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少女、巨龙、燃烧帝国。2019

2020-08-25 16:37:33
1
1628

一、少女,巨龙和燃烧的帝 


#01.


士兵们完全不明白为什么高索尔·卡吉斯公爵要带着他们大张旗鼓地在这片廖无人烟的山脉进行搜索。这简直就像用上全都城最棒的猎犬在帝城的大街小巷巡逻,而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找一小片发霉的面包——这简直太荒唐。


骑在马上的高索尔公爵看出了士兵们的不耐烦,他也并未加以斥责,而是抽出佩剑:“我们要找的是一个背弃了烁神信仰的迷途少女,我们这次的任务很神圣,将迷途羔羊引导回正确的路径,让她这一生都沐浴在烁神的光辉下。”


公爵慷慨激昂的话语让每一个士兵都肃然起敬。


听到如此大张旗鼓地搜索只是为了一个异教徒,士兵们的烦躁一扫而空。如果那片发霉的面包是异教徒的话,动用整个帝国的猎犬——无论好坏——像大海捞针一般寻找也并不荒唐。这些可憎的异教徒信仰传说中毁灭世界的邪恶巨龙,甚至被那恶魔般的畜生赐予了诡异的邪恶力量。


高索尔公爵的话很有效,所有士兵眼神都严肃起来,握紧手中的长枪和利剑,目光不放过一寸土地。部分人甚至主动返回重新搜索,如果要在山脉中抓的小动物是一个异教徒,那她肯定躲在某个地方独自舔舐伤口,现在还有机会。时间再推迟等到那巫女恢复了邪恶的力量,恐怕只能请大法师德尔玛来对她进行裁决——到那时情况已经很危急了。


高索尔突然听到一粒石子滚落的声音——得益于临行前烁神的赐福,他的感官变得相当敏锐。声音的来源是前方的一块巨大岩石,这块大石头已经躺在这里很多年了,被青色的苔藓和发黑的藤蔓像巨蟒一样缠住。高索尔毫不怀疑这块石头再过几年就会承受不住植被的绞杀而破碎,更加不会怀疑石头后面有人。


“烁神在上。”高索尔下了马,慢慢地拔出长剑缓缓地走进那块巨石。


突然一团火球从巨石后弹射而出,公爵眼疾手快用剑劈开——上好的钢材打造的剑因为这一击融化,而始作俑者从巨石后走出。


穿着黑纱裙的少女,露出的雪白手臂上画着黑色的诡异纹路,左臂捂住右肩——这样才勉强射出了一团火球。根据公爵所知道的消息,她的左肩中了一箭。没错,这个少女正是背弃了烁神光辉的异教徒。


“就是这个巫女!”


士兵纷纷拔出长剑,后方的弓箭手也准备就绪。士兵毫不怀疑她有着邪恶的恐怕力量——没有法杖却依然能够释放禁忌的魔法,这放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他们所信仰的那畜生确实给予了这些可憎的可怜人一种危险的力量。


瑟琳娜·帕甘右臂上的纹路扭曲着散发淡淡的光:“求求你们让我活下去,我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


但对异教徒忌讳莫深的士兵丝毫听不进她的话,“嗖”的一声,一支箭贴着脸颊飞过,擦出一道血痕。这不是警告,如果不是瑟琳娜刚刚偏过了头,这一下足以掀开她的头盖骨。


这些由公爵带领的士兵不是来引导迷途羊羔的,在他们看来这只本应该洁白的绵羊已经不再纯洁,已经成为了凶恶的黑狼。所以,只能杀掉。


“烁神在上,你已经无路可逃了,魔女!”提着剑的士兵渐渐靠近,众多的人数讲瑟琳娜围了个水泄不通。就像士兵说的那样,已经无路可逃了,远处还有弓箭手虎视眈眈。


“魔女,跟我们回去接受制裁吧,愿烁神的光辉能够净化你邪恶的心灵。”公爵收起剑——已经不需要这东西了。


正当士兵准备给这个异教徒绑上锁链的时候,所有人都听到了一种奇异的声音。尽管声音不大,但还是让山林里的飞禽走兽四散而逃,低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就像大地的呼吸、天空的脉动。


