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渡鸦乡

云梓君
发表于 2020-07-30 17:06:47

        真正应该被挂在餐厅中的画。——《闪族人街评论》

 

鲁莽而独具特色的摔门声,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先是粗暴的提起那扇合页走形的门,接着“咔——”,再者“吱呀——”,慢慢挪动弗舍尔圆滚紧绷的身躯发出的“咯吱——咯吱——”,最后是撼动整栋楼的“砰——”!哈啊,艺术经纪人弗舍尔驾到,房东太太梅尔贝尔发出公鸡般的尖声咒骂热烈欢迎来人,猫咪可可也热情洋溢。克雷辛皱了下眉头,继续洗刷画笔。

弗舍尔身着十年前他最体面的衣服,浑身汗淋淋的,两边腋下都浸出半圆形的痕迹。他扔下帽子,强忍着倦意摆弄茶具,最后几乎以跳跃的方式扎进克雷辛的矮脚布面沙发。克雷辛撇头看着他,盯着圆滚滚的肚皮上垂死挣扎的最后一枚系上的外衣纽扣。

何时它也会承受不住这半边衣襟和那半边就此分道扬镳

“全是坏消息,老弟,我怕你知道了后会心脏病突发。”

“很多人骂我?”

弗舍尔摊开他夹在腋下吸了太多汗而软趴趴的报纸,翻到文艺评论版面,并没有给克雷辛看一眼的意思。“有点想象力吧,比你说的情况糟的多。”

“愿闻其详。”

克雷辛放下手上的东西转过身正对着弗舍尔看着对方以一种喜剧演员般的姿态朗读最新一期的评论。弗舍尔以男高音起调。

真正应该被挂在餐厅中的画。

“没了?”

“没了,你还指望些什么呢?”弗舍尔重新将报纸叠好,“是闪族人街的老头写的,他的墨水可比金子贵,十二个字,这句评价算长的了。”

克雷辛顿时觉得无趣又转回身子继续处理颜料和画笔。他记得闪族人街的老头,想要在这个圈子里混,谁不记得他?高高瘦瘦,头发花白,打扮的像个神父,一副该去看看心理医生的偏执狂模样,但写出来的评价却决定了多少艺术家的一生。克雷辛想着自己交出的作品,精雕细琢的花和果,扎实的学院派静物画,他还是很满意的。

弗舍尔在沙发上申了个懒腰,终结了最后一枚纽扣的使命,然后走到克雷辛的画板。那里是他今天才完成的最新作品——一株丝兰。“你觉得怎么样?”克雷辛向弗舍尔展示着作品。

经纪人围着画板转了两圈,期间不时停下来用手掌揩汗。最后他什么也不说,只是把报纸郑重地放在克雷辛手里。

“你没有明白问题的重要性。”弗舍尔说。

克雷辛听不懂只能傻笑,“什么重要性?”

“你!你刚才难道没有听我念的评价吗?那是很好的评价吗?难道不清楚那老头的一句话意味着什么吗?他在冷落你,你怎么就没有危机感呢?”

“你不是说对他而言已经很长了吗?”

“是的!但是其他人呢?其他人再也不会写出比十二个字更多的评价了,然后你就会被淡忘,你明白了吗?那老头不喜欢你的这些花啊草啊水果啊,他不喜欢你了!你必须做出改变!别总是那些一成不变的静物画,已经完全过时了。”

报纸再度被摊开仍然是刚才那一版。弗舍尔用手指点着那些看起来长了不少的评价,高声读出来,“漂亮的颜色,多克龙的作品,有花也有人;看这个,这才是艺术,惊心动魄,历史题材,明白吗?还有马利克夫人的作品,真正的优雅,我看了那幅画,上面画了两个女人。”

克雷辛也不甘示弱一把夺过报纸。“这个,令我们感到愉悦,加莱纳的河道与水草,那天我和他一起去采的景。谁说静物画就不行了?”

