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魔女的高塔(四)远足

lich001
发表于 2020-04-02 15:49:48

  在赫尔卡蒂迄今为止九年的漫长人生里,世界几乎就等同于密瑟谢尔庄园。


  不管是帝国北部广袤无垠,飞雪连天的荒原;还是苍翠古朴,幽邃静谧的大森林,这些都是只存在于书中的文字。


  一枚枚字符勾勒出的奇异图景,就像是虚无缥缈的梦境可望而不可及。


  她偶尔也会望着父亲从不知多遥远的异国带回来的礼物发呆,想像着它背后的故事——它是怎么诞生的?它的创造者过着怎样的生活?它曾经居住过的异国的街道又该是什么模样?是不是真的像书中描述的那样,有着流着牛奶与蜂蜜的河流?


  她最喜欢的就是父亲从海之民的国度带回来的那个大凤凰螺,只要用耳朵贴近就可以听见潮汐奔涌的欢歌和海浪卷起碎雪的嬉笑。


  那是她离世界最近的时候。


  ......


  她是被门外嘈杂的声音惊醒的。


  当赫尔卡蒂从充斥着海浪,大鱼和异国诗歌的奇异梦境中回归,睁开眼望着摆在床头上的微笑布偶的时候,那嘈杂的声音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有越演越烈之势。


  对于这座大多数时候都沉寂的庄园而言,任何一点小小的颤动都会变成轩然大波。


  从天鹅绒的柔软被窝里钻出来,坐在床上,她有些迷茫地环顾四周。


  回忆......


  回忆......


  因为刚睡醒而有些迟钝的思维费了一番功夫才把眼下的状况整理清楚。


  今天是要触碰“世界”的日子了。


  她一想到昨天晚上父亲说过的话,就连自己的回答是什么也已经模糊地记不清了,只是知道她即将要和父亲一起前往王都——虽然从距离上来看并没有多远,但对于赫尔卡蒂而言,这是无论在梦中还是现实中都不曾有过的远足。


  想到这里,赫尔卡蒂的心中就充满着迫不及待的感情。


  她轻轻摇动了床边的传唤铃,不一会儿便有人低声说着失礼了推门进来。


  并不是平日里照顾她起居洗漱的女仆,浑身散发着兵荒马乱的气息走进来的,是爱丽丝小姐。


  她远没有平日里那副干净利落的模样,原本柔顺紧致的纵卷如今却松松垮垮的搭在肩上,看上去有些凄惨可怜。


  “早上好大小姐,昨晚休息的还好吗?今天可是要坐很长时间的马车的。”她说着,没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这反倒让赫尔卡蒂开始担心她的休息状况了。


  “爱丽丝小姐没有好好休息吗?”


  “还不是你父亲他突发奇想,我们可都没有大小姐你会出远门的准备啊。”爱丽丝小姐有些困乏得揉着太阳穴,“大家整晚都在临时抱佛脚准备呢。”


  一边说着,她一边让赫尔卡蒂坐到梳妆台前,轻轻捧起她亮银色的长发,一缕一缕的用梳子梳理柔顺。


  好在赫尔卡蒂精心打理的头发并不会纠结分叉,这倒让她的工作轻松了不少。


  赫尔卡蒂默默看着镜子里倒映出的爱丽丝小姐的脸,在眼睛周围有着明显的暗淡的黑眼圈。


  “爱丽丝小姐真的不用去休息一下吗?刚才你也说了要坐很久的马车吧?”


  “啊......”赫尔卡蒂明显感觉到爱丽丝小姐梳头发的动作停了一下,她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因为我如果去王都恐怕会有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次陪大小姐去的是邦妮和莱莎哦。”


  赫尔卡蒂这才想起来,爱丽丝小姐过去也是王都“塔”的学生,过去也生活在王都的。


  “是吗......”赫尔卡蒂觉得有一点失落,爱丽丝小姐不在身边的话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但是爱丽丝小姐觉得麻烦的话还是不要勉强了,她马上就调整好了心情,重新问道:“爱丽丝小姐,你知道王都是什么样子吗?”


  “什么样子......无非是很多塔和钟楼,国教的大礼拜堂就在王都的中央,那里就是最高的钟楼了。”爱丽丝小姐不以为意地说着,“还有很多人,唯独值得称道的就是那里的街道确实又宽敞有平坦,四驾马车并肩而行都没有问题。”


  她轻轻拨弄着赫尔卡蒂的鬓发,一边笑着说:“我最后一次见到王都也都是九年前的事了,听说最近他们还弄出了不需要马匹就能行驶的车辆,还说要给每条大街都铺上轨道。”


  赫尔卡蒂绯色的眼睛有些闪闪发亮地望着爱丽丝小姐,显然对她的叙述非常感兴趣。


  “真好啊......”


