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莉可丽丝同人】矢车菊 第三章 (Kornblume - A Lycoris Recoil Fan Novel)

2023-01-18 15:01:32
0
1360

第三章


就连泷奈自己也没想到,仅仅几个星期后,立功的机会就来了。
在喫茶店打烊之后,四人集体围坐在柜台前,千束则故作神秘地从抽屉里拿出一沓公文。“当当,大家注意!全体目光向我看齐,看我看我。我宣布,现在是千束的任务介绍时间!”
“你不念吗?”泷奈问靠在沙发上的瑞希。“她这次特别热情,非要抢着干。”瑞希只是懒洋洋地回答。
“委托人是一位名为玛格丽特·施耐德的19岁女性,来自帝国,帝国,是米卡老师的老乡哦!她说自己的雇主打算在几个月后来日本游览,因此让玛格丽特提前来这里,一是为了安排东京的观光行程,二是为了做好安全防备。”
“米卡来自帝国?”泷奈有些讶异。“我没和你说过吗?”泷奈摇摇头。千束把嘴巴凑到泷奈耳边小声说:“米卡老师的外祖母是桑吉巴尔[ 位于东非,今属坦桑尼亚的一部分。]渔民的女儿,有四分之一的非洲血统。”
“罢了,罢了。”一旁计算账目的米卡只是挥挥手,“我只感到疑惑,到底是什么样的雇主能够通过D.A.机关找到我们这里。如果雇主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安保工作应该交给警视厅乃至自卫队才是合理的举动。”
“也许此人想要摆脱外交礼节的桎梏,或者是干脆暂时逃离两国官方的关注,能以私人的身份领略东京的风采。”泷奈推断道。
“哦,了不起的大人物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吗?这听上去就和水户黄门[ 江户时代历史学家德川光圀的别称。日本民间有传说故事,把德川光圀传成了微服私访的“青天大老爷”。]一样,简直太酷了!”千束一下子兴奋起来,“说不定那位大人物还是一位帅气的王子,或者美丽的公主呢!”
“好啦,好啦,我懂。”瑞希打了个哈欠,“而在这个经济下行股票狂跌的东京,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绑架或干脆割断这些上流人物的喉咙呢——然后就该是童话故事最经典的白马王子英雄救美环节了!。”她突然哀嚎起来,“要是我是男的就好了!到时候一定可以万军丛中杀出一条血路,抱得美人归了呀!”
泷奈尽量把瑞希无视。“依我看,躲避攻击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让自己成为目标。只要他/她肯混入无数游客中,那么至少其个人的安全程度是有保障的。”
千束看起来非常高兴的样子。“是滴!既然泷奈想得这么周到,那就由我来做旅游企划,可绝不能让亲爱的玛格丽特失望了!”


“Gu, Gu......”泷奈费力地想要说出提前背下来的几句问候,但是脑袋里的记忆如同打了结的线团一样什么也蹦不出来。她呆在那里涨红了脸,终于想起来该怎么问好,“Gu......Guten tag, mein f......frau.”她略显尴尬地深深一鞠躬以表歉意。
“Guten tag, Inoue Takina......sa n.”玛格丽特·施耐德看上去非常年轻,和泷奈几乎差不了多少岁。她身高不到一米六,即使在日本也算不得高挑。金黄的长发在脑后盘成优雅的发髻,与之相比,千束的淡金发色简直如同萤火虫发出的点点微光。她的嘴角以最符合数学定律的弧度微微扬起,呈现出兼有礼貌与真诚的笑容。水汪汪的大眼睛蕴有笑意,翠绿色的眼眸如同两粒精心打磨抛光的宝石,白皙的皮肤如同一枚瓷制娃娃,又好像大理石雕刻成的塑像。“井之上=桑。您可以和我用日语交谈——我的日语掌握还不太熟络,但基本的对话是没有问题的。以及锦木桑,之后还请二位多多指教。”她提起白色长裙的裙摆,以宫廷式的优雅行礼。
“叫我千束就行啦!”千束也赶紧笨拙地鞠躬示意。“玛格丽特小姐,您的头发真漂亮,简直如黄金般美丽,我真是羡慕死啦!”
玛格丽特的笑容更加洋溢了。“谢谢夸奖。您不必多礼,此后叫我玛格丽特就行。不过冒昧请问,您的头发是.....?”
“天生就是金的——呀!我差点忘了,来给你介绍一下,玛格丽特。这位是米卡。他也来自帝国,和你是同胞呢!”而米卡只是微微颔首:“您好,女士。”
玛格丽特的眼眸一下子更加敞亮了。“哦,我没有料到在这里竟然也能碰到帝国公民。”她随即开始和米卡攀谈起来。泷奈趁机悄悄把千束拉到一边,耳语道,“你不觉得她的姿势就好像宫廷礼节一样吗。我猜她大概是某个帝国贵族的秘书之类的。”
“要不咱们直接问问她?”
泷奈已经记不得多少次被千束的神经大条整得不知如何作答。“这种涉及雇主隐私的机密问题,人家难道会主动回答吗?”