“你又不是加莱纳。”

他们两人瞪视着对方,谁也不肯先松气。楼下传来猫咪的叫声和自行车的响铃,克雷辛和弗舍尔一坐一站,身旁是画家的画和评论家的评论。最后两个人又以共事多年的默契同时转身,一个人继续去洗画笔,另一个人跑去喝茶。

“你必须改变,别再画那些花花草草。这铃铛花画的很好,很好,很优雅,气味很正。但是那个老头不喜欢。你不年轻了,不是耍硬骨头的年纪了。你必须改变。不是花草,要有气势!我都帮你探听好了,风景画,家乡题材,而且还得有人像,那老头最近对这套东西无从抵抗。赶在下次在沙龙,画出,一副风景画,以家乡为背景,你就红了。”

“我讨厌我的家乡,那里全是渡鸦。”

“啊呀呀,渡鸦啊,”弗舍尔拍手叫好,“多么具有哥特色彩啊!再找一个最白的女模特,你就等着成为大明星吧。”

克雷辛扔下笔焦虑地走到窗前隔着铁栏杆外面像是另一个世界充满暖色调的光源但家乡这两个字却凭空在画面中填上了一笔黑绿

“我讨厌我的家乡。”

“但别讨厌自己的胃嘛,你想饿肚子吗?你想住在比这里,”弗舍尔跺了跺脚,房间的地板发出连锁的呻吟,“还要更差劲的地方吗?你得改变。”

克雷辛不说话

弗舍尔拾起自己的帽子,扣在头上,又用那种粗暴的方式打开房门。他费劲地挤过大门,还不忘告诉克雷辛,明天他就会去找合适的女模特。

“等一等!”

只有弗舍尔的脑袋伸回房间

“那不是铃铛花,是丝兰。”

回答克雷辛的是重重的摔门声楼下的猫又开始叫起来了

 

 

露露的的确确白得吓人听说她为了这身皮肤一直在服用砷

半透明似的肌肤毫无表情的面孔这一切迫使着克雷辛去回忆家乡那个逃离了就没打算再回去的地方

那是一个……灰暗的地方有很多渡鸦爪子紧紧抓着干枯的树枝叫声粗粝

像是被探照灯打的明亮的夜晚从不见月亮或是太阳山崖上的草地和沼泽绿色和黑色一点一星,粗陋木栏杆标识的土路,在那尽头有座小小的孤独的房屋唯有枯树和渡鸦与之作伴

那就是克雷辛的家乡

如果现在就停止回忆罪孽将不那么深重

他调着颜料的手不自觉地停下了。事实上若是想要描绘他的家乡,那么温暖的颜色都难以被表达出来而记忆中最深的就是腐烂般的绿还有一点异样的白几近透明的肿胀的白露露不耐烦的打起哈欠

“我该做点什么呢?”

“你——

克雷辛打量着露露精心保持的消瘦身材半透明的白皮肤他迟疑了一会要求露露赤裸的坐在沙发上

露露一直嚼果味口香糖,下颌动个不停,“你的老家有很多裸女吗?”

“只有一个,但我想画。”

克雷辛先打了几副素描但感觉都不太对一副都没留。他又让露露换了好几个姿势,最后叫她背对着自己趴伏在沙发上面。那个姿势渐渐和记忆中的异样的蜡质感的白重合了,克雷辛几乎灵魂出窍,搜刮着脑海中残存的印象。

他跑上去搬弄露露的手臂和腿极力把她复原成那副模样手臂垫在身体下面两条腿像是打结的绳子一样交叠头得向后仰

“要我说,这姿势可真不怎么舒服。听说你在为闪族人街的老头作画?我喜欢他的评价,十分有格调。”

克雷辛不理会露露的话。他按着女模特的四肢,如此消瘦,以至于他在脑海里构想了一幅画面:苍白脆弱的皮肤包裹着骨头……露露的身影不再和记忆重合了。

“你得增增肥。”

“什么?”

“没什么,没,”克雷辛把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去,“你今天可以回去了,明天还是这个时间来吧。”

露露慢吞吞地爬来了似乎四肢都僵硬了所有褪下的衣物里她最先拿起长筒袜接着再穿内衣克雷辛一直观察着她试图捕捉那记忆中的白

“你可真是个怪人。明天见。”

她扔了两颗口香糖到嘴里重重的摔上门

 

 

浴缸绿藻。一切准备就绪。

“你让我躺在一缸发绿的水里面?”露露最先穿上长筒袜,也最先脱下它。她把它们东一只西一只的甩在地上、椅背上,胸罩则落在手提包旁边,连衣裙堆在鞋子上面。

“露露是个好女孩。”

“甜言蜜语。”

她冲克雷辛抛了一个飞吻抬起看得见青色血管的腿脚尖绷直缓缓迈入池中小小的绿藻被露露的动作牵连上下左右浮动克雷辛准备好素描本笔尖对准纸面

因为水的缘故露露不能再趴着了她像是沐浴一样仰躺着双手搭在浴缸边时不时敲敲这里那里的她开始和克雷辛闲聊这本不应该是她的工作

“弗舍尔先生跟我说你要画一幅有关你老家的风景画。”

“没错。”

“哦吼,没想你的你老家都是这些,浴缸,裸女,还有,”露露捞起一捧绿藻,“小小水生绿色植物?”

