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对决(三)

火彩
发表于 2024-01-23 09:59:49

第二回合


  最初的几秒,房间里万籁寂静,秒针化身为锈迹斑斑的链锯,切割着本·福雷德所剩无几的耐心。起初只有瓶口细微的风声和蜡烛燃烧的嘶鸣在二重唱,很快风声咻得一声凭空蒸发,只剩烛光唱起孤独的歌。

  本老爷有理由怀疑有人背后捣鬼,故意把瓶子、囚困恶魔、神秘法师的故事缝合起来,捏造出段骗人的虚无历史。这伙人机关算尽,而且极为隐忍。他们等待着,终于有不学无术的家伙把传闻载入史册。本老爷认定长颈瓶的来历更有可能是本着骗傻子的态度,处心积虑制造出来的伪史。

  短短数秒间,一个构思严密的剧本在本老爷心中成形,他勾勒出了造假流水线的全套业务。这伙人有组织有计划,先编出段言之凿凿的故事,而后做出个有模有样的瓶子来。期间定然有个法师负责从某本法术书里摘抄章节,还有人专门为瓶子制作封口。造假工厂里类似的瓶子堆成小山,负责放养的渔船把成批的瓶子放入网箱,沉入海底等着藤壶长势喜人后批量卖给古董店。

  本·福雷德暗自咒骂自己不够谨慎,居然着了道。

  乔·希顿既然可以隐瞒关于他和维顿兰卡的关系,谁又能保证他会诚实的将瓶子的真实由来和盘托出。

  到此故事在本老爷心中劈成两条支线,一条通向象牙塔的小学徒妄图空手套白狼,骗本老爷接下工作,而他则白嫖专业人士的胜利果实;一条则在入口处写着“冤大头”的指示牌,自称品学兼优的乔·希顿花了大价钱卖下赝品,只为了求本·福雷德出手相助。

  无论哪条路,走到底的结局无一例外落在本老爷义务服务的坑里。他咬牙切齿,内心诅咒参与造假产业链每一环的所有人,他们心比恶魔还要黑。制假售假,这绝对是个一本万利的大工程,他后悔自己该早点想出这样一条通往快速发财的康庄大路。

  正在本·福雷德捶胸顿足,责备自己居然大意的让个学法术的小学徒玩弄于鼓掌之中时,并没留心长颈瓶所在的防护罩里起了变化。

  变化之快,似乎连一个刹那都没来得及经历完。猛然、骤然、突然、赫然......诸如此类的词汇已经难以形容电光火石般的速度。

  一个肉瘤似的红色肿块凭空膨胀,几乎就在本老爷发现异样的同时,肉块已然填满了整个防护罩。

  本·福雷德一个踉跄吓得瘫倒在地,他的观念还停留在制假售假一条龙的阴谋里,未来得及料想假如瓶子里真有恶魔会怎样。况且他更没想到《恶魔大百科》的画册居然把加卡比那过度美化,和实物相比画册里的大恶魔插上鸽子翅膀俨然是个天使!再次也够得上元素妖精之类。

  凭空出现的鲜红色肉块沉闷撞上防护罩,它膨胀得似乎没有尽头,几乎要撑破防护罩壁。魔法符文闪烁激烈的光芒奋力抵抗内部膨胀的力量,地面的符文发出噼里啪啦的碎音,感觉已濒临极限。

  伴随恶魔一同出现的,还有震撼胆魄的吼声,加卡比那发出如同百千人同时磨牙的瘆人杂音,震得地面落满灰尘。本·福雷德感到恶魔的声音径直穿过身体,抓住了自己的灵魂,它盘踞在心头,发出阵阵冷笑。幸亏本老爷记得《防范恶魔的自查手册》里用红色加粗的字体注明:活腻歪者请便,跨出符文即刻升天。要是没提前做好功课,他一定会奋不顾身跳出符文,夺门而逃。

  这是本·福雷德从业生涯里,遭受到的最严重的惊吓。

  他曾在热心客户协助下,克服艰难万阻设置好陷阱,伪造上吊自杀假象的现场。那一次因为时间计算错误,吊死鬼吐出舌头,眼睛上翻的大脸几乎和本老爷贴面而立,如今那次惊吓的体验只能屈尊第二了。

