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风与铁的冈格尼尔

黑豆39
发表于 2020-04-02 15:22:08

    

                       学院的恶魔和传说的开幕




圣洛伊德帝国以先进强大的空军闻名大陆,使得其他三个帝国不敢轻易来犯,数十年来一直和平中发展。

繁荣富庶而百姓安居乐业,文学戏剧发达的文明古国————这是世人公认的评价。

而在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国度诞生的王子,也身具善良正直勇敢等吟游诗人们传唱的骑士精神,是国内无数花痴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

然后奇迹般的,王子在17岁成人试炼的那一年,邂逅并爱上了乡间的一位药师的女儿,上演了一出乙女向幻想剧。

然而皇室的婚姻是并不能随心所欲的,哪怕是理性思想遍地生根的圣洛伊德帝国也不意外。

王子是早已与克劳德公爵的女儿定亲了的。所以当他提出要与药师女儿结婚时理所当然地遭受到了全皇亲国戚的反对。

但是不合理的制度是无法战胜真爱的。

在王子自己的坚持以及兄弟姐妹们的帮助下,他成功废除了与公爵女儿的婚约,获得了自己的真爱。

王道情感剧王子退婚记的现实版很快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绝赞好评。这个故事流传出了数不清的版本,被平民百姓赞颂,就连贵族也对此津津乐道,甚至成了鼓吹圣洛伊德帝国文明开放的谈资。


年芳十五正直青春年华的芮兀露本也应该被这段人间佳话着迷。

只可惜她知道真相。

年轻气盛的王子并不知道自己勇敢追求真爱的举动带来的是政局的突变。婚约破弃被贵族们认为是克劳德公爵家失势证明,而同时民间也对克劳德公爵产生了迫害真爱的反派刻板印象。

克劳德公爵虽然出身于名门望族,但因为政治理念的不和,和本家基本已经断绝了联系。他凭借自己的谋略和才华稳坐高位。却不料如日中天之时会突发如此变故,致使地位一落千丈。

而且正直国内保守派和激进派火热斗争的时候,本来克劳德带领保守派已占据了上风。但突然的失势,以及王子听信激进派的改革谗言把克劳德公爵推入了深渊。

对于激进派而言克劳德是突然崛起的凶恶猛虎,一旦找到机会绝不能留他性命。在激进派的猛烈攻势之下,国王和保守派不得不放弃了克劳德。

于是杀身之祸到来,克劳德一家被以叛国罪全部处死。

因为帝国崇尚人道主义精神,放过了未成年的公爵家的大小姐,芮兀露。

失去亲人的芮兀露被送回了父亲的本家福斯公爵家。但毕竟父亲当初已经叛出本家,所以本家的人们自然也不可能善待芮兀露,仅仅给予了她最基本的贵族待遇。

但即便如此本家的姑妈们依旧不满意,仿佛芮兀露是吞金的瘟神一般,整天忧虑着怎么送走她。


然后,这天到了。

年满十五的少女们理应进入知识的殿堂————学院进行深造。

本家的姑妈们决定让芮兀露进入帝国飞行员学院。因为芮兀露有操纵风的天赋,按照规矩应该被培养成一位搭乘飞机作战的弓箭手。

但姑妈们也担心哪天芮兀露学有所成回来,想起在这家里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会进行报复,所以她们也断然不想让芮兀露正常地进行学习。

毕竟芮兀露的父亲就曾是个离经叛道的巨大威胁。


芮兀露乘坐马车疾驰在黄土大道上,往窗外看去是晴朗的天空,闪耀的烈日以及飞舞的黄沙。

幽闭在本家闺房的时候,她也无数次仰望窗外的天空,用眼神向大自然诉说着自己的迷茫和苦闷。

父母被闯入的士兵杀死的画面,别墅里燃起的火光,破碎的家具和满地的献血,这一切都历历在目,记忆鲜明得像是刻在了视网膜上。

但少女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受。

虽然事发当时躲在柜子后面瑟瑟发抖泣不成声,但事后回想起来也只不过是“啊,大家都走了”这种感觉。

人们只会用愚蠢的纷争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少女想。

而我不幸成了这种无意义纷争的牺牲品,多么悲惨。

明明我能透彻地看到这个世界,

但上天为什么待我如此不公。

不对,不是命运的错,是我无能为力。

既然不给我改变一切的力量,为什么给我明晰的智慧。如果我只是个普通的贵族女孩,现在可能还会找姑妈她们闹上一闹吧。



颠簸的感觉消失了,让银发碧眼的少女停下了思考回归现实。

“看来到了呢。”