“公爵大人,那是什么?”士兵看到不远处的山林中伸出了一对漆黑的翅膀。


“可能,是龙……”有些士兵说,但下一瞬,他们便明白,那东西绝不是正常的飞龙。


——第二对漆黑的翅膀也伸了出来,没有掀起风暴,翅膀的主人也没有用咆哮来宣示威严。山林中的树木瞬间就枯萎下来,枯黄色瞬间覆盖了一大半的森林,同时又有幼小的树苗迅速成长,顶替了先前死亡的巨树,成长为森林中的支柱。


“公爵大人,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有士兵瘫软在地上,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头有着两对翅膀的漆黑巨龙飞了起来,一双血红的眼睛扫视过来,让所有人都丧失了勇气。


高索尔公爵努力牵住马,他闭上眼睛,公爵知道面对这种怪物,若是直视其面目,肯定会发狂致死。唯一的办法只是闭上双眼等待仁慈的死亡。


高索尔想起了以前大法师德尔玛说过的话。异教徒的神明、毁灭世界的巨龙,其生有四翼,通体漆黑,唯一双暴戾的眼睛呈现色彩——但也绝不是生命的颜色,而是血一般的红,甚至更胜一筹。


这传说中的巨龙只是从他们的头顶飞过——仅仅如此,就有部分士兵心脏骤停。等到灵魂深处的恐惧消散后,高索尔公爵才有勇气睁开眼睛。带来的士兵只剩下十几个还算正常,其余还活着的人全部疯了,哪怕是正常的士兵,腿也还在打哆嗦——这将导致他们的退役,而见识过今天的士兵以后的人生中,腿都会像这样发抖,直到死亡。


“该死。”高索尔公爵环顾四周后才发现要逮捕的异教徒逃走了。他拔出剑砍在树上:“这一定是那些肮脏畜生的神赐予的恩惠,挑衅烁神的威严!”


“公爵大人,现在怎么办?”努力止住腿打哆嗦的老兵上前询问。


“回去,带更多的人来。这小婊子跑不了多远!”公爵啐了一口,把剑从树干上拔出来,剑刃上沾满了淡绿色的汁液。


“可是那条龙……”


“神不会庇护祂所有的信徒,恶魔也一样。”公爵徒步向回路走——座下的白马已经死于极度的恐惧了。


#02.


瑟琳娜·帕甘暂时摆脱了王国的追兵,她继续跟随着天空上的黑影——这是她信仰的神明。对一个有着坚固信仰的信徒来说,追踪这条黑色巨龙是一场朝圣之旅,瑟琳娜简单处理箭伤,尽可能地追了过去。


这条四翼的龙飞得很慢,瑟琳娜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速度,她完全可以成功见到自己的神明。


黑色的巨龙落回了地面,瑟琳娜在幻海附近发现了它。这条黑龙在这片巨大的内陆湖岸边趴着,似乎是在休息。瑟琳娜躲在大树后观察着它,两对翅膀覆盖全身,长着坚硬的龙鳞。瑟琳娜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纹路,这是入教的那一天教皇为她画上的,据说就是用龙鳞磨成的粉作为颜料的。除非放弃信仰,否则洗不掉。


“出来吧,孩子。”巨龙抬起了头,浑身上下的唯一一双有色彩的眸子看向瑟琳娜·帕甘躲藏的大树。


于是少女带着一种激动、感激的心情面见了神明。


“吾主在上。”瑟琳娜一步一步地走过去,停在了巨龙面前。


站在神明面前瑟琳娜才真正感受到了传说的威严,这条黑龙已经活了很久了。哪怕是边境那些站起来便耸入云霄的峰龙也远不如面前的神灵苍老。这可是传说中创造了世界的巨龙,祂的翅膀带来了生命与希望。


“吾主在上。”瑟琳娜突然就跪了下来,额头接触到地面,朝圣的喜悦与成就让她无比兴奋。


被巨龙血色的瞳孔注视,瑟琳娜却不感到害怕,反而认为自己沐浴在至高无上的荣耀中。


“你的家人呢?孩子?”巨龙用人类的语言、老人的音色询问着自己的信徒——尽管它自己并没有这样的自觉。


瑟琳娜的家人,已经被处以火刑了,她是教团唯一的幸存者。这些她并没有说出来,瑟琳娜很勉强地扬起一个微笑:“我的家人在王国生活得很好。”


