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夜店天使

寒夜
发表于 2024-01-26 11:46:23

 

    我第一次看见那个天使,是在第六街弗雷德的夜店里。

    时间是凌晨两点,夜店里挤满了嗨过头的半裸的年轻人。他们尖叫着,蹦跳着,随着喧闹刺耳的电子音乐摇摆着身体。七彩的迪斯科灯晃来晃去,空气潮湿闷热,满是汗水、呕吐物、酒精和香烟的味道。

    越过拥挤的人群,我看到角落里立着一个巨大的金属鸟笼似的东西。天使就在鸟笼里,伴着音乐跳着艳舞。她披散着及腰的金发,上身赤裸,下身只穿着一条蕾丝内裤,脚上蹬着黑色的细高跟鞋。她的个子不高,身材正如天使般完美无瑕,胸部丰满,细腰长腿,白皙的皮肤因为覆盖了一层汗水而闪闪发亮。她的脖子上戴着一条皮质项圈,项圈上连着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则连在笼子底部,随着她的动作哗哗作响。一双巨大的白色羽翼从她的后背上伸展开来。当她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时,那一双羽翼也随之开合抖动。她的眼神朦胧,舞姿放肆而诱惑。

    我挤到吧台前,点了一杯杰克丹尼。“她是谁?”我问吧台后那个干瘦的秃头酒保。

    “安洁丽可。”酒保面无表情地回答。

    “她是嗑药了还是怎么了?”我又问。

    “嗨得像个风筝似的。”酒保说,“弗雷德里克是在泪桥的救助站发现她的。毒瘾大得要命,只要有白粉,她什么都肯干。”

    “说到这个,”我说着,递过去一张印着人头的票子,“她什么时候下班?”

    酒保猥琐地朝我笑了笑。他收起票子,从手掌底下推过来一个白色的小纸包。“祝你玩得愉快。”他说,笑得露出满嘴的坏牙。

    所以,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夜店等到关门,然后,我带她回了家。我狠狠地干她,直干到她尖叫连连,满身汗水,脚趾紧绷。高潮到来时,她突然哭了起来,或许毒品和性爱的快感让她想起了天堂的记忆。无论如何,她确实很美,然而那美丽中带着衰败,像是成熟过度的果实,核心里已经开始腐败。近看之下,她那完美的皮肤已经开始泛黄,眼下有很深的阴影,手腕和大腿上更是布满了针孔和淤青。只有那一双巨大的羽翼仍旧洁白而温暖,保持着曾经天堂里的模样。

    完事之后,我坐在床边,点起一支烟。烟雾在空气中安静地上升。“你怎么会流落到这个鬼地方?”我问。

    或许是她没有听到我的话,也或许是毒品的效力还没过,总之,她仰面躺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瞪着天花板,没有回答。泪痕模糊了她脸上的妆容,她现在看上去就像是偷用了母亲化妆品的孩子。她看上去惊人的年轻而无辜。“你这个堕落的婊子。”我说。我将烟头按在她白皙的大腿上。她颤抖了一下,转头望向我,笑了。



    天亮之后很久,她终于醒了起来。她背对着我,慢悠悠地穿起衣服。她穿了一件廉价的银色紧身抹胸短裙,黑色的丝袜上有许多破洞。桌子上还有一点昨晚剩的白粉,她俯身过去,小心翼翼地吸进鼻腔。她悠悠地叹了口气,脸上绽开一个茫然的笑容。

    我打开钱包,从里面抽出两张钞票递给她。“给自己买点吃的东西。”我对她说。她默默借过钱,低头打量着,好像根本不清楚那是什么。

    我起床冲了个澡,又煮了一杯咖啡。我喝完咖啡,她还坐在那里没有动。

    “你可以留在这里。”我说,“如果你没有别的地方可去的话。”

    她果真就留下了。

    她每天晚上到弗雷德的店里跳舞,从九点到凌晨三点。报酬很低,基本上还没有出门就已经被她换成了白粉。如果有人愿意请她喝酒,她就会跟那个人回家。她不喜欢钱,可是对各种小药丸却来之不拒。只要一小包白粉,就可以跟她在洗手间里去打上一炮。无论男女,无论年龄。

