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小组 投票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点评 相册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龙眠纪

器宇
发表于 2020-07-29 22:11:02

龙形初窥

何为巨龙

巨龙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智慧生物,前肢与身体侧面之间坚韧的皮膜构成了它们的双翼,前爪是两根细长的钩爪,其余三根指骨演化成了膜翼的骨架。后爪三爪向前,一爪向后,腿内侧有一根粗大的重爪则是它们的拇指。

巨龙不分性别,所有巨龙起初都只有雄性的性征,然而当一位成年巨龙在族群中取得了足够地位,他将有机会蜕变,成为龙王。龙王具有完整的生育能力,可以选择祂的配偶,也可以和另一位龙王媾和,通常两位龙王媾和会各自产下对方的子嗣。

龙卵孵化需要经历较长的时间,18-36月不等,而在孵化末期,卵中的雏龙已经有感知外界的能力,具体的破壳时间似乎由它们自己决定。初生的幼龙很快会迎来第一次蜕皮,长出坚硬的鳞甲以取代柔软的细鳞,这个时候他们是一龄龙。如果条件合适,最初几次蜕皮会十分频繁,下一次蜕皮在30天后,伴随着体魄和智识的快速成长,蜕皮周期会越变越长,同时每次蜕皮其他巨龙会认为他们年龄增长了一岁。尽管对季节与星象周期有着非常准确的认识,但是巨龙并不以年而是以蜕皮次数来计算岁数。当第24次蜕皮(通常为出生后第八年),也就是巨龙24岁时,他会被认为是一位成年的巨龙,此后蜕皮周期约为204天。

在漫长的历史中巨龙没有被记录到寿终正寝的寿命,记载中最年长的龙王托尔坎有3000多岁,然而从表现上看祂仍处于壮年未见衰老,直到祂突然陨落于托尔特克雨林,其骨殖始终未被找到。


智性

强大生物意味着卓越的体能和敏锐的知觉,从而进行更持久、深邃的思考。龙类的智慧正基于此。他们利用各种感官,从多种层面认知事物,并抽象出概念,最后用精简的符号表达。巨龙在交流时运用了共振的技巧,复合的音符直达同类颅骨,同伴就能见其所见,思其所思。巨龙的听觉对频率与声纹十分敏锐,使得他们能从声音中识别出更多信息。在没有生存的压力之后,巨龙就开始思考事物的内在。

在巨龙眼中,简单的物质组成浩繁的事物,结构越来越复杂,其中却蕴含秩序。完整的结构逐渐自行发展,出现了生命,生命开始反过来意识到这个过程,即为智性。而巨龙发现智性可以构建事物,他们开始理解自己何以能够呼唤疾风以飞翔,咆哮中迸发龙炎,这些本来只是龙类的本能,而他们却探索出原理,并推广到更多事物上。

龙认为事物具有形式与本质,本质是事物存在的基础,最纯粹的本质正是事物所占据的时空,形式则是事物表现出各种性质的原因,让事物遵循规律,发展有序。这种认识和龙类的视觉特性有关,他们对色彩异常敏感,同时可以看到数种不同的光谱,并通过虹膜舒张和瞳孔缩放来调整所视光谱。因而气体的流动,温度的变化,他们都可以直接目视,从而发现事物之间的普遍联系。


五七律

巨龙使用一种十二进制为基础的数学,起源自他们很早就开始使用12为分母的分数。得益于他们的爪趾之间正好呈30度,巨龙可以轻易地将一个圆12等分。

于是巨龙发现一对诡异的数字,5和7,这两个数字合为12,12却无法被它们整除,进而他们认识到了有一些特殊的数,只能被1和自身整除。契合却无法被进一步分割,这让巨龙深信5和7是一对有魅力的数字。五七律巨龙构成了巨龙对世界的基本观点,他们相信事物最好的切分方案不是等分,而是5:7,这样有利于稳定,比如龙王会在两只巨龙分配猎物时给强者五份而弱者七份以制衡,而获得较少的那位则将龙王的认可视为一种荣誉。