在神明面前,谎言是不敬与亵渎,瑟琳娜很清楚这一点。她希望神灵的火焰将自己送去和家人团聚,在不知存在的冥府一起在晚饭前向创世的巨龙祈福。


“你不想复仇吗?”拥有高度智慧的创世巨龙看穿了少女的谎言。


复仇?瑟琳娜摇了摇头。是烁神的烈焰制裁了他们,而她只是一个凡人,虽然有着被斥作异端的诡异力量,但凡人不可能与神灵相抗。教皇在她入教的那一天便教导过要尊重一切生命,低贱的、卑微的、丑陋的、美好的;面带微笑地面对一切,面对亲人朋友、面对仇敌路人。


“你是一个善良的少女,孩子。”巨龙转过头,看向了装满了太阳光辉的湖泊,血色的深邃眼睛里承载着数万年的智慧,但是现在这些智慧却毫无意义。


少女小心翼翼地走到巨龙面前:“主,他们——那些帝国的骑士说,您是毁灭世界的恶魔?是真的吗?”


瑟琳娜觉得这个问题至关重要。


如果不这样询问,就像酿酒时没有放酵母,酿成的酒远不如少女的信仰那样纯粹。


“我不是什么神灵,能创造世界的只有渊,会毁灭世界的,也只有渊。但是——”巨龙张口喷出一个火球,点燃了远处的山林。瑟琳娜看到火焰快速地吞噬了绿色的树木,将一片很大的森林烧成黑灰。


“主,您这是?”瑟琳娜睁大了眼睛,无法理解巨龙这一举动的意义何在。


原本被烧成黑灰的森林突然传出一阵“沙沙”的声音,绿色的嫩芽很快就破土而出,在微风的轻抚下茁壮成长。不一会儿森林便恢复如初,甚至更加葱绿。


巨龙苍老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与其体型并不相符的正常音量却震动了少女的灵魂:“创造和毁灭总是相辅相成的,铁匠打出一把好剑的同时也摧毁了一块好钢材原有的形态。奴隶们拆除一片宫殿,创造了一片废墟,几年后又摧毁了废墟,建造了更大的宫殿。”


巨龙用它的智慧讲述了一个质朴的真理。


“所以,我从来都不是什么神明。没有毁灭过什么,也没有创造过什么。现在我已经老了,没有力量了,在出发去渊之前,很高兴可以和你这样善良美好的少女聊天。”巨龙说,“告诉我你的名字,等我在渊中沉眠,会为你祈福。”


“瑟琳娜·帕甘。”巨龙的这段话深深地烙印在少女的脑海里。直到后来她被人钉在十字架上被冒着黑烟的火焰灼烧时她也在想着这些话。


巨龙和少女成为了朋友。瑟琳娜听苍老的巨龙用最简朴的语言讲述几万年来的所见所闻,其中不乏可歌可泣的史诗故事。瑟琳娜惊奇地发现自己听教皇讲过的故事都是真实的历史。巨龙讲完有趣的故事,展开了两对翅膀。瑟琳娜感觉就像天一下子黑了一样。


“我希望你可以活下去,”巨龙说,“我会带走你的力量,不是异教徒的你应该能很好地活下去了。善良的孩子,祝愿你幸福。”


苍老的黑龙飞了起来,缓慢沉稳地在天空中渐渐变成一个黑点。瑟琳娜肩膀上的箭上被传说中的巨龙用神秘力量治疗,她手臂上的黑色纹路也消失了。少女没有了让人恐惧的力量,不再是人人喊打的魔女,但瑟琳娜觉得自己仍然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她对巨龙的信仰始终如一。


瑟琳娜在幻海旁待了一会,慢慢地走进树林,她回忆着地图板块,打算去另一个国家。那里没有帝国的骑士,没有人认识她,可以放下一切好好地生活了。


瑟琳娜·帕甘轻快地走着,想起了他们信仰的神明。


少女信仰的神明、创造世界的巨龙。其生有四翼,通体漆黑,唯一双神圣的眼睛呈现色彩——那是火焰一样炽热神圣的色彩,是血一般的红,甚至更胜一筹。


现在,少女的神走上了回家的路。


“一路顺风,吾主。”


#03.