她轻轻呢喃道。

走下马车,她看到的是耸立在眼前的巨大铁门,只有高高抬起头才能看到牌匾上的“帝国飞行员学院”。而大门以及同样高耸的围墙生根在黄土之中。而环顾四周是一望无际的荒原,黄色是这方世界的主基调。

看来帝国飞行员学院是这一带唯一的建筑物。

虽然帝国飞行员学院是以空军为傲的这个帝国最好的军事学校,但地处十分偏僻,甚至不远处就是动乱的边境。不如说正是因为环境恶劣,所以才能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优秀士官。

芮兀露刚准备走向守卫展示录取通知,便轻轻地咳嗽了几声。

养尊处优的她感觉这里连空气都是肮脏的。因为一直生活在湿润的地区,她对这里产生了生理上的不适,尽管已经踏入这片土地几天了,但依旧没有好转。

(我今后就在这里生活了吗?)

少女无言的看着学院入口,碧蓝的瞳孔中不显一丝波澜。



有传闻说,这所学校里霸凌现象十分严重,而为了培养学生的独立能力,教师们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便有学生拉帮结派私自在校内划分势力范围,明争暗斗甚是激烈。其中最凶恶的三个派系的老大被称为黑榜三霸。他们平时在校内为非作歹,向富家子弟收取保护费,让家境贫寒的当免费苦力,让学生们在艰难的课业之余还要承受过剩的压力。

但,罪恶是没有极限的。

传说校内还有一个恶魔,凌驾于黑榜三霸之上。

他是去年才来的编入生,当他在班里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没有人敢直视他凶恶的双目。

恶魔在校内我行我素,到校第一天便惹上了三霸之一,引发了私下的决斗。没有人知道决斗结果到底如何,但从第二天他安然无事的样子来看,虽然难以置信,但大概是他赢了。

要说当时学生们只是对这个编入生感到好奇,那他不久之后做的事引发了大家深深的恐惧。因为有人打扰到了他午休,他便折断了那同学的四肢,据说那学生最后在校医院疗养到了学期结束。

恶魔还贪图美色,据说他看上的女孩,没有一个能逃脱魔掌。有一次一个女生失踪了,七天之后赤身裸体遍体鳞伤的她被在恶魔的宿舍里发现了,当时场面十分骇人。

原本恶魔和其他学生一样,有三个室友,但因为忍受不了他的施虐癖,最后全部逃跑。据说那三个室友之后都患上了或轻或重的精神疾病。

开始独居之后,恶魔的宿舍被戏称为666号间。

而且恶魔的年龄并没有三霸那么大,成名时还是个中等部的学生。

名字是叫米勒还是米勒斯来着。


芮兀露在脑海中阅览着这些信息。她没有接触过帝国飞行员学院的学生,这些传闻是她在本家的时候听到的。

当然并非是恶魔的行径令人发指到贵族们都想掺上一脚的地步,家里的姑妈们再怎么八卦也不可能对一所全军事化管理的封闭学校的学生感什么兴趣。

她们只是想借恶魔的手除掉芮兀露。


进了学院之后先是要去领取宿舍的钥匙,然后把行李放到宿舍就可以休息静待明天的开学典礼了。

一般学生们是在两天前到校的,芮兀露有点迟了,所以学院里没多少学生显得有点冷清。

纤瘦的少女拎着鼓鼓的旅行箱行走在学院内。由于那些可怕的传闻,每当附近有学生想她投来视线,她都会紧张得颤抖起来,生怕被找麻烦。

(不行,我怎么能疑神疑鬼的。放松,更何况,还有更可怕的恶魔等着呢。)

