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Alius Mundus】阿斯科拉传:正义、理想与现实交织的郁兰骑士史话

路易·罗莎
发表于 2019-05-27 23:00:17

Alius Mundus 策划组

作者:路易·罗莎

任何突然建立的庞大帝国都会即将迎来四分五裂,用郁兰牧民的话来说,这叫一口吃不下一头牛。波列尔(波兰)地区在公元9世纪迎来了军事天才凯苏美,其建立的荷斯古米亚帝国东征西伐,使其领土极大扩张,囊括了半个戴菲尼大陆(欧洲),其版图就像一个巨大的肥皂一样。然而其结局也正如肥皂泡那样一戳即破,在遭遇了王妃出逃、长子被杀与大将背叛等诸多悲剧之后,万分悲痛的凯苏美从前线调军回国打击叛军,却遭刺客暗杀身亡。可悲可叹!

然而我们今天的故事,主角并非这个在整个大陆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篇章的大征服者,而只是落后的郁兰大草原(乌克兰)上一个贫苦的孩子,阿斯科拉。

在十世纪以前,对于戴菲尼人来说,郁兰大概是不值一提的世界边缘之地,然而曾经在四世纪时横扫整个戴菲尼大陆的克门狄人,正是从这片草原的东方席卷而来。纵然戴菲尼各国的王公贵族们瞧不起落后野蛮的游牧民族,但也不得不提心吊胆地防着他们。而在东西方向上畅通无阻的郁兰大草原一次次遭到游牧民族铁骑的践踏,无可凭赖之山川的原住民郁兰人无法稳定发展,似乎将永无翻身之日。

若非凯苏美大帝征服此处,后又带来诸多的建设者,大概郁兰就永远是一片绝望之地。一座座城堡建了起来,城堡周边的市集亦建了起来,农民与牧民们得到了西方大帝国带来的先进生产技术和文化,小日子似乎不那么苦了。

让我们感谢伟大的凯苏美大帝!赞美荷斯古米亚帝国!

郁兰人可能高兴得太早了。这个年代的军士并非只凭国家荣誉感就能奋勇杀敌,他们是要求酬劳的。这也正是分封制度在这片大陆上盛行的原因之一。原本郁兰人是饿着肚子,但如今却要遭受新领主们的百般剥削与压迫。

帝国一朝崩塌,郁兰大地上的波列尔领主们纷纷自立,严设关卡。商贸受阻带来的结果,是领主们不得不加重对本地人民的剥削,来维持自身的奢华生活。正印证了那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实际上,郁兰大地上并不是没有过正义的国度,但其结局往往是遭到联合绞杀,令人扼腕惋惜。最终,各国的领主们保持着一种紧张的默契,只能继续加重对内剥削。

就是在这一时期,一些贵族的养马人与打铁人窃马造兵,逐渐形成了地下势力,互称为“士”。士们本身即为奴仆,深切地明白百姓之苦,对恶劣的领主们亦痛恨得咬牙切齿。有了马和武器之后,他们能够通过快速游击的方式打劫领主和贵族商队。在郁兰这样的大平原上,他们作战得心应手,一打一个准。得来的赃物除了满足自身需求以外,常常会偷偷发放给贫苦人民,给他们带去一点点希望之光。因他们骑马而来,骑马而去,逐渐被底层人民称为“骑士”。

 

不要觉得一个贫苦孩子注定一无所成。后世的人讲起阿斯科拉的故事,往往就能印证这一句话。

丹斯马尔伯国的一个小小男爵领,即是阿斯科拉的故乡。在那个年代,“故乡”大概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单词,因为这往往让人想起了穷苦与屈辱。

阿斯科拉没有姓,就像当时所有的奴人那样。他的父亲为领主打铁,母亲则负责给其他奴人织衣。从阿斯科拉记事起,就觉得维巴哈斯男爵是衣冠禽兽,鲜艳、浮夸的衣服遮掩不住他的猥琐与凶残。若是父亲母亲达不到领主给予的工作要求,就要受到严厉的惩罚,回到家中便常常是青一块紫一块,沉重的恐惧笼罩着一家子的生活。

所谓的家也无非是一片简陋的棚子,郁兰的寒冬就是穷人的地狱,阿斯科拉的两位哥哥都在小小年纪就被带去见雷切博斯(柯廷神话中的寒冬之神,“见雷切博斯”即意指逝世)。然而他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小哥哥护着他。尤其是姐姐,作为长女,帮小阿斯科拉承担了诸多家务的同时,保持着乐观,常常逗得小阿斯科拉开开心心的,使他小时候倒不至于太苦闷。