“.......浅草寺是东京的起源地。这座大门的正式名称是【风雷神门】,建于公元942年。和正式名称一样,左边的神像是雷神,右边是风神。他们是保护浅草寺免遭灾害和战火毁坏的神明。”
“Oh, mein gott!”玛格丽特惊呼,“那时连神圣罗马帝国都还不存在呢!我相信伯爵先生会很高兴看到如此异域风情的人文景观。”
虽是外国人,但玛格丽特身上有一股独特的亲和力,能让与她有交流的人深深被吸引。她的一言一行无时无刻都显得庄重而不傲慢,精致而不疏远。“高贵”与“朴实”,“优雅”和“亲切”,几组相互矛盾的形容词中的所有褒义含义在她身上同时体现地淋漓尽致。很快,千束泷奈和她之间便关系融洽地令人难以置信,仿佛是多年重逢的老友,而非当天上午才认识的陌路人。而实际上,玛格丽特很快就把自己雇主的信息透露得一干二净:路德维希·冯·施拉姆伯爵,一位热衷远东文化研究的文学家和旅行家,利奥波第那科学院院士。他想要体验真正的日本民俗,又不想因自己的身份而收到特别对待,所以才让家仆玛格丽特先行前来,做一番规划。
不过现在,与其说是行程考察,不如说是一次三人的公费旅游。她们绕着皇居的步道徘徊许久,欣赏着快速扩张城区中少有的宁静;她们穿过仲见世商业街熙熙攘攘的人群,手里拿着滚烫的人形烧;中午,尽管经费充裕,她们还是选择了一家千束推荐的拉面馆,在彪形大汉和的包围下大口吃面确实会让人感到恐惧,但泷奈和玛格丽特所有的注意力此刻都放在了那一碗背脂和叉烧堆积如山的“小碗”拉面上,而千束在两人汗颜时已飞速吃完了一大碗标准份;路过一条名为“秋叶原”的电器街时,她们还饶有兴致地体验了一把新开的“侍女茶馆”,其服务员女仆的打扮和无微不至的高服务水平令三人大开眼界(“原来这就是日本的女仆吗?”玛格丽特结账时若有所思地说。“啊不不不不,这只是特例,特例啊!”千束赶紧补充道)。
不知不觉,夜晚到来了,她们也意犹未尽地结束了一天的行程,此刻正步行在前往电车站的一条捷径小巷里。玛格丽特说自己出于低调的目的,暂且住在近郊的一家小旅店里。“要不考虑干脆住进Centaurea?我们正好还空着一个铺位呦。”“喂,千束。”“没事没事,泷奈,我开玩笑的!”
“哈哈,其实也不是不行。”玛格丽特笑了笑,“只要住宿费比旅店便宜我就搬过来,一言为定。”
“如果你肯帮米卡老师刷盘子倒水,说不定连住宿费都能免了呢。”就在打趣时,千束腰间的寻呼机突然响了起来。“不好意思请稍等,我去打个电话。”她说完便一路小跑离开,把泷奈和玛格丽特留在小巷里。脚步声远去后,她们才注意到这里寂寥无人,只有昏暗的路灯勉强照映出四周轮廓。泷奈瞥了一眼四周。“不好意思,玛格丽特小姐,我待会就回来。”她说完也一溜烟跑走,只剩玛格丽特一个人孤零零站在漆黑的小巷里。
“好......好的。”玛格丽特怯怯地说。就在她不知所措时,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从背后将她擒抱住。她下意识地想要挣扎,然而塞进嘴里的一团棉布让她随即没了叫唤。接着一个大麻袋直接罩住她的上半身。