  “有什么好的,大小姐马上就可以自己亲眼去看看了。”爱丽丝小姐微微笑着说道。


  对于孩子而言梳妆确实不是什么麻烦的事,赫尔卡蒂整理好一切走下楼梯的时候还能看到有佣人抱着大小各异的箱子匆匆忙忙地从走廊上跑过。


  她的父亲正站在门厅正中央,指挥着几个强壮的男佣把东西搬进停在门口的马车里。


  “早上好父亲。”看到父亲转望过来的视线,赫尔卡蒂微微行礼问候道。


  “早上好蒂亚......今天的衣服很合适呢。”莱斯槯尔颔首回应,昨晚之后赫尔卡蒂明显感觉个父亲的关系要亲近了不少。


  因为要出远门的关系,赫尔卡蒂今天选了一件白色带坎肩的圆礼服,因为是为了在外行动而设计的,比起居家的睡裙和披肩上华丽奢侈的刺绣反而显得有些朴素,只在高领口的刺绣和上衣双排扣的铜扣上可以看到被烙上的德斯库拉家的印记。


  “这些东西都是要准备带到王都去的吗?”


  “嗯,虽然已经买下来一个公馆,但是日常用品还是自己准备......这几天恐怕要去叨扰利昂了。”


  毕竟是临时起意的想法,准备上是压倒性地不足,就连夜莺馆也是管家足足溢价两倍才买下来的,敢于趁火打劫了德斯库拉家的商人,他倒是真想认识认识。


  “利昂......是指海利瑟尔公爵阁下吗?”赫尔卡蒂倒是并不在意,她现在的心思全部放在马上就可以出门游玩的兴奋上。


  等到太阳高升,清晨的朦胧雾气消散殆尽的时候,他们总算是登车出发了,虽然只是多了赫尔卡蒂一个人,但这次却足足多了两马车的行李。


  随着马车夫高高地一声吆喝,鞭子在空中打了一个漂亮的鞭花,领头的挽马发出了唏律律的嘶鸣,拉动了沉重的车厢。


  德斯库拉家的马车都是从专门的匠人处订制的,除了刚刚起步时的微微振动之外再也别的感觉,赫尔卡蒂支起右侧的车窗,探出头来,冲着站在路边的爱丽丝小姐努力挥着手,直到看到爱丽丝小姐无奈地挥手回应才心满意足地缩了回去。


  她在梦中看到的故事里,离别的人都会这样打开车窗挥手,有的还会大喊大叫。


  可惜当众大喊大叫台不成体统了,她不无遗憾地想着,一边把镂空的车窗关好,坐到了铺上天鹅绒的柔软靠椅上。


  只不过抬头便看见正戴着单片眼镜正在阅读文件的父亲,这才意识到刚刚在父亲面前做出了有些失礼的举动,赫尔卡蒂顿时觉得脸上一阵发烫。


  邦妮和莱莎都被安排在后面两辆马车上照顾行李了,这辆马车只有赫尔卡蒂和父亲两个人,她赶忙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书胡乱地翻开,学着父亲的样子没头没尾地读了起来。


  今天赫尔卡蒂小姐的心情似乎格外地浮躁,原本应该很轻松就读完了的笔记过了好久都没有读完一页,她的心思总是一不注意就飘到了窗外,虽然现在的窗外只是一片密密匝匝的树林,但就是那么单调的景色对于她也好像有些莫大的吸引力。


  突然之间,深绿色的色泽极速褪去,窗外的景色一下子开阔了起来——


  农田,大片整齐的农田就如同规整的棋盘一直延伸到褐色的大地与蓝色天空相交的地平线上,与庄园里那大片的荒地不同,这里明显充斥着“人”的气息:刚刚翻耕过的泥土混杂的青草味,像是在轻柔的风中招手一样的稻草人头上停着几只麻雀,还有那些正在田间地头上相聚谈笑的农人。


  他们看清缓缓驶过的马车上的标志时,纷纷忙不迭地弯腰行礼。


  “很新奇吗?”父亲的声音让赫尔卡蒂一下子从辽阔的田野回过神来,她这时才注意到原本用来掩饰自己雀跃心情的书已经被丢到了一边,父亲也正看着她,眼神里隐隐有着几分笑意。