而在出现了同卵双生的情况时,他们相信孪生的幼龙必然不能同样强大,强大的一方必须吞噬掉自己的同胞兄弟才能变得完整。他们将在一方达到12龄时进行一场决斗,如果两条幼龙在决斗时无法分出胜负,将被认为是不祥的,成年巨龙就需要介入将他们双双杀死。

然而这样的五七律也有例外,被放逐的龙王苏穆卢尔和苏摩尔就是已知的幸存双生子。这对兄弟成长速度远超一般巨龙,很快就拥有了接近成年巨龙的体力,也始终没有领先对方。正如大部分巨龙所忧虑的,他们未能在12龄的决斗上分出胜负,蒙羞的庶亲想要杀死已经两败俱伤的双生子,以挽回尊严并换取龙王的原谅。然而虚弱的兄弟合力杀死了自己的庶亲,当场吞噬了庶亲的血肉。龙王认可了这一结果,准许双生子离开,也永远被族群放逐。于是双生子开始了漫长的相互猎杀,甚至在没有任何族群接纳的情况下,完成了各自的蜕变。双生龙王最后一次目击记录分别位于大陆的两端,而后双双销声匿迹。


月下龙影

巨龙崇拜月亮。他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月亮带来的巨大潮汐力,却永远飞不到那里。尽管龙类很快就归纳出了月亮盈亏的规律,也认识到月亮不过是太阳光的一个反射面。但是这个巨大的球体依然困惑着他们。在足够高的空中,空气变得稀薄,空间也失去温度,一切龙类熟悉的规则都不适用,龙类勉强穿过充斥着流火与弧光的电离层,还没有克服知觉紊乱的眩晕感,就因为引力而坠回大气中。

一个争论出现在了各个族群之中,飞向月亮到底是否被禁止。这个巨大的星穹体始终以同一面朝向大地。一些巨龙相信这和潮汐现象有关,可以得到力学上的解释,另一些则相信这和电离层的存在一样出于设计,安排这一切的伟大存在禁止龙类在此时离开大地。

虽然对月亮有着不同的认识,但是巨龙拜月的仪式相对统一,潮汐与龙吟,是这些仪式的核心。依据风与海洋的潮汐规律进行仪式是宏远教派的仪轨,这些巨龙会有周期性的环球迁徙,以追逐风与洋流的动向,“狂吼的龙是智者理想的内在”。而依据山和湖泊的潮汐规律进行仪式的是致微教派,他们持续关注山脉与大陆的异动,发起名为群山回响的祭典,在山河的震动中,用龙吟去共鸣,“伫立的龙是智者理想的外在”。两种教派并无冲突,除了主持的龙王与司祭,大部分巨龙可以自愿参加这些仪式。


龙翼的阴影下

统治人类

巨龙使用低沉的龙吟进行交流,连绵的音符引起颅腔的共鸣,从而传达复杂的信息。很快巨龙发现自己语言不止能用于同类的沟通,还会刺激其他生物,让它们四散而逃或者呆立原地,从而大大提高了围猎效率。然而平原上很快出现了另一支竞争者,直立的人类也有它们的狩猎方式。

起初龙类只是简单地将这些原始人列入食谱,然而人类扩散之迅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开始仔细观察这些生物,并发现了人类眼中的世界与他们不同。人类的语言只停留于基础的音节,而不能精确分辨音调与音色,这意味着它们的语言是一维的,这使它们用另一种方式来完善表意——句式,这对巨龙而言同样是可取的。

人类的肉体同样孱弱,甚至依赖木棍与石块来战斗,尽管它们依然对成年巨龙毫无威胁,但是巨龙从中习得了工具的概念。巨龙决定将人类变为自己的工具。

人类有定居的习惯,这为巨龙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他们为人类划分族群,驱它们到适宜的环境,就可以等待它们自己搭建族群。然后就是控制环境中的其他生物,人类的繁衍太快了,所以一方面要确保每个族群的人类都有充足的食物,另一方面,不能让它们过快将猎物捕杀殆尽。