  肉块构成的身体每次撞击符文构筑的防护屏障边缘时,本老爷都可以清楚看到暗色五彩的异光在肉块表面交错的血管中流动。触手般粗壮的肉筋紧紧勒在肉块表面,筋条像海中嬉戏的鱼群般时隐时现,偶尔几道电光沿着肉筋铺就的通道一晃而过隐没在肉块深处。这只恶魔的牙齿和眼睛毫无组织纪律,它们在肉块上快活的游弋,时而打闹嬉戏,时而相互吞噬。那些黑白相间的东西,恐怕是它的眼睛,半圆外突的球体从四面八方聚到面对本·福雷德的一侧,密集的目光让他后背的汗毛根根竖立,冷汗瞬间濡湿了衬衫。

  瓶中的恶魔似乎十分满意本·福雷德惊慌失措的蠢模样。恶魔旋即发出毛骨悚然的凄厉之音,声音径直钻入本老爷脑子,在他体内炸响。本老爷听到了同时咀嚼几十具尸体所发出的隆隆声音。恶魔折磨本·福雷德的精神之余,身体仍在持续膨胀。这怪物在和符文角力,试图靠一身蛮力撑爆防护罩壁。

  禁锢恶魔的半圆形外壁努力对抗来自其内部的邪恶力量,肉块状的怪物释出浑身解数迫使防护符文表面不停外扩,最终变成水滴的形状。半透明防护罩冒出阵阵电光,仿佛它正瑟瑟发抖,电光和异色魔能慌乱的游走在魔法障壁间与肉块的间隙里,寻找可能逃生的出路。地面的符文忽然发出一道耀眼光芒,把肉瘤映得如同岩浆一样炽红,像极了欢庆丰收现场,法师们变出的火焰气球。

  此刻这位杀手界的专业人士无暇他顾,他正大声念诵对抗恶魔心智攻击的防御术。沉重的磨牙声含混不清,震得人头疼欲裂,他根本没办法集中精神听恶魔大声叫嚷着什么。默念没办法减轻他的痛苦,本老爷盼着只要声音够大,就可以抵消脑海里正掀起滔天巨浪的恶魔呢喃。除此之外,眼下还有更紧迫的事情让人提心吊胆,本·福雷德希望书上的东西没有抄错,魔法构成的防线理论上足以抵御加卡比那这种级别的大恶魔。倘若符文有半点纰漏,那团黏糊糊的肉块准保会冲出来。

  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过于血腥,本老爷下意识为头脑中正上演的妄想剧场拉上一层厚纱幕布。

  那怪模怪样的肉块超出本老爷的预料,他可没听说过纵使有防护罩的阻隔,恶魔声音依旧可以直接干扰他人心智。仅凭这一点,本·福雷德断定瓶中恶魔就算并非加卡比那,也是位传说中恶魔大军的军团首脑。

  本·福雷德由衷希望亲手绘制的完美符文强大到可以抵住恶魔的破坏,他在阿斯托比拉图书馆所能查到的有限资料中显示,历史上曾有人成功的用同款符文法术禁锢了加卡比那。但书里并未提及恶魔为了迫使人们屈服,会同时对召唤者的精神与肉体进行惨绝人寰的双重折磨。一波强过一波的恶魔呢喃使本·福雷德不由再次向后栽倒,他本能的双手撑地,倒退着爬了一步。直到手指触碰到保护自己的符文边缘,微弱的电感让他意识到自己正身处危险。于是本·福雷德强压住内心的恐惧,与恶魔在精神层面正面交锋。

  象牙塔求学期间,本老爷秩序系法术成绩名列前茅,靠这一手他才得以顺利换得坐进阿斯托比拉舒适办公区的资格。

  金色的光芒自本老爷的食指尖缓缓倾泻而出,空中顿时出现一行龙飞凤舞的驱散咒语。他的另一只手同样忙个不停,霎时间小小的防护罩里流光溢彩,两个符文几乎同时完成,它们旋转跳跃,以惊人的速度合二为一,绽放出绚烂的魔法之花。这是本·福雷德最得意的法术,也是法环五级手册里最难的三个法术之一。它需要施法者一心二用,而且两行咒语必须确保同时完成。为了练习这个高级法术本老爷没少在蒂凡尼的小酒馆里打工,他敲着矮巨人们叫做架子鼓的蒙皮装置,以此练习两只手分工协作的能力。震耳欲聋的节奏矮巨人们听了就亢奋,一亢奋还会把赚来的全部收入换成液体喝下肚。

