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莉可丽丝同人】矢车菊 第二章 (Kornblume - A Lycoris Recoil Fan Novel)

2023-01-15 23:43:23
0
706


第二章


火曜日的早高峰一如既往地繁忙,电车里挤满了毫无生气的乘客,如同一排排被打包装好的金属罐头。所幸D.A.总部位于远郊,这样泷奈在扫地出门时才能在电车起始站混到一个座位。窗外由于空气污染一片阴沉,如同车内的空气一般令人窒息。泷奈只是紧紧抱住自己的包裹——里面装满他的全部家当,心里五味杂陈。
ケンタウロス(Centaurea)喫茶店坐落在X社区,这家趁着“可否景气”[ “可否”即德语“Kaffee”(咖啡)的日语汉字音译]开业不过数年的店铺同样遵循着喫茶业界的一贯潮流:棕色系的内装和较为昏暗的灯光营造出温暖沉静的氛围,空气中弥漫着咖啡的和烟草的芳香;柜台边摆着当日最新报纸供人取阅,留声机上安放着不久前全新进口的黑胶唱片。上午时分,店里只有稀稀拉拉几个顾客正埋头冥思苦想——泷奈凭经验猜测他们是二流作家或漫画家,虽有钱来喫茶店消费,但仍每日挣扎在名为截稿时间的阿鼻地狱中以赚取微薄的稿费度日。
泷奈看到的第一个员工是柜台后的一名妙龄女子。她大约不到三十岁,明明可以说是个大美人却戴着啤酒瓶底般的厚眼镜,还一幅愁眉苦脸,哀声叹气的表情。“啊呀,明明这里也有一个人拥有成为母亲的天赋,可惜被结婚这个障碍拦住了啊!”她似乎在盯着一大沓花里胡哨的杂志喃喃自语,“佛祖啊,请你立刻援助我一个好男人吧......”当她看到一旁的泷奈时,随即换了一副严肃的脸色,盯着泷奈的蓝色制服。“你是哪位?”
“井之上泷奈,即日起被分配到这里。”
“哦,我听说过,是那个被开除出总部的矢车菊干员吧。”
“不是开除,只是暂时性的外派。”泷奈感到些许不悦。她轻轻深呼吸一口,随即如连珠炮似的说了下去。“很高兴认识你,锦木千束前辈。虽然这并非我的自愿,但能向东京最强的矢车菊学习依然是我的荣幸。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在这里提高自我,以期回到总部,不辜负......”
“这货不是千束。”一旁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中音。泷奈尽力忽视女子“别叫我‘这货’”的犟嘴,转身打量着面前的男人。他虽是黑发但深鼻高目,肤色很深却透露着一丝白皙,还留着胡须,黑发微卷但仍有典型欧罗巴人种的外貌。与长相大相径庭的是,男人穿着仿佛只会在戏剧中出现的男士和服与木屐,形成了奇妙但又颇为和谐的反差。
“千束也可不是这个大叔啊——我是中原瑞希,叫我瑞希就行。我以前是D.A.机关的情报部员,现在不过在这里帮工,顺便为自己找一个梦中情郎而已,就是没人来找我呀!”
“我是米卡,这家喫茶店的管理者。你的情况我已经清楚了——请原谅瑞希,她一直以来就这个德行。”
“什么叫‘我就这个德行’?论德行的话,D.A.机关四处找来你们这些个孤儿抚养大,最后变成矢车菊干员给他们卖命,这才叫道德沦丧吧!”
“这是必要的手段。”泷奈只是冷冷地回应。
“千束在外边,过会就回来。”米卡刚想补充说明。就在这时,门打开了。穿着红色制服的锦木千束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金色短发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为沉暗的室内带来一丝久违的光明与活力。
“米卡老师,我回来了!今天可是收获满满!唉,你是?还有你脸上的纱布......”
“她就是之前和你说过的井之上泷奈。今后你们就是搭档了,要好好相处。”
“唉,就是她嘛!”千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几乎笑成了一朵花。她一把抓起泷奈的双手。“请多指教,搭档,我叫千束!”
泷奈一下子被如此热情搞得有些手足无措。“井之上泷奈,请多指教......”
“我们之前没见过面吧!这个脸上是负伤吗——哎呀差不多到时间了!走,赶紧带你看看咱们的工作吧,泷奈!走之前可以先喝杯米卡老师泡的咖啡呦。”泷奈礼貌地点点头。
“对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泷奈。”千束笑着补充道,“欢迎来到Centaurea。”