    在那些没人愿意带她回家的晚上,她会来找我。这样的夜晚慢慢多了起来。因为她的美貌正在衰退,而人们对天使的好奇也渐渐消退了。我们会彻夜做爱。她对性爱的依赖就跟毒瘾一样强烈。后来我开始明白,她会对任何东西上瘾。任何东西,只要能够让她暂时忘记天堂。当她终于清醒的时候,她总是很安静,安静而悲伤,像是个被抽去了提线的精致玩偶。

    “天堂究竟是什么样子?”我问她。

    她从不回答。在她毒瘾发作的时候,她变得喜怒无常。时而哭泣时而大笑,时而乞求时而咒骂。只有在这时候她才会不停地说话。她说起夜店的酒保和侍者,说起跟她一样跳艳舞的舞女,还有给她钱物的客人,可她从来也不说起天堂的事情。

    有时我会狠狠地打她。我用烟头烫她的腿,扇她耳光,用皮带抽她,打得她死去活来,而她却始终一声不吭。我总是以为,有一天我回到家时,会发现她已经不在了。她的裙子和高跟鞋,她那脱了丝的丝袜,她的廉价香水,通通都不在了。我期盼着这一天,期盼着她离开我,离开弗雷德的店,离开这座受诅咒的城市。可她每次都会回来。

    她总会回来。



    我幻想我会杀死她。

    用刀,用绳索,或者是直接用我的双手。我想象着我的双手缠绕住她的脖子,缓慢的用力。我的手指勒入她白皙柔软的皮肤。她不会挣扎的,我知道她不会。我想象着她脸颊渐渐转青,朦胧的眼睛失去焦点,那双巨大而洁白的羽翼颤抖着,颤抖着,最终无力地垂下。当生命的气息离去,我会放开她,我会将她摆放在洁白的床铺上,环绕着百合和白玫瑰。而她将再次成为天使。

    死亡对她而言是一种仁慈。

    我决定施予她仁慈。为此,我特意去狩猎用品店里买了一把猎刀。它有精钢打造的锋利的刃,能够像切黄油一样切开皮肤与筋腱。我把刀拿给她看,刀刃上泛着美丽的银白冷光。

    “会很疼吗?”她问。

    “是的。”我说,“会很疼很疼的。”

    她闭上了眼睛,她看上去有些畏惧却也有些期待。我想知道她是否也会在心中祈祷,像是陷入了绝境的人那样祈祷。可惜我不会知道了。

    结束的时候,地板上一片狼藉,混着羽毛的血水淌得到处都是。血水渗到了地板的缝隙里,我擦了很久也没有擦干净。



    我后来又见过她一次。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那天她穿着蓝色的碎花棉布连衣裙,背着一个小小的手提包,金色的头发梳成松散的马尾辫。她没有化妆。在温暖夕阳下,她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的女孩,年轻、安静、甚至有些害羞,与我在夜店遇到的那个天使判若两人。她已经不再是天使了,因为我割掉了她的翅膀。我想,她现在终于算是自由了。

    她对我挥了挥手,走开了。

    她是我遇见的第一个天使,但不会是最后一个。




                                          END


94 1

上一篇:对决(三)
下一篇:对决(四)
评论 (1)
  • Arantir

    Arantir 2024-01-26 14:33:24 1#

    好棒,小夜好厉害,你好会写女生。
    男主与天使相遇在迷失和堕落中。前半部分也细致描述了,男主视角的天使,完美但空洞。不知道她在渴望曾经的天堂,还是在迷失中彻底不再思考。由此,男主想要,杀死天使让她回到天堂。
    文章不长,但仍然埋了个转折。
    尾声到来,男主并没有杀死天使,而是斩断了她的翅膀。抛开了过去的一切,她离开了地狱,但也不再受缚于遥远空洞的天堂。
    又是一个再世为人的故事呢,好爱

🐧人间办事处