  空中飞散着无数魔法粒子,它们攀附到符文构筑起的屏障上,将清冷的防护罩染上一层夕阳余晖般温暖的金光。很快本老爷内心的恶魔之音如退潮般消失,他感到恶魔硬生生从自己胸膛里剜走一块肉似的,连剧烈的心跳声都残缺不全。

  肉块看起来似乎有些沮丧,撑至极限的符文开始逐渐收缩,本老爷没有因过度惊吓跳出保命的圈子逃跑着实超出了恶魔的意料。眨眼间填满防护罩的巨大肉块凭空消失,速度之快像肉块只是本·福雷德的臆想一般。随肉块一并消失的,还有让他感到窒息的压迫感与内心的阵阵呢喃。

  本老爷强打精神,支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他发现汗水已濡湿后背,精神和体力已然严重透支,喉咙深处由于过于激烈的念咒散发出血腥的气味。本·福雷德双手微微颤抖,拭去额头上渗出的汗珠,他的眼中早已布满血丝。

  他探身朝对面烛火摇曳的黑暗望去,大符文里静悄悄的,长颈瓶好端端的立在白色符文阵中央。本·福雷德甚至觉得,刚才经历的双重折磨,仅仅是一场妄想的癔梦。

  “梦?你管这叫梦?”

  拿尸体磨牙的声音凭空乍现,以此证明本·福雷德刚刚经历的一切并非一场荒诞的噩梦。随后一声失望的咋舌传来。本老爷赶忙抬头,在紧张的气氛间搜寻发出声音的本源,蜡烛光芒赶走黑暗所圈出的暖光里空无一物,声音的源头来自长颈瓶口附近。

  本·福雷德眯起眼,借缥缈烛光勉强看见了与自己说话的东西。视线齐平的空中悬着一小块肉瘤,它实在太小了,小到不经意便会将其当作大一号的灰尘。

  那暗红色的肉不知怎的,居然能开口说话。他说:“训练有素。不错,不错。值得称赞。”

  “是谁在说话!”

  本·福雷德明知故问。阁楼里此时只有他和一只可能是大恶魔加卡比那的肉球。原本他还满心欢喜的学了几句可能是恶魔语的语言,看来根本派不上用场。

  “是我。”

  红色的大号灰尘竟然学起本·福雷德的声音,这令本老爷十分反感,自己声音听起来居然如此难听。

  “住口!邪恶的东西!”

  本老爷想高声厉喝,无奈喉咙缺水,声音完全跑了样,成了公鸡临死前的啼鸣。他还在为自己没有准备润喉的清水感到自责,喉咙干砾的摩擦声带几乎快要擦出火星。

  “邪祟之物,还不赶快现身!”

  对面飘荡的灰尘似乎没有回答本老爷质询的意思。它故意伸出根触手,挠了挠大概是脑门的地方。肉瘤的触手长得过分,借以引起本老爷的注意,顺便嘲讽对面的家伙所提出的要求格外荒唐。阁楼里寂静的剂量充足,两人仿佛玩起了“谁先开口谁就输”的游戏,地上的怀表秒针划破寂静发出难以忍受的噪音。本·福雷德快要逼疯了,他搞不懂这怪东西究竟想干什么,极具魄力的登场亮相后,肉球现在颓废得像个自闭的败家子。

  “说话!回答我的问题!”

  本老爷忍受不了安静气氛的折磨,他咽下几滴唾液声嘶力竭的问道。

  “是你让我住口的,记得吗?”灰尘开口说,“唔......说起来你可真奇怪,对,我指的是你的......嗯......双重标准,哦,还有下巴。下巴可能更奇怪点,是我见过最......”