高索尔公爵坐在庭院里的椅子上,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茶杯旁边是一封用火漆密封的信,用花体写着“致高索尔公爵”,寄这封信的人或许是在某个城池驻守的长官。全国人都知道异教徒追捕向来是高索尔公爵负责。


公爵没有立刻拆开这封信。在红砖碎末般的阳光下,他躺在椅子上,眯上眼睛,不去管这封信。在仆人来修剪花园中的植被时他才起身拆开信封。


——尚未发现魔女踪迹。


除却繁冗的礼节和拍马屁的废话,有用的信息只有这样一句。他立刻把信纸揉成一团摔到地上,双手抱住头,戒指反射的亮光闪到女仆眼睛里。


女仆立刻走过去把信捡了起来,试探地看着公爵手上的金戒指——她不敢直视公爵的脸:“要丢掉吗?”


公爵点了点头,女仆这才长出一口气,将已经冷掉的茶水从公爵桌子上带走。顺便带走了那个让公爵气恼的纸团。


“一群没用的饭桶!废物!”女仆消失在视线中了公爵才破口大骂起来,刺耳的咒骂声惊吓到了在树上睡觉的猫。黑猫尖叫一声,顺着树逃到了屋顶上。


“几个月了,连一个负伤的魔女都抓不到!现在好了,那可恨的女巫恢复了邪恶的力量,跑到别的地方祸害人了!饭桶!”公爵骂骂咧咧地站起来,一脚踢翻了桌子,“帝国养那么多废物干什么!”


骂了一会,高索尔公爵把桌子扶起来。抓住异教徒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这无关个人信仰分歧,只是这些异教徒总会带来不好的东西——瘟疫、灾难、死亡。不只是逃脱的那个魔女,所有的异教徒——无论老少男女,都会带来灾难。


在公爵印象中的卷宗上,他前些日子处死的那些异教徒是从西大陆逃亡过来的。而西大陆惨绝人寰的消息帝国已经有所耳闻——颠覆常人的认知,死去的人又活了过来,这些没有理智的活死人只知道将那腐烂眼睛中看到的东西撕成碎片。


这些都是异教徒所带来的灾难。所以,如果是召集全帝国的猎犬找一片发霉的面包,只要那面包是传播死亡的异教徒,那这样荒唐的行为也变得理所当然了。这片发霉的面包不知什么时候就能导致一场席卷全国的瘟疫。


四翼血眸的黑龙,拥有诡异力量的信徒。这些要在烁神的信仰下全部粉碎。公爵握紧了拳头,他决定去神庭请教大法师德尔玛·威兹·安帕尔。


马车来到神庭门口,公爵下车,对门口建造的烁神雕像行注目礼。然后才整理衣服,恭恭敬敬地在烁神的注视下走进神庭。高大的法师已经在等他了:“早上好,公爵。”


德尔玛先前应该占卜过了,高索尔清楚了这一点,便开门见山地说出来意:“迷途羔羊现在在哪?”


法师摸了摸胡子,满是皱纹的脸舒展开来:“小羊已经自由了。”


这消息让公爵心底一沉,他知道,如果放任这个异教徒不管,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灾就会来临。西大陆已经活死人密布,只有抓紧时间找到魔女,并用烁神的火焰炙烤,才能避免悲剧的重演。


“但是羊羔总有一天会自己回圈的,届时,她一定会迎接自己的宿命。”德尔玛说着模糊的话,皱紧了眉头,“烁神的指示从来没这样模糊过。”


这个消息虽然很模糊,但也让高索尔公爵长出了一口气:起码预示了魔女最终会被烁神的烈焰净化。与公爵的乐观不同,法师的眉头紧锁——他不清楚魔女要迎接的是哪一种命运。


……


路过的少爷从马车上丢出一块只咬了一口的面包。在洁白的面包还没接触到布满灰尘的地面时,瑟琳娜·帕甘就抓住了它。像做贼一样看了看四周,迅速地跑到一条被她称之为“家”的死胡同。这里多的是她这样的人——乞丐、流浪汉。


瑟琳娜很快蜷缩在属于自己的那一块肮脏角落,警惕的视线扫过这里的所有人,这才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小口捡回来的面包。正准备吃第二口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副骨架,这只有一层皮包裹的骷髅还有一息尚存,无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瑟琳娜手中的面包。犹豫了一会,这位善良的少女还是撕下一大半的面包,递给了那骷髅样的可怜人。但是这个乞丐却突然爆发出一种可怕的力量,把瑟琳娜手中的另一半也抢走了。


食物的香气因为骷髅的大口咀嚼蔓延开来,所有的流浪汉都望向了这边。原本死寂的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接着……