阿斯科拉越长越大,但他没有受教育的机会,只能给家里做一些简单的家务活儿。当他第一次遇上领主家的同龄孩子时,非常兴奋,想要与他们一同玩耍,却受尽百般嘲笑。不服气的阿斯科拉上前动手,贵族孩子们则将他围殴到毫无反抗之力。

“不要跟他们玩耍!”父亲严厉地说道。母亲没有说话,只是心疼地给阿斯科拉涂药。

随后的日子里阿斯科拉不敢再主动凑到领主家的孩子们那边去,然而那群小顽童见到他时,甚至会主动跑过来抓住他,享受起斗殴的乐趣。有时候姐姐看见了,会挡在阿斯科拉的身前。即使是女孩子,但年龄和身高的差异还是震慑住了顽童们。

到他十岁的时候,他再一次见证了生活的残酷——十六岁的姐姐被强行拉到城堡内给维巴哈斯男爵享受初夜权。父母亲心痛又无奈地望着女儿的背影哭泣,阿斯科拉以为自己将永远失去了那么爱护自己的姐姐,亦大哭起来,跑着跟在姐姐的后面,被卫士狠狠地扔到了地上。

[插图1:卫士将姐姐带向小城堡,父母站在屋外无奈地望着,阿斯科拉追着跑]

姐姐回来了。但曾笑着面对这一悲惨世界的姑娘忽然之间就变得沉默寡言。此后的日子里姐姐常常被带走。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之后,姐姐真的再也没有回来了。

人们在湖边发现了她的尸体。

阿斯科拉逐渐长大有了气力,开始帮父亲打铁了。但面对领主家的孩子们他依然要绕路走,尤其是失去了保护自己的姐姐之后。他们又来了。但这一次,这个绝望的少年大声叫喊着,狠狠地挥着拳,将他们一一击倒。随后他疯狂地跑啊跑,到了湖边,呆滞的脸庞面对着湖水,在这里乌奴死神曾带走姐姐。虽然这已是春夏之交,但他的内心像被厉厉冬风刮着一般嗤嗤地疼。

领主的卫兵找了过来,狠狠地抓住他的胳膊要往领主的城堡带去。他大声哭喊,那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跟着他高声呼救,他甚至听不见也看不见卫兵是怎么倒在血泊当中的。

纳赫拉斯,我叫纳赫拉斯。

一只温柔的手抚摸着他的后脑,他抬起头望见了衣衫褴褛的大叔微笑着望着自己,目光温柔得如晴天,使阿斯科拉渐渐解冻,发烫的泪水迅速溢出。

跟我走吧,孩子,我不会再让你受欺负。

阿斯科拉点了点头。他还不知道,他的命运在这一天走上了多么不同的道路。

 

北方的一片山丘上,不断有爽朗的笑声传出。阿斯科拉很开心,这一辈子当中似乎就没有这么开心过。一班年纪各异的骑士围在柴火边吃着肉,唱着歌,讲着笑话。这种气氛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阿斯科拉还不能理解,但他就是感到很开心。

纳赫拉斯搂起阿斯科拉,向他发出正式的入团邀请。阿斯科拉愣了,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你想回去,还是想跟我们在一起呢?”满脸胡渣的大叔问道。

不,我不想回去。阿斯科拉摇头,心中浮现着那些画面——维巴哈斯男爵侮辱姐姐,自己被孩子们和卫兵们一同围殴……

“那就跟我们一起闯天下吧!”大叔兴奋地说道。周围的骑士纷纷发出欢呼声,阿斯科拉也笑了。

阿斯科拉开始了以星空为被褥的第一夜。睡不着觉,他望着遥远的点点繁星,闪闪发光。他想念着爸爸、妈妈、哥哥、弟弟。对不起,爸爸妈妈,我回不去了。他的泪是否淌了一夜,他已经记不清了。

在之后的日子里,阿斯科拉跟随奥格罗塔骑士们学习打斗与骑马,很快展现出了天赋。奥格罗塔骑士们,尤其是纳赫拉斯,亦会向他讲解何为骑士——骑士就要伸张正义,劫富济贫,最终推翻这个操蛋的世界。

