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奴隶贸易.约2014?

2020-08-25 17:38:35
1
1581

 “毫无疑问的,我们难道不是在任何方面都远远超越了这些牲口般的生物吗?我们把他们从野蛮的生活中解脱出来,让他们在文明的秩序中找到了适合他们那点可怜智力的位置,这难道不是对他们最大的恩赐嘛?”

          ——布拉日德子爵在威特兰辩论中回应废奴支持者的话

    如果有人要问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是什么时候,那么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会告诉他一个事实,即我们所处的18世纪,不仅在道德和智力上,而且在科技和文明上,都远远超过了之前的任何一个时代。如今我们可以享用古代君王都难以享用的珍馐,通过对自然力量的发掘,我们在技术上的造诣已经使我们在某些程度上可媲美传说中的神明——百手的巨人喀隆(Karon),日行千里的旅神哈提卡(Hatica),高高在上的天神祖安(Zuan)等等——而我们毫不怀疑,在目力可以触及的将来,我们会超越他们。

    如果有人要问,这样一个进步的,辉煌的时代,是否是十全十美的呢?很遗憾,答案是不,在我们这个时代,有一些人甚至在使用12世纪甚至2世纪就已经使用的落后生产方法,以剥削他人可怜生产力来获得微薄收益的奴隶制度——如果是在某个落后的,愚昧的古代王国,这种代表低级文明的行为则可以被容忍,但是在18世纪,奴隶制度无疑是文明脸上的污点——一如莉安娜面部的巨大黑痣,只有在罗纳将之从前者脸上去掉时,莉安娜才能真正的展现她的美丽。

    这篇文字,是应我的好友斯蒂芬森.亚东(Stevsen.Edon)之邀,在本世纪末对奴隶贸易的前世今生,以及西海岸奴隶贸易进行一场不甚全面的调查研究,从而证明奴隶制度在现代文明中必将被废除的事实。

          ——毕林德.嘉图 23/8/1797 于大图书馆7号分馆

    一.远古时代的奴隶贸易链条

    据爱德华特.A.华生说,在人类的蒙昧时代,对于同类的贩卖活动已经开始,最近在老蒙特(Old Ment)山洞中发现但岩画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这个观点——画中一部分人线条扭曲,类似弯腰的人类,手足间有若有若无的线段(可能是绳子)相连接,线段的一端在一个高大叉腰者的手中;和这些弯腰者并列的还有三头牛。华生根据这些人的姿态与当地灰烬中发现的人骨碎片推断岩画由一个惯于以人为祭品的部落所留。对比一下稍晚些年代的乌基人的文化,我们会发现前者应为后者的滥觞。以下是1732年探险家罗伯特一行人的遭遇:

    “我们(探险家罗伯特一行人)在这片陌生的海岸上登陆,因为船上的淡水已经所剩无几……在某个山坡下,我们发现了一个巨坑……里面的人头大概有3000-4000个,大部分早已化为白骨……我们被当地人捕获,他们嘴里发出类似‘Wuki’的声音……我的七个同伴被当场杀害,他们当着我们的面剥下了他们的头皮并进行了一场野蛮的祭祀……后来来了一个头带牛骨的人给了我们一头牛把我们赶了出去……”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乌基人从各种部落中以牲口交换战俘或其他“无用的人”,他们是个以畜牧为生的民族,认为人类对生存是对自然资源的掠夺,因此他们用产出的牲畜交换无地位的人类进行献祭以平息“自然的愤怒”,有时候获得的奴隶特别多,乌基人便驱使他们去放牧牲畜,由此,形成了一条畜牧→交换奴隶→献祭→畜牧的链条,一条奴隶贸易链条形成了。

    蒙昧时代的奴隶行为并不广泛,因为多数部落都有足够的人手采集(有时候也进行种植)足够多的食物,奴隶对他们来说是毫无意义的。只有在人类前面进入食物生产者的时代后,奴隶才真正得以大规模的使用。

    二.古代人类文明的奴隶贸易行为

    文明的基础建立在足够的生产力之上,我们今天有能够与星球引力对抗的装置,有永不疲倦毫无怨言的蒸汽机,等等。而那些早期城邦和王国的首领或国王们则没有这样的技术,因此他们只得使用少量的牲口和粗糙的挽具——这种挽具可能把牲口给勒死——来进行低产出的农业耕作。随着人类活动范围扩大和需求日趋增加,越来越多的人被迫在土地上种植作物生存,由于土地的贫瘠或气象因素,许多人一年所获甚至难以果腹——更何况他们还要向那些城主或国王们缴纳重税。这种环境导致许多人纷纷逃离所在的城邦。据说,古代亚米农王国的国王残暴异常,为了获得足够的血液填满自己的泳池,他要求每个家庭都缴纳一个人作为贡品,大约一半人趁夜逃离了亚米农,另一半人则起来反抗,最终国王被愤怒的人民割断手足,扔在血池里淹死。

    事实上,在早期社会,掌握了文字、青铜器、祭祀礼仪和军事人员的统治阶级在他们的领地上拥有几乎无限的权利,被护民(Pelatae)和六一汉(Hectemori)成为了实际上的奴隶,本应缴纳六分之一收成的人民变成了只余下六分之一收成的农奴。