——抢夺。


这场疯狂的争夺很快就结束了,在死前吃上两口正常食物的骷髅倒在地上,甚至连血都没流出来。但是一块面包不可能填满那么多流浪汉的肚子,所以他们又看向这里唯一一个姿色尚佳的少女。这种兽性的目光瑟琳娜很熟悉,但无力反抗,那让所有人都惧怕的禁忌力量已经不属于她,被万能的神收回了。因此,在那些流浪汉扑上来的时候,少女只能无助地闭上眼睛。


瑟琳娜只能忍受这些,因为无力反抗。有时候她也会想着死亡,一个对现在的她来说很诱人的字眼。但是,她的神灵希望她好好活着,所以瑟琳娜不能死,就算忍受着这些,也要活下去。


在大半年前,她和巨龙分别,来到了这个国家。这个地方远不如帝国发达,因此也十分混乱。初来乍到的瑟琳娜·帕甘无处可去,又是一个天真善良的少女,所以就被强迫做了妓女。在那些利欲熏心的黑商眼中,瑟琳娜不过是一块能够赚钱的好料子,甚至不需要太好的保养,可以随意对待。没有了力量的她只能忍受着这些,前不久才逃出来,成为了一个乞丐。


流浪汉的兽行好一会才结束,瑟琳娜仰面躺着,看着夜空里明亮的星辰。那些闪着冷光的石头似乎也在嘲笑这个异教徒。瑟琳娜没有质疑过巨龙剥夺她力量的选择,只是觉得这些都是异教徒应得的命运,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


“吾主,您还好吗?在去渊的路上,不会感到孤独吧?”


#04.


“那么,我先告辞了,陛下。”行了个礼,高索尔公爵退后一步,在法师德尔玛的陪同下走出了邻国皇帝的大殿。


走到外面,公爵吸了一口冰凉的新鲜空气,转头对着法师抱怨:“我可不擅长谈这种事情,陛下为什么让我来?”


“谁知道呢,没准你有这方面的天赋。”法师笑眯眯地抚摸着花白的胡子。


落山的残阳发散出的光线越来越微弱,天气也越来越冷。公爵走在帝都的街道上,目光扫过,就能看到流浪汉和乞丐。


“这个国家可真是混乱,陛下为什么打算和他们联姻?德尔玛,你知道些什么吗?”公爵问睿智的法师。


“烁神的言语似乎预示了这个国家的崛起成一个强大的帝国。”德尔玛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的,皇帝的旨意也是遵循了烁神的指示。


“入冬了啊。”一阵冷风吹过,公爵裹紧了大衣。为了体现皇帝的诚意,高索尔和德尔玛此行没有带任何随从,甚至连马车都没有。所以在出帝城之前,两个人都只能这样徒步。


“也没什么不好。”法师当初是这样说的,高索尔也没有意见。


公爵出来自然有自己的目的,哪怕过去了两年,他也没有忘记那个逃走的异教徒。他已经亲自走过了帝国每一寸土地,这次出来踏足北陆与东陆接壤的国家,也是在寻找那个魔女。尽管他没有听到什么异教徒杀人之类的传闻,但那些可憎的可怜人传播死亡的诅咒并没有因此结束,公爵只是觉得还没到传播死亡的时候。


只不过当年那个魔女,究竟逃到哪里去了呢?公爵对这个问题没有思考太久,因为烁神的预言中她终究会回来接受自己的宿命。


两年了,瑟琳娜·帕甘从这个国家的边境流浪到帝都。没有人愿意接纳她——除非瑟琳娜能给他们带来利益。经过了很多事情的瑟琳娜懂得了很多,也不再像初来乍到时那样容易被骗,但这并不预示着她会少很多磨难。如果用欺骗无法让这位少女妥协,那么就使用暴力,反正柔弱无力的少女是无法反抗他们的。


每流浪到一个地方,瑟琳娜就要想方设法地从哪里逃出来,然后像战败的狼一样夹着尾巴灰头土脸地离开那个地方。经过了两年,少女觉得自己能够活下来简直是一个奇迹,无论如何,她总算是到了帝都,在皇帝的脚下瑟琳娜觉得以前的那些苦难应该会少一些,回叙可以正常地生活下去。不用妥协任何人,不会被谁利用。


