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魔女的高塔(五)朋友

lich001
发表于 2020-04-03 09:23:58

  海利瑟尔家同德斯库拉家一样,是同属黄金贵族的高贵家系——虽说在多次或和平或血腥的政治改革之后,帝国早已不是皇室和贵族们一言而决的情形,但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大贵族,实际上还是拥有着难以想象的权势和超然的地位。


  利昂叔叔就担任着宰相的职务,和身为外事总管的父亲是相交多年的好友,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一层先入为主的印象,赫尔卡蒂从没有想过他会是如此平易近人的长辈。


  海利瑟尔公爵的府邸几乎可以被认为是一座小型的庄园——王都的人口越来越多,但是面积却并没有向外扩展,想要在王都修建园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只是比起密瑟谢尔庄园,这里却显得更加吵闹且富有活力。


  因为客人拜访而忙碌起来的公馆,洋溢着“人”的生活气息,这对于赫尔卡蒂而言依然是很新鲜的画面,她一边跟随在大人们的身后,装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应和着他们的交谈,一边不露声色的打量着四周。


  比起密瑟谢尔庄园那如城堡般巨大的主屋,这栋公馆要小得多,走廊两旁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幅画,虽然有的描绘着异国的风景,但更多的还是肖像画,就像她在密瑟谢尔庄园的空房间里看到的那样,男男女女穿着华丽且沉重的服装,都是用丝绸和天鹅绒做的,只是比之自家的那些,赫尔卡蒂明显感觉到这些肖像要明快鲜活不少。


  唯一的例外正站在她的身边,那个名为路西斯的少年。


  他的黑发和清澈的眼眸让人印象深刻,背部紧紧挺直,平稳地跟在大人的身后,大概是就算是小孩子也会被拎出来评价审视的生活练就的,态度温和有礼,即使现在他的脸上还没有脱去儿童的稚嫩,也依然值得被称赞一句“优秀的年轻人”。


  但是,赫尔卡蒂明显感觉到了这只是伪装色罢了——并不是发现了什么端倪,只是一种莫名奇妙的熟悉感与直觉。


  就像他隐藏在眉宇间的阴霾在他现在那符合社会期望的微笑中根本没有一丝踪迹一样。


  “啊,差点忘了。”利昂叔叔从工作商谈中回过神来,微微顿了顿脚步,“陪大人们聊天很无趣吧,路西斯,你带着蒂亚去玩吧。”


  ——真是温柔体贴的人。


  只是比起和路西斯待在一起,赫尔卡蒂更想听他们聊矮人来访的事。


  她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只是提起裙摆恭敬得行了个礼,便被路西斯的引着,同两位长辈分开了。


  窗外隐约可以看到皎洁的明月从薄云背后探出了头。


  赫尔卡蒂一向不喜欢多说话,出远门的兴奋劲经过一天马车旅行的消磨也几乎用尽了。


  而路西斯,从大人们转过一个转角再也看不见之后,他脸上的笑容就立刻收敛了起来,仿佛刚才那谦和的微笑只不过是一张戏曲面具,


  现在,面具被摘了下来。


  不知是不是赫尔卡蒂的错觉,压倒性的阴沉感几乎是从他体内溢出一般,在大理石的走廊上拖曳出长长的阴影。


  他也没和赫尔卡蒂搭话,倒不如这帮了她的大忙,赫尔卡蒂确实不知道要怎么同一个陌生的男孩交流。


  她自顾自地观摩着海利瑟尔家的内饰和墙上的油画。没有大人看着的时候,赫尔卡蒂确实觉得行动都要轻松许多。


  “你......是从乡下来的吗?”她听见有人在她的身旁低声问道。


  当然是路西斯——她扭过头,看向站在她身旁的黑发少年,他今天穿的是黑底绣着银线的居家服。由于他瞪着眼睛的关系,赫尔卡蒂不禁注意到他水色的眸子中,似乎氤氲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四周密密麻麻的纤长睫毛令他的眼睛看起来更大了。


  “当然。”她想了想回答道,“密瑟谢尔庄园周围都是农田,可以说是乡下吧。”


  似乎是被她的话语惊到了一样,路西斯呆愣住了。


  两人沉默地四目对视。


  他的眼睛确实很漂亮,赫尔卡蒂心想,他的那双大眼睛就像是两汪莹莹的池水,不经意间就闪出了光泽。


  半晌之后,还是赫尔卡蒂赢得了胜利,路西斯垂下眼眸的时候,她还感到一阵的遗憾。


  “是......是吗?真好啊,我从来没去过乡下。”