击倒领主和贵族,夺取他们的财物,这些事情让阿斯科拉兴奋异常,越做越起劲。数年时间之后他已经能够独立带队发动抢劫,在郁兰大地的各骑士团中已经小有名气。

大多数时候骑士们取财不取命,除非自身难以逃脱身处险境。这种原则使得贵族们往往舍财求平安。然而当阿斯科拉有机会面对爵爷们的时候,脑海中总是浮现维巴哈斯男爵的猥琐形象,这使得他怒火中烧,全身的怒气凝成用力的一剑,爵爷们便一命呜呼。骑士团的兄弟们亦为此叫好——他们也希望斩落这些让人痛恨得牙痒痒的贵族的头颅。只有纳赫拉斯反对他,甚至为此两人不惜决裂。他只觉得这个大叔是不是迂腐过头了。

但那一次,他陷入到了深深的困惑当中。

云蒸霞蔚的清晨,一位憨态可掬的男爵伴着几位温柔可人的女儿出行,阿斯科拉远远地便看见男爵的保卫力量不足,但随从们似乎仍然带着贵重物品。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真是愚蠢的一家子。阿斯科拉暗中嘲笑。

骑士们趴在地上潜伏着,当男爵的队伍路过之时,几位侍卫旋即被骑士们的弩箭击毙。骑士们迅速出击,很快就击溃剩下的仆人们,夺走了财物。阿斯科拉走向男爵的坐驾,没有听他与女儿们的苦苦哀求。

“盘削百姓,鱼肉人民,罪当死!”

男爵落马。

三位女儿哀痛的哭喊使他感觉很厌烦,正当他要击杀哭得最厉害的小女儿的时候,看起来大概十五六岁的姐姐冲向前来跪在阿斯科拉面前,赤手接住阿斯科拉的剑刃,梨花带雨地哭道:

“不要杀莉儿!要杀就杀我吧!求求你……”

阿斯科拉愣住了。

他望着眼前美丽又悲痛的脸庞与流满鲜血的双手,柔弱的身躯竟显得那么高大。莫名地想念起了逝去的姐姐。已经多年未流泪的他感到脸庞湿润。他放了她们离去。

多年的劫杀似乎使得阿斯科拉忘记了成为骑士的初衷。若说最早的劫杀行动是为了报幼年之仇,那么现在的他似乎只是为了愉悦而杀人了。

不要成为自己曾经讨厌过的人。从那天起,阿斯科拉将这句话深深地铭刻在心里。

 

接到父亲噩耗的阿斯科拉回到了丹斯马尔伯国维巴哈斯男爵领。他已经多年没有回过家了,但心中一种情愫驱使着他。何况母亲年纪也大了,已经失去父亲的他忽然就想念起亲情的重要性。

他卸掉了盔甲兵器,回到曾给他带来诸多苦痛回忆的地方。当他走入破旧的家中,看见颤抖着双手的老母亲,一阵狂风回旋在脑海当中,说不清楚是高兴、痛苦还是焦虑。

我回来了,妈妈!这些年你们还好吗?!

母亲皱起了眉头,口里含糊地喊着“不!不!”,阿斯科拉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身处维巴哈斯男爵城堡的地牢之中。望见已显苍老的维巴哈斯,阿斯科拉大笑了起来。纵有再多财富与特权又如何,生命之神图尔纳特斯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也只有这件事上是公平的吧。

但当他看见维巴哈斯旁边站着一个畏畏缩缩的男人时,他的笑就僵住了,随后却又笑得更加厉害。

哈纳克吞啊!原来即使是兄弟,也难免背叛。

“明天将他带给伯爵大人,”维巴哈斯给仆人吩咐道,“把那些好处给哈纳克吞送去。”

维斯巴哈凑到阿斯科拉面前,笑道:“你不知道现在的你有多值钱。”

当夜,就在阿斯科拉打盹的时候,地牢的守卫忽然倒下。纳赫拉斯摸到了钥匙,打开了阿斯科拉的牢房,两人没有说话,心照不宣地迅速逃出城堡。城外一帮兄弟已经等在那儿了。

你不计前嫌,又救了我一命,纳赫拉斯。我将为你赴汤蹈火!