意料之外的是,在收缴猎物方面,巨龙居然毫不费力,在人类发现巨龙对它们没有危险时,它们就将巨龙选做了崇拜的对象。巨龙欣赏人类有荣誉感的概念,然而荣誉感让人类快速分化成了两个阶层,一个以为巨龙献上祭品为荣耀,而另一个的荣耀,是成为祭品。


共生城市

人类的生活习性也开始影响巨龙,比如巨龙发现比起天然的洞穴环境,人类搭建的巢穴更适合放置和照料龙卵。同时人类开始耕作植物,更高密度的劳作和分工更明确的手工业,这让他们确信和人类长久共生成为了可能。于是低矮的土屋草棚不再是合适的居所,他们开始设计一种更加立体的聚居地,龙人共生的城市。

人类已经发现了轮轴和杠杆的技巧,但是它们对力与运动一无所知。巨龙却能从风向和水流中测算出流动的矢量,这让他们后来居上成为人类的导师,为人类设计机械。

在以千年为计量的历史中,数十个大型城市被建立了起来,致密而均匀岩石堆砌出巨大的金字塔,宽广的底层是人类的居室,尖顶和石塔是龙类的领地。主塔统一有144级石阶,由此划分高度与区域,最上25级是巨龙的巢室,与之并立的石塔则是它们的歇脚桩。巨龙没有昼夜的限制,睡眠也是分散到多次较短的休息中,因此他们并不需要一个用于长久停留的寝室,巢室更多用于摆设族群的陈列品。往下35级是龙祭司的居所,他们倾听龙吟,将之视为诗歌,也在侍奉巨龙的过程中,也从得到了巨龙的启发,掌握天象水文,几何算数。龙祭司也负责保护和照料龙卵,成年巨龙也会和已经苏醒的龙卵进行交流。相比成年巨龙,龙卵是更温和的对话者,龙祭司会将龙卵视为圣灵,新生的龙类也对人类更亲和。

大部分人类居住在余下的84级。巨龙在为人类设计居所时似乎没有考虑到它们对光与热的渴求,这些楼层虽然通风,但光照有限,人类密集地居住其中,忍受着阴暗而潮湿的环境。巨龙的吐息可以点亮明火,但龙焰只能由龙祭司授予,人类虽然也掌握点火的技术,但是大部分人类接触不到工具和燃料,因而只能希冀着在阳光下劳作,或者有机会觐见龙颜。


龙之梦

人类短暂的寿命注定了它们无法长久记住历史。即使是传承知识的龙祭司也无从知晓巨大城市的来由,以及它们曾无异于其他人类的事实。相反,龙祭司认为自己更接近龙,它们对其他人类的统治就和巨龙同样自然,就像金字塔在它们看来是由巨龙的伟力号召巨石平地而起,百万块数吨重方岩不可能是由人力完成的。

龙祭司会做和龙有关的梦,在梦里它们和巨龙一起飞翔,甚至听懂龙的语言,与龙交流。实际上和龙类的交流真实发生了,巨龙也观察到了这一现象。作为强大而富有智性的存在,巨龙是一种高度定序的实体,他们长期活动的空间,也受到这种秩序的影响,形成了一种领域,许多细微生物的灵魂可以在其中漂浮而不消逝。相比之下人类的灵魂形式也过于单薄,在有强度的场域中,他们的心智也可以游离物外,短暂地脱离原本的基质,不再为肉身所缚。这一现象对龙类而言十分有趣,巨龙开始进一步观察人类,并着手对人类的改造。

然而在底层,人类也受到同样场域的影响。与龙类坚韧的体质与适应力不同,人类的精神状态很容易被来自动物体液、植物汁液的物质影响,让他们陷入痛苦和昏迷。而在龙的场域中,这些物质激发出了人类的另一类感官。巫毒的知识开始萌发,人类通过这些制造幻觉的方式,抵达了一些巨龙不能注意的盲区。通过将灵魂依附在花草和蛇虫上,人类的草药学快速发展,并出现了以通灵为核心的教义。万物有灵的思想启发着底层人心智,人类对艺术久远的记忆被唤醒了。


(待续)


68 0

上一篇:七页往事 1-4
下一篇:渡鸦乡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