在视线中出现衣衫褴褛的乞丐之后,瑟琳娜知道自己错了。她站在原地,陷入了迷茫,或许她没有可以去的地方了。流浪汉们看到站在街道上的少女,一个个慢慢地围拢过来,瑟琳娜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无路可逃了。一道道下流的视线在瑟琳娜身上扫过,少女并不觉得这身单薄的脏衣服能够保护她,瑟琳娜只能无助地闭上眼睛。


“散开散开,聚在这里干什么?!”公爵推开人群,他之前就看到被包围的少女。原本没打算管这闲事,可这也是公主未来的夫家,于是高索尔便来解救这少女了。


欺软怕硬的流浪汉们很快就散开了,公爵身上的穿着让这些流民清楚这是惹不起的人。一个个低声咒骂着走开了。瑟琳娜抬起头,想说一声谢谢,但对上了公爵的视线,却又说不出什么话来。少女认出了这位处死她亲人朋友的公爵,两年的时光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很多东西,但那双眼睛依旧没有改变。


“没事吧?”高索尔扶起了瑟琳娜,看起来并没有发现她的真实面目。


少女暗自长出一口气,她现在为自己脸颊的肮脏庆幸,也更加觉得神灵收回她的力量是一个好的选择——没有这些,她恐怕已经被认出来了。而后果就是作为异教徒的她必须去面对十字架和烁神的火焰。


“谢,谢谢。”瑟琳娜说,没有任何表情——因为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暴露。


公爵点了点头,回头看向法师:“安排马车。”


德尔玛点点头,去办这件事了。高索尔当然认出了这个两年前逃脱的异教徒,脸上的灰尘改变不了她的形体,一切都在烁神掌握之中。


在法师去置办马车期间,高索尔将少女带到一个旅馆,嘱咐老板要好好照顾。在这里,瑟琳娜·帕甘久违地吃上温热的食物,洗了个澡,最后穿上正常的衣服可以暂时抵御入冬的寒冷。少女还是想逃跑,但她刚下楼,便看到坐在那里的公爵,此时她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要来一杯吗?小姐?”高索尔向她举杯致意。公爵知道这个巫女也必定认出了他,但有些事让他感到奇怪,这位拥有着禁忌力量的魔女为什么会沦落至此,她手臂上象征邪恶的黑色纹路也消失了。法师告诉过他,这些纹路是用龙鳞磨粉画上去的,除非少女放弃自己的信仰,否则不可能自然褪去——放弃信仰也等同于放弃那种拥有致命诱惑力的力量。


等到德尔玛安排好一切回到旅馆时,这位上了年纪的法师发现异教徒少女和高索尔公爵共进晚餐。他诧异地走过去,从公爵身边拿走一杯葡萄酒和一块面包。


“这个世界真是疯狂。”法师嘟囔着走了。


不过很显然他误会了什么。


公爵注视着瑟琳娜的每一个微小动作,因为这魔女或许下一刻就能丢出一团滚热的火球——不需要魔杖、咒语。就是那样迅速地、立刻释放魔法,这种禁忌力量是每一个法师——包括德尔玛那样的大法师——都梦寐以求的力量。


魔女没有任何释放魔法的预兆,她只是低着头吃饭,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公爵一眼。


公爵一夜没睡,他住在瑟琳娜隔壁的房间。在没有星辰的夜晚,他仔细倾听着瑟琳娜房间的每一个动静,烁神的预言必将实现,容不得任何差错。少女唯一一次试图逃跑的举止被德尔玛制止了。


“待在这里很安全,小姐。”白袍法师这样说。


次日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三个人便搭上马车去往东大陆的帝国了,少女清楚那里等待自己的是什么。路上有很多次的逃跑机会,但是公爵的监视更加严密,半个月的路程,瑟琳娜没能成功逃掉。


高索尔一路上都在照顾着少女,他也迷茫过,没有了力量的异教徒是否应该处死。但到了最后,公爵还是握紧拳头,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地下定了决心。一路上的照顾,是高索尔所能够给予的最大仁慈了。


和少女所想的那样,瑟琳娜一迈入帝都的大门便被士兵扣住了。很快地被押送到地牢,法师甚至决定好了明天就将她送上十字架。


#05.