“快!快!快上车!”坐在驾驶座的武装分子拼命喊道。几名劫匪飞快将人质押上面包车,关上车门。然而司机甚至还没来得及打火,下一秒,不知从哪射出的子弹将面包车的前挡风玻璃打得粉碎。枪声由于消音器的缘故并不响亮,缺乏戏剧性和冲击力,但车内所有人仍立即低头躲避,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这是什么情况啊,混账!为什么会有枪!哪有条子这么随意开枪的!”
“一定是那帮把军火现场杀光的人!”
泷奈稳稳打完了一个弹匣的压制火力。她躲回拐角。突然,听到一句小声的“泷奈”,原来是千束从背后赶了过来。“你在干什么?”
“有人跟踪,我把他们引了出来。”“等等,玛格丽特呢?”泷奈扬了扬下巴,“在车里。要是没有你,我已经把他们都干掉了。”
“你把玛格丽特当诱饵了!”千束大惊。“我不会命中她的。”泷奈一边说,一边换上新弹匣。就在她准备一跃而出时,千束用手势止住了她。“都说了生命第一啦。”泷奈刚想出口反驳,千束又补充说:“要立功的话,也得让他们活着吧。”泷奈愣了一下,这才点头同意。
传来车门打开的声音。“他们下车了,让我来吧。”千束随即从拐角一跃而出,一个翻滚就前进到了劫匪的面前。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前,猛地一脚揣向车门,把刚想下车的一个家伙撞进车内。两发子弹随即射向千束,然而她只是微微扭头,子弹便只是擦着脸颊飞过。
“什么......”劫匪们对眼前情景感到大惊失色。这世界上居然还存在躲避子弹的人!就在几人不知所措时,千束扣下扳机,他们随即纷纷倒地,身体里冒出红色的标识烟雾。其余几人还想负隅顽抗,但千束只是稍稍侧身避开子弹,随即用清脆的枪声把他们打倒在地。不到半分钟,四名武装分子,包括司机就已全部被制服。
泷奈走上前,看着这些到底的匪徒。尽管并不致命,但伤口流出的鲜血已让他们无法战斗。原来是非致命子弹,弹头用橡胶而非木头制成,通过发烟剂标识是否被击中,她心想,自己以前只听说过如此新奇玩意。泷奈捡起他们的武器仔细端详,M1911A2手枪,使用.45口径弹药,和汤普森冲锋枪一致。“你说生命第一,难道敌人的命也很宝贵吗?”她冲着千束喊道。
“当然了。”千束一边说一边挨个给劫匪五花大绑起来,然后替他们止血,“人的生命都是很珍贵的——好啦,快去救玛格丽特。”
“太谢谢你们了。”惊魂未定的玛格丽特大口喘息着新鲜空气,“不然我就死定了。只是,你们居然可以开枪?”“这个待会再谈。”泷奈试图搪塞过去,不过玛格丽特的冷静令她刮目相看,“千束,别忘了叫‘清洁工’来收拾一下。”
“好的,只是在这之前,我有事要问。”千束走进一个瘫在地上五花大绑的劫匪,“晚上好呀,先生。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袭击这位小姐?”
“啥?”劫匪一下子蒙住了。“我问你,你出于什么目的要袭击这位小姐?”千束笑着问道,回答她的只是一句轻蔑的低哼。
就连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泷奈心中一股怒火顿时升起。她大步迈上前,一脚踩住这个倒霉蛋的胸口,同时掏出手枪抵住脑门,把千束和玛格丽特都吓了一跳。“现在我没空和你废话,混账。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把你的脑袋打成番茄酱——我可没有那么善良,枪里装的可是真子弹。”靴底在胸膛上用力摩擦,疼得他哇哇直叫。“五、四......”
“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都说!有一个叫【真岛】的家伙给我们付了一大笔钱,让我们来抓一个叫什么蕾......蕾奥诺拉的欧洲人,他还说要把他们统统‘革命’掉!其他我什么都不知道!求你可怜可怜我姑娘,我们就是拿钱办事,拿钱办事而已......”
“你手里的枪哪来的?”泷奈低吼道。“也是真岛给的,真岛给的!他说这枪威力大用着放心,干完这票就当送给我们了!求你了......”
“我知道了,多谢配合。”泷奈收起手枪,然后飞起一脚,力度正好将对方踹晕。她起身看向一脸震惊的千束和玛格丽特。“叫‘清洁工’来吧。”