纳赫拉斯笑道,“以后你要救更多的人,来偿还我的恩情。”

可能……不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奥格罗塔骑士团绑架了苏嘉里亚鲁伯爵,却遭遇到了建团以来的最大危机。伯爵宁死不屈,骑士们从他身上竟搜刮不出一点好处来。针对是否要撕票,骑士们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要是搁以前,阿斯科拉大概会坚决支持撕票,甚至不用讨论就直接动手。但现在,他与纳赫拉斯一起站在了大多数兄弟们的对立面。

骑士们的争吵深入到了骑士法则的核心,原本在核心问题就难以取得一致的两派矛盾已不可调和,当晚发生了激烈的内斗。阿斯科拉抱起重伤的纳赫拉斯迅速出逃,直至黎明都未停歇。

“阿斯科拉……”纳赫拉斯发出虚弱的声音,“我一直将你视作儿子一般……

“一定要记住我们骑士是要伸张正义的,要救世,杀人……不是我们的目的……”

阿斯科拉用疲惫的声音喊着:“纳赫拉斯!你在说什么傻话!我们会得救的!”

纳赫拉斯嘴里嘟囔着一句“好”之后,便徐徐闭上眼睛。

那天黎明,阿斯科拉撕心裂肺的悲壮呼喊胜过朝阳,震天撼地。

[插图2:阿斯科拉跪在地上,抱着刚刚死去的纳赫拉斯,远方地平线上看见日出]

 

从十一岁那年被纳赫拉斯救走入团以来,阿斯科拉还从未感觉过这么孤独。一直与好兄弟们四处打拼的他,未曾想过会有一天与兄弟们反目成仇,以至于现在孑然一身。

这茫茫无边的大草原啊!大地之神穆雷德啊!这个世界哪里还有我的容身之处!

他漫无目的地在郁兰各邦国之间游荡着,偶尔以一人之力劫下蠢货贵族的钱财,随后沉浸到酒精给他带来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他不再需要思考,不再感到到孤单与绝望。

他骑着唯一陪伴着他的马儿,向着朝阳的方向缓缓前行,似乎已经不再有什么王公贵族了,只能偶尔遇到一些村庄和牧民。作为骑士,他曾发过誓,此生不欺弱者。再无食物的他倒在了无边无际的草地上。

草有点发黄了呢。

穆雷德神,让乌努死神带走我吧。

好冷啊……

迷迷糊糊朦朦胧胧,他似乎看见了一片和乐的社会,这个社会里没有压迫、凌辱、内斗,人人欢乐、富足、平等……他曾多少次梦想着要建立这样的国度,是不是只在死后的天堂里才存在呢?

不知道躺了多久,阿斯科拉被一阵喧闹声吵醒。

噢我还没有死……

几个厚实的男声萦绕在他的身旁。他听不懂这种语言。阿斯科拉被拉了起来,睁开眼看见了陌生的面孔与陌生的服装。他被俘虏了,甚至他还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人俘虏。

那些人给他提供食物,总算活了过来。帐子,马匹,篝火,厚厚的大衣和绒帽,大而锋利的弯刀。游牧民族?

阿斯科拉在游牧民族中生活了不知道多久,已经完全能听懂他们的话了。这段时间里,阿斯科拉除了知道他们是勃洛迪人,他还知道他们要往西进发了——不是为了游牧,而是要侵略那些富庶又“堕落”的国家!

阿斯科拉作为翻译跟随西征,眼看着勃洛迪人洗劫了一座座村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男人们全部杀死,女人们则先奸后杀。所过之处,生气全无。

一股熊熊烈火在阿斯科拉心中燃起,日夜不熄。某天天亮之前,他窃走一马狂奔而去,然而勃洛迪的守夜者仍然发现了他。

后方跳跃着的火光越追越近,甚至要对他形成包围之势!

阿斯科拉拔出剑来拼死抵抗,然而寡不敌众,他快撑不下去了。

一阵呼喊和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大地被践踏得震动了起来。冷箭嗖嗖地飞,勃洛迪人接连落马。很快短兵相接,打成一团。勃洛迪人没有抵抗太久,迅速撤离。

阿斯科拉终于有机会仔细打量这帮来者,这些郁兰同胞。他们不是哪个王公的军队,是骑士!奥格罗塔的骑士!

阿斯科拉跪倒在地。

“快起来!阿斯科拉!你看你都成什么样了。”索格拉克将他拉了起来。

骑士皆兄弟,没有隔夜仇。阿斯科拉想起来纳赫拉斯死前的那一夜跟他说的这句话。

他们交换了情报,并震惊于勃洛迪人的残暴不仁。阿斯科拉得知,东南方的巴罗喀普萨公国和几个伯国要么开城投降,要么被攻破。除了几个投降的公爵伯爵被当成俘虏对待尚能活命之外,其余郁兰人全部被勃洛迪人屠杀殆尽。索格拉克讲起这些事情时,气不打一处来,多次以拳捶地。

几大骑士团放下了互相之间的成见,联手抗敌救人,将好几座村庄的同胞转移到后方,但一些伯国拒绝接收流民,他们只好将难民们转移到北方的森林当中,逐渐在北方形成了一片根据地。

从这一年起,阿斯科拉胸腔中的怒火让他找回了生命的意义。纳赫拉斯,我会记住你的教诲,骑士是要救世的!