  “没事......”赫尔卡蒂微微一笑,“我也是第一次到城里来,这没想到这里有比风车还大的建筑呢。”


  路西斯抬眼看了一下对面的少女,在那毫无阴霾的高贵笑容中,他看不出任何隐藏的情绪。


  “你见过风车吗?”不过很快路西斯便被她提及的另外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我只在书里看到过,我听说王都的郊外就有很多风车。”


  这种屏息说话的气氛,配合着有着昏暗的灯火,让赫尔卡蒂有一种隐秘的刺激感,就像她曾经在密瑟谢尔庄园里寻找“宝藏”一样。


  “我......当然见过。”赫尔卡蒂眨了眨眼,她没有说谎——她在来的路上确实看到过风车,“但是和大礼拜堂的钟楼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吧?”


  他的眼神像是一下子亮了起来,月光般明亮柔和的光泽让赫尔卡蒂有些晃神。


  “你很喜欢大钟楼吗?”


  “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妙的东西......”他前后变化巨大的态度让赫尔卡蒂也措手不及,慢了半拍才回答上来。


  梦里见到的不算,她心中暗道。


  “那我明天就带你去大钟楼看看吧。”话一出口,路西斯突然面上一红,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期期艾艾地补充道,“有很多东西不到那里的话,根本看不到——”


  “那就有劳您了。”赫尔卡蒂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提起裙摆向他屈膝行礼,微微颔首道谢。


  “不过......”旋即她又想到了什么,再次开口道,“路西斯大人是可以随意外出的吗?”


  “......他们不敢管我,每个人都必须让我高兴,这个地方总有一天属于我,所以他们都怕我。”短暂的片刻沉默后他仿佛又戴上一张陶瓷面具,神情变得既高傲又冷漠,至于面具下究竟是怎样的,赫尔卡蒂也并不知晓。


  她没有回话,只是微笑着点头回应。


  视线就在这一瞬间微微变暗,赫尔卡蒂偏过头——那道洁白的月光再一次被云层遮挡,仅仅在积云的边缘勾勒出发光的轮廓。


  共同的约定能拉近彼此的关系,在约定了明天一起去大钟楼之后,赫尔卡蒂明显感觉到路西斯的态度热切了起来。


  两人渐渐地从各自的见闻转向最近读过的感兴趣的书籍和骑马的身手的话题上去——虽然涉猎的领域不同,但是对书籍的爱好是相同的,两人聊的非常愉快。


  令赫尔卡蒂感到惊讶的是,虽然路西斯看上去有些纤细单薄,却意外地擅长骑马,于是话题很快又跑到了马匹和马术技巧上了。


  虽然两人都没有察觉,但他们的情绪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些高涨了。


  对于赫尔卡蒂而言,这恐怕是第一次和同龄的孩子一起交谈玩耍——庄园里没有可以自由出入的孩子,那些帮佣偶尔会把年长的孩子带来帮忙,但无一例外都被告诫“不可以冒犯大小姐”,而路西斯的境遇也相差无几。


  常年过着被佣人和家庭教师之类的大人包围的生活,遇到可以没有隔阂地说话的对象恐怕还是第一次。


  等到有女仆过来通知晚餐已经准备好了的时候,两人已经变成了互相称呼姓名的朋友了。


  晚餐是南巴斯廷风味——位于帝国南方海岸的海港城市最擅长的便是各种鱼类的烹饪,特别腌制过的熏鱼在温暖的灯火下折射出了蜂蜜般的色泽,薄如蝉翼的鱼脍几乎能透出光,而那细致的纹理却没有丝毫的损伤。


  不过对于赫尔卡蒂而言,最美味的并不是丰盛的晚餐——灯火通明的宴会上,充盈着欢声笑语,觥筹交错之间,隐约可以嗅到沸腾的香气,对于她而言,这原本只是在书中读到过的场景便是最好的佐料。


  “蒂雅对于南方的食材还吃得惯吗?”坐在桌首的利昂从和莱斯槯尔的谈话中转过头,有些关切地望着赫尔卡蒂问道。


  ——果然比起父亲,还是利昂叔叔更适合当外务大臣。


  赫尔卡蒂脑海中一时间闪过了这样的想法,随即便微笑着回答道:“尝惯了大地的风味,突然尝到了海洋的风味,着实让人耳目一新。”


  “你能喜欢就好,在我的故乡,这些都算是很常见的菜肴,到了帝都反而见得少了。”


  听着他的话赫尔卡蒂才想了起来,以前在介绍贵族家系的书中曾经看到过,海利瑟尔家族是靠港口贸易发展壮大的——看来就是南巴斯廷港了。


  “我记得多雷亚奇卿已经向陛下提出增加轨道建设的议案了,如果通过的话以后不要说海边,就连北方边境领的走地鲸都能在帝都看见。”


  赫尔卡蒂听见父亲在一旁补充着说道,她知道走地鲸,那是北方边境领的特产,体型巨大,而且被杀死以后很快就会腐烂掉——竟然要把轨道线修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吗?