克雷辛以那种画家在画素描时看人的方式看了一眼露露。他笔下的画,和他的记忆越走越远,应该还有其他东西。“还有渡鸦。”

,黑衣嘎嘎先生。我喜欢。”

“你别动。”

克雷辛听从着脑海中渡鸦的叫唤朝露露走去总是有渡鸦就在门口的树上看着一切的发生不时叫唤他把露露往水面上拉直到腰部露出水面那苍白的皮肤绿色的水面屋中的暗影像是记忆中异样肿胀的白他把露露的双手拧到背后然后强迫露露转身她往水里按下去

浮动的绿藻含糊的喊叫逐渐肮脏的身体

在那条路旁暗绿色之中隐藏着深邃的陷阱,但偶尔也会吐出别人想要埋葬的秘密。绿色和黑色中的一抹白。只有渡鸦看见了。那就是他的家乡,一种模糊不清的印象,一种痛苦又甜蜜的回忆。想要摆脱的那份罪恶的快乐。绿色,黑色,白色,渡鸦的叫声。克雷辛渐渐出神。

但叫声变了,那并非渡鸦的声音,而是出自一个溺水的女人。

克雷辛松手了。

露露从克雷辛手中挣脱狼狈地爬出浴缸,挥手扇了克雷辛一耳光然后连身体都来不及擦拭就开始穿衣服她只给克雷辛留下了长筒袜和一句咒骂

摔门的声音比什么时候的要响在克雷辛听来却是救赎的声音。那巨大的渡鸦虚影蹲伏在露露肩头,随着女模特的离去而远去了。

别再回忆家乡,哪怕除此一无所有。

 

 

若是去除心中的欲望,克雷辛确实一无所有,已经如同一具僵尸。对家乡的回忆,以及终日不止的渡鸦啼鸣几乎令他发狂。

他目光涣散的注视着露露,那苍白的皮肤,在胸前交叉的手臂瘦骨嶙峋。克雷辛蠕动干燥的嘴唇,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露露则不同。她有她的小短裙、全新的长筒袜,当然,还有她引以为傲的常人难懂的美貌。她嚼着不同口味的口香糖,抬高一边肩膀,满脸嘲讽的神情,眼神却局促不安,“怎么?就因为昨天我走的时候没说再见,还扇了你一巴掌,你就以为今天见不到我了?”

克雷辛只听见渡鸦的叫唤。

“那浴缸呢?还有小水草?你准备画其他东西了吗?”露露的嘴一张一合,但是心却在说另外一番话。准备好了吗?为博得闪族人街的老头的十二个字而尽情回忆。

渡鸦也在她的脑海里盘旋。

她是否也听到了渡鸦的啼声?

克雷辛回忆着那抹白,有人将它弃置在那里。在他归家的必经之路上,在没有人的荒野中,在渡鸦的视线里。赤裸苍白的身体,沾满绿色的污迹。最好的色彩家。那肇事者心中也如同他此刻这般充斥欲望。画家起身,朝模特儿走去。

他们两人站在房间中央,窗外是温暖的阳光和一切灿烂的事物。克雷辛伸手,带着庄重的仪式感替露露脱去衣物,直至赤裸。他们面对着面,在对方眼中看着自己的倒影,以及本不该被暴露的欲望。

“你想明白了吗?”

“安静,感受我的美。”

他低头将脸贴在露露的脸上。这不是他第一次触碰露露,但每一次的体会都那么独特。肌肤,紧致而顺滑,带着人类恒定的温度。不是肌肤像丝绸,而是丝绸像肌肤。美好的东西都有共性,丝绸、鲜花、香水或者是首饰,它们都在某一方面和女性相像,或是和女人紧密无间。

克雷辛轻柔的牵起露露的手,他在那骨节凸出的纤细手指上看到了另一种美。独属于他自己,不再全部奉献于回忆。他们来到浴室,昨日的浴缸空空荡荡,上面还残留着未能清洗干净的水藻。

露露自觉躺进浴缸。克雷辛为她打开水龙头。

“你能做到昨天做不到的事情吗?”

