确实存在,奥列留斯是如何得知这一情报的?他的理性是否知晓这些物品的意义和重要性,并且认为值得发动消耗巨大的大规模进攻进而夺取这些物品?由于“远东之虎”的守口如瓶,我们对此一无所知。唯一相关的资料是一份不完整的数据日志,它显示了一次发生在未知信源和“破碎舰队”间的量子通讯。然而,军部计算机的存储库中并未发现此次通讯的留存纪录。这导致了两种同样危险的猜测:一是认为军部要求了奥列留斯发起该攻击,但关于该要求的通讯出于某种原因被尽数删除;另一种更黑暗的观点则认为,存在某种军队之外的机关向奥列留斯下达了进攻佩伦星的命令,而军队对此一无所知或是干脆默许这一行为。


更多的谴责理应等待着奥列留斯。无论他的功勋多么卓著,都无法掩盖这样的事实:在制定“莫比乌斯”空间站坠落的计划时,他必然早已知晓这背后的巨大代价会导致无数星球上人类同胞的死亡,但他依然这么做了。在攻击集中营解救囚犯时,奥列留斯同样视同胞为无物——他释放军人与公民并纳入自己的舰队,却对关押平民的营区熟视无睹。诚然,稀缺的资源使“破碎舰队”无法负担过多平民的消耗,但这并不能成为间接导致数千万同胞的理由。然而,作为英雄,奥列留斯甚至没有受到道德上的谴责。数十年前的“铁爪将军”吴约顿仅仅是受到在战斗中蓄意无视人类平民伤亡的怀疑,便被送上了军事法庭。即使最终被宣判无罪,她也不得不从此生活在道德诘责的阴影之中。吴约顿与奥列留斯,这对师徒的不同命运反映了战争在新时代的进化形式。为了毁灭敌方,一切成本都是可以接受的,一切代价都是可以牺牲的,甚至是自己的同胞。在这位年轻将军的手中,整个世界都会被焚灭。







http://www.utpon.com/index.php/article/show/id-8952

评论 (1)
  • 鱼头满山跑

    鱼头满山跑 2022-05-16 18:49:44 1#

    我确实看完了。语言具有一些戏剧性,过多的制式情感会导致你想表达的内容显得空洞哦~不妨尝试一下叙事。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