  没等话说完,红色肉块便体贴的膨胀了数倍。

  现在头颅大小的肉块在昏暗的阁楼里显眼多了,他恶心的程度同样等比例放大了数倍。

  肉块的模样和先前的庞然大物没什么不同。仔细看那些眼睛、触手、肉筋依然如初。假如身处未经开化的森林深处,可能会把这坨红肉错看成大一号的瓢虫。若是有谁注意到这只虫有与众不同的肉筋翅膀,令人恶心的眼珠子,以及任性发育、随处豁口的牙齿遍布全身,那另当别论。

  看见这幅尊容的肉虫子出现,拔腿就跑是常规操作。可假如他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跑可就着了对方的道了。看清肉块全貌的本·福雷德确信,自己所召唤出来的,正是十三位大恶魔之一的加卡比那。虽然和恶魔有关的历史古籍里对大恶魔的描述不尽相同,但丑到无法形容是书中使用的共通词汇。

  恶魔平稳的飘在半空,本·福雷德这时才发现鲜红的肉块身下悄无声息冒出一潭暗色五彩的光泊。

  暗光自长颈瓶里咕咚咚冒出来,粘稠得好似泥浆,微不足道的瓶子里居然装着如此之多的污秽实在令人难以想象。黑色彩光顺符文的图案向四周扩散,很快盖住符文,占满防护罩遮蔽的每一寸地板。暗色五彩蠕动着,本·福雷德分明看见一张张人脸乘着波浪翻涌,有些张着嘴摆出求饶或哀嚎的表情,有些显然在哭泣,更多的是扭曲与疯狂。很快,对面的防护罩壁内换了风景,成为恶魔盘踞的势力范围。那恶心的怪物伸出无数条小肉肢搅动起空气中的风元素,推起的层层波澜把暗色五彩逐渐拉高,暗光魔能沿长颈瓶口一直向上攀去,直到在肉虫身下编制出蠕动着人脸的王座。恶魔缓缓落座,人面感应到肉虫,他们闪现的频率更快,也更加扭曲。

  霎时,空气里弥漫着死亡与绝望,这味道本老爷非常熟悉,他的工作环境里经常能遇到相似的气味。

  好吧,好吧。如你所愿,凡子,我现身了。

  恶魔的呢喃低吟再次毫无预警的直突进本老爷内心,加卡比那轻而易举击碎了挡在本·福雷德身前的金光。随着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本老爷得意的法术竟如扯碎的金箔纸般四散,很快消失在阁楼的暗影里。恶魔说的每句话带着令人难以忍受的痛楚,仿佛强迫吞下一大口冰水,又好像千万根针扎在心上。

  恶魔得意洋洋,虽然不知道肉虫到底有没有可以称之为脸的部分,但本·福雷德凭直觉还是感觉得到恶魔向自己投来嘲笑。恶魔说:“我以为你会出圈,看来没用,是不是?”

  “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本·福雷德集中精神顽强抵抗内心里恶魔猛烈的攻势。加卡比那的精神攻势一浪高过一浪,迫使本老爷痛苦的大口吸着气。故作轻松没用,恶魔很清楚凡子对痛苦的耐受性究竟几何,他们十分擅长极限施压,看着落入掌中的猎物挣扎求生,以此取乐。本·福雷德默念擅长的秩序系咒文,准备重新构筑起驱散邪恶的防线。

  可这一切只是徒劳,两条粗壮的触手自肉虫的体内刺出,它们吸附在隔绝他与外界的防护罩上。触手分裂成无数细丝般的末节,像树根似的逐渐扩散。本·福雷德两只手闪烁金光,还没等空中的符文绘制成形,加卡比那就轻松的用他擅长的精神攻击将其击得粉碎。

  “只要在符文里,你就伤不到我!”本·福雷德头痛欲裂,他只手撑地,飞快的从符文里拽起一道暖光,应急的法术起到了作用,稍微减弱加卡比那对他心灵的渗透和染污。

  “啊,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加卡比那抽回两根触手,宝座听命于恶魔,降到本·福雷德视线水平的高度。暗色五彩拧成的宝座把恶魔向前推,几乎快要贴到符文防护罩上,那些眼睛重新聚在一处,饶有兴趣看着王座下蹲伏的卑微凡子。肉瘤表面弹出无数小肉肢攀上符文壁,末端很快挂满防护法术凝结成的冰霜,这点伤害不足以让加卡比那放弃对本·福雷德的折磨。

  “澄清一件事。”恶魔语气傲慢,他说:“你说我是邪恶东西,还搞人身攻击,骂我是邪祟之物。但其实你不比我好多少,甚至比我预想还坏得多。”

  本·福雷德知道,加卡比那对他进行精神折磨的同时,已窥视过自己的内心。

  “我夸奖你功课做得不错,是真的不错,是发自真心的赞美。之前总会有那么几个蠢货惊慌失措的选择逃跑,而你显然有备而来。我看你如此专业,应该懂,过招嘛,就要先彼此试探一轮,把曾经用过的方法都招呼一遍,对不对?”

