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迈拉瑞亚故事】牺牲与不朽

半步克五
发表于 2020-12-07 21:43:37

  “谢谢!”
   脏兮兮的报童拍着被补丁和破洞覆盖的衣服雀跃着跑没影了。
   裹在驼绒袍子里的瘦高男人面无表情,拍打拍打一马略银币换来的整卷报纸。十一月快要过去,风有些冷,他把袍子掖紧了些。
   钟声敲第五下的时候,天色尚未完全沉入黑暗,食肆、酒吧、赌场和风月所在却早已是人满为患。
   这个法皇国边境之外的城市,倒是随处能看到司铎们寻欢作乐,他们和富商在一张桌子赌上千里之外的地产,又在离开时毫无负担地抛弃多病的妓女和没有父亲的幼儿。
   瘦子不在意这些,他的拿手好戏是在酒桌上把这些花和尚灌得烂醉如泥,饶有兴趣地听他们半真半假的醉话。
   大大小小的神官们都喜欢这个会借钱给他们赌又毫不吝啬地请他们享用珍馐的豪商,而城里从市长到搬尸人也都收过他的打点。
   照例他今天应该是去邀本堂神甫吃曼黛茶烤旗鱼的。
   但他只是叫了一辆马车,一个月供应一次的珍馐就这么便宜了其他的饕客。
   马车停下了,他抖抖衣裳,又踏踏泛着油光的新皮鞋。
   拾级而上,面前是金碧辉煌的门廊,白玉廊柱拱顶其下,链接在有金色百合花纹的外墙上。
   “您的到来令我们备感荣幸,塔列朗先生。”
   门口的侍应生的燕尾服一尘不染,金色长发油亮平整,单边眼镜中透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
   “虽然市长已经预约过连那小姐了,但我们会优先满足您的需求的。”
   塔列朗接过侍应生递过来的假发,扣在他光亮的脑门上。
   “有劳了。”
   
   不一时,塔列朗与一个女人相对而坐。
   与金碧辉煌的大厅和浴场相比,这间内室可以说很不搭调,说起来更接近女子的闺房。
   遮住窗户的黑色帘子,张着紫色帐幕的床,装饰朴素的柜子和几案上有两三瓶精心选配的插花。
   妆奁的镜子中,茶几上小香炉正散出淡蓝色的稀薄烟雾。
   塔列朗一言不发,把一厚沓报纸拍在桌子上。
   女子拿起最上面的一份翻阅起来。
   她大约二十后半的年纪,黑发如瀑,面容光洁标致而体态又丰润地恰到好处。
   看上去有些百无聊赖的塔列朗瞟了一眼墙角倚着的长柄细剑,有传言说它逼退了三位数垂涎其主人美色的追求者。
   “如何?”
   塔列朗终于开口了,声音突然变得像陈锈堆积的古钟。
   “可以,有传阅的价值。”
   女子面带满意地把报纸放下,拿出一个小瓶在上面喷了一些液体,不同颜色的圆圈、横线和标注显现出来,她又拿起笔在上面增补了一些。
   “达利安被处死了,连那。”
   伏案的连那眉头挑了一下,但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
   “那个民军头子?”
   “是。”
   “何时,哪里,罪状?”
   “就在昨天,圣陵勒米苛,推翻马尔福伯国、煽动安威玛尔的农民抗捐、在瀛州率领农民搞一揆,最后在串联圣陵主教管区佃农的时候被人告发了,随便哪条被抓住都得死十次的。”
   “就和我们在萨夫林做的事一样?”
   “差不多,但我们有利可图,他不一样,明明有机会入籍过上平稳的日子,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以身犯险。”
   塔列朗呷了口花茶。
   “在敲骨吸髓的地方领主眼里,服务诺姆尼尔大众的我们也同样不可理喻。”
   “他们看不到黑卫士的。”
   二人会心一笑,旋即想起什么似的收声。
   沉默了一小会,连那开口了。
   “你的下线在处刑现场吗?”
   “不是我的下线,是我自己。”
   塔列朗手伸向头顶,却抓了个空,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戴礼帽来,他顿了顿,把假发攥在手里。
   “虽然我不太能理解他,但他是个值得尊重的人。”
   “哦,真新鲜。”
   连那面带微笑地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他说有一部分的人民已经得到了解放,参与这个过程是他的光荣,他的名字也许被遗忘,但倍受压迫的人民,终究要走上他的道路。”
   “没有任何人生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在自己身上背了一幅马鞍,没有任何人可以鞭打他,使役他!”
   塔列朗顿了顿,突然振奋精神,朗声呼喊出来。
   “这也是他的遗言吗?”
   “是,我想解罪神父大概很后悔问他遗言的事,观众的眼神全都变了。”
   塔列朗低下头喃喃道
   “不知为何,这遗言让我感到一种激情,如果我们不是诺姆尼尔人的话,大概他也是我们的救世主吧。”
   “毕竟衣食无忧的我们,对义愤的情感是非常陌生的。”
   连那表示赞许,轻轻一推,合上了香炉的气阀。
   “还没吃饭吧,我叫了烤旗鱼,一起吃吧。”
   
   距离豪华的水晶宫数里之外,三层木屋的顶层,报童坐在油灯一边的地铺上,全神贯注地盯着面前的中年人。
   他靠着墙角的杂物堆,灰袍子上补丁稍微少些,但人和衣服都很干净,头发也修剪得整齐。
   “…没有任何人可以鞭打他,使役他!”
   中年人提高了声调,报童不自觉地受到了感染,他坐直了身子。
   “老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男人的紧绷的面色变得柔和下来。他伸出手轻轻摩挲报童的头发。
   “这是说,要努力打败不公正,消灭权贵的压迫,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新世界。”
   “新世界什么时候到来啊?”
   “我也不知道。”
   男人从衣袋里掏出一大把铜钱硬塞在报童手里。
   “但我们都要为这个世界而战斗。”
   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在随时可能熄灭的枯灯下,一个报童的双眼中有星光,有烈火,而这火是不熄灭的,也许将为千万人而燃烧。

654 0

上一篇:晨星坠落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