    在安那(Anna),农民们强烈要求改革的呼声如此强烈以至于国王的统治摇摇欲坠,但是国王并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利,于是人们在一个叫耶特.布林提(Yet.Burinti)的人的领导下开始进武装自己并最终推翻了王制政府。由于没有别的制度可以参考,他们开始摸索一条可行的又不容易引起生产者愤怒的道路,最初,在各起义军领袖的强迫下,耶特被迫取消了税收,并且把土地均匀划分分给每一个人。这些政策很快导致了政府的破产,因为人们无法通过给政府工作而获得收益,那些要求均匀划分土地的人用完全不顾制度约束,占有了大量土地,很快,人民几乎就要拿起武器反抗他们就像反抗当初的国王了。

    布林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通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研究,认为人民之所以反抗,不仅是因为他们的生产资料不足所致,更是他们通过武装夺取政权获得的收益远远小于预期之故,而这些人有恰恰有一定的发言权。最后,布林提得出了一个结论:人民的欲望是永远无法满足的,要么极力压制,控制他们,不给他们一丝喘息的余地;要么就用各种手段减轻他们的负担,用足够的利益笼络他们。得出了这个结论的布林提又恢复了政府的税收,但他承诺,很快他们就“再也不缺少面包,美酒和欢乐”。不久,安那发动了一场战争,征服了邻近的几个小国,掠夺了他们的财富,然后把他们的人民变为奴隶,那些在战争中获得功劳的人,无论身份如何,都可以得到奴隶和土地的奖励。就这样,越来越多的安那人脱离了生产工作,他们待在高高的城墙或庄园后饮酒作乐,观赏角斗和戏剧,安那的奴隶制度逐渐确立起来,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持一支足以镇压手无寸铁奴隶的武装。

    在一个时间段内,安那的奴隶达到了饱和的数量,然后他们开始不断向外输出奴隶,从西方到东方,每一条途径安那的商路上都遍布了奴隶的鲜血。有个别人察觉到了这种现状,使人贝奥希乌写道:“你们这些财物堆积如山的人,不要忘记,地下埋藏的奴隶血汗。”但是,并没有引起警惕,因为经过长时间的统治后,不仅仅在安那,而且那些文明世界的奴隶主们都仿佛默认了自己天赋高贵的身份,视那些劳作在田地里的奴隶为天生低贱,而忘了其实他们的祖先也曾如此劳作过。

    三.近现代的的奴隶贸易

    随着技术、制度与道德的进步,奴隶制不可避免的被取代了。一个自由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耕作所获能比一个强壮的但并非心甘情愿的奴隶多的多,更何况后者还存在反抗的危险。随着大机器的发明及使用,人力在这些非自然力驱动的机器面前似乎微不足道了,一百个熟练的纺织工产量比不上一台蒸汽纺织机;同样,再快的骏马也无法同蒸汽飞艇的速度相比,正如R.史密斯所言:只要给我大气,我能飞到月亮上。

    但是随着对以前被视为文明世界边缘地带的开发,奴隶制这种不仅在效率上,而且在道德上为人所唾弃的制度竟然又大行其道。原因在于这些地区远离文明中心社会,自然缺乏管束;这些地区交通不便,毫无工业基础,使得机器难以输入。

非凡贸易公司是近代兴起的最大的奴隶贸易公司,它的前身是西特里克和西门(Sihtric&Simon)兄弟商行。两兄弟在1684-1687年间借着两条租来的船在西海岸捕鱼,然而获利颇微。1687年10月11日,一条威明顿船在埃里森海峡附近失事,船员们几乎全部丧生,只有三名奴隶和一名大副坎特.特温汉姆(Cant.Twinham)爵士被冲到海滩上得以幸存,西特里克和西门将之救起,并将之送到了亲王群岛。为了表达感谢,特温汉姆爵士表示愿意以一货币单位的价格将三名奴隶卖给两兄弟,并询问二人是否有意加入贩奴事业,二人欣然应允。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1687-1696),两兄弟随特温汉姆爵士多次往返于南方航路上并通过贩卖奴隶获得了巨大利润。在1696年爵士去世后,两兄弟离开了爵士所在的威明顿贸易公司,并于同年10月11日在滨海镇建立了西特里克和西门兄弟商行,专门从事于南方航路上的各种贸易。

1714年6月,哥哥西特里克因病逝世,终年56岁。在他死后两年,弟弟西门将商行改组为非凡贸易公司,其经营范围已不仅仅限于奴隶贸易,还包括北方的毛皮、木材和南方种植园的甘蔗和茶叶等。之后公司很少再直接派船去南方交易奴隶,而是于1736年成立了非凡奴隶交易市场,吸引各小型商行和私人探险队加入并进行捕奴,公司则提供贷款并进行收购。此举极大的刺激了许多小本商人加入到贩奴事业,非凡贸易公司一跃成为西海岸最大的奴隶贸易公司。1738年,西门在最后一次视察奴隶市场时受到奴隶袭击,当场身亡,终年72岁。

(关于此次袭击事件一般认为是一名叫做图.黑骨的奴隶和他的10名追随者所为,他的同伴负责造成混乱并引起注意,而早在前三天乌骨就潜入了下水道,在西门的马车经过时一击得手。)

西门死后,非凡公司继续进行贩奴事业并依靠雄厚的财力成为蓄奴党的中坚力量。

评论 (1)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