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流放到瓦尔哈拉章一 2013

2020-08-25 16:30:25
0
1518
  负罪之人永远不会得到救赎,不论是在远东,在鲁高因,再在异教教统区,还是在伯曼共同体,在堪斯维加皆是如此。罪人必须被施以与之相匹配的惩罚,这是一切文明种族的共识,无关立场,无关种族矛盾,是所有意识形态的统一点。
  
  而信仰亚森尼的国家,这个在人类已探索地域当之无愧的霸主,却半公开的在其边境线科米什建立起了一座没有法制的城市。抢劫,强暴,吸毒,盗窃,纵火,谋杀……种种恶性事件层出不穷却无人问津。
  
  毫无疑问有超过五十万住民的瓦尔哈拉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大城,但这五十万住民中绝大部分是伯曼境内的刑犯,混有少数静默化的异教徒,荒原亚人。各城区管理权更是由伯曼极刑犯和虚空异人把持。
  
  用碎石垒成的土墙角落,三个手持木质尖桩的荒原古勒人,嘶吼这锤击着在地上哀嚎的人类的头颅,鲜红的浆液溅在他们脸上,这更加剧了他们的疯狂,粗陋的木桩砸烂了人类男子的头颅,其脑底流出的鲜血浸透了沙子和古勒人龟裂的皮肤。不远处巷道里跑出一个衣衫不整,头发散乱的状如疯魔般地女人,她手持火炬,望着巷道里惨叫着,跃动的人形火焰歇斯底里地狂笑;当那处的古勒人正在生食那人类尸体时,其身旁飞快的跑过一个瘦小的身影和尾随在他身后的面目狰狞的光头男子……
  
  瓦尔哈拉就是这样一个令人疯狂的地方,伯曼将犯人囚禁在这里,隔着高墙施舍有限的资源。为了争夺物资,为了长久的活下去,他们不惜出卖肉体和情感,背叛感情。他们被允许行恶,杀人吸毒,抢劫嫖妓,热爱这里却又恐惧这里。在欲望的泥潭里无法自拔,磨灭了人性和理智,最终走向灭亡。
  
  瓦尔哈拉有着高达一百五十英尺的垂直城墙,墙沿堞雉的上百门广角轨道弩炮和转射机和城外常驻远征军团使这里的犯人暴动成功几率为零。瓦尔哈拉城没有通往外界的出入口,新住民入城和平日的物资运输完全依靠蒸汽空艇空投。其整体结构宛如伯曼乡村的孩童用来饲养甲虫比斗的铁皮罐头。不论是结构还是用途都是如此相似,这让瓦尔哈拉有了一个别称—罐头城。
  
  “瓦尔哈拉并非是伯曼文明的产物,它实在太宏伟了,那高耸得让人产生压抑感的城墙简直不像是人力修筑,简洁合理的城内排水系统,错落有致的建筑群均显示出它的不凡。伯曼和斯堪维加学者一致认为瓦尔哈拉是在西大陆人族尚处于蒙昧阶段时,东大陆另一支智慧种族在鲁高因荒漠中建立起的一个高度繁荣的文明遗迹。其首次发现于伯曼第三次边境开阔时期。发现时城内部分区域已经被上渗的地下水侵蚀。许多建筑风化严重,多有损毁。古建筑表面大多生长了陆生藻和苔藓。那时调查团的发现震惊了整个伯曼高层,在他们原有的认知有原初之地之称的,不会有智慧生命存在的鲁高因荒原竟出现失落的文明遗迹。随后伯曼在瓦尔哈拉城外依地势建立了远东驻科米什基地,对外称为瓦尔哈拉外城。由于内城建筑大多废弃,环境恶劣不适宜居住,自外城建立伊始,除了极少数学者曾考察过内城就再也没有伯曼人进入过瓦尔哈拉。653年,伯曼元老院通过枢密院申请将瓦尔哈拉城作为五十一号计划实行地。”
  
  ————《世界志?鲁高因卷》
  
  蒸汽机的轰鸣声响彻云霄,驻远东科米什第三边境空艇团的两艘运输艇缓缓飞抵瓦尔哈拉内城上空,这种由燃石炭与勃兰特药剂打制的浆液为动力的初代空艇存世数极少,只有在科米什基地的机库还有两艘服役。
  
  老式空艇速度极慢,它陈旧的零件已经松动摇晃。空艇格纳舱有几十个全身被限制器缚住,后颈植入栓体的囚犯。栓体植入过程是在远东战地医院就地进行。远东卫生条件极差,在他们手术时完全没有经过麻醉和专业消毒。从他们囚衣上半干的血迹和从切口不断流出的脓水可以看出在他们接受身体改造后没有接受良好的照顾。在这些罪犯中绝大部分是青壮年男性,只有在离注液舱不远处半蹲着一个面目满是油污,留着长发的少年和身体肥胖的中年妇女。从少年颈上比其他人多缠了一圈绷带可以看出他似乎受到了优待。
  
  空艇内的众人绝非良善,却无人冒动,从限制器末端不断输入他们体内的注射液让他们身体疲软无力。在格纳舱不远处的过道有四名手持自动速射铳的伯曼高级士兵。
  
  空艇降到离地面五十英尺的高空中。此时已经有几支手持粗陋武器的武装团伙蹲伏在远处。注视着空中的运输艇。
  
  运输艇驾驶室的隔板被人从里面推开,探出机师的干瘦的半个身子,他对着过道处的伯曼士兵用通用语大喊让他们把格纳库的物资和囚犯抛下去。
  
  运输艇的噪音很大,他又喊了几遍,士兵们才点头会意。他们转身挪动格纳库墙壁上一个突出的卡盘,只听“咔吧”一声,墙壁后的齿轮咬合,舱底缓缓展开一个4*6英尺的投抛口。原先蹲在投抛口的几个犯人惊恐的挪动身体向后退。
  
  “你,跳下去。”士兵用速射铳外挂的刺刀指着离投抛口最近的囚犯。
  
  “不要啊,我不想死。”他颤抖着望着五十英尺下的地面。
  
  另一个士兵走过去扯下插在囚犯手臂静脉的,一端连在限制器上的针头。暗红的血液立刻渗了出来。
  
  “接受过身体改造的你短时间不会感觉到痛苦,不要拖沓!”士兵不顾男子的哀求将他踢了下去。
  
  男囚在空中尖叫着,着地后立刻不动了,其他囚犯缩回了向下张望的脑袋,惊恐的看着士兵。他此时正在凝视地面上的那人
  
  地面上那人头后已经流出一滩血迹。
  
  “如果降落姿势不好,多半会死,剩下的人要注意。
  
  “下一个,就是你!”士兵高声说道,用刺刀指着不断挪动身体企图后退的囚犯。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