 

然而这场战争远没到结束的时候。诸公国、伯国直到灭亡都拒绝与骑士团联盟联手抵抗,便不得不吞下遭受屠杀的惨痛结果。勃洛迪的大汗更迭似乎带来了一些不同,新登位的苏戈烈汗让所有被征服者成为勃洛迪人的奴隶,而没有直接屠杀殆尽。在郁兰享受不到太多东西的勃洛迪人决心向更富裕的瑞塔尔半岛(巴尔干半岛)奔袭而去,留下少数勃洛迪贵族和驻军看守着被征服的郁兰。

勃洛迪人跨过雅琴斯山脉(喀尔巴阡山脉)与帕拉斯王国激战正酣,骑士团联盟逮着机会,决心玩一票大的!维莱亚、爱尔格菱亚、萨米尔达、古里林根等地同时爆发大起义。震怒的苏戈烈汗派弟弟率军平叛,战力更强的勃洛迪人很快就将骑士们一一击溃,骑士团联盟元气大伤,连索格拉克也战死在萨米尔达,骑士们斗志全失。

阿斯科拉没有放弃,他谨慎而积极地收编残兵败将,再度退居北方森林。

阿斯科拉顽强不屈的精神令诸多兄弟折服,他成为了骑士团联盟的新晋副盟主。盟主墨克托乌明白这回是一场持久战,便重新制定了游击、潜伏、暗杀的战略,再度开始了在郁兰的艰苦战斗。

兴许是有着丰富的孤身抢劫的经验,阿斯科拉不仅是一名伟大的战士,更是一名技艺高超的刺客!1090年他亲自暗杀了爱尔格菱亚的勃洛迪守将,令勃洛迪后方大乱,又趁乱暗杀了多位勃洛迪重要人物。苏戈烈汗不得不再增派军队驻防郁兰,尤其是加强了对重要属下的保护。之后再无坏消息,郁兰“安定”了下来。

而骑士团联盟重操旧业劫富济贫,暗中帮助生活在昏天暗日当中的郁兰人民,让他们如同看见太阳神雅拉罗斯一般看见希望。

郁兰骑士在后方捣乱一定程度上拖住了在瑞塔尔浴战的勃洛迪主力,最终帕拉斯联军击溃勃洛迪人,后者不得不向西北转移,借机掠夺波列尔各国。布斯塔王国不堪恶战,苦苦哀求各国援助。柯廷各国再度联手。

陷入苦战的勃洛迪人不得不从后方征调人手,一时间郁兰守备空虚,骑士团联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在1096年再次发动大起义并取得重大成功。柯廷联军派外交官游说郁兰骑士团联盟加入会战,并向他们承诺诸多好处,如建立由骑士团统治的国家,不再会有王公贵族剥削郁兰人民。

墨克托乌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参加会战。实际上即使没有外交官承诺的好处,仅凭骑士肩负的道义他就会同意参照。在维莱亚清除了勃洛迪人的残余之后,发动全体郁兰骑士,在此誓师。1098年初,勃洛迪人据守具备地理优势的马兹达,而郁兰骑士们率先冲击!

精明的柯廷各国以为让郁兰骑士们先去送死可以减少自身的消耗,但若是骑士军全军覆没,恐怕再无彻底击溃勃洛迪军的大好良机。各国将军取得一致,发出信号冲上高坡,向罪孽深重的勃洛迪人冲杀而去。

三天三夜,不眠不休,鲜血尽染博纳河,尸骸遍布马兹达。即使遭受围攻,勃洛迪人亦杀红了眼,狂暴有如猛兽,一可敌百。然而以阿斯科拉为首的郁兰骑士似乎丝毫不畏惧死亡,仍然高举剑刃冲在最前线,极大地鼓舞了柯廷各国士兵。宁要像骑士一般绚烂地死去,也绝不苟且偷生!