少女坚定了内心,冷漠的双眸中潜藏的恐惧也消失不见。

到了新生指导处,芮兀露无言地向老师递上录取通知书。然后老师

老师是一个青年样貌的男子,但老成的面庞显出肃穆。他身上穿的是深蓝色的厚重军服,即便如此其上的污渍和尘埃依旧显而易见。毕竟军官没有余裕顾虑穿着打扮啊。

至于他的眼神,芮兀露没敢正视他所以不知道。

(肯定是跟谁都有仇一样的冷酷眼神吧。空洞,无聊。)

芮兀露只是面向前方,等着老师按学生编号从一盒钥匙中找出相应的。

(果然是安排好的宿舍么。)


“啊,这个。运气真不好啊,和那家伙分在一起。”

老师吐出沙哑的话语,把钥匙递给芮兀露。

听起来真的是恶魔的宿舍。

芮兀露只是利落地接过了钥匙,在递接的过程中感受到了老师双手的有力。

正当她准备转身离去,但又一想这样是不是对老师太不礼貌了,万一以后被针对就遭了。

于是芮兀露鼓起勇气向上瞥了一眼老师。

然后不由得上扬了嘴角。

(什么嘛,真是那种眼神啊,无趣。)

然后芮兀露便冷漠地转身离去。

她不知道的是老师在她的眼瞳中感受到了凌人的寒意,像是极北冻土的冰。


芮兀露左手拎着旅行箱走在学院的广场上,马上就能到达宿舍区了。

她边走边看着右手上的宿舍钥匙。仿佛是冰雪上的污泥,厚实的重灰色钥匙被托在少女洁白娇嫩的手心。

钥匙上还能看到一滩像痂一样的血迹。

芮兀露眯起眼睛打量钥匙,猜测不会真的是发生过暴力事件,但她又觉得有些不对头。

突然感觉脸颊边的发丝有些烦人,少女有些粗暴地用右手一拨银白长发。

“啊。”

少女低声轻呼了一声,她不小心把钥匙甩掉了。

正当她转身准备走去捡时,一个人影冲上前来。

“你的钥匙吧,小心点啊。”

来者流畅地拾起了掉在地上的钥匙,虽然只是个简单的动作却像变戏法一样牵动了芮兀露的心。那是一个扎着短短马尾辫的橙发女生,面带灿烂笑容直爽地向芮兀露伸出了手,那手上正是那把古旧的钥匙。

“嗯。”

芮兀露愣愣地看着对方,犹豫了下后迅速地取回了钥匙,那动作就像是谨慎的猫咪。

“我是一年c班的武礼葉,你也是新入生吧,今后也请多指教了!啊,不过要说是新入生,其实我初中就是在这————”

武礼葉饱含热情的话语被银发少女冷冷一声“嗯。”打断了。


芮兀露接着打量了下对方————武礼葉已经换上了学院的制服,上身的白衬衫配深蓝的马甲,下身是深蓝的百褶裙和黄灰色的长筒靴。

(原来这里的制服是这种感觉啊,不过这里的气候的话不会很热吗……)

芮兀露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轻飘飘的白色连衣裙。

“话说你那钥匙上的编号好像,嗯,是那个666号间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可真是太不妙了啊。不过也没传闻那么可怕,只要及时找老师应该不至于有生命危险。而且如果遇到什么事,也可以来找我,啊咧?”

说着,武礼葉发现少女已经走远了,阳光下少女璀璨的银发闪耀着神圣的光芒。


走进宿舍楼兜了几圈,少女来到了自己的宿舍门口,门上刻有505的花纹。

(这里就是,666号间。)

少女的内心一沉。不管做了多少心理准备,实际面对“灾难”的时候,还是难免心生畏惧。

于是她站在门口好一会了。


“诶诶,看那边那个女孩看上去呆呆的很好骗的样子啊。”

“但还是不要接近666间的好。”

路过的男生用不小的声音闲聊着。


帝国飞行员学院的宿舍楼是男女共用的,一方面培养的是空军,是要上战场的不能拘于小节。另一方面,作战时一架飞机上有两人,一个负责驾驶,另一个负责射箭攻击。而能够胜任空军弓箭手职位的人必须有操纵风的能力,而拥有这种能力的只有女性。为了培养驾驶员和弓箭手的默契,经常会安排二人同棲,哪怕是异性。当然同一个宿舍里一般都是同性