东京,羽田国际机场
三月的东京依然寒冷,但帝国驻日特派专员[ 帝国驻日特派专员源自战后的帝国占领当局最高负责人,其职责为协调帝国与日本的所谓“特殊关系”,确保两国在重大问题上可以“保持一致”,从而实现“友邦共荣”。]鲁道夫·贝恩斯与日本外务大臣椎名悦三郎均以在此等候多时。一切的仪式与礼仪均以准备到位。巨大的客机缓缓滑入停机位,洁白的机身上涂有象征帝国的黑白红腰线,“Deutsches Reich”的字样清晰可见,表明这并非汉莎航空的商业航班,而是隶属于帝国政府的公务用机。客梯车对准,舱门打开,帝国新任驻日本大使胡戈·赖斯男爵从中走出。他穿着考究,看上去很年轻,一幅趾高气扬的样子。在他的身后,还有几位女性同样鱼贯而出。她们都个子不高,画着很厚的妆容,一副侍女与秘书样子的打扮。等大使刚走下客梯,椎名悦三郎便迎了上去,两人相互握手。贝恩斯也随后和赖斯男爵握手。
“欢迎来到日本国,男爵殿下。”椎名笑着说,“非常抱歉,首相先生由于公务繁忙,无法来此迎接您的到来。但我们已经为您的到来做好了充分准备。只是请问您身后......”
男爵同样笑了起来。“ありがとう(生涩的日语),谢谢贵方的热心招待,外长先生。至于这些女士们,她们并非外交使团,而是帝国宫廷的工作人员,此次是为三个月后蕾奥诺拉·冯·戈托尔普(Leonore Von Gottorp)公爵小姐的私人访问做相关行前准备与检查。而且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已经提前一个半月知会了贵方。”
“啊......”椎名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他没有想到这名看起来趾高气扬的新大使居然一见面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他瞟了瞟身旁的贝恩斯,而对方只是静静看着两人,就好像这一切与他无关。他下定决心回去要好好收拾一番外务省那些办事不利索的新人们,但当务之急还是解决现在的外交尴尬。“......殿下,不论是您的需求,贵国政府的需求,还是戈托尔普公爵小姐的需求,我方都会尽全力支持和满足,以尽友邦之谊。”
“希望如此。”男爵点了点头,随即便和贝恩斯谈论起来。椎名独自愣在一旁,心中五味杂陈:普通人也许听到蕾奥诺拉只会想起“美丽可爱的公主”、“天资聪慧的神童”、“智商超过150”等公开报道常用的字眼,而对这位深居简出的贵族小姐的背后身份一无所知。但是,每一个对帝国那拜占庭式政治体系有所研究的人都会以郑重的口气提及戈托尔普公爵小姐。她的祖辈皆是战争英雄,祖父在1919年[ 由于美国没有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直到1919年,同盟国才发起“皇帝攻势”,并成功撕开了协约国的防线,最终取得战争的胜利。]至关重要的“皇帝攻势”中牺牲在亚眠的战场上,父亲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为古德里安元帅的部下,成为第一批进入莫斯科的装甲兵之一。而蕾奥诺拉据说从小与皇储一同长大,和皇帝路易·斐迪南一世亲同父女。凭借家族功勋与个人智慧,这只幼狮[ 蕾奥诺拉 (Leonore) 的词源Leo为拉丁语的“狮子”。]在帝国贵族与高层圈子里的影响绝不可小觑。为何是此时?椎名伫立在三月东京的寒风中,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夕阳西下,火红的霞光普照大地,照亮了无数人的归家之路。社区公园里,泷奈和千束两人靠在长椅之上,仰头欣赏着天边这如火如荼的美景。
“怎么样,还挺充实的吧,泷奈。”千束打趣道。
泷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平和:托儿所护工、补习班助教、以及给暴力团送神秘的小包装粉末......”
“不要把咖啡粉说得那么神秘啦!”千束笑着摆摆手,“人家也可是付了钱从Centaurea买的——其实我的工作不止这些。有时还会去干点送报纸,送牛奶之类的辛苦活,以及帮慈善机构发放救济品之类的。之后可以带你一个个去体验呦!”
“我本以为这份工作会......更具有挑战性。”
“唉,这样子......不好吗?”
“不是不好。只是我总觉得,我们矢车菊作为D.A.机关的一员,职责应当是消灭那些危害社会安定的不稳定因素才对。”
“嘛,嘛,泷奈。”千束喝了一大口手中的波子汽水,“能够呵护孩子们度过快乐的童年,帮助学子们每天习得新的知识,乃至让大家都喝上Centaurea精心研磨的咖啡从而露出微笑,想到这些,我就感觉非常满足,总会发自内心地高兴。维护这样珍贵的平和日常不正是我们矢车菊的责任吗——你看看,多么美丽的晚霞呀。也许它不总是那么好看,但依然弥足珍贵,不觉得有被值得守护的必要吗?”
泷奈仰面看着翻滚的火烧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您的话让我受益匪浅,锦木前辈。”“叫我千束就好啦!”“不过,我果然还是想立下功劳,好将功补过,回到总部。”
“话说,泷奈。为什么一定要回总部呢?”
泷奈一时被问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一直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们这样的孤儿被D.A.抚养大,成为矢车菊。D.A.对我就像是父母一样。能够进入总部自然是无上的光荣。”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话说,千束,你和米卡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你说......米卡老师吗?好像自我记事开始,他就已经是D.A.的战术教练了。后来他离开总部,开了Centaurea之后,我也一起转了过来,直到现在。”泷奈转过头看着千束,两人短暂地四目相对。“唉唉唉!你不会觉得......不可能不可能!米卡老师可是黑皮肤黑头发,那我是金头发黄皮肤,完全不一样的!”
泷奈的嘴角微微扬起,这是她今天第一次露出笑容——千束的着急反应有点把她逗乐了。“你有没有想过把头发染成黑的,这样更加不显眼。”
“嗯,米卡老师确实和我这么说过。”千束的表情突然变得有点消沉,和之前永远乐天派的她判若两人,“但我想,这是我那素昧平生的父母给我留下的为数不多的礼物了。更,何,况。”她的脸上恢复了光彩,“来东京的外国游客越来越多,我们也可得更加国际化才行呢!
“至于立功的事——那样的机会不是没有啦,泷奈。有时Centaurea也会收到来自D.A.或其他地方的委托,去处理一些要紧任务。但既然机会的出现不受控制,我还是喜欢在那之前享受当下的美好。来,干杯!”两个玻璃瓶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差不多时间到了,回去吃饭吧!这几天瑞希对着烹调书又学了新菜式。可不能只让我一个当小白鼠哦!”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