“所以说,为什么要让她待在这里啊。”瑞希埋怨道。
从刚才起,千束就一直在和泷奈耳语。“对玛格丽特来说,现在Centaurea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解释说,“有我们俩保护,还有米卡老师,再来多少坏蛋都定叫他有来无回。”
“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此刻对各位的感激之情。” 玛格丽特慢慢喝了口麦茶以安抚紧张的神经,“”
“不用谢,这是我和千束两人的职责。不过玛格丽特,我们倒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首先,你是怎么找到,我们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喫茶店,给我们委托的?”
玛格丽特慢慢收起微笑。“是伯爵大人联系的。他只和我说你们俩是熟悉东京的本地人。我根本没猜到你们既然能持枪开火......”
“我和千束一起拜托了瑞希去图书馆查找‘利奥波第那科学院院士,人类学家与民俗学家路德维希·冯·施拉姆伯爵’。然而,她翻遍了所有资料也没有发现所谓的‘冯·施拉姆伯爵’。她甚至托关系请教了东京大学最权威的教授,得到的回复是学术圈内根本查无此人——晚上千束接的那通电话就是瑞希打来的。”
“要在半天时间里做到这些可把我快累死了啊。”瑞希打了个哈欠,“明天你们俩必须来替我端盘子洗碗。”
“没问题,瑞希亲。也谢谢你的说明,泷奈。”千束补充道,“除此以外,米卡老师还帮我们去查了总部的内部资料,发现委托方的姓名可不是什么路德维希,而是蕾奥诺拉。蕾奥诺拉·冯·戈托尔普公爵小姐。铛铛,提问环节!请问提到‘蕾奥诺拉’,各位最先想到的是谁呢?”
玛格丽特惊讶地瞟了一眼米卡,而对方只是在柜台后继续低头写着账本,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瑞希先开了口。“还用说吗?大名鼎鼎的帝国神童,十岁智商就超过150的公主,帝国的‘幼狮’。据说就连皇帝都得对她毕恭毕敬的。然而她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留下的影像只有几张模糊的照片——真是个神秘的大小姐呢。”
瑞希还没说完,千束突然从椅子上一跃而下,朝玛格丽特挥出一拳。转瞬之间,玛格丽特下意识弯腰躲开,而千束的第二拳紧随其后。玛格丽特随即用手肘格挡,然后挥拳反击,这一击也被千束稳稳接住。
“身手不错呢,玛格丽特。很棒的切磋。”千束的笑容依然这么灿烂,“如此身手,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亲爱的小姐?”
下一秒,玛格丽特随即恢复了平日里的庄重沉静。“啊,看在上帝的份上,这是何等的失态!”她努了努嘴,随即退后两步,提裙行礼,“出于安全考虑,我本打算暂时维持这个善意的谎言。但既然敌人已经盯上了我,而你们的调查能力出乎我的想象——尤其是你,千束,干得不错——我也只能将实情相告了。但是,我请求你们能许下誓言保守这个秘密,因为一旦泄露,诸位和我的生命安全都有可能收到巨大损害。”
“以D.A.的名义,我发誓为你保守秘密。”泷奈说。“我也发誓。”瑞希说。“以上帝的名义。”米卡说。“那我就以风雷神门的风神和雷神发誓吧。”千束最后说。
玛格丽特点点头。“诸位或许猜测我就是蕾奥诺拉·冯·戈托尔普公爵小姐。这既是事实,也是谎言。我其实是公爵小姐的侍女,真名确是玛格丽特·施耐德,而至于为何诸位会做出如此猜测。”她指了指自己的脸庞,“你们是否注意过,在所有公开场合亮相时,公爵小姐小小年纪却总是浓妆艳抹呢?”


帝国驻日特派专员鲁道夫·贝恩斯抓起听筒,用力摁下电话号码。短暂的沉寂后,“喂,驻日大使馆。”“我是贝恩斯,让胡戈·赖斯大使赶紧来接电话。”他有些不耐烦地说。
又是一番沉默。“我是赖斯。”
“你一定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给你打电话。”贝恩斯没好气的说。
“一个侍女在调查时遭到了工团主义暴徒的袭击。”赖斯冷冷的回答,“所幸被救了下来,这样你也不需要出动机动士兵那些黑漆漆的铁皮战士了。”他漫不经心的轻蔑态度让贝恩斯感觉极度不爽。
“不是这么简单的。我的情报源告诉我,袭击者说她们袭击的目标就是那只‘幼狮’。毫无疑问,情报被泄露了——还好戈托尔普公爵小姐先派了她的女仆来混淆视听,否则麻烦就大了。你知道的,胡戈,现在整个远东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西贡、马尼拉和新加坡天天要求派遣更多的兵力来镇压叛乱,而宝贵的东亚舰队还得用来在西太平洋和该死的美国佬周旋。”
“那就让戈托尔普公爵小姐取消行程,别来添麻烦了。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我替你给外交部拍电报。”
“不。事情发生三个小时后,我就收到了柏林的电报。见鬼,我这辈子没见过那帮官僚居然有这么高的效率。蕾奥诺拉坚决表示不会取消行程,还说什么‘拒绝让帝国的荣耀在暴徒面前蒙羞’,她甚至考虑提前来日本!”
电话那头陷入了良久的沉默。“我想这起事件没我们想得那么简单。”赖斯叹了口气,“我会试着和外交大臣与皇帝联系,再尽量劝说一下。我也去提出外交照会,以帝国公民遭袭的理由要求日方加强安保。不过一旦这些日本人失败了,你也要做好相应准备。”
“我会联系驻日帝国军司令,要求他随时保持两个班的机动士兵处于待命状态。”贝恩斯说,“谢谢你,胡戈。祝你晚安。”
“也祝你晚安,鲁道夫。”电话挂断了。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