[插图3:背景残阳如血,阿斯科拉带领骑士们与勃洛迪骑兵厮杀]

“这是一群疯子!”身受重伤的苏戈烈汗暗暗骂道。收拾残兵,向北逃窜。

马兹达会战以柯廷人惨胜告终。波列尔诸国担忧勃洛迪残部会继续为害天下,派军追杀,将勃洛迪人逼至湖沼遍地的甜海之滨。持续十八年抗击勃洛迪战争终于结束。

 

帕拉斯等柯廷大国没有违背诺言,他们帮助郁兰骑士团联盟在郁兰各地建立骑士团统治的“骑士国”。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国家,最高统治者以骑士团团长的身份治理国家,骑士团则成为了国家议会。

实际上,勃洛迪余孽未除,北方局势未稳,而历史上多次游牧民族肆虐均由东方而来,各个柯廷王国需要这些一根筋的勇士镇守东土,这些新建立的骑士国无非是各王国利用来御敌的炮灰罢了。后来的历史证明了精明的外交官们下了正确的一步棋,郁兰各国与退居北方的勃洛迪人多次作战,并在两三百年后抵挡住了最后一波大规模西侵的游牧民族。

无论别人的目的如何,对于当时的骑士们来说,胜利是实实在在的:曾经被领主们痛恨提防的匪类,如今翻身成为了统治者。深处东部的爱尔格菱亚成为了骑士团联盟的总部所所在地,而我们的主角,阿斯科拉,成为了洛赫达骑士国的统治者。

骑士们欢呼雀跃,终于论到我们建立真正的正义国度了!已近不惑之年的阿斯科拉亦兴奋异常,他曾在梦里见到过的“天堂”,而今可以凭借自己的双手来打造!

“纳赫拉斯,我们的理想终于要实现了。”

在一片被称为“墓”的土堆前方,阿斯科拉淌着泪喃喃说道。

他提拔心思缜密的瓦赫里塔亚为副团长,他们曾一起出生入死。战争时期,瓦赫里塔亚总是能打理好后方事务,让阿斯科拉毫无顾虑地向前冲。

他废除了严苛的律法,那些曾被用来维护领主利益的律法从未维护过正义,遭人痛恨。

他废除了封建制度,人人凭借为国家、为社会做出的贡献获得应有的地位,有功之人均可成为和平年代的“骑士”。

他将土地分给了所有人,还将税收降至最低。

人人安居乐业、欢乐祥和的社会,已经来到了。他心满意足地睡着了,在梦里他见到了十六岁的姐姐,笑靥如花;他梦见了纳赫拉斯和一帮骑士团兄弟来到洛赫达城,载歌载舞;他甚至再次梦见了那个“天堂”,天堂”里的每一个人都夸赞他在现实世界建立的伟大国家。

 

他实在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子。

在这个几无管束的国家,治安一落千丈,打砸抢烧时现,人人以邻为壑;分土地与财产时总有人动手脚,互相不服甚至大打出手;当他想要判罚那些恶劣分子之时,却发现无法可依;税收不上,财政耗竭,连骑士们的薪水都发不出来,没人再愿意维持治安……

瓦赫里塔亚曾激烈反对过阿斯科拉的施政,他再次前来严肃地谏议重新建立社会秩序。要建立秩序,严密的法律和有效的社会管理体系必不可少,而政府的运转必须要有财政支持,必须向人民严格征税。

纵使焦头烂额,阿斯科拉依然坚决反对。法律、税收、秩序,这些都是用来维护封建统治的糟粕!我们骑士们还在劫富济贫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东西,就能活得很好!

那一天阿斯科拉与瓦赫里塔亚之间爆发了激烈的争吵,瓦赫里塔亚怒而辞职。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局势愈加恶化,不少仍为理想为战的骑士都前来上谏,却遭阿斯科拉武断拒绝。他决定亲自处罚恶劣分子,亲手将他们捉拿、诸杀。情况没有任何好转,他反而遭到了人民唾弃。残余的骑士团成员决议将阿斯科拉弹劾,使其勃然大怒,将他们全部解散、驱逐。

他被杀了。他生前的最后一眼,看见的是瓦赫里塔亚坚决却又无奈的脸。

[插图4:明亮的大堂内,阿斯科拉扶着王座,瓦赫里塔亚举着剑插入到阿斯科拉的心脏]

“你一生都在为正义与理想而战,是值得人民记住的英雄。”瓦赫里塔亚握着带血的剑,手止不住颤抖。

阿斯科拉没有再听见瓦赫里塔亚的最后一句话:

“但是疯狂的理想反而会毁灭一切。”

 

 

2396 0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