  “嗯......因为感觉真的很开阔啊,明明庄园比这里还要大上不少,但是却没有这样的感觉,真奇怪啊。”


  “大概是心境上有区别吧。”莱斯槯尔摘下单片眼镜,看着窗边一只追着马车飞行的知更鸟说道,“蒂亚一直都在密瑟谢尔庄园庄园里生活,第一次出远门的确是这样子呢。”


  赫尔卡蒂下了眨眼睛,两人都十分默契地避开了这九年以来为什么父亲从来没有带她出去过的问题,其实她已经隐隐有些预感,当年的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父亲愿意让自己踏出密瑟谢尔庄园,这意味着,无论遗留的是什么,都已经结束了吧?


  想到这儿,她便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转而询问道:“父亲和海利瑟尔公爵大人是旧识吗?”


  亲疏关系事关拜访时的礼仪,不得不询问清楚,要是弄错了,那就是给桃金娘丢大脸了。


  “你出生的时候利昂还抱过你呢。”莱斯槯尔又露出了笑容,赫尔卡蒂发现,只要父亲回忆起和母亲有关的记忆时,表情就一定会变得很柔和。


  真的很爱母亲啊,她心想。


  “对了。”父亲又想起了什么,转头看着赫尔卡蒂说道,“路西斯也是过完九岁的生日了,你说不定能和他成为朋友。”


  “路西斯?”赫尔卡蒂思索了一下,似乎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虽然从名字上来看,跟自己相性完全不合。


  “光明”与“至夜”不可能同时出现。


  “是你利昂叔叔的独子,说起来比你还要大上几个月呢。”莱斯槯尔解释道,“一年前艾尔莎——就是他的母亲——去世之后,他还消沉了很久,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是吗......”赫尔卡蒂的眼中,绯色的光泽微微闪动,却没有再接着询问下去,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密瑟谢尔庄园其实离王都并不远,它坐落于王都的远郊,有好几条路直通王都城区——但这个“不远”是那些研究出了所谓的“炼金机车”的教士们说的,他们那无须马匹的怪异机械从庄园出发的话只需要半天就可以看到王都那标志性的尖顶钟楼和林立的塔。


  不过那种发出可怖的吼叫,一刻不停喷着滚滚浓烟的东西实在不适合作为带着孩子出门的交通工具。


  因此,当马夫控制着头马放慢脚步,从气势恢宏的狮鹫门前缓缓驶过的时候,那被四座高塔束缚住的天空正好失去了她的最后一丝光亮。


  赫尔卡蒂早在第三次看到同样的原野风光的时候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怎么新奇的画面连续千篇一律的出现,也会让人厌烦的。


  这是她这几天以来第一次安稳的睡眠,没有梦中的人生,也没有波澜壮阔的大海,只是一次在温柔深沉的黑暗中无梦的入眠。


  当她睁开眼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吊在车厢上那盏摇摇晃晃的赤汞灯。


  温柔的淡蓝色光芒洒满整个车厢,让刚刚醒来的她有一种身处幻境的朦胧感。


  赫尔卡蒂无意识的翻了翻身子,一直盖在她身上的大衣顺势滑落到地上,凉意瞬间爬满了她的全身,这反而让她有些混沌的大脑清醒了不少,她这时才发现她依靠着的并不是垫着鸭绒的墙壁——


  是父亲,她依偎着父亲的手臂睡了一路。


  难怪会有那股莫名的安心感。


  赫尔卡蒂忍不住想要多倚靠一会,甚至还想着再睡一觉,但是理性却告诉她不可以在失态下去。


  “嗯?蒂亚你醒了吗,睡得好吗?”一直望着窗外王都夜景的莱斯槯尔感觉到了身旁的动静,回过头问道。


  她略带遗憾地从父亲的身侧坐了起来,捡起了刚刚落在地上的大衣——毫无疑问那也是父亲的衣服。


  “托父亲大人的福,睡得很好......”她正思忖着应不应该道歉的时候,窗外便响起了一阵悠扬的汽笛。


  那粗犷的汽笛风琴声,就像云雀掠过王都的上空,朝着更远的地方飞去。那是赫尔卡蒂非常熟悉的曲调,也是她经常练习的奏鸣曲。


  “是大礼拜堂的音乐钟楼。”看到赫尔卡蒂脸上的迷惑表情,莱斯槯尔解释道,“他们用了最新的蒸汽核心,据说可以演奏任何一首曲目。”