顺带一提,因为女生一般都是15岁后才会进入学校就读,所以在帝国飞行员学院的高等部,男女从中等部的7:3转到了恐怖的3:7。


(冷静,万一魔王也是女生呢————不对,如果是同性的话更了解身体弱点,可能会有更狠辣的虐待。)

少女深吸一口气,然后轻轻推开了门。

然后她庆幸自己刚刚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房门扑鼻而来的就是一股怪异无比的刺激性气味,可能比哥布林的洞穴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能住在这里怕不是整天和煤油打交道的机器人。

就连一向冷静的芮兀露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一片漆黑。

真的犹如坠入了地狱深渊一般。

即使还未见到恶魔本人,芮兀露已经能预见自己未来生活的艰难。


不知为何恶魔要把窗帘全都拉上。应该不是睡懒觉那么单纯的理由吧。芮兀露心想。

现在已经快晚上了。

芮兀露把宿舍门完全打开,借着走廊的光芒才看清了这个房间的一隅。与宿舍内对比,外面的世界就像天堂一样敞亮————毕竟是荒漠地区的春天。

原来并不是恶魔把窗帘拉上了那么简单,而是窗边有一堆高高耸立的废铜烂铁遮住了阳光。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到有一丝丝光线从废墟中散射出来的。

少女小心翼翼地深入宿舍,随手扶了下旁边的双层床的架子,然后————

就感到手上沾到了什么粘稠的液体,散发着在这充斥怪味的房间依旧能闻到的怪味。

在房间的最里面有一团会动的被子————仔细看好像并不是被子,而是一个迷你帐篷,透过布隐隐能看到里面有光。

看来恶魔在这帐篷里不知道做些什么。


芮兀露想要不要去请示一下恶魔。

(不,那不是找死吗。还是想再多享受一会正常的生活)

那么就整理下行李吧————少女这么想,但黑暗显然不会让她成功。

要整理行李必须先点灯,虽然少女带着燧石和铁片,但贸然点亮房间可能会惹恶魔不满。

也就是说少女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思量了一会,芮兀露虚掩上房门,凭借稍微适应了黑暗的视力摸索到了床边然后坐了下来。

也算是带着行李在学院兜了大半天了,芮兀露想着正好能休息下。

但不知道床上是不是还有什么脏东西,不敢轻易躺下。少女只得坐着闭目养神。

但是她又很在意那个时不时动一两下的帐篷,根本静不下心来。

不知不知觉间她已经直勾勾看着那个帐篷了。

盯~~~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待得芮兀露昏昏欲睡,她眼中的世界摇曳不止,逐渐坠向混沌。

之后,霎时,赤黄色的强光夺去了她的视野。

芮兀露心脏猛地一跳,但她的惊恐丝毫没有显露在脸上。

耳边仿佛响起了书页被暴力撕毁班的刺耳声音。

烈火的光芒环绕在四周。

献血飞舞,仿佛要溅入眼中。

巫妖在咏唱死亡的悲歌。



“那个……你没事吧?”


从噩梦中醒来,芮兀露看到的是被油灯照亮的房间,和少年憨厚的笑脸。
























1997 3

评论 (3)
  • 鱼头满山跑

    鱼头满山跑 2020-04-14 16:35:37 1#

    乙女向幻想剧,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玛丽苏?莫名喜欢本篇的名字,很奇幻

  • 言字旁

    言字旁 2020-04-02 21:58:12 2#

    蛮不错,可能日轻痕迹有点重(啊咧一类的这种词)

    故事开头的剧情梳理蛮真实,也很有趣,但是感觉前面厚重、后面偏校园(虽然说是军校啦……)的编排还是有点头重脚轻的意思。恶魔的来头因为没有补足,所以让我有点怀疑这么个问题学生为什么还能待在学校里的理由(哪怕是学生们的猜测也好,最好还是补一补)。毕竟是军校,讲究纪律和服从,就算军官没人能打得过恶魔,也没理由让他厮混下去。

    最后那句巫妖吟唱死亡的悲歌有点生草(指了指楼下)。

  • lich001

    lich001 2020-04-02 15:45:54 3#

    可以,很轻小说风格的作品,甚至背景一笔带过,直入主题这点也很像,我觉得你有的地方修辞还应该好好斟酌一下吧(比如巫妖吟唱死亡的悲歌那一段),看着蛮怪的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