“大画家,陛下,遵命,露露能做到一切事情。”女模特吃吃的笑起来。她的头向后仰,眼睛似乎在看地板,苍白的颈上带有花纹般的青色血管。克雷辛还发现她的眼白上有些黑斑,像是更微小的瞳孔在盯着他。“艺术!一切艺术都是伟大的!”露露抬起一只手,直指天花板,“要说为什么而爱,我说是艺术;要说为什么而活,当然还是艺术!我难道不像高特鲁夫人吗?我是所有画家的模特,他们的签名,他们的色彩,他们的格调。这是我写的诗,怎么样?”

“精彩绝伦。”

水已经足够满了,克雷辛往里面加了水藻。绿色,黑色,白色,将会相融。露露朝他伸出双臂,表情冰冷,声音甜美,“吻我一下吧,大画家。我将成为你的高特鲁!”

克雷辛由着那手臂环住自己,品味着冰冷的吻。他转身去检查房门是否上好了锁,两道弹子锁,一道挂锁,一道钦压插芯门锁,万无一失。画家回到客厅,舒展身体,然后拿着画具走进浴室。

在那里,那狭小的空间中,苍白的被池水玷污的缪斯正在等他,口中还散发着口香糖的气味。欢愉是如此强烈的到来,像沼泽一样淹没克雷辛,而渡鸦也在等待着今日的晚餐。

克雷辛的房间也没再传出摔上大门的响声。

 

 

一幅画被完成

一个画家走到了尽头

谁是对的谁又是错的呢

克雷辛痛苦的想,同时也说了出来,“你毁了我。”

“别这样嘛,老弟,听听这次的评价,”弗舍尔摊开报纸,“你这里有点难闻啊!好啦,听着,闪族人街的老头的评价,啊哈,绝妙的素描,令人神魂颠倒的用色,完美的构图,密布沼泽的空旷林地,羽毛大胆的使用了红色和蓝色的渡鸦,昏暗不清之中的白色女人给了这幅画一种生命张力 ,她似乎是在陷入地下?这里的暧昧处理更合我意。克雷辛先生完全突破了以往的牢笼,展现出了一种阴郁而又饱含欲望的强大,我不得不为之折服我说了你会成功的!”

“他看出那是个女人啦?”

“啥?哦,白色点吗?是的,老头是这么写的,他比较有想象力嘛。”

克雷辛左手紧紧握住右手右手的指甲又嵌入左手手背他的手上都是绿色的痕迹。“他是个有才气的。”

“谁说不是呢。”

“但是你毁了我,你不该逼我去回忆家乡的。一切都结束了。这是我的绝笔之作。”

弗舍尔满脸的不解他把报纸凑到克雷辛眼皮底下让他再看一看老头的评价

“你现在可是大明星啊,圈子里的头号宠儿。你马上就要有大把大把的收入和名声,去换个住处吧,买些颜料和新衣服,吃顿好的,你就会再进行创作了。啊呀,这里可真是臭啊,是那只猫到处乱搞了吗?”

艺术经纪人挥动着短小的手臂试图驱散弥漫全屋的臭气然而这是徒劳的那臭气就像罪孽一样已经在这里扎根,扎根在苍白沉默的躯体上,比弗舍尔更像一位客人比克雷辛更像一位主人

克雷辛满含泪水,他把报纸翻到了另一页,角落里有一则寻人启事:美貌的女模特露露已经消失很久了。

不知道这次绿色和黑色能否吞噬白色。不知道彻底的覆灭,亦或是一次又一次的逃脱,究竟哪个才算是真正的解脱。不知道克雷辛是否会洗去手上的绿色污迹,也不知道他是否还会为闪族人街的老头再一次回忆自己的家乡。

一只渡鸦落在克雷辛的窗边嗓音粗粝的叫唤

125 5

上一篇:龙眠纪
评论 (5)
  • 言字旁

    言字旁 2020-07-31 23:33:02 1#

    非常顺畅的行文。故事在结构方面不是特别古典,虚实手段用得很棒。某些部分直接用颜色做形容词的手法深得人心。整篇故事直到最后都留下一些东西没有表露,感觉蛮有韵味。

    云梓君 作者 08-02 16:10

    写之前在看《黄衣王》,就想着尝试类似风格的故事~

  • 狂战士圆香

    狂战士圆香 2020-07-31 23:04:57 2#

    读完全文,不得不被温润而又刺骨的文笔所打动。阅读此文,如同在热水浴中割脉一样,绝望的舒适。读完之后,滚石乐队的《paint it black》在我脑中回响。

    云梓君 作者 08-02 16:09

    去听了paint it black,确实很有感觉,感谢安利(๑˃̵ᴗ˂̵)?

  • 云梓君

    云梓君 作者 2020-07-30 17:08:22 3#

    为什么我的字体这么绝望啊……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