  “我承认多雷亚奇卿是个有能力且有想法的年轻人,但他也有着年轻人的通病......”利昂有些无奈地把银制餐刀放回盘子里,动作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今天议会里都闹翻了,我们确实没有那么多铁矿来支持这么大的计划,不仅是多雷亚奇卿,就连克雷默索恩卿都被骂得狗血淋头——幸好你今天不在,否则议会派那群疯狗一定会来攻讦你。”


  “一群乌合之众罢了。”虽然父亲说话的语气很随意,但不知为何,赫尔卡蒂却能从中听到一股冷意,“想要对付他们的办法有的是,但眼下就有一个最好的。”


  利昂眨了眨眼睛,立刻就反应过来了:“矮人们确实有足够的矿产,看来多雷亚奇卿这次要欠你人情了。”


  “举手之劳而已。”莱斯槯尔毫不在意地摆摆手,“能不能解决问题,还得看矮人那边的情况......我们和他们可是有好几百年不曾联系过了。”


  “话虽这么说,既然愿意交流,那就代表着有合作的基础吧......”


  大人们的话题渐渐地转移到了宫廷政务的内容上去了,那些复杂的情况听得赫尔卡蒂悄悄有些头晕,她微微偏过头,不再看已经陷入工作中的两位大人。


  只是她刚刚转过视线,却与路西斯那双水色的眼睛撞了个正着。


  四目交接,赫尔卡蒂几乎能看到倒映在那一汪深潭中的自己的身影。


  但很快,随着一阵涟漪扬起,她很快就无法找到自己的影子了。


  路西斯不露声色的伸出右手,用食指指节在桌子上轻碰了两下——赫尔卡蒂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那是很著名的骑士小说《金雀花与红玫瑰》中,男女主角私奔之前男主角与女主角约定的暗号,意味着“牢不可破的誓言”。


  之前在聊图书的时候,他就一直很推崇这段剧情,认为这是所有私奔的情节中最为合理的一个。


  他大概很喜欢那种互相传递秘密的感觉。


  如果配合他的话,赫尔卡蒂应该将手上的折扇微微打开再合上,重复两次——代表着“至死不渝的追随”。


  但是赫尔卡蒂没有带折扇,而且顺着他的意思配合下去也太蠢了。


  因此她毫不犹豫的收回了视线,任凭路西斯拼命瞪着她也不为所动。


  大概是因为并非互相对视的缘故,一直到晚餐结束,赫尔卡蒂自然能感受到路西斯那锲而不舍又隐晦的目光。这让她对这个男孩的毅力又有了新的认识,稍稍有点改观了。


  考虑到莱斯槯尔和赫尔卡蒂已经在马车上奔波了一天,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有些疲惫,利昂叔叔没有安排任何活动了,用过晚餐之后,赫尔卡蒂便被一名女佣引导着,带到了自己的客房里。


  她听利昂叔叔说,父亲因为经常在这里借宿的关系,已经有一间房间是专门留给他的了——这都是在他继承爵位前就发生的事情了。


  虽说是客房,但也和正常的起居室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比赫尔卡蒂在密瑟谢尔庄园的那间儿童起居室要大了一些,再加上莱莎和邦妮早就先一步过来把日常用品都按照她的习惯整理好了,一切都仿佛还在密瑟谢尔庄园一样——


  除了没有壁炉那温暖的火光。


  从进入公馆的时候赫尔卡蒂就注意到了,和密瑟谢尔庄园那座巨大的城堡不一样,海利瑟尔家的公馆似乎没有壁炉——无论是门厅还是宴会厅,甚至连起居室都没有一点火光,取而代之的,则是随处可见的,雕刻着狮首装饰的铜管,赫尔卡蒂的起居室里也不例外。