“这婊子就是逃亡两年的魔女?”瑟琳娜·帕甘的牢笼外,两个士兵小声交谈着,这声音能让少女清楚地听见。


瑟琳娜躺在地牢冰冷的地板上,地下河流涌动的声音透过石头堆砌的墙壁钻进她的耳朵里。少女信仰的神灵希望她活下去,可是她现在就要辜负神灵的期望了。


“这女孩蛮可怜的。”一个士兵说,“应该是被邪教首领骗过去的吧。”


“怎么可能?”瑟琳娜能感觉到另一个士兵轻蔑的视线,“这些异教徒没一个好东西,他们信仰的那畜生是毁灭世界的恶魔。作为信徒,也是传播死亡的不详者,要我说,这些鬼东西就应该立刻处死,用烁神的火焰净化,真不明白公爵大人为什么决定明天再烧。”


瑟琳娜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如此痛恨异教徒,她甚至还记得教皇救了她一家人。从那满是活死人的西大陆把瑟琳娜救了下来,带到东大陆。新的生活还没有开始,便结束了,高索尔公爵和神庭的动作很快,在收到西大陆的消息后就第一时间围剿了异教徒总部。


现在只剩下瑟琳娜一个了。


“是诅咒啊。”大法师德尔玛在瑟琳娜的牢笼前蹲下,“你们信仰的神灵——那条四翼黑龙,是它带来了诅咒。这种渊里面诞生的生物本身就会传播死亡,你们信仰它,使用用它的力量,也染上了诅咒。”


德尔玛对躺在地上的瑟琳娜说这些话的目的或许只是让她死得安心。


“对不起,我们不能让西大陆的悲剧重演。”法师这样说着,让士兵把瑟琳娜带了出来,戴上了枷锁,送上了囚车。这时候瑟琳娜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才在冰冷的地板上躺一会,她就要被送上灼热的十字架了。


少女是不可能死得安心的,她对死亡抱有恐惧——无关乎贪生怕死,而是神灵希望她可以好好的活下去。而现在,瑟琳娜·帕甘不能让神灵如愿了。这无疑是一种背叛行为,瑟琳娜挣扎着在囚车里乱撞,但仍然改变不了什么。


少女现在很矛盾,她恨不得立刻死去,但又不想放弃自己的信仰。


“吾主,卑贱的我,有资格去陪同在渊中沉眠的您吗?”瑟琳娜被绑在了十字架上,士兵来来往往地搬运木柴堆积在少女脚下。


当德尔玛吟唱完咒语点燃了第一缕火焰时,瑟琳娜再次想起了巨龙对她说过的话。


“告诉我你的名字,等我在渊中沉眠,会为你祈福。”


在火焰完全吞噬她柔弱的身体前,少女竭尽所能地回想自己所信仰的神灵。


——其生有四翼,通体漆黑,唯一双神圣的眼睛呈现色彩——那是火焰一样炽热神圣的色彩,是血一般的红,甚至更胜一筹。


这场火烧了很久,铁质的十字架都有融化的迹象,但法师还能隐隐约约看见瑟琳娜的身体。被烧得焦黑,但依然倔强地保持着人形。德尔玛皱起眉头——按照仪式来说要烧成灰烬才能结束。可是火焰已经从早晨烧到了黄昏,这具尸体却只微微蜷缩,完全没有化为灰烬的预兆。


“那是什么?!”有士兵指着远处天空的黑点,那黑点变得越来越大,速度很快。不久,所有人就都知道了它的真正面目。那是异教徒们信仰的神明。


——其生有四翼,通体漆黑,唯一双邪恶的眼睛呈现色彩——但也绝非生命的色彩,是血一般的红,甚至更胜一筹。


巨龙展开双翼,天仿佛一下子就黑了,血红瞳孔带来的恐惧折磨着所有人。无论是高索尔公爵还是大法师德尔玛都清楚地知道没有战胜巨龙的可能。


“你们让我知道何为愤怒。”巨龙口中吐出的不止是人类的话语,还有炽热滚烫的火焰。


龙焰从帝都的神庭广场燃起,然后迅速地吞噬了整个都市,逐渐蔓延到其他地方。


大火烧了三年之久,整个帝国都被烧成废墟。在灰烬满地的废墟中,这条毁灭了世界的巨龙耗尽了所有力量,卧倒在瑟琳娜·帕甘死亡的十字架前——它太苍老了,没有力量回到极渊安息了。数个钟头后,黑色的巨龙闭上了血红的眸子,永远地停止了呼吸。


黑色废墟的帝国中,一条巨大的黑龙和一个小小的十字架矗立着。十字架上绑着蜷缩在一起的少女尸体——直到最后也保持着人形。


【end】


















评论 (1)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