  车厢外薄雾朦胧,在两旁每一扇蚀刻着数百年光阴的立窗里都透露着温暖的属于人类的光芒。


  马车在蛛网般纵横交错的街道上疾驰而过,扬起一阵不存在的轻尘,还没等赫尔卡蒂仔细游览王都的景致,他们便已经到了这次短暂旅途的终点。


  莱斯槯尔率先下车,赫尔卡蒂轻扶着他的手,微提裙摆从车厢里弯腰走出。


  在街头拂过早春的晚风裹着不知名的花香飘散在朦胧的白雾中,距离“温暖”还有些差距的春寒让她的思绪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迎接他们的是一位脚步利落姿势端正的壮年绅士,他有着一头不带一丝杂色的金色头发,紧接着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个教养似乎很好的少年。


  赫尔卡蒂迅速地瞟了两眼就立刻调整好了姿态,将视线下移以隐藏住自己的表情,这确实是社交场合的淑女们面对被介绍的对象时的正确应对,只可惜她最钟爱的小折扇没有带来,缺少了“武器”加持让赫尔卡蒂觉得战斗力大大减弱了。


  父亲和对面的迎接者一番寒暄之后便将话题转向了她,海利瑟尔公爵弯下腰,轻吻着她的手背,胡须在薄薄的皮肤上轻轻扫过,稍微有点痒痒的感觉,


  “初次见面——不,应该说好久不见了,亲爱的蒂亚,你还是婴儿的时候,我们便早就见过面了,看来巨龙总算是转了性子,愿意让他最宝贵的明珠出来见见阳光了。”列昂纳多·凡·海利瑟尔公爵略带揶揄地看着赫尔卡蒂和莱斯槯尔调侃道。


  “久疏问候,利昂叔叔,明珠真因为神秘才会显得如此珍贵,不是吗?”


  打了招呼后,赫尔卡蒂总算可以抬眼看到海利瑟尔公爵的脸,那是非常柔和的笑容,比起父亲有些冷峻的气场,利昂叔叔显得更加温和可亲,真诚的笑意在如水般清澈透亮的眼眸中绽开。


  “说得不错——不过成长得这么可爱真是很令人惊讶呢,你就像你母亲一样,充满着非凡的魅力,不过眼睛的形状却很像父亲啊。”


  听到了这句把赫尔卡蒂同父亲联系起来的称赞,一直不动声色的莱斯槯尔忍不住轻咳了两声,赫尔卡蒂却忍不住轻微的嘴角上扬。


  真希望爱丽丝小姐和女仆们好好学学利昂叔叔的用词艺术,形容小女孩就不应该用庄严典雅这种佶屈聱牙的词啊,“可爱”——多么动听。


  “不过,一路坐这么久的马车还是第一次吧,看上去还有些疲劳的样子。”


  “没有的事。”赫尔卡蒂摇了摇头,“在车上已经休息过了,而且见识一下未知的风光是非常有趣的事,田野和稻草人,还有云雀飞过的森林,我是第一次看到大礼拜堂的钟楼呢,非常感兴趣......非常感谢您的招待。”


  赫尔卡蒂为一谈到今天的见闻就突然变得忘乎所以多话起来的自己感到有些惭愧,这样微妙的失礼在今天似乎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了。


  不过海利瑟尔公爵却没有多加在意,反而很高兴地向她解释着汽笛的工作原理,直到话题告一段落才微微向旁边退去。


  顿时,变成了赫尔卡蒂和那个黑发少年直接面对面的场合:“啊,真是失礼了,蒂亚你还没见过路西斯吧。”


  “我叫路西斯·凡·海利瑟尔,很高兴见到你。”黑发男孩上前一步,微笑着向赫尔卡蒂行礼问候道。


  赫尔卡蒂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匆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男孩,便垂下眼眸,他有着和利昂叔叔完全不同的黑色头发——大概是继承自母亲——但是眼睛的颜色却是和公爵一样的水色,是一个线条纤细的美少年。


  她微微颔首说道:“赫尔卡蒂·凡·德斯库拉,可能还要叨扰几日,还请多关照。”


  她并没有多交流,与利昂叔叔那诚挚的微笑不同,路西斯那张好看的笑脸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影。


  直觉告诉赫尔卡蒂,路西斯似乎并不像他表面这般稳重有礼。


  还没等她细想,便在佣人们的簇拥中走进了公馆。

1039 0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