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救赎 2015 (因字数限制被缩得惨不忍睹)   

2020-08-25 16:36:58
0
1582


  22世纪初,地球资源即将告罄,人类成立域外殖民联合体……

  

  2134年高斯喷射引擎问世,45年低温维生技术成熟,人类进入殖民时代……由于污染过重,人类于2256完全废弃地球,地球成为人类各国废弃物排放地……

  

  ————《旧文明史话》

  

  西元2378 8.13(后殖民时期)戴森球殖民地差分21号21:03

  

  “此时无疑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时刻,自上月阿尔法民用机械公司宣布购买人殖联退役谢尔曼太空观测系统已经过去14日,近期终于开放......”

  

  全息投影中的仿生人记者正滔滔不绝地介绍新建民用观测站首日开放的胜景。此时的殖民地半数人正躺在舒适的软床上观看节目,他们普遍臃肿肥胖的身躯上面缠绕着一根根正向他们嘴里输入含巴多胺刺激素的人造流食的胶管。

  

  此时正是晚餐时间。

  

  全息影像映进他们微微扩大的瞳孔里。

  

  “这位年轻的先生,请问你要通过它来观测什么呢?”仿生人记者把话筒递给一个正在控制台前忙乱的微胖男孩,镜头随之转向他由于紧张而涨得发红的脸。

  

  “我......”

  

  男孩支支吾吾,连忙从台上拿起一个电子纸终端。

  

  “这是一个座标,我从老版教材上找到的......”

  

  他转过头,用微微颤抖的手输入指令。

  

  卧在床上叼着胶质管口犹如蛆虫挪动身体的人们为男孩蹩脚的操作笑得前仰后合,甚至呛到。

  

  没有人会预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舱顶的投影仪呈现出一个荒凉的的星球画面,但是随着『生命迹象』提示的出现,一个个墨绿色的斑点被逐渐放大。

  

  “那是绿色!”无数殖民者瞪大眼睛“那是地球”有人惊呼。

  

  绿,一个看似再普通不过的颜色,RG B,人类三视椎之一 ,却早已经淡出这群人的视线一个半世纪。

  

  CO2-O2转化技术已经提出逾百年,“植物”这种落后的生物机器早已写入史书,成为一个空洞而陌生的字眼

  

  而今天,随着谢尔曼的高倍率放大,一个个高大的绿色巨人站立起来,熟悉而陌生,让人心率加快,颅内压升高 ......

  

  那种仿佛刽子手看到刀下死尸从棺材里跳出的恐惧油然而生。

  

  有人滚下床来翻找未服用的阿托品片剂,有人歇斯底里地尖叫,有人只是愣愣地看着......

  

  [祖母绿]事件过后一星期,人殖联与驻地球组织“抗体”进行量子通讯。

  

  ————《 致民众:我们为何要与抗体合作》

  

  西元2378 8.20 废弃戴森球差分三,距地球一千五百万公里。

  

  “地球人,你要给我一个解释!”

  

  人殖联代表在锈迹斑斑的舰桥上来回踱步,他很烦躁。

  

  “好,我给你一个解释,比尔。”过了大约三四分钟,步话器传来他十分熟悉的沙哑声音。

  

  比尔愣了一下“你是......李隆?”他先小声说后来又提高了声音。这位无论是身形还是性格都酷似古国苏联赫鲁晓夫的高官将耳朵贴在小巧的无比耐心静静地等待。

  

  “没错,就是我。”听到肯定,比尔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不是五年前他的上司李隆的失踪,他未必会爬到如今的位置。

  

  “所以……”他玩味的问道。

  

  “你读过《寂静的春天》吗?”

  

  “我不知你究竟在说些什么。”

  

  “这样…啊…那么你无法真正认识这里的情况。”对面顿了一下,“五年前我收到一份匿名邮件‘回家看看,坐标,XXX‘ 怀着好奇和半截入土的坦然我就去了。我初来时,这里没有动物,没有植物,水是污臭而稀缺的,土壤是板结而贫瘠的……到处都是垃圾,就连深不见底的马里亚纳也被核废料堆满……我愤怒但无可奈何。地球,我们的母星,如今人类星际版图上不起眼的一角,一个法定的垃圾桶,她前所未有的丑陋,上面仿佛插着牌子‘嗨!人类,我的孩子,把你门得秽物都倒在我身上吧!我爱你们……”

  

  比尔的脸涨得通红。

  

  “每天都有抗体的人患上奇怪的病,你知道吗?一天,一个男人带着他肚痛不止的孩子向我寻求帮助。当我的私人医生用u形管撑开他的上皮,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子宫!一个男孩儿,竟然有一个子宫!医生告诉我,那是由核辐射引起的先天假两性畸形……”

  

  比尔听着鼻尖泌出汗珠。

  

  “我们早在22世纪初就颁布了殖民许可,是他们……”

  

  “你小看了信仰的力量,盖亚意识很对,抗体很对,而是我们都错了……那个孩子半个月后因为激素紊乱过世了,孩子的父亲以泪洗面‘我没有完成孩子看到绿色的遗愿’他如是说,我被惊醒了,我意识到我要赎罪……我动用关系弄到5000万吨含冰陨石用高斯推进器轰向地球,我带领抗体成员在地球五个地区利用热熔压缩机和超临界水消解掉5亿吨垃圾,其中包括十万吨核废料……我们借助人工地震翻出全新的无污染表土,电磁吸附技术效果显着,感谢上帝我终于不用时刻擦拭监视器上的尘土避免视野不清,三年间,我们成功恢复了地球1%的土地……”

  

  李隆的语速很快,隐隐有激动的情绪流露。

  

  “一年前我们成功用暴力手段打开斯巴瓦尔种子库种子库,感谢地球,这些熟睡的胎儿依旧充满活力……我们播种了,配合植物生长激素他们发疯似的长。这就是我的解释,并非什么恐怖行为,而是我与抗体,作为地球人在仅存良知的感召下自我救赎,我感到解脱了,但我还不能死……抗体在地球有四十余万人,每天都有人死去,新生儿存活率很低,其实在现代技术的帮助下,我们作为也是极有限的,我需要人殖联的帮助,我希望……握手言和……咳咳……”

  

  “李隆……”比尔一屁股坐在镀铬的通讯台台阶上,“你的演讲依旧具有煽动性,我输了,我会报告议会。”

  

  李隆笑了,用手擦去嘴角的血,他很虚弱但还是提高嗓音,中气十足地说:“希望如此!”

  

  2378年 9.19人殖联差分7最高负责人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