  邦妮从赫尔卡蒂身后替她解下披在肩上的坎肩,发现自己的小主人坐在软垫上,正盯着那高昂的狮首若有所思,便一边捧起赫尔卡蒂经过一天舟车劳顿,已经有些散乱的长发,一边解释道:“大小姐,我听海利瑟尔家的佣人说,这是叫暖气,听说是教团新设计的炼金术产品,不需要木柴就能让整个公馆暖和起来,炼金术还真是神奇啊。”


  她粉红色的眼眸中闪烁着新奇与兴奋的光芒,赫尔卡蒂很能理解她的心情——邦妮与莱莎都和她一样,都是在密瑟谢尔庄园那石铸的古堡中出生,长大,透过那狭小的缝隙仰望蔚蓝的天空,这次从庄园里出来之后,就连一向沉稳的莱莎脚步都不自觉的有些雀跃了起来,只不过没有邦妮这样欢快跳脱罢了。


  不过......炼金术——又一次听到了这个词,在密瑟谢尔庄园过着那古朴的田园生活的时候她并没有怎么注意过,现在看来好像已经是深入到整个帝国的每一个角落的概念了。


  赫尔卡蒂垂下眼帘,不再看那只作怒吼状的雄狮,她又想起了那个梦:炼金术的恶魔......究竟是做出了什么可怕的事,才会被冠上如此危险的称号,最后落得一个跳进炼金炉的下场呢?


  ——想不起来,这几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梦境本身也非常容易被遗忘,如今她只是模模糊糊还能记得一些零碎的片段而已......不过那也和她没什么关系呢,她已经下定决心了,将来当一名历史学者也好或者是想父亲那样成为一名厉害的外交官也好,总之绝不会和炼金术沾上一点关系。


  感觉到身后邦妮梳头发的动作告一段落了,她微微摇晃了一下脑袋,试图把那些并不愉快的回忆赶出去。


  “大小姐今天过的开心吗?”莱莎适时地端过来一杯红茶,把话题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看到了以前没有见过的风景,尝到了以前没有尝过的菜品,利昂叔叔也很亲切......总体来说应该是很开心吧?”


  如果没有路西斯那扰人清净的视线就更好了。


  “啊......”想到这里赫尔卡蒂突然想起明天和路西斯约好了去看大钟楼的事。


  虽然只是顺着气氛应承了下来,但既然做就要做到最好——此乃德斯库拉家的家训。


  “莱莎,替我挑选一套明天出行用的衣服吧,和路西斯大人约定了明天会一同去游览大钟楼.......有什么问题吗?”


  她的话音刚落,就看到莱莎和邦妮露出了欲言又止的微妙表情。


  “大小姐.......”最终还是邦妮有些为难地开口说道,“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但是路西斯少爷的风评似乎并不怎么好——似乎是非常骄横的性格。”莱莎在一旁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是吗......”赫尔卡蒂端起茶杯——那是她特意从庄园带来的,最喜欢的一套茶具,白底金边的茶杯上,绘着烫金的画眉鸟的花纹——轻轻嗅了嗅杯子里红茶的香气。


  是巴兰诺尔产的蔷薇果,那馥郁又活泼的香气让她忍不住嘴角微扬。


  “在很久以前,人们一度认为番茄的果实是有毒的,直到有一位冒险家亲自尝过之后,才发现原来番茄也是可以食用的。”她轻啜了一口红茶,抬头看着自己的两位女仆,“所以比起传言,我更相信自己的亲身经历,那孩子虽说有些傻里傻气,但远远算不上骄横。”


  “我明白了。”莱莎微微颔首,很快便转身和邦妮一起去帮赫尔卡蒂准备明天出行的服饰,而赫尔卡蒂则兀自走到窗边,隔着彩绘的玻璃望向被夜色沁染的天空。


  和密瑟谢尔庄园很不一样,帝都的仿佛从来没有夜晚,即使已是深夜,赫尔卡蒂依然能看到远处天空被闪耀的灯火点燃成一片白昼,林立的钟楼与高塔的剪影被无限拉长到夸张的地步,而晚风又从它们之间穿过,即使是在房间里也能听到它呜咽的呼啸声。


  “听着就像是个在田野上迷路的人,哭着转悠一样。”她自言自语着,然后突然转过头——


  那不是风的呼哨,风的声音可不是这样——那就是什么人的哭声。


  那遥远而低微的声音从走廊里传了进来,即使如此赫尔卡蒂也能听出那哭声里的焦躁和愤怒。


  真的有什么人......正在这个公馆的深处哭泣。


  


  


  


  


  


  


  


  


  


  


  

743 0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