  加卡比那的声音忽然变得既诚恳又恭谦,言语间透露出失败的挫折感,还有些许黔驴技穷的意味。可肉虫口吐人言的同时依旧没有放松对本老爷的折磨,刺骨的冰锥依旧在本·福雷德脑子里搅来搅去。

  本老爷知道这些全是恶魔的惯用伎俩,只要自己稍稍放松警惕、露出破绽,恶魔就会抓住可乘之机结果猎物的性命。他暗自在心里计算着,眼下的局面对他终归还是有利。恶魔说的对,他们彼此只是相互试探,真正的杀手锏还在后面。而且只要两个防护符文还发挥功效,恶魔就没办法脱身,更不可能如愿以偿的控制他的行动。本·福雷德确信恶魔不会对自己痛下杀手,因为杀了本老爷无济于事,只要地上的符文存在一天,那怪物就没办法凭一己之力脱身。假如对面的恶魔真是那个精于算计的加卡比那,孰轻孰重他一定拎得清。

  本·福雷德重新振奋精神,他觉得成功控制恶魔已是唾手可得的事情。自己已经召唤并禁锢了恶魔,接着只要想办法迫使他与自己定下协议即可。挺过最艰难的开局,一切都会好起来。

  想到此,本·福雷德暂时忘记痛楚,声音因兴奋而颤抖起来。

  “给我闭嘴!”

  本老爷不愧是专业人士,他很快恢复了身为法师的自信。他蹲在守护身家性命的防护罩后高声喊道:“回答我,恶魔!你是不可言说的无有形者吗?!”

  “哎?怎么突然这么凶。我还以为我们聊的挺好,干嘛突然把气氛搞得这么紧张。况且刚才我已经自我介绍过了,恐怕你没注意听。”

  恶魔故意说些有的没的,甚至开始和本·福雷德唠起家常。肉虫的牙齿闪着凶光,无数嘴一样的孔洞开开合合的样子实在令人感到恶心。他可绝没有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纯良,说话间吸附在半圆形保护罩上的触手可是一刻不闲,它们不顾冰霜带来的伤害,像蛛网般快速向四周扩散。看得出加卡比那正试图转移本·福雷德的注意力,为试探符文语法里有没有纰漏争取时间。

  一番试探无果之后,恶魔果断收回了肉芽般的触手。肉虫操纵着暗色五彩规规矩矩退回符文中央,故意装出一副懒洋洋的模样陷在人脸汹涌的王座里。

  “恶魔,回答我的问题!”

  本·福雷德意识到胜利的天平正向己方倾斜,奴役大恶魔的光明钱途几乎近在眼前。

  恶魔不想回答自己提出的问题没关系,本·福雷德并不着急。他有的是办法,准确来说是与恶魔有关的古卷里说有的是办法。

  本老爷果断开始行动了。

  他张开五指,掌心对向加卡比那,一股强大的力量径直冲进大符文阵中,将恶魔从暗色五彩的怀抱里推了出去。本·福雷德掌心朝上,口里念念有词,随即猛一下翻转掌心,对面的恶魔随着他的动作,变成了任由驱使的提线木偶。肉虫自空中跌进暗色光泊,将它得意的宝座砸个粉碎。

  强大的魔力施加在加卡比那身上,仿佛看不见的重物从天而降,压得肉虫发出阵阵咯吱咯吱的摩擦声。

  本·福雷德晃晃悠悠站起身来,他故作轻松,此刻内心恶魔的低语早已随着他的反击消散无余。他兴奋的双眼放光,看着桀骜不驯的大恶魔陷入泥沼动弹不得。


- 待续 -

103 0

上一篇:对决(二